LV. 22
GP 1k

【魔獸戰記】簡易介紹本季卡背"黑暗神廟"背景

樓主 鑲金玫瑰 D123456890
 

 
 
黑暗神廟卡背的色系由來
 
 
此段故事出現於 魔獸世界 燃燒的遠 改版之中
以下CG改版動畫 沒看過的一定要看!!!
 
血精女實在讓人把持不住啊...
一不注意就把你給吸乾...
 
 

燃燒的遠征出現的反派角色<燃燒軍團與分裂出的伊利達瑞>
 
裡頭有 伊利丹 瓦許女士 凱爾薩斯 基爾加丹 阿克蒙德.....
 
每個都是魔獸世界中廣為人知的人物
未來很有可能製作為卡片也說不定
 
順便附上阿克蒙德被幽光炸毀的影片
幽光 超~~~OP  !
 
 
接著以下是黑暗神廟的改版影片
 
 
大略的故事是這樣的
 
伊利丹 為了脫離 基爾加丹 <燃燒軍團> 的監視而率領了
凱爾薩斯 <血精靈王子>
瓦許女士 <納迦魚人領導>
打算將原本統治外域的深淵魔 馬瑟里頓 擊潰並取而代之
 
在討伐過程中他們也吸收了原本遭受惡魔操控的魔獄獸人欺凌<就像影片中那樣>的破碎者
其中 阿卡瑪 便是破碎者的領導而十分受到 伊利丹 的器重
 
然而
最後雖然成功推翻了 馬瑟里頓 的暴政並將其監禁
阿卡瑪 卻體認到了自己的努力不過是將一位暴君替換為更為殘暴的首領
 
詳細可參考維基百科
 
 


 
而以下是黑暗神廟在遊戲中的樣子
現由燃燒軍團所控制
惡魔們奉命抵擋所有試圖進入神廟的敵人
 
所以冒險者們是透過路旁的下水道潛入神廟當中
黑暗神廟 LOADING 圖
 
說到下水道 就想到水 說到水 就想到納迦部族

以下文章引自
 
早在瓦許還沒有成為納迦族的統帥之前,納珍塔斯就已經是瓦許最為信賴的心腹了。
作為瓦許最早的兩個跟隨者之一,他和卡拉薩瑞斯瓦許取得族群的領導權鋪平了道路。在瓦許成功成為了那迦族的女王之後,納珍塔斯被封為了高階督軍,負責為瓦許女王打點一切軍事上的事務。而卡拉薩瑞斯則被封為了深淵之王,負責為瓦許女王處理政治和外交上的事務。
然而這樣的結果,卻激起了他和卡拉薩瑞斯之間的矛盾。原來貴族出生的卡拉薩瑞斯一直都看不起平民出生的納珍塔斯,在瓦許尚未成為女王之前,兩人便一直勾心鬥角。現在兩人的身份地位雖然平等了,但是卡拉薩瑞斯卻時常在公開場合當眾嘲笑和貶低納珍塔斯的出身。對於卡拉薩瑞斯的羞辱和打壓,納珍塔斯一直隱忍克制。然而這次,被封為深淵之王的卡拉薩瑞斯成為了女王的近臣,能夠朝夕與女王相處;而自己雖然獨掌兵權,卻被支在了一旁,連見女王一面都十分困難;這讓他一直以來積壓的憤怒終於爆發了。為了奪回女王的寵愛和自己的地位,他開始密謀一場針對深淵之王卡拉薩瑞斯的兵變。
然而就在這場兵變的前夜,伊利丹開始了對黑暗神廟的進攻。作為伊利丹的左右手,瓦許凱爾薩斯也接到了率兵協同進攻的命令。接到出兵命令的瓦許把大小事務交給了卡拉薩瑞斯,然後便召來納珍塔斯匆匆出兵了。這場納迦同族之間的激鬥終究沒有發生。
本來就驍勇善戰的納珍塔斯把自己的滿腔怒火發洩在了守衛黑暗神廟的惡魔和魔獄獸人身上,他甚至在伊利丹發起進攻命令之前就率先沖進了黑暗神廟,所有膽敢站在他面前的敵人都被他的長戟戳了個對穿。
這場戰鬥讓納珍塔斯威名大震。連伊利丹也對他極為賞識。佔領黑暗神殿之後,伊利丹要求瓦許凱爾薩斯各留兵一半駐守在黑暗神殿,其中便指名道姓的提出要將納珍塔斯留下來。瓦許自然不敢違抗伊利丹的命令。於是納珍塔斯便作為黑暗神廟的守衛者,永遠的留在了那裡。
時過多年,長期的陸地生活讓納珍塔斯的身體和性格都發生了變化。因為長期沒有海水的浸泡,他的鱗片失去了本有的水藍色,開始變得灰白。他的眼睛也因為長期接觸惡魔的氣息而開始變得血紅。他變得暴躁,易怒,更加的兇殘。唯一不變的,是他對女王的思念和他那難以發洩的怒火
 
" 以 瓦許女士 之名 ! ! "
 
高階督軍納珍塔斯 是我們遇到的第一個威脅
他會將身上骨刺丟向敵人 假如盟友不幫忙被刺者拔除將受到嚴重的傷害
同時他會以強大的水球魔法治療自己 這時就是把骨刺還給他的時候了!<刺破>
 
至於卡拉薩瑞斯 現在是跟瓦許女士一同在毒蛇神殿中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好不容易脫離下水道後,眼前已是神廟的中庭
而在那裡把手著的
是強大無比的冥淵火<地獄火加強版>  瑟普莫斯
身為冥淵火 瑟普莫斯 掌控著地表下的熔岩
他會在追逐敵人的過程中引發無情魔焰的騷動
 
 
在成功佔領了黑暗神廟之後,伊利丹開始對黑暗神廟的進行清理。

"這是什麼?阿卡瑪 "
"這是一個地獄火,我的主人。”阿卡瑪伊利丹說,只是它...很特別。我從沒見過這麼大的地獄火,它...太大了。"
"我能感受到。這個...惡魔..的強大。我能感受到它!阿卡瑪,雖然我看不見。"
"它應該是瑪瑟里頓製造出來的,不過看樣子,瑪瑟里頓似乎沒有足夠的能量讓它動起來,我的主人。"阿卡瑪說,"它現在只能算是...一堆石頭而已,還不算是惡魔,我們也許應該趁現在摧毀它。"
"摧毀它?不,阿卡瑪。這不好笑。它是活的,我能察覺到它的渴望。瑪瑟里頓那弱小的魔力不能滿足它,但是我,"伊利丹抬起一隻手,說到"我可以!"

話音剛落,一股藍色的惡魔能量便源源不斷的從伊利丹身上註入到前面那個巨型地獄火上。
雖然這個巨型地獄火足足有普通地獄火的10倍大小。但是隨著伊利丹能量的注入,它石製的身體上開始竄出藍色的火苗。火苗越來越多,終於"轟的"一身巨響,這個巨大無比的地獄火燃燒了起來。藍色的惡魔的火焰在它的身上不停的跳動著

"一個燃燒著藍色火焰的地獄火..."阿卡瑪被眼前的情形驚呆了"主人,它..."
"叫它瑟普莫斯阿卡瑪。"伊利丹放下手,說"把它留在正殿前面的廣場上。我彷佛已經看到了入侵者們被它的火焰燒成焦炭的情形,哈哈哈哈...”
 

 
接著便是正式進入神廟室內之中
裡頭是由破碎者與燃燒軍團惡魔組成的部隊等待著我們
以及....那全身受到黑暗籠罩的 阿卡瑪
 

鳥盡弓藏,兔死狗烹。
以下文章引用自
 
就在伊利丹成為了黑暗神廟的主宰之後沒多久,功不可沒的阿卡瑪便遭到了伊利丹囚禁。
"阿卡瑪,你真的忠誠於我嗎?"
"是的主人,我已經宣誓對你效忠了。"
"宣誓!但那還不夠,阿卡瑪" 伊利丹背後的翅膀扇動了兩下。"我還要你的靈魂作為保證!"
話音剛落,一道黑色的光芒便從伊利丹眼裡激射出去,將阿卡瑪包圍了起來。
 
"不!主人 "阿卡瑪的身體痛苦的抽搐著。
"這個魔法會將你靈魂的一部分分離出來,阿卡瑪。不用擔心,沒有靈魂你也能像現在這樣活著,甚至,活得更好。而你的靈魂,將由我來替你保管,把它保管在我這,比留在你自己身上要安全一百倍。"
 
包圍著阿卡瑪的黑色光芒像一團霧氣一般凝聚在一起,這團霧氣越來越濃,越來越大,最終形成一個人形,一個和阿卡瑪一模一樣的影子!
 
"現在,阿卡瑪 "伊利丹臉上露出得意的神色。"我相信你的忠誠了。並且作為對你忠誠的回應,我允許你和你的人民回到黑暗神廟來,這不是你們一直夢想的地方嗎,現在我實現了你們的願望。"
"但是...要小心。阿卡瑪。"伊利丹的面孔再次變得猙獰。"倘若有一天你的忠誠消失了,那麼你的靈魂,也將和你的忠誠一樣,灰飛湮滅!"
 

入侵者們協助阿卡瑪從黑暗面中奪回靈魂!
 
 
阿卡瑪重新奪回自己的靈魂後 他召見了在場所有的破碎者
並且正式表達了再也無法容忍伊利丹的暴行

"灰舌部族的失落者,你的領袖在說話!"
"背叛者不在統治我們,他加諸再灰舌靈魂上的黑暗魔法已經被消除了!"
"從黑暗中現身!我已經回來領導你們對抗我們真正的敵人! "
"去除你們的鎖鏈,舉起你們的武器對抗你們的伊利達瑞主人吧!"
 

 
在慶祝灰舌部族加入的同時
侵入者繼續著他們的行動
而立於他們面前的是
 
泰朗 血魔
 
擁有人類型體 內心卻是獸人的死亡騎士
 
"對我來說 死亡之輪已經選轉了許多次 時間已經流逝了許多...有太多事要做了"
 
以下文章引用自

泰朗活著的時候是古爾丹手下一名術士。暗影議會的成員之一。
作為一名術士,泰朗的能力平平,然而他的殘忍嗜殺卻讓古爾丹對他十分器重。
在獸人佔領了黑暗神殿的前身----卡拉波神殿之後,泰朗將原來神殿裡的所有德萊尼俘虜----不論男女老少----盡皆屠殺殆盡。這一慘無人道的行為甚至連許多獸人都感到不齒。在獸人的榮譽觀裡,對毫無還手能力的人施以殺手是絲毫不值得誇耀的。
在獸人第1次入侵艾澤拉斯慘遭失利之後,古爾丹的力量受到了極大的削弱。奧格林 末日錘趁機發起了政變,而泰朗便是第1個死在末日錘手下的暗影議會術士。
然而奧格林並沒有殺死古爾丹
因為古爾丹許諾他將建立一支只聽命於奧格林本人的強大的騎兵隊伍。他命人從艾澤拉斯大陸找來一些戰死的人類將軍的屍體,並用邪惡的通靈法術將被奧格林殺死的、原暗影議會的術士的靈魂灌注進屍體裡,這些復活的屍體被稱為死亡騎士。泰朗也因此成為了歷史上第1位死亡騎士----泰朗·血魔
血魔帶著他的死亡騎士大軍跟隨部落發起了第2次艾澤拉斯入侵戰爭。他們戰功無數,幫助部落取得了一場又一場的勝利。然而在進攻達拉然時卻最終敗下陣來。大部分死亡騎士都被消滅,泰朗帶著少數殘存的死亡騎士逃回了外域。
失去了領袖古爾丹,失去了部落的支持。行屍走肉般的死亡騎士們面對外域那早已惡劣不堪的環境感到無比絕望。最終泰朗把所有他的死亡騎士部下都一一殺死,然後自殺了。然而這並非是為了贖罪。泰朗和他的死亡騎士們是想拋棄已然腐敗的肉體,而讓靈魂如幽靈般的永遠存活在世上。
不過泰朗最終沒能如願。他自殺的那一瞬間,對他恨之入骨的德萊尼人就把他的靈魂囚禁了起來,封印在了暗影祭壇
經過了幾十年的風雨,泰朗·血魔的故事逐漸被人們淡忘,最終成為了一個傳說。負責看守血魔靈魂的德萊尼守備官也已經死去。但是狡猾的血魔卻沒有死心。他的靈魂幻化為一個獸人幻象,在影月谷引誘不明就裡的冒險者來解除他的封印。
終於在失踪多年之後,泰朗·血魔再一次復活,並且打破禁錮他的封印逃進了黑暗神殿。
面對吸收了古爾丹頭顱力量的伊利丹,泰朗宣誓了效忠。對他來說,停滯多年的命運之輪又開始轉動了,繼承了古爾丹力量的伊利丹,曾經是卡拉波神殿的黑暗神殿,還有無休無止的戰鬥和殺戮
 

生身為術士的血魔召喚了一個不斷射出暗影箭的黑洞

再度地 血魔的死亡之輪在侵入者的猛攻下陷入輪迴
此時在神廟內廳的另一端是瘋狂的無盡戰吼的魔獄獸人實驗體開始騷動
葛塔格 血沸正式其中最為邪惡的存在
 
 
 
戰敗的瑪瑟里頓伊利丹關進了地獄火堡壘。
伊利丹沒有殺死瑪瑟里頓,而是抽取瑪瑟里頓的血液來製造邪獸人為自己服務。
惡魔的血液對獸人來說彷彿毒品一般,它令獸人狂暴、亢奮、殘忍、嗜殺。但是這種極度瘋狂的狀態往往帶來許多負作用。許多獸人因此變得躁動而不受指揮,更有一些承受不瞭如此強烈的刺激而直接死亡。只有一小部分獸人能在獲取惡魔之力的同時保持著清醒的頭腦
葛塔格是鮮血熔爐的一名苦工。他的父親曾經是獸人部落裡一個頗為有名的百夫長。葛塔格對他的父親十分崇拜,他曾經不止一次夢見自己像父親一樣統領著一小支部隊在戰場上和敵人搏鬥廝殺。然而醒來之後卻發現自己僅僅是個乾力氣活的雜役。
 
地獄火堡壘

他渴望力量 只有惡魔的鮮血能給他力量。
然而像他這樣的卑微的苦工也許一輩子也不會成為魔獄獸人的人選。
於是他在一天夜裡混進了製造魔獄獸人的實驗室。
實驗室裡到處是裝滿鮮血的瓶子罐子。大部分是從瑪瑟里頓身上抽來的,還有些知名的,不知名的惡魔的血液,也許還有些莫名其妙的藥劑,雖然都貼著標籤,但是葛塔格格並不認識。
這是絕無僅有的機會。他喝光了所有能喝的液體,他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他只覺得渾身的每一寸肌膚都在燃燒,能量在他的體內洶湧,而他卻無法發洩,他覺得自己快要爆炸了,口水從他嘴裡滴了出來,滴在地上冒出一股股青煙,他搖了搖腦袋,感覺自己的意識逐漸變得模糊。他抬起頭,發現父親正站在自己面前,一個人類軍官舉刀將他的父親劈成了兩半。葛塔喉嚨裡發出悶悶的一聲響,然後向那個人類軍官撲了過去,鮮血從他的眼睛裡流出來,將他的視線染成血紅
然而那隻是他的幻覺,他撲了個空,一頭撞在牆上,暈了過去。
三天後,葛塔格作為“最成功的邪獸人樣本”被送到了伊利丹的要塞----黑暗神廟。他被套上了厚厚的盔甲,盔甲上的銘牌刻著幾個扭曲的文字:“葛塔格·血沸”。

太多痛苦 太多苦難
靈魂之閘 尖嘯著並且阻絕入侵者進一步踏入黑暗神廟的內宮
這張有著三種面孔的敵手正不知不覺地侵入敵人的內心之中
 
 
以下短文取自
 
卡拉波神殿。這座德萊尼人的聖地,曾經是那麼的莊嚴雄偉。神殿裡有一件德萊尼人世代相傳的神器----靈魂之匣
德萊尼人將族群裡最優秀的領袖,最睿智的先知,最勇猛的戰士的靈魂保存在靈魂之匣內,以期借助神器的力量,讓這些偉大的靈魂永生不朽。
沒過多久,獸人佔據了卡拉波神殿。古爾丹很快便注意到靈魂之匣所蘊含的能量。他找來那些在戰爭中無辜慘死的德萊尼人的靈魂,將他們裝進靈魂之匣;又將嗜血的獸人的靈魂也塞了進去,再配合上自己的黑暗魔法,靈魂之匣最終被腐化了。但是古爾丹沒有料到這件神器的力量如此強大,即使被腐化了,自己也難以掌控。於是他不得不把它暫時封印起來,等待日後再做打算。
然而古爾丹再也沒有機會見到靈魂之匣了,他跟隨奧格林來到艾澤拉斯,最後死在了那裡。
而靈魂之匣,便這樣一直留在了神殿內。
獸人,瑪瑟里頓伊利丹。卡拉波神殿,黑暗堡壘,黑暗神廟。
靈魂之匣見證了神殿的變遷,無數的生靈死在這裡,無數的靈魂飄蕩在這裡。怨恨,憤怒,悲傷,苦痛。這些靈魂最終都被靈魂之匣所吸收。
而今,靈魂之匣已然成為黑暗神廟裡最為邪惡的存在,任何膽敢靠近它的生物,都將被無數的怨魂所纏繞,最終也將會成為這些怨魂的一員。
靈魂之閘中有三種精華 苦難 慾望以及憤怒 考驗著挑戰者的內心
而每種精華各以不同的臉來表現
此張女性面孔為慾望精華
 
"你可以得到所有你想要的...只要你付的出代價...."

靈魂之閘 終於碎裂
封印著內宮與大廳的魔法能量頓時消失無蹤
好不容易能夠踏進下一個區域
映入眼簾的艷麗景象好似獎勵冒險者的努力一般令人著迷
 
由綾絲綢段以及無數富有精靈藝術品的擺設構成的內宮
是一群有著人類以及血精靈女性面孔的仕從迎面襲來
 
<謎之聲:我靠! 伊利丹你過的不錯喔?>
 
不遠處還有媚魔
這......晚上肯讓你睡嗎 XDD
 
在大鬧伊利丹的後宮之後
管理此地的女惡魔便儼然現身
 
薩拉茲女士
 
" 是要辦正事..還是找樂子呢? "
 
以下短文取自
 
薩拉茲女士原本是瑪瑟里頓手下的得力幹將。
相對於男性惡魔,女性惡魔更為狡詐惡毒,心狠手辣。而薩拉茲則更是女性惡魔中之佼佼
瑪瑟里頓統治黑暗神廟的時代,薩拉茲擁有對黑暗神廟內所有女性惡魔的統治權
然而權利並不能捆住一個女“人”的心。瑪瑟里頓的愚蠢和自大一直都讓薩拉茲很不滿。所以在伊利丹率兵攻打黑暗神廟之初,她便預見到了瑪瑟里頓慘敗的結局。
狡猾的薩拉茲出賣了瑪瑟里頓。她率領所有黑暗神殿內的女性惡魔投靠了伊利丹。作為內應,她和她手下的惡魔暗殺了瑪瑟里頓的近衛軍,從而使得伊利丹一路通途直搗瑪瑟里老巢。可悲的瑪瑟里頓直到被揪下王座的那一刻都不明白是薩拉出賣了他。
作為一個並不算強大的女性惡魔,薩拉茲總是有自己的辦法去征服那些不可一世的惡魔,即使強大如伊利丹也不例外。
伊利丹奪取黑暗神廟之後,薩拉茲又一次成為了禁宮的主管,黑暗神廟里大部分的惡魔都在那場戰鬥中死去,但是薩拉茲和她的女性惡魔們仍然一如既往的存活在黑暗神廟裡。沒人知道她們的目的,也沒人知道她們是否忠誠。
忘記了瑪瑟里下場的伊利丹,也許一不留神就會落得和瑪瑟里頓一樣的下場。

費盡千辛萬苦解決這名狡詐的女惡魔後
下一個對手是由四人組成的 伊利達瑞議會
 

從左至右分別為
 
維拉斯‧深影 <盜賊>
高等虛空術師札瑞佛 <法師>
粉碎者高希歐 <聖騎>
瑪蘭黛女士 <牧師>
 
四人的生命透過魔法共存共享
我們面對的是
 
高希歐灼熱的奉獻 保護聖諭的防護        扎瑞佛的祕法飛彈 爆破
維拉斯神出鬼沒的襲擊以及瑪蘭黛女士的治療之環
 
唯有透過無間地團隊默契合作 才有機會擊敗這隊勁敵
 
單刷時4個人是一擁而上圍毆你 = =
 
以下文章取自
 
這是一個由凱爾薩斯·逐日者建立的議會。
維拉斯·深影,瑪蘭黛女士,粉碎者高希歐,和高等虛空術師,這四個血精靈是伊利達瑞議會的核心成員。

議會的作用是替伊利丹管理黑暗神廟,處理黑暗神廟裡的各種日常事務。這其中包括:
 
黑暗神殿內邪獸人的食物供給----由高希歐負責
禁宮內血精靈的魔法能量給養----由札瑞佛負責;
神殿內大小惡魔的管理-- --由瑪蘭黛負責......等等。

當然這只是表面上。暗地裡,伊利達瑞議會的作用是監視伊利丹,將伊利丹的動向一一向爾薩斯報告。
對於凱爾薩斯的陰謀和別有用心的安排,伊利丹心裡十分清楚。然而自負的伊利丹並沒有把凱爾薩斯放在眼裡,只要他願意,他可以隨時摧毀凱爾薩斯和他的整個血精靈種族。然而現在還不是時候,他還需要利用凱爾薩斯的力量,他還需要讓凱爾薩斯認為自己還信任他。而伊利達瑞議會正好可以起到這一作用。
正因為如此,這個充滿矛盾的議會還仍然存在著。作為兩方所共有的棋子,他們的結局會是怎樣?也許只有命運本身才清楚了
 

 
踏過伊利達瑞議會的殘骸
在廳室後方二樓的空地正是伊利丹的所在之處
阿卡瑪也在這時與冒險者們會合 並憑藉著灰舌部族的同心一志打開了通往空地的封鎖
 
一個人打不開
 
三個人就打的開了!
 
 
" 阿卡瑪 你的謊言可真是老套 我從很久以前就該殺了你和你那些畸型的朋友..."
 
伊利丹的表情充滿不屑 自傲的態度縱使兵臨城下也不曾改過
相較之下 阿卡瑪的眼神是無比地堅定 對他來說 這場戰役是背負著種族自由的聖戰
 
"伊利丹 ! 我的人民 以及整個外域都將獲得自由! "
 
"說的好...但這毫無意義"
 
 
" 你.....還~沒~準~備~好 ! ! "
 
伊利丹除了純粹輝舞埃諾辛戰刃之外
還會飛上天際將雙刃擲向他的敵人
而惡魔之火便從刃刀中產生灼熱的惡魔襲向敵人
 
 
當戰鬥進入白熱化之際
伊利丹是湧出體內強大的惡魔之能將所有挑戰者困於牢籠之中
 
" 你們就這麼點本事嗎?這就是你們全部的能耐? "
 
但正當他以為只要稍微認真就能輕鬆獲勝的瞬間
那熟悉的聲響卻從後方傳進他的耳中
 
" 他們的憤怒與我相比簡直不值一提,伊利丹,我們之間終於要一決勝負了.. "
 
" 瑪翼芙!!? 這怎麼可能呢 ?"
 
"終於 我長久以來的追獵終於要結束了 正義必將得到伸張"
 
原來阿卡瑪在背叛之後隨即將被監禁的瑪翼芙偷偷釋放,一切就是為了這個補刀的瞬間 !
 
瑪翼芙 影歌的突入戰鬥下 伊利丹的束縛因為心情起伏頓時消失
隨後就是受到各方圍剿,最終面臨敗北的命運
 
兵敗的伊利丹跪倒在瑪翼芙面前
 
在最後一刻依舊不忘消遣這位長年來不斷追逐著自己的女獵手
 
"瑪翼芙...你贏了, 但一個女獵人...不打獵後就什麼也不是了....妳..沒有了我..就什麼也不是"
 
 
 
 
最後放一張美美瑪翼芙 ~~ 希望各為多多給我回覆支持支持~~
 
 

 
再補個之前放過的秋貓大大四格漫畫
 



<最後一張右方是奧克尼希亞>
 
板務人員:(代管中)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