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149

銀英人物漫談(一):帝國之影

樓主 五行茶 neilcat
 
 
   明明沒救的卻要裝成還有救,

   這不但是一種偽善,而且也是一種技術和勞力的浪費。


       巴爾‧馮‧奧貝斯坦 (Paul von Oberstein)


                田中芳樹 銀河英雄傳說 落日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先說說「乾冰」。

「乾冰」不是一種冰,更不是水,而是二氧化碳的凝結固態。
「乾冰」的性質大概是這樣的,它的溫度非常低,
大約是攝氏的零下 78.5 度左右,
而且「乾冰」在溶解時,會由固態直接昇華為氣態,
也就是會直接轉化為氣體,而省略掉轉為液態的程序,
因此在融化過程中並不會產生任何水或液體,也因此,我們稱它做「乾冰」。

而生成「乾冰」的成分「二氧化碳」,
是我們呼吸所吐出的氣體之一,某種程度來說,
他是動物能量分解後所排出的「廢氣」,是不需要的,不必要的存在……

這樣看來,我想就可以簡單瞭解到,
田中芳樹之所以用「乾冰之劍」來作為奧貝斯坦綽號的用意了。

巴爾‧馮‧奧貝斯坦,羅嚴克拉姆王朝一開始的帝國三元帥之一,
跟另外兩位身經百戰、合稱「雙璧」的「疾風之狼」和「金銀妖瞳」所不同的,
奧貝斯坦並沒有任何第一線的指揮經驗,
他不是一個軍人,而是以一個參謀、後勤官僚的身份登上這個位置,
在以軍領政的羅嚴克拉姆王朝,奧貝斯坦是一個特殊的存在。

說他特殊,從外表上來說,身軀高大的奧貝斯坦,
外型已經算的上很特別,半白的黑髮加上一身蒼白的皮膚,
這外表原本就不如其他人討喜,當然,更讓他著名的,
便是時常從他淡褐色的義眼中掃射出的異樣光彩,當被這眼神注視,
甚至能讓萊茵哈特、吉爾菲艾斯等沙場老將都會倒抽一股寒氣來。

但奧貝斯坦之所以得不到一般將領的喜愛,
最主要的還是奧貝斯坦冷徹的行事作風使然。

說真的,要找到奧貝斯坦激動、動氣的場面,很難。
不管是小說或是動畫裡的奧貝斯坦,
總是一副一號表情、加上平板無起伏的聲調,
對於任何建言講求正確的判斷,一板一眼的就事論事、絕對不涉及私情的個性,
這公正無私到了一種令人無法想像的地步的奧貝斯坦,
可以說是一個徹徹底底的理性主義者……

萊因哈特這樣評論過奧貝斯坦:

「皇妃,朕從來沒有喜歡過奧貝斯坦。
 然而,回顧以前,朕似乎常常採用他的進言,
 因為那個男人主張的論調常常正確的讓人沒有反駁餘地。」

最後在病褟上的他,也這樣問起:

「我沒有看到軍務尚書,奧貝斯坦在哪裡?」

皇帝的問題在場的人都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希爾德皇妃一邊用毛巾為丈夫拭去額上的汗水,一邊平靜地回答。
  
「軍務尚書因為重要的事情而不得不先離開,陛下。」

「啊,是嗎?那個人所做的事一向都有最正當的理由哪!」

奧貝斯坦他不受感性影響的判斷力是相當可怕的、
這種絕對的冷靜、絕對的理性、絕對的現實考量,
就是「乾冰之劍」,疾風之狼口中的「那個奧貝斯坦」。

在著名的「奧貝斯坦大除草」事件中,奧貝斯坦面對畢典菲爾特的質疑,他回答:

「皇帝的這種驕矜產生了讓數百萬個將兵在伊謝爾倫化成白骨的後果……

 如果前年當楊威利逃離海尼森佔據伊謝爾倫時就使用這個方法,
 就不用損失數百萬條人命了。帝國軍不是皇帝的個人部隊。
 為了皇帝個人的自負而讓官兵們毫無意義地犧牲,這是根據哪一條律法?
 這樣一來,羅嚴克拉姆王朝跟高登巴姆王朝又有什麼不同呢?」

當時奧貝斯坦的幕僚菲爾納少將緊張地觀察著這段叩人心弦的默劇,
在胸中自言自語著:

「——軍務尚書的主張固然正確,但是,就因為太正確了才招來眾人的憎惡。」

田中寫道:

「如果奧貝斯坦的計劃付諸實行,至少帝國軍的人命可以保住。
 許多的家庭可以不用失去丈夫或父親。這應該是一件受大家歡迎的事情。

 然而,為什麼聽到這件事的人想到的不是尊重人命,而是強烈的卑劣感、醜陋性?
 僅管奧貝斯坦本身是想用他不動搖的價值觀為宇宙確立一個新的秩序……」

新的秩序,是的,完全冷酷而實際的建言裡,
其實深藏了幾乎接近不切現實的異樣熱情,
奧貝斯坦像是一個執著到底的藝術家,對於手中的作品毫不妥協,
只要認為這材料有所缺陷,日後會危害整件作品,那怕再小,
執著的奧貝斯坦都會二話不說的直接剔除,毫不妥協,
吉爾菲艾斯如此、楊一黨也如此,地球教殘黨也這樣,
連奸詐到底的費沙黑狐最後也逃不出奧貝斯坦的縝密追捕……

只要「羅嚴克拉姆王朝」這件完美作品得以完成,其他都是其次。

「那個男人或許在朕違背王朝的利益時會毫不猶豫地把朕廢掉呢!」

寫到這裡,不禁開始疑惑起來,
奧貝斯坦究竟是無私,亦或是自私?到底是有情,亦或是無情?

這實在很難讓人下判斷就是。

因為在田中筆下的奧貝斯坦,是一個:

「羅嚴克拉姆王朝的第一個軍務尚書盡管有優越的才幹和熱誠的奉獻精神,
 但是,他之所以經常成為眾人交相指責的對象,
 理由之一便是他是一個徹底的秘密主義的奉行者。

 的確,他並不重視宣傳活動,也不會為了獲得別人的理解和協助而努力。
 但是他和以前的內務省次官海德里希.藍谷等人又有所不同,
 他之所以會獨佔部分的情報並不為謀求私利。
 他好像不相信任何人,但是,他也似乎不是為了讓自己獲得好評。

 總而言之他到死前都是沉默寡言而極不協調的同時,也從不為自己做任何辯護。」

我們實在很難由這些線索中確知奧貝斯坦心中的想法,
因為在他生前的種種表現,
都讓人覺得他是一個根本不介意他人如何評價自己的人,
至於死後的評價如何,恐怕也不是他冷徹義眼中所在意的事吧!

他不是沒有感情,只是在他的理性之下,他很少展露,
唯一的篇幅只出現在奧貝斯坦對一條老狗的深切同情上,
對於這條牙齒全掉,口味極刁,連名字也沒有的流浪狗,只因為衛兵一句:

「報告!嗯……不是閣下的愛犬嗎?……」

「哦?他看起來像我的狗嗎?」

「不、不是嗎?」

「是嗎?看起來像我的狗嗎?」

田中這樣寫著:

「一股莫名的感動衝上心頭,奧貝斯坦點了點頭。
 於是從那天開始,這隻無名的老狗,正式成為銀河帝國軍總參謀長家族的一員了。」

為什麼以冷酷著名的奧貝斯坦會覺得感動?
我想,這是因為奧貝斯坦在這條「無用」的狗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以往的他,也是被認為「無用」的,在沒有能施展理想之前就該被淘汰的人……

但是,除了這偶而露出的情感外,
奧貝斯坦是將自己完全武裝起來的,
讓自己成為一把劍,冷酷、精準、正確而銳利,
一刀又一刀地雕刻出羅嚴克拉姆王朝這樣藝術品……

但是他雖然痛恨高登巴姆的制度,貶低甚至否定了他這個殘障者的價值,
但其實矛盾的是,奧貝斯坦他自己其實也常常認為自己是「無用」的,
「少了一個奧貝斯坦不算什麼」這樣否定自己存在的句子他不只一次說過,
那,這種由於對自己深層的自卑感,認為自己不配得到所謂愛的心態,
會不會是奧貝斯坦他不結婚、不交朋友的一個潛在因素呢?

說真的,雖然推論到此,我還是沒有很大的把握。

我想,奧貝斯坦,是刻意將自己成為一塊乾冰,
既然自己是一塊在高登巴姆王朝中定義裡,
被認為一般是「無用」之物所構成的生命,
他也就將自己的存在意義化作創造和保存新王朝生命這樣作品上,
等到時間成熟,擔任階段性任務的他,也無須留戀,
將自己也如同乾冰般的蒸發和消失,不留痕跡。

所以我是支持奧貝斯坦殉死論的,但是他殉的是一份理想,而非皇帝本身。

總而言之,奧貝斯坦是孕育帝國的陰影,
只是來自黑暗的他,終究又將一切帶到黑暗去了。





                           neilcat




PS. 這篇文章是之前答應討論區銀英版主 RIRI 的結果,
  在版主 s8049480494 的熱情邀約下,
  如果可以,會一個月寫一篇……同時於兩處發表。

  當然,如果可以……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47 筆精華,02/0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