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1k

【心得】Warframe劇情大事紀整理列表 (最後更新2021/01/26)

樓主 六號 rokugo0512
Warframe是一個富含劇情的遊戲
但是Warframe的劇情特色就是相當分散 需要從各個不同的片段中整理並消化
因此我試圖整理出一個Warframe的大事紀
依照各事件發生的時期記錄下Warframe劇情中的各個重要事件
希望能夠提供給對Warframe劇情有興趣的大家 不管是新手或是老手天農參考

以下事件摘要來自於遊戲內的劇情片段、資料庫文本、Warframe的英文wiki
其中也有根據我個人的邏輯推理出的片段 有可能會被DE翻盤
歡迎天農們留言指教^^

(目前未完成 將持續更新 將先針對發生在系列任務Awakening以前的事件作整理)
(註: 整理起來才發現 Warframe裡有些故事真是有夠欠人吐槽www)

若還沒有玩過到犧牲系列任務為止的天農
強烈建議以下不要看!!!



時期 事件 相關任務
Orokin帝國發展期
Albrecht Entrati(源拓氏)開始研究另一维度的應用,但因為研究遲遲未有結果而不被其他Orokin人重視。
驚懼之心
為了證明自己,Albrecht開發了可以通往另一個維度的装置,並且親自搭乘上了裝置做實驗。
實驗發生意外,Albrecht進入虚空之中,並且遇見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牆裡的人」。在驚恐中,阿布雷希切下了「牆裡的人」的一根手指,逃回了現實。
Albrecht帶回的手指讓其他的Orokin學者開始研究虛空。源拓氏族做為虛空的發現者備受崇敬。
Albrecht開發了泵送虛空能量到全始源星系的裝置──「驚懼之心」,並將裝置安裝在火衛二的深處。源拓氏族成為驚懼之心的看守者。
因為恐懼自己的身分會被「牆裡的人」取代,Albrecht決定不再參加延續儀式,最後自然死亡,留下他的女兒(即後來的母親)繼續看管驚懼之心。
Orokin帝國全盛期
原農夫Parvos Granum前往Orokin城市,偷竊了Orokin高塔大門上的一顆紅化結晶寶石,並將寶石吞入腹中。Orokin人的僕從追上他,在城市廣場上割去他的左手示眾,以示懲罰。
死鎖協定
Parvos掙扎著回到了家中,吐出了他先前吞下的寶石並賣掉,以此為經費開始經商,貸款給其他窮人並向他們宣揚自己的哲學理念。他的跟隨者逐日增加。
Parvos的財富倍增,他花錢打造了一個黃金的義肢代替他的左手。
Parvos的父親因過勞去世。Parvos在自家農地和周遭的土地上建立新都市「Corposium」,即未來Corpus的前身。
生物科技學者Silvana試圖利用以病毒感染為主的生物科技,來清理過去被毒害的地球大氣。研究失誤的結果造成感染者大爆發,並且擴散到始源星系中的數個殖民地,成為後來的Infested。此事迫使Orokin將研究凍結。 落銀樹庭
由於始源星系內的資源即將不堪負荷,為了擴張Orokin帝國的殖民地版圖,Orokin製造出具有極強的環境適應能力和自我進化能力的環境改造機器人種族Sentient(或是Sentient的祖先),並送他們前往Tau星系。
主線劇情
Orokin以軍艦Zariman Ten Zero進行虛空跳躍實驗。實驗失敗,Zariman Ten Zero和船上的所有人員迷失在虛空中。
Zariman Ten Zero上的所有成年人因接觸虛空而發狂,開始互相殘殺,只剩下孩子們還保有正常的心智。孩子們聚集在船上的一處避難,僅Rell因「太過奇怪」被關在門外。在這段期間,Rell聲稱見到了「牆裡的人」。 Harrow的枷鎖
雇傭兵Ordan Karris在自己的授獎儀式上發狂,殺死了儀式周遭的Orokin人,被轉變成中樞Ordis以示懲罰。 中樞碎片
遠古之戰時期
被送去Tau星系的Sentient有了自我意識,認為Orokin的貪婪慾望最終也會毀掉Tau星系,因而叛變。反叛的SentientHunhow領軍,回到始源星系向Orokin帝國宣戰。遠古之戰開始。
主線劇情
由於Sentient能迅速適應和強奪科技武器的強大能力,Orokin帝國節節敗退。
消失多年後,Zariman Ten Zero從虛空中回歸並被Orokin回收。
Orokin指派首席調查員Kaleen調查Zariman Ten Zero的失蹤,Kaleen在船上發現了殘存的孩子們,她違反調查程序,試圖接觸孩子們的時候,卻被孩子們的未知力量毀容。 Ember Prime資料庫
Orokin試圖研究孩子們──即Tenno的虛空力量,但孩子們的虛空力量不受控制,讓Orokin感到恐懼,決定將Tenno的存在隱藏起來。
主線劇情
學者Margulis發現了Tenno的存在,並將他們視為自己的孩子照顧。她試圖找到控制Tenno們虛空力量的方法,甚至在過程中因事故而喪失視力(可能是因為Rell造成的意外)
Rell被放逐,被血色面紗集團的前身收留下來。 Harrow的枷鎖
Margulis的秘密戀人──Orokin執行官的Ballas,嘗試說服Margulis放棄她對Tenno的研究,但沒有成功。
主線劇情
Margulis執意進行對Tenno虛空力量的研究,最後Margulis在月球上建造了Reservoirs,Tenno在Somatic Link裝置其中沉睡,建立讓Tenno通過「夢境」來控制自己力量的方法。同時她也初步開發了「傳識」的技術。
Silvana從地球上被召回Lua上的Orokin首都。MargulisSilvana合作,試圖為Tenno們建造可以藉由傳識操作的替代身體,但在研究進行到一半時被Orokin發現。
因為違抗Orokin的命令,MargulisOrokin高層以Jade Light處死。此事在Ballas心中埋下了推翻Orokin帝國的火種。
在一個祕密的計畫中,Orokin重啟過去的病毒研究,試圖利用一種受控制的病毒株Helminth感染人類,把犧牲者變成對抗Sentient的人形兵器,戰甲(Warframe)誕生。然而犧牲者轉變成戰甲後根本不受Orokin的控制,計畫失敗。
Ballas祕密的和Hunhow聯絡,策定推翻Orokin帝國的計畫。
一位Orokin禁衛發現Ballas的背叛,在準備向Orokin高層告發前被Ballas抓住,被感染了Helminth病毒轉變為Excalibur Umbra戰甲,最後被迫殺死了自己的兒子Issah
研究人員David在研究戰甲的過程中發現了戰甲與Tenno的聯繫。藉由發現Tenno的存在可以使不受控的戰甲平靜下來的事實,他和他的同事獲得了豐厚的升遷。 Rhino Prime資料庫
Ballas完成了Margulis之前留下的傳識技術,讓Tenno操作戰甲,手持原始的實彈武器和冷兵器協助Orokin對抗Sentient 主線劇情
一部分Tenno加入了Orokin軍隊勢力,剩下的則作為自由戰士或是傭兵分散在始源星系各處。
個人推測
BallasHunhow達成協議,Ballas利用他在Orokin高層中的地位,將Hunhow的女兒Natah──一個特殊的擬態者Sentient,送進Orokin勢力中作為間諜。
Ballas暗中將Margulis的殘存意識用疑似傳識的技術移植到Natah身上,Natah受到Margulis的意識影響因而對Tenno們產生情感,成為Tenno的管理者Lotus
戰甲Inaros來到火星上的Orokin殖民地,因不滿Orokin綁架殖民地幼童的行為而起身代替人民反抗Orokin。因此被當地人視為神明崇拜。 Inaros之沙
Parvos和Orokin帝國達成秘密協議,Orokin派遣戰甲Protea作為他的私人保鑣。此事引起Corpus董事會高層不滿。一名董事會成員指示Parvos的暗殺行動,暗中摧毀Parvos船上的虛空驅動器。Parvos在Protea的保護下迷失在特殊的Granum虛空之中。 死鎖協定
Silvana因為協助創造出戰爭工具的罪惡感逃回地球,將自己的意識用傳識技術移植到樹木之中,希望復甦地球上的植被可以糾正她的錯誤。 落銀樹庭
因為Tenno加入戰局和Natah的背叛,原本Sentient優勢的戰況開始反轉。
主線劇情
遠古之戰尾聲,Hunhow率領Sentient大軍進攻Lua,和大量Railjack發生劇烈交戰。
Hunhow之子,Natah的哥哥──Erra率領Sentient大軍入侵月球上Reservoirs的所在地。Tenno和禁衛聯合起來防守Sentient大軍。在Lotus的帶領下,6Tenno指揮官以虛空能量擊毀了Erra
Hunhow在天王星犧牲自己掩護Sentient大軍撤退,遠古之戰結束。
遠古之戰後
Orokin高層在冥王星的Outer Terminus群聚,歡慶著Orokin帝國的勝利。此時Tenno背叛了Orokin(原因是Orokin殺死了Margulis,和Ballas的暗中煽動),殺死了現場幾乎所有的Orokin執行官和議會成員。此為Orokin帝國崩解的最初一步。
主線劇情
基於對Tenno的情感,已經成為Lotus的Natah拒絕執行她的最後任務──毀滅所有的Tenno。被Orokin囚禁在Lua的指揮室中的Lotus將月球送進虛空中隱藏起來,保護Reservoirs不被Sentient攻佔。
Lotus最後指示戰甲們進入冷凍睡眠,保存住各自的身體和Tenno的記憶。
部分戰甲在之後持續活動了一段時間,擊退前來追殺的Orokin帝國殘餘軍隊(預告片裡的戰甲Excalibur、Mag、和Volt),或是持續獵殺殘餘的Orokin高層人員(戰甲Grendel)。 預告片&Leverian
遠古之戰後期,一個強大的Sentient降落在地球上,試圖摧毀該地區聳立的Orokin高塔。該Sentient只能在夜間活動,白天時則隱藏在陰影中。
夜靈平原碎片
為了擊敗Sentient,高塔中某種有高智慧的存在Unum指示塔中的跟隨者將塔中存放的赤毒分配給平原上的動物,讓動物成為白天時的Unum之眼找出Sentient隱藏的位置。
Sentient抓住了Unum派出的動物,發現動物身上的赤毒似乎可以回復Sentient長久遺失的生育能力。Sentient決定改變目的──取代Unum佔據高塔並重建Sentient族群。
為了阻止,Unum使用強大的能量力場將Sentient困在其中,並交給該地區的守護者──戰甲Gara一個威力強大的炸彈。Gara犧牲自己使用炸彈的自爆攻擊成功摧毀了Sentient的心臟,原本強大的Sentient成了無數個在夜間漫遊的碎片,即後來的夜靈。
在其他的Tenno進入冷凍睡眠時,Rell因為Red Veil沒有冷凍艙技術,為避免老化死亡只能放棄肉體,將意識轉移到戰甲Harrow中。 Harrow的枷鎖
(未完待續)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