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2
GP 1k

【Replay】 旅者之國:夜半的巫師與逃亡者

樓主 深山深水深不知處 transcript
   這是敝人所帶的現場團、由玩家所撰寫的一部分紀錄Replay,
   因為由兩個人所寫,寫同一時間不同角色的行動,兩相對照起
   來很有意思,貼上來與大家分享XD

=====================================

[b]Replay:夜半的巫師與逃亡者[/b]        [b]replay:半夜的跑路人[/b]

晚間十二點。              晚間十二點。

拜耳薩得的首都亞魯達、被夜晚與霧氣的  寂靜的拜耳薩德
薄紗籠罩,靜靜睡著。白日的爭端、入夜
的匕首,今晚都是一片寂靜。       一連串腳步與喘息聲

距離貧民窟只有兩三條街路程的住宅區裡, 割開,寂靜的夜。
一座高五層樓、充滿與此區域不相稱的高
級感、而且裝飾極度特殊風味的建築,依  一名妖精正在奔跑,在這充滿危機與緊張
舊燈火通明。這棟房子上上下下、少說也  的死亡街道。
有三四十個窗戶,每一扇窗都亮著大燈。
                    沉重的夜,依稀只能分辨出
每一扇窗、都有人影搖曳。扭曲拉長、顫
抖著的影子。              黑髮。

這是它之所以會落於此的原因之一。    只剩一半的右耳。

房子周圍環繞著的庭院,草木扶疏…不、  還有失措的表情。
應該說茂盛或是毫無條理,無數灌木、草
叢、大樹,在黑夜中不自然地搖曳、低語。 和表情完全不搭調的就是。
扭曲著彼此的影子、糾纏不清,最深處的
陰影裡、彷彿可以看見血紅的眼睛。    這名叫做'齒寒'的妖精,是以著比一個健
                    壯的年輕人還要快的速度在奔跑著。
從遠而近狂亂的腳步聲、撕開駐足於此的
沉默。                 隱隱能夠聽見,後方的追趕聲,人數似乎
                    不在少數。
一樓大門旁的落地窗的手織真絲蕾絲窗簾、
被掀開了一角。一名黑髮齊肩、身著燦藍  汗,慌張的滴落。
與乳白色錦緞的綴金長袍的年輕男性,一
臉厭煩地向外張望。           伴隨著點點危險的紅。

他是巫師葉那慈‧賽安,這座建築物的所  齒寒暗料著,今夜也可以像前幾次那樣躲
有人,也是亞魯達裡屈指可數、膽敢深夜  過吧?
獨身穿越貧民區、還能全身而退的人之一。
                    但是這回身上的傷可不比以前仁慈,傷口
葉那慈原本泡了晚茶、半躺在他鮮紅色維  猖狂的流著紅色的唾液。
多利亞式長躺椅上讀詩,享受薰香、水流
(裝飾極度華麗而且瘋狂的客廳一角、有  嚴重的影響了行進速度。
座小型的、半裸的靈感美神噴水池)、和
深夜寂靜帶來的悠閒。          突然間,眼前的焦距被強制的拉去。

但就在他沉醉於詩集描述的美景時,卻聽  一棟建築物。
見屋外有不知好歹、膽敢反抗他發布的夜
晚禁足令的吵鬧聲。葉那慈的理智緊繃起  一棟配色非常獨特的建築物。
來、剩下鋼絲般粗細。
                    一棟配色怪異到非常獨特而且燈火通明的
「兩個月一次而已,一次。我連一晚的寂  建築物。
靜都不能享受嗎?」他不耐煩地摔開詩集,
「禁足令只是叫他們早點上床睡覺而已,  「嗚阿!」的叫了一聲,分神的齒寒腿一
這有過分嗎?」             軟,整個人在地上滾了三圈。

葉那慈放下薰衣草色的骨瓷茶杯、走到窗  正好是停在離建築物只有伍呎的距離。
邊想看看會是哪個死期已近的傢伙在屋外。 猛喘了幾口氣之後,齒寒緩緩站了起來。

屋外傳來野獸般的怒吼。         週遭沒有稠密的腳步,只有喘息,心跳。
                    的街道裡,慢慢的,有幾個人影成型。
街道上沒有路燈,月光也不尋常地黯淡,
葉那慈深綠色的瞳孔、在扭曲微光下看起  從暗處裡傳來的聲音,「小子再跑嘛…」
來閃閃生光,就像壁畫上巨龍的眼睛般充
滿壓迫。他的視線落在庭院外側不遠處。  「我告訴你,今天,你完蛋了!!!"

一群穿著黑衣、全副武裝的蒙面者,圍著  「…上!」
一名高大卻纖瘦的身影,他們手中的武器
都沾著血;後者雙手緊握巨劍、瘋狂揮舞  四面八方,齒寒的周圍充滿著一看就絕非
不停、讓黑衣人不得不後退,但是那些人  善類的傭兵們。
依舊抓著空檔、趁機攻擊那人。
                    他們都有一個特點,右耳,只剩一半的右
黑衣人每次跳近、然後跳開,高大的男子  耳。
身上就爆出一朵鮮紅血花。但是他仍在抵  這群凶獸威嚇的向齒寒張牙舞爪。
抗。
                    齒寒沒有反應,只是緩緩的抽出背上的巨
葉那慈的理智終於逼近髮絲般脆弱的程度。 劍。

雖然他在大陸上並不什麼赫赫有名的英雄, 然後,大吼。
但是在亞魯達,他可是名字落地有聲、揮 
袖翻天的評議會顧問巫師葉那慈啊!黑衣  「吼吼吼吼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人們身上綴有怒吼的白色熊首,看來是無
惡不作的白熊傭兵團成員,很好、很好…  吼叫的同時,身上的傷口也趁機多流了幾
                    道血濺。
英俊卻蒼白的臉上、浮現出野獸飢渴猙獰
的笑容。                「幹掉他!!!」那群傭兵一擁而上的撲
                    向齒寒。
他一邊喃喃自語,纖長的雙手從削瘦腰間
的暗袋裡,掏出許多不知名的藥草和礦石。 齒寒拿著巨劍,發狂似的猛揮,巨劍所到
「白熊們想見血嗎?」巫師的聲音聽起來  之處,就是一陣紅花揚。
平扁無情,就像匕首的刀鋒。
                    只是,齒寒身上的傷口,也是以一秒一的
屋外的戰鬥仍在繼續。一名黑衣人的巨槌  速率在增加。
猛然一擊、讓高大的男人被打飛離地,狠
狠地撞上葉那慈屋子裝飾華麗的掐絲琉璃  伴隨著一聲「幹」,發狂的齒寒被突來的
正門。                 巨槌轟飛。

連作成野薑花樣子的琉璃門燈、都因為這  飛了多遠不用計較,「碰」的一聲。
次晃動而摔落地面,發出清脆的聲響、四
散炸裂,雪白的破片在月光下閃閃發亮,  怪異配色的那棟建築物,就在剛剛,齒寒
就像葉那慈僅存的理智和仁慈。      以他背上的鮮血在大門上留下了一筆紅。

他快步走向玄關,解鎖卸扣拉開大門。   紅。

那名高大的男子…是名精靈,隨著門扉開  「嗚…吼…阿…」嘴裡無意識的叫著,齒
啟而重心不穩,為了平衡而伸出的沾血的  寒已經沒有力氣站起來了,無力的靠著大
手、擦過葉那慈純白的長袍下襬,留下一  門。
道寬長的赤紅痕跡。葉那慈低頭看了看傷
痕累累、右耳缺半的精靈男子,注意力轉  眾人看了可是開心的不得了,「終於達成
向自己的大門。             任務啦!!」

純手工製作的鍍銀掐絲花體大門上,滿滿  傭兵們開心的掏出麻繩的時候。
地都是血水。
                    門。
葉那慈嘴角上揚了起來、眼神卻如同碎裂  
門燈的燈油般、在夜色中急速冰冷降溫。  開了。

「…知道你們這輩子幹過最蠢的事情是什  「知道你們這輩子幹過最蠢的事情是什麼
麼嗎?」                嗎?」

他掃視那十來個黑衣的蒙面人。後者看似
領頭的一名,看了看青年彷若無缚雞之力  一名黑髮及頸的青年靠著門板,一派悠閒
的身材,惡狠狠地朝他揮舞武器、咆哮。  的鄙睨著外頭髒亂的傭兵。

「干你屁事啊、想死嗎!!敢打擾大爺們  「干你屁事阿!!想死嘛!!!敢打擾大
辦事!!」                爺們辦事!!!」

過了幾秒、葉那慈才理解到他是想嚇唬自  「呵呵呵…說大話是人類的通病。」
己。「呵呵呵呵…」他皮笑肉不笑地說,  黑髮青年眼神瞟了全場,傭兵們感到一股
「說大話是人類的通病。」
                    涼意,不只是心裡的涼。
他掃視一週,緩慢、優雅地舉起雙手,張  甚至在周遭好像開始有水分在凝結,連喘
開。                  息都是煙霧。

「你們這輩子最大的錯誤就是…」     「你們這輩子最大的錯誤就是…」

巫師感到腳邊的黑髮精靈抖了一下,他笑
得更開。黑衣人們開始不由自主地後退、
後退、後退、後退……

由葉那慈蒼白的雙手裡、有什麼東西蠕動
著生長、就像是血紅色的霧氣。

「把我的門弄髒了。」          「把我的門弄髒了。」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96 筆精華,04/1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