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40

【其他】獸人與派 上

樓主 Astaroth Beial
奇幻版有人推薦PO在這,我就厚臉皮的再PO一次騙錢好了 (遠目
下面開始是奇幻版那邊轉過來的,文章一樣

(掰不出來該怎麼解決獸人和龍的大戰啊~~~ (抱頭)
-------------------------------------------------------------------------
這邊應該很多人都知道「獸人與餅 跑團紀錄」吧 XD
昨天無聊自己用這紀錄為根基改編出小說 XD
純粹只是自娛,文筆差見諒

P.S. 糟糕島民應該見過了... XD ...
-------------------------------------------------------------------------
這是一個很少人知道的故事...敘述著一個新神的誕生


(皇曆233年4月13日,一名盜賊和一名法師在一棟屋子的門外)


「...你有看仔細裡面了嗎?」
「有啦,只是一個在睡覺的獸人而已。」盜賊不耐煩的回答法師。
「寶物呢,不是從村子得到情報說這獸人有寶物?」
回頭看了屋子內一眼。
「桌上的派算不算?」盜賊用絕望的語氣和他的夥伴說道。
法師皺了皺眉頭,無奈的說著:「算了,反正我肚子也餓了」
「啥,你要吃半獸人的派?」盜賊用一種像是看到髒東西的眼神看著法師。
法師聳了聳肩說道:「有比沒有好,反正我們不是三天都沒吃過啥好東西了,不差這一個。」
兩個人同時嘆了口氣。
「算了,我現在施隱形術你就進去把他給殺了吧。」
「你真的要吃那個派?」
「...有時我真希望有種法術能夠讓你閉嘴。」法師忿忿的說著。

盜賊被施了隱身後進到屋子裡把半獸人給暗殺了。

「夥伴,進來吧。」
「你在哪,我現在看不到你,我得要知道你的位置才能解除法術啊。」
在空氣中傳來一陣的嘆息後,一把染血的小刀刺入地上。
「好啦,你現在總該知道我在哪了吧。」
於是隱身法術解除,他們一起走到桌子前。
「一個獸人家裡的桌上為什麼會有派?」
「我哪知道,我還想問你為什麼獸人住的地方和人類一樣勒。」
「會不會是有問題? 你弄些偵測法術看看。」盜賊不安的說著。
法師再度無奈的連放了幾個偵測的魔法,啥問題都沒有。
「沒問題啊。」
「真的是很奇怪,這個派還做的非常漂亮,我就做不出這樣漂亮的。」
法師看了一眼盜賊後看著派說著:「這跟獸人有什麼關係,反正你廚藝真的很差。」
「你看獸人那個樣子,怎麼看都是只會吃黏糊糊又噁心巴拉的東西吧,這個派和獸人實在搭不上關係。」
「獸人的廚藝說不定很好,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不,這不可能,那個獸人長得亂噁心一把的,我實在不相信它能做出這樣好的派。」
法師邊用右手壓著自己右邊的太陽穴邊說道:「你夠了你,說不定這派是他偷來的啦,我肚子很餓了快點把它分一分啦。」
「不,這裡面一定有問題。」盜賊邊點頭邊篤定的說著,「難道這派真的是他偷來的?」
法師莫名奇妙的看著自己的夥伴:「我看你不只愛碎碎念,還有妄想症,我有認識的醫師你去讓他看看好了,免費的。」
「免費的?」盜賊眼睛亮了一下後又變得黯淡:「不對,我沒病幹啥去找醫師。」
「好了啦,你到底要不要吃派,不吃的話我自己吃了。」法師邊說邊把盜賊手上的小刀搶過來準備切派。
「等等!!」
法師手上的小刀因為突然出現的大聲阻止抖了一下。
「幹嘛啦,你反悔要吃了? 我才不給你。」法師忿忿的說著。
「不是啦,說不定那個獸人碰過這個派了,你難道想吃獸人碰過的食物?」
「夠了,你閉嘴啦!! 那個獸人有戴手套才偷了這派的啦!」
「你怎麼知道的?」盜賊莫名奇妙的望著他眼前的夥伴。
「我就是知道,你又怎麼知道我到底知不知道那個獸人有沒有戴手套偷派!?」法師發火了。
「好好好,你知道那個獸人有戴手套。」
法師手上的小刀再度準備把派給剖開。
但是又把刀子放下了。
「怎麼了,你不是要吃派?」
「我本來是要吃,」法師用傷心的眼神看著派,「但是到最後我還是不敢吃獸人碰過的派。」
「說到底,你根本就不知道那個獸人有沒有戴手套偷派嘛!」盜賊無力的說著。
「可是這派作的真好,不吃實在有點可惜。」
盜賊莫名奇妙的看著法師,「那你就吃啊!」
「不,我還是不敢吃獸人的派。」法師則用傷心的眼神回望盜賊。
詭異的氣氛停滯在空中一陣子後,盜賊受不了說著:
「算了,如果它是偷來的那總該有店被偷,我們拿這派回村子看看好了」

於是他們拿著派回村子,也問到了是哪間店做的派。

「如何,要去買一個一模一樣的派嗎?」
「想是想,」法師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你有錢嗎?」
盜賊把身上的口袋全翻了出來,空無一物,「...你覺得呢?」
法師嘆了口氣,「算了,乾脆去最近的公會請別人鑑定一下到底這派有沒有被碰過好了。」
「啥,拿到法師公會鑑定?」盜賊看法師的眼神像是看到瘋子。
「反正我有認識的熟人,免費。」法師不予置評的聳了聳肩。
「那要走多久?」
「地圖在你身上吧,拿出來我看看。」
於是盜賊從口袋拿出地圖。
「嘿,等等,剛剛這個口袋明明就沒東西,怎麼跑出地圖了!」
「商業機密。」盜賊邊說邊把地圖攤開。
「那你到底有沒有錢藏著,有的話就不用走那麼遠啦!」法師忿忿的說著。
「真的沒錢啦,你快點說到底多遠?」
法師看了看地圖,輕描淡寫的說著:「沒多遠,大概走一個月吧。」
「你剛說啥?」盜賊的表情像是後腦杓被人用棍子打了一下。
「大概要走一個月。」法師用堅定的眼神回望著。
「反正我們本來就是要去那邊,這一個月還是走定了,所以沒差啦。」法師邊說邊把地圖捲好交給盜賊。
盜賊嘆了口氣,說:「算了,那我們走吧。」
「恩,走吧。」

一個月後,他們到了目的地的法師公會。

「...你剛剛說什麼,我好像耳朵出了點問題?」法師公會的人用狐疑的表情說著。
「我說,麻煩你鑑定一下這個派有沒有被獸人碰過。」法師邊說邊用左手指著右手的派。
法師公會的人莫名奇妙的看著眼前的法師:「我可以拒絕嗎?」
「拜託你啦,我一個月前從個獸人家裡搶到這塊派,可是又怕這派被獸人碰過,所以才留到今天找你鑑定啦!」
「可是,」法師的朋友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派,「我還是頭一次鑑定派,而且還是鑑定這種奇怪的內容。」
「拜託你啦,別人我又不太認識,還是和你比較熟一點,才敢拿這派給你鑑定的。」
公會的人搔了搔頭,「算了,認識你這損友算我倒楣,你等一下吧。」
於是法師把派交給對方,法師的朋友則是走入旁邊的房間裡。

30分鐘後,法師公會的人從旁邊的房間走出來,手上則拿著派。

「結果怎麼樣,獸人有碰過這派嗎?」法師焦急的問著。
「呃,」對方皺著眉頭看著法師,「這派太硬了,我沒辦法鑑定...」
「你說啥?」「啥?」
法師和盜賊莫名奇妙的看著眼前的老人。
「這派太硬了,也就是過了能吃的期限了,我沒法鑑定。」
三個人互看了一眼後同時嘆氣。
「算了,乾脆直接吃掉好了。」盜賊提議著。
「那我們為啥要拿著這個派走了一個月。」法師無力的說著。
「我倒想問你們為什麼要從一個獸人的家裡搶一塊派哩。」老人更無力的說道。

於是盜賊和法師就把這派的由來說了一遍。

「...我突然覺得認識你這笨蛋真是丟臉。」法師公會的人無力的說著。
「我也覺得很丟臉啊,」盜賊看了一眼法師,「你早點吃掉不就得了,拖到現在派都硬掉了啦。」
「好啦好啦,我現在吃總行了吧。」
於是法師咬了一口派;但是因為派太硬,法師的牙齒斷了。
「...我不認識這個笨蛋...」
「啊,我還有個研究要做...」
「泥倫(你們)...」法師忿忿的看著硬掉的派,口齒不清的說著,「威,自掃幫偶把牙此復原吧!(喂,至少幫我把牙齒復原吧!)」
法師的朋友臉上掛著無奈的臉,把法師口內的牙給復原了。
「你的牙好了,那這派怎麼辦,丟了嗎?」
「丟了還是很可惜...」法師依依不捨的看著很硬的派。
盜賊則是好像想到了什麼,看著老法師思考著。
「剛剛復原他牙齒的法術,能對這派用嗎?」
「啊?」「啥?」
「既然能把牙齒回復原狀,那能把這派回復原狀嗎?」盜賊看著老法師說著。
「...我從來沒把復原術用在生物以外的東西過。」老人嚴肅的說著。
「我也沒聽過有人把復原術用在派上的。」年輕法師表情嚴肅的附和。
「那你們要吃這個派嗎?」
「不要。」「不想。」
法師公會的人想了想,把派拿過來,「算了,我試試看好了,我越來越想知道這派到底會是什麼味道了。」

(待續)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96 筆精華,04/1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