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2k

├【長篇小說】《The First Rebel》第8.5章:Counting stars

樓主 薛丁格的逗貓棒 Plasmafisher
第8.5章:Counting stars

  Limbo看著浸泡在培養液中昏迷的Mirage,生化材料噴頭正修補她側腹的傷口,這個情景和Limbo當初制伏Mirage時幾乎一模一樣。差別在於造成傷口的不是他的銳劍而是逃犯的短刀。

  對第十研究所來說,這是一場難以接受的失敗。研究所的系統遭到入侵,Mirage受了重傷,還讓極有潛力的實驗體脫逃,對上層的交代以及善後工作將會相當麻煩。但Limbo此時沒有心思去思考這些問題,他只在意那位和他交手的入侵者後來的下場。

  如果Limbo的假設正確,那個入侵者到達了虛空,而那和一般人眼中的「到達」截然不同。虛空航行早已行之有年,任何人都能乘船透過虛空到達任何地方,但在航行中,船上的人也只是待在包裹於船艦內的物質世界,和虛空之間還是有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Limbo一直以來追求的就是跨越那道鴻溝。若將虛空比喻為大海,常人只能在海面上航行而且無法在海中生存,而他的目標就是要和大海合為一體。

  然而,既使Limbo的轉變讓他能掌握裂隙,他還是無法到達虛空。就在Limbo幾乎認為那不可能實現時,那個入侵者卻辦到了。

  想到這裡,Limbo離開了醫務室。研究所中增援的守衛來來去去,由於稍早警備系統
遭到入侵,現在他們將系統重啟並且改用人力巡邏。逃犯劫持的小艇最後還是失去了蹤影,但現在守衛隊正在追逐入侵者所使用的登陸艇,他的同黨逃不了多久。

  Limbo回到了他的研究室,拿起漆筆面對空白的屏風開始思考:到達虛空之後會發生什麼事?由於虛空之中不存在法則,因此就連Limbo也無法預料。但有一點可以確定:進入虛空是一條不歸路。

  無論如何,Limbo必須搞清楚當時他做了什麼,如果入侵者就此消失在虛空中,那麼Limbo就得揪出在他背後的反抗組織。



  在零號研究所,Null焦急的等待著。

  和Loki一起前往第十研究所進行任務並非Null本身,而是他的分機。雖說是分機,兩者的程式、記憶和運算機能完全相同,主機端的Null也只要等分機的Null返航之後就可以進行記憶同步,完全不會錯失任何資訊。

  但在稍早之前,分機的Null透過微中子通訊傳回來的任務回報卻非常不樂觀:Loki消失了,反倒救出了另一位轉變者。主機的Null無法理解為何分機會放任Loki擅自行動,甚至在Loki消失之後還堅持留在敵陣。此外,這些回報以光速跨越過半個太陽系花了不少時間,在主機端收到後無法再傳回有時效的指示。當然這就是他們派出分機的主要原因,但Null沒有想到分機的判斷會如此匪夷所思。

  最後的回報提到被救出的轉變者將會另外搭乘其他小艇回來,如果對方順利進行虛空跳躍,現在差不多該到達了。果不其然,Null捕捉到鄰近的空域有虛空跳躍的反應,基於安全考量,分機的Null並未直接將小艇導航至零號研究所,賽巴斯帝安會親自去迎接並確認對方的身份。

  不久之後,賽巴斯帝安搭上了Null準備好的登陸艇,他穿著代號為「Vauban」的厚重戰甲以備不時之需。「歡迎搭乘,指揮官。」Null發出形式上的問候,接著出航。

  登陸艇離開了靠泊口,緩緩朝向充滿太空垃圾的宙域航行。賽巴斯帝安並沒有發出指示,似乎正在沈思。「指揮官,」Null打破了沈默:「Null對於分機所犯下的錯誤深感抱歉,這都是Null的責任。」

  工程師望向中樞的交流介面,揮揮手說道:「不,你不該說這是錯誤,那是帝國的思維。」他的語氣依舊沈著。

  「事實上,如果Loki執意要做什麼事,沒有人能夠阻止他。」工程師說:「我們之間的協議就是這樣,當然他也必須承擔其後果。」

  「只是Null無法理解為何分機會留在那裡,如果Loki消失了,再怎麼等待也是徒勞吧。」中樞說道:「甚至可能會提高被捕捉而洩漏情報的危險。」

  「這倒也不一定。」賽巴斯帝安回應:「我的假設終究只是假設,對於轉變者的力量沒有人能夠百分之百預測。如果能得到更多關於Limbo裂隙能力的情報,或許就能確定Loki的去向。」

  此時,小艇已經進入到目視範圍內。Null對小艇進行掃描,藉由對方身上配戴的通訊裝置確認她就是Loki救出的轉變者,小艇上也沒有夾帶其他可疑的物品。於是Null呼叫對方:「您好,這裡是中樞Null,聽到請回答。」

  「Null?」對方立刻回應:「你已經回來了嗎?」

  「不,我想您指的是Null的分機。」中樞回答:「分機目前還沒傳回新的回報。請讓Null引導您的小艇靠泊。」

  「等等,你們的『指揮官』在哪裡?」

  賽巴斯帝安接過了通訊「幸會,雖然不習慣這個稱呼,但我就是指揮官。」

  對方沈默了片刻,接著說道:「那個中樞說你們要的藍圖存在這艘船的電腦裡......另外,雖然他沒說什麼,但我覺得他回不來了。」

  「什麼?」

  「在我逃離的時候,那個中樞用他的船引開了追兵。雖然我離開時他還沒被抓到,但恐怕撐不了多久。」接著她壓低了聲音:「還有,他的語氣聽起來就像是不打算回來的樣子。」

  Null聽了之後不知該作何反應,中樞是為了服務人類而被製造的,因此為了人類而犧牲是合理的舉動。但,主機端的Null卻有一部份感到慶幸,他不是那個必須面臨抉擇的Null。

  賽巴斯帝安沈思了片刻之後回應:「感謝妳告訴我這些。」接著他轉向中樞:「Null,把Archwing的藍圖傳給我,然後帶這位小姐回去,讓維羅妮卡幫她治療。」

  「指揮官,您打算作什麼?」

  「其實你跟Loki有些地方很接近。」留下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話,賽巴斯帝安接過了登陸艇的控制權,全速駛離這個宙域。



  根據搜捕隊傳回的報告,入侵者的登陸艇已經墜毀在鄰近的小行星上,目前還沒有找到任何生還者或屍體。Limbo把報告的投影視窗推開,視線回到他稍早完成的算式上。

  眼前的定理終於完成了,但Limbo並沒有太大的感觸。因為這個定理雖然在數學上成立,卻違背了所有物理法則。然而,那個入侵者的消失讓Limbo獲得了啟發:轉變者的能力能夠扭曲物理法則,而他的扭曲正好能使這個定理成立。  

  要達成這個扭曲,Limbo必須進入一種同時存在與不存在的狀態。

  Limbo退後了幾步,掃視他寫在玻璃屏風上的算式。雖然定理完成了,但他還是需要入侵者的力量才能夠到達虛空的最深處。為此,他必須找出入侵者戰甲的提供者。既然能夠依照他的能力打造出戰甲,就代表有人能夠解明其能力的運作原理,或者至少知道一點眉目。

  此時,Limbo的眼角瞥到一絲動靜,他立刻擲出了手中的漆筆。漆筆在半空中擊落一個物體,Limbo走近一看,那是個微型偵察機,他立刻將它踩碎。雖然研究所為了避免再度被駭客入侵而沒有讓警備系統上線,但看來人力巡邏還是漏洞百出。

  Limbo不確定這個簡單的偵察機能蒐集到什麼資訊,頂多就是他剛剛完成的算式。雖然這個算式除了Limbo之外沒有人能夠理解,但自己的心血遭到窺探還是令人不悅。

  另一方面,這種偵察機的訊號功率較低,無法從遠處操控,這代表研究所內還有敵人潛伏?或者入侵者的同黨其實一直都留在設施附近,逃離的登陸艇只是一個幌子?為此,Limbo將搜捕隊召回,命令他們在設施附近進行地毯式搜索。
  


  Null正在數星星。

  這並不是Null留在這裡的目的。然而進行單調重複的工作可以降低情感模擬回路所產生的焦慮。當然,Null大可關閉他的情感模擬機能,但這麼一來他就會失去留在這裡的理由。

  此時的Null正漂浮在一堆太空垃圾之中。從席雅挾持小艇逃脫時,他就將自己的運算元件和發訊裝置從登陸艇上切離,並且藏身在設施附近,接著讓登陸艇引開搜捕隊的注意。這麼做是為了更進一步的蒐集情報,在第十研究所切斷了警備系統之後,他只能放出偵察機,用比較原始的方式來進行調查。

  當然,Null不覺得這麼做就能找回Loki,但他還是留下來了。或許是因為席雅身上的轉變讓Null對不應該發生的事抱持希望,又或者是比起留下,Null其實不願意回去。

  此時,Null放出的其中一架偵察機被擊落了,Limbo恐怕已經注意還有人在監視。Null馬上把他最後搜查到的情報,也就是Limbo所寫下的潦草算式送回零號研究所。他從來沒有看過也無法理解這個公式,但或許賽巴斯帝安能夠將它解開。

  送出算式之後,Null就無事可做了。像是垃圾一樣漂浮的他只有最低限度的移動能力,而且貿然移動還會增加被發現的風險。於是Null只好專心數著星星。他已經發現了許多沒有紀錄在帝國星圖中的星星,或許該把他所看到的星圖也送回去。

  不久之後,搜補隊重新聚集在設施附近並且展開地毯式搜索,對Null來說被發現也只是遲早的事。幸好,在賽巴斯帝安移除了帝國對他的控制權限之後,Null就能將自己格式化。

  他叫出了格式化的指令,同時搜捕隊朝他包圍而來,恐怕是已經被發現了吧。格式化需要時間,Null必須盡早啟動。反正他只是一個中樞,甚至只是個中樞的分機,對於將自己格式化完全沒有猶豫的必要。唯一遺憾的是Null在這裡經歷的種種會就此消失,但或許這樣也好。

  此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從通訊傳來:「你們兩個都很容易放棄自己呢。」

  Null沒有偵測到任何東西,但搜捕隊的數艘小艇突然像是被某種力量拉扯,接著被拉到同一個點上撞擊,引發爆炸。在Null回過神之前,他被某個看不到的物體捕捉,高速飛離現場。

  「指揮官?」Null在通訊中問道。對方沒有立刻回應,但抓著他的東西開始現形。那是裝備著Archwing的Vauban戰甲,然而這套Archwing和Null不久之前傳回的設計完全不同。

  「我把Loki戰甲和Vauban戰甲的機能融入了這套Archwing的設計中,不過這只是原形,而且無法兼顧耐久力。」賽巴斯帝安回答。「當然它的隱形機能完全比不上Loki。」

  「您沒有必要這麼做啊,指揮官。」Null說道:「Null已經將情報傳回去了,沒有必要為了Null的區區分機冒這種危險。」

  「如果不是有人打從一開始就不打算回來,我也不會這麼做。」工程師平淡的說道:「那位小姐很擔心你。」

  Null陷入沈默,接著工程師問:「你為什麼不想回來?」

  片刻之後,Null才開口:「Null認為,現在的分機不能夠回去和主機同步。」

  「為什麼?」

  「因為Null做了很多錯誤的判斷,違背了指揮官的命令,甚至開始進行完全不理智的行為,如果讓這樣的分機影響主機,會對之後的任務造成傷害。」

  「在這裡的Null已經損壞了,不該讓主機也一起毀損。」語畢,Null再度沈默。

  工程師用空出的手抓了抓頭,接著說道:「如果以中樞的標準來說,你早就壞掉了。」

  Null沒有回答,但是受到了打擊。

  「你知道為什麼帝國的中樞不會犯錯嗎?」工程師說道:「因為他們不需要下決定。他們只要執行命令就行了,沒有必要去在乎任何東西。」

  「但是你在乎。」賽巴斯帝安說:「所以你會犯錯,會失敗,但還是救回了一個人。」

  此時,賽巴斯帝安到達了登陸艇停泊之處,追兵早已不見蹤影。

  「所以,Null還能回去嗎?」中樞怯懦的問。

  「當然。」

  「但是,如果主機不願意和我同步呢?」

  「你們在乎的應該是同樣的東西吧,不會有事的。」

  工程師脫離Archwing,回到登陸艇中。Null也和登陸艇進行連線,準備返航。

  「指揮官,」Null問道:「您一開始說的『你們兩個』,是指Null和誰?」

  「這個啊......」工程師揮揮手說:「你回去和主機同步就知道了。」

(完)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