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3
GP 438

平凡中的偉大─邱吾權

樓主 幻翔靈空 s8049480494
平凡中的偉大─邱吾權

邱吾權,這個被人戲稱是第二代麵包老闆的男人,可是這樣的一個男人,卻在同盟幾近瓦解的政府之中,擔任同盟最高軍職─宇宙艦隊總參謀長,這個職位對他來說是責任,也是時勢所逼。

小說中的邱吾權是這樣登場的:

〝比克古和三名艦隊司令官及宇宙艦隊總參謀長遂展開了迎擊帝國軍作戰方案的討論會議。但一開始就發生不吉利的事,總參謀長歐斯曼中將因急性腦出血而病倒,從會議場直接被送到軍醫院去了。不幸的,總參謀長在病床上被更換了職務,由以前負責處理事務,只有三十幾歲的副參謀長邱吾權奉命升格而趕往會議室去。三個禮拜前,他才從同盟軍軍官軍校戰略研究所的教授職務轉任過來。在英才濟濟的教授群中,他也算是較年輕的一輩,然而論起風采、容貌、他卻怎麼看都像是個樂觀的麵包店第二代老闆。兩年前,當「救軍事委員會」發動非法武裝政變時,在佔領了首都的武裝政變部隊的監視下,他仍然悠然自在地來去自如,甚至連被軟禁的比克古也都和他見了面,因為穿著便服的他,一邊把破爛的紙袋挾在腋下,一邊趣昧盎然地看著四周,看起來就像一個笨拙的鄉下土包子,毫不起眼。

來到重要的會議場中的邱吾權,一邊在口中喃喃地對大家打招呼,一邊對前輩們行禮。但是,他軍服的胸前口袋中卻隱隱約約露出了才吃了一半的火腿三明治,這幅景象連一向膽敢大聲說話的卡爾先中將也為之大驚失色。注意到他驚愕眼光的新任總參謀長,像是有意安撫對方的掛慮似地,悠悠然地露出了笑容。

「啊,請不要在意。不管經過多久的時間,只要用熱氣熱一下,麵包還是很可口的。」

卡爾先覺得他的論點完全離了譜,不過,此時此地他也不想再多加追究,遂把目光又轉回主持會議的比克古身上。

結論很快就出來了——在費沙迴廊的出口,從正面向侵略軍挑戰是非常不利的,唯有靜待敵人的行動線和補給線達到界限,再從側背混亂其指揮系統、通訊、補給,然後逼其撤退。這種作戰方式就誠如帝國軍首腦部所預測的一樣,但是就基本戰略而言,事實上,除此之外就別無它法了。目前同盟軍沒有多餘的能力在短時間內於費沙迴廊的出口佈署龐大的兵力。

「把駐守伊謝爾倫要塞的楊威利提督叫回來如何?」

任那吃了一半的火腿三明治從胸前口袋露出來的新任總參謀長邱吾權如此提議,其他的出席者都為此提議內容的重大性和聽來似乎過於無關緊要的語氣之間的巨大差異感到驚訝。比克古揚起他的兩道白眉,要求邱吾權詳細說明他如此提案的理由。

「楊提督的智慧和他艦隊的兵力對我軍而言是極其寶貴的,但是在這種狀況下,把他留在伊謝爾倫無異於是把烤好的麵包放在冰箱中冷凍。」

由於他用了這樣的比喻,所以這個新任的總參謀長被批評為「麵包店的第二代老闆」,但是他本人卻一點也不在乎。

「伊謝爾倫要塞是在迴廊的兩端存在著不同的軍事勢力時才有其無限的戰略價值。但是,如果兩端被同一勢力掌管的話,伊謝爾倫就如同被封進袋子裡一般。站在敵人的立場來看,即使流了許多鮮血仍然拿不下易守難攻的要塞,但只要他們控制了迴廊的兩端,即能不戰而使要塞癱瘓。既然目前敵人已經通過了費沙迴廊,平白耗費兵力去保住伊謝爾倫迴廊也就沒什麼意義了。」

「……您所言甚是,可是,楊提督現在正在伊謝爾倫和帝國軍對峙,似乎不適宜輕舉妄動。」

派特板著臉指出這一點,然而,邱吾權卻不以為意。

「楊提督應該會有什麼應對之策吧?如果沒有,在軍事上,我們是極為不利的。」

這個意見雖然太過平直了些,不過,卻沒有任何人有反對的意見。楊威利的名字對同盟軍而言等於是勝利的代名詞。曾經是楊的上司的派特等人,在亞斯提會戰時也因為楊的力挽狂瀾而使得他和部隊獲救。

「反正就算我們提出講和的要求,帝國軍也一定會以歸還伊謝爾倫要塞為條件,如此一來,堅守伊謝爾倫只是提升楊個人的威望而已,他的智慧、兵力對同盟全體就一點用處都沒有了。如果我軍有足夠的兵力和時間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但是,現在的情況可不是這樣,所以我們必須讓他發揮最大的效用才行。」

「……你是說命令他棄守伊謝爾倫?」

「不,司令官閣下,不需要下具體的命令。只要下訓令給楊就行了,告訴他,責任由宇宙艦隊司令部全體擔起,要他採取他認為最好的行動和策略。或許楊本人也不會固執地守衛伊謝爾倫要塞。」

提出了這個大膽的提案之後,邱吾權不慌不忙地從口袋中拿出剛才吃了一半的火腿三明治,以天真率直的表情旁若無人地繼續享受著被打斷的餐點。〞

由上文就可以知道,邱吾權老早就看清了伊謝爾倫要當費沙還是自治領的時候,才有其戰略上的橋頭堡價值,當失去費沙而固守伊謝爾倫是沒有意義的,何況固守在那的是同盟目前最強的戰力,而指揮官更是響譽整個世界的楊威利指揮官。

他也完整的剖析目前伊謝爾倫的價值,以目前帝國軍的優勢,就算伊謝爾倫能防止一邊的攻擊,可是帝國軍的主力並不在那,而是從費沙進入,目前已經是在同盟內部的萊因哈特軍。而同盟軍與帝國軍的軍力比實在相差太多,就算楊威利擊敗伊謝爾倫的進犯軍,但當他回頭想要救援的時候,大局已定,同盟一旦敗北,就要接受帝國開出的條件,其中也一定會有歸還伊謝爾倫這一項,那固守伊謝爾倫的目的是什麼?當初把大軍挹注在伊謝爾倫就失去他的價值,何不把這些軍隊做最大的實質運用。這時的伊謝爾倫就像是一個水閘,擋住了唯一能沖開這攤死水的楊威利軍,而邱吾權就是把水閘開啟,讓楊威利可以沖出來的開閘者。

邱吾權最厲害的地方就是他的說話技巧。他知道楊威利如果接到政府的命令一定會遵守,他不想因此把楊威利給限制住,所以他希望政府把伊謝爾倫全部軍隊的自由給楊威利,他明白楊威利會做出最符合現在這種情況的判斷。

他在蘭提馬利歐會戰中也不是完全沒有貢獻,他看穿黑色槍騎兵在受到太陽風的影響下,已經有部分的部隊脫離,立刻下令計算出他們偏離的程度給予反擊,雖然對黑色槍騎兵來說只是小小的損失,對帝國軍全體更是沒太大的影響,可是這最後的一擊證明了邱吾權並不是無能判斷戰局,只是無法改變結果,相信比克古也是如此的感慨。

他這時勸說比克古不要輕生的說辭更是技巧的極致發揮,他首先舉了挴爾卡茲的例子,而比克古則說:「既然宇宙艦隊都消失了,光是司令官活著也沒有用。你不這樣認為嗎?」這時的邱吾權提起同盟最後僅存的艦隊,他還要為這個艦隊負責,他的說服技巧在這個時候展現出無與倫比的智慧,他用這個引起比克古的注意,接這又闡述必須要有人來擔帝國可能的怪罪,如果上位者死的話,這個責任將由下位者來扛負,這些說辭深深的打動比克古,答應不自殺,以幫下屬承擔責任。

他最後一次的出場是在萊因哈特下了第二次侵略同盟的指令時,與比克古一同戰死在馬爾‧亞提特會戰中,他在出發前曾經去面見過同盟最高評議會會長姜‧列貝羅,他也點明當初列貝羅的判斷是錯的。這之後他面見了楊威利三名不可或缺的左右手,這三個人的名字是駐伊謝爾倫要塞艦隊副司令官費雪、參謀長姆萊中將、副參謀長派特里契夫少將,他向他們說希望能在同盟滅國之前為楊威利做最後的一點事,把五千多艘的戰艦給了楊威利,他已經預料到同盟的滅國是不可能逆轉了。「再怎麼整合也沒辦法對抗。」這就是他的心境。

在戰略已經無法挽回的情況下,就算獲得了戰術上的重大勝利也無法改變事實,更何況帝國的用兵者個個都是勇智兼備,加上兵力的絕對優勢,他的死亡已經是不可能可以避免的事情。但他也絲毫沒有任何的退縮,他最後的生命就成為同盟最後一股清流,他用他的生命向最後同盟的國運敬意。

他的死可能沒有像比克古的死對伊謝爾倫的人衝擊,但他這種不注重外表在和平時期不會受重用的人,在戰時能夠冷靜的思考,做出正確的判斷。他的人生觀不是以外表來迷惑的世人,而是以真誠的內涵來感動世人。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47 筆精華,02/0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