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1k

RE:【短篇完結】【BG向/傑洛德X團長】那之後的兩人(情人節賀文)(更新在4樓)

樓主 *綠芙* Ikue
  將最後一顆草莓小心翼翼地放在蛋糕上,愛尼希絲長長地吁了口氣,練習一個月的成果完美地展現在眼前,她偏過頭,像是想徵求認同般地看向身旁的銀髮女僕,後者對她點了點頭。「蘿塔覺得這是很棒的成品呢,相信軍師大人收到後一定會很高興的。」

  「嗯!」思及傑洛德的笑臉,獸族少女忍不住開心地甩起了蓬鬆的尾巴,看著心情甚佳的主人,蘿塔也跟著勾起淡淡的笑容。「廚房請交給我來收拾吧,主人您明早不是還要開晨會嗎?請早點去休息吧。」

  「咦?我都沒注意到已經這麼晚了,明天還得早起看資料呢!」慌慌張張地解下圍裙,愛尼希絲不甚放心地往蛋糕的方向瞥過去,宛如能理解她的顧慮,銀髮女僕說出讓對方放心的保證。「主人請放心將軍師大人的蛋糕交給我,蘿塔絕對會消滅掉那些覬覦蛋糕的壞蟲的。」

  「……那就拜託妳了。還有,蘿塔妳自己也要注意安全喔。」小心翼翼地叮囑了句,畢竟先前才發生過某法師拿著蘋果派回帳篷,結果受到不明人士自後方襲擊的事件。

  「我會的,謝謝您的關心。」

  無言地瞧了眼把桌上水果刀耍得呼呼作響的女僕,愛尼希絲心情複雜地離開了廚房。


***

  「……欸、怎麼是你?」瞅著被推開的辦公室大門,愛尼希絲的語氣帶了幾分訝異。

  捧著滿滿文件的副官見到對方明顯失望的表情,臉上不禁露出苦笑。「軍師大人尚未到職務室呢,也不知是不是前一天整理這些文件所以睡晚了。」將早晨軍務會議的資料按重要性依次放在辦公桌上,副官笑望著小臉瞬間皺起的團長。「要不然,我去軍師大人的寢房叫他起床吧?」

  「好啊……啊、不對,等等。」一想到自家軍師八成是生日快到了太過興奮,導致失眠接著因此睡過頭,她就無法對他遲到一事發脾氣。「那個、看在傑洛德那麼辛苦的份上,讓他多睡一會兒吧……可以麻煩你開會前十五分鐘再去叫醒他嗎?」

  「屬下遵命,團長大人。」

  看著副官揚起意味深遠的笑容,臉皮薄的獸族少女忍不住作出解釋:「我、我只是想說軍師平常整理那麼多資料也是很消耗精神的,要是、要是他因為睡不飽而弄錯情報反而得不嘗失啊,對、對吧?」

  「是的,屬下明白。我絕對不會對您說出『團長與軍師大人感情真好呢』這種話來讓您困窘的。」

  「既然知道,那就麻煩你快點回到工作崗位上啦!」扳起臉試圖掩蓋雙頰傳來的躁熱,愛尼希絲瞪眼目送掛著曖昧微笑的副官離開後,這才甩甩頭,重新將注意力投入於資料中。




****



  「咦、你確認過了嗎?房間真的沒人回應?」

  顧不得會議即將開始,愛尼希絲蹙起眉心,對傑洛德反常的舉動感到不安。思考片刻後,她抬手叫來在門口待命的傳令官,劈頭就是一連串的指示。「你帶著治療師到傑洛德房間一趟,確認一下軍師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另外找人在宅邸問問今早有沒有人見到他……對了,也到馬廄瞧瞧軍師坐騎還在不在,或許傑洛德大清早就去巡視城下也不一定。」

  「團長大人,需要取消等下的會議嗎?」一旁的副官從獸族少女表情中讀出她的不安,不由得開口提出建議。

  「不、嗜血組織在鄰近村落設置秘密據點算是大事,身為城主有義務在第一時間做出對策。」深深吸了一口氣,愛尼希絲按捺住波湧而上的憂心情緒,大踏步走回那只屬於她的城主座位。



***

  淡淡晨光劃破清晨晦暗不明的天際,穿過玻璃窗淺淺地朝躺在床鋪的金髮青年灑落。宛如那微弱的亮光帶有熱度般,在接觸的瞬間,金髮青年隨之睜開翡翠色的眼睛。

  「嗯──終於早上了呢。」用力伸了個懶腰,傑洛德自床上翻身坐起,一想到今天是特別的日子,他便止不住自己的嘴角上揚;經過簡單的盥洗更衣後,金髮青年一反平日前往職務室辦公的習慣,慢悠悠地幫自己泡了杯茶,而後用熱切的目光直直瞅著門口的方向。

  他知道大約一個月前獸族少女就開始練習做生日蛋糕,還找了兔子當試吃員;每當對方染滿甜香來找他商量公務時,他總要用盡全部的自制力才能假裝自己完全沒發現──所有漫長的忍耐僅僅是為了這一刻,他想看自家主上因為成功給他驚喜而展露的開心表情。

  她會什麼時候敲自己房門呢?是不是要練習一下大吃一驚的表情比較好?斜眼睨向牆上的掛鐘,傑洛德用彷彿在抱怨指針前進過慢的目光用力瞪著,半晌後他才收回視線,將半涼的茶水一口飲盡後走到書桌前落座。

  「冷靜……我要冷靜下來,還要經過四十分鐘才是團長起床的時間……總之先來整理情報吧。還好我昨天有預先想到,把一些必要的文件都從資料室搬過來了。」強迫自己不要老是往房門方向張望,傑洛德打開手上的公文夾,努力將專注力投入字裡行間中。


***


  「軍師大人,您該起床了,軍務會議再過十五分鐘就要開始了。」禮貌性的敲門聲加上熟悉的呼喚,讓傑洛德幾乎反射性地想脫口回應,只是在他醒悟過來那嗓音是屬於副官後,便硬生生住了口。 

  怎麼不是主上親自過來呢?傑洛德有種滿心期待被淋了一桶冷水的感覺,綠眸不善地半瞇,耳中聽著門板的扣擊聲逐漸轉為急促,他煩躁地別過臉去,心中決定在聽到主上的叫喊前全部不做應答。

  門外的嘈雜在經過幾分鐘之後回歸平靜,稍稍鬆口氣的他舒服地往後靠在椅背上,眼底映著的雖然是密件的報告,然而腦中卻是滿滿主上氣鼓鼓的表情。他可以想見對方絕對會嘟囔抱怨著要開會了居然還賴床,然後大踏步來這裡掀自己被子。

  「軍師大人,請問您在裡面嗎?屬下是傳令官克里斯,請您開個門好嗎?」

  儘管等到了盼望許久的腳步聲,可發話的完全不是心中所想的那個人,他保持與先前相同的沉默,聽著外頭的人討論自己是否不在房中,又或是染病的各種猜測,就在他認為外頭那群人會像副官那樣回去報告時,某個他極度不想聽見的輕快男音自門板外響起。

  「嗚啦啦,軍師大人居然會睡過頭,這可是能夠到酒館賣個好價錢的情報呢──」

  「請您不要做出這種事情來,傑克豪紳大人。透露團長或軍師大人的生活隱私應該違反契約的保密條款吧,小心被軍師大人逮到機會扣薪水喔。」門外傳來傳令官耳提面命的告誡,但有些人你對他認真就輸了。

  「喔呀喔呀、克里斯,你放心吧。軍師才不會因為這種事扣我薪水──我今年份的薪水早就被扣光光啦,他想扣也扣不到,嗚呵呵──」耳中傳來兔子得意的哼笑,傑洛德心中的煩躁感也一整個疊加,他掩住耳朵走到窗戶旁,不想聽見對方吹噓自己在神殿「放煙火」,結果把人家大殿燒了的豐功偉業。

  反正就由得他們去吵吧,傑洛德事不干己地想著。至餘兔子擅自闖入的可能性他倒是不擔心,畢竟他可是重金禮聘結界師在主上與自己的房間架構了強力的防禦系統,除了兩人外,能進到這裡的只有受到房間主人邀請才能踏入。

  才回想著當初結界師可是吹噓這個結界連樹海巨獸也闖不進,門口便驀地爆出一聲巨響,合併著傳令官與治療師的驚叫聲,轟轟然地灌入傑洛德的耳膜;他握緊拳頭,強忍著狂奔出去巴兔子後腦的衝動,屏息聆聽門外的混亂狀況。

  「啊啊啊啊──捷克豪紳大人,請不要連招呼也不打就放魔法啦!我和醫官大人差點被波及到耶,這樣很危險你知道嗎!」

  「喔呀喔呀,克里斯你不要那麼生氣嘛,人生總要多點驚奇才會過得開心啊!」完全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兔子嘴上甚至還唱著小調,光想到對方那志得意滿的笑臉,傑洛德便感到額際一陣抽搐。

  「我寧願不要這種炸牆壁的驚奇……那個、捷克豪紳大人,請問這個因為魔法反彈而轟出來的外牆大洞,您打算怎麼處理呢?」傳令官的困惑只換來讓人吐血的回答。「放心吧克里斯,我會在軍師面前幫你說好話求情的。」

  「那本來就不是我炸的吧!」

  「啊啦啦──我聽到團長在會議室發出深情的呼喚,我必須馬上趕到她身邊才行。這就是,身為萬人迷的我的宿命。對了克里斯,離開前記得把洞給補好喔──」

  「等等,你給我回來啊啊──」隨著一追一逃的奔跑聲逐漸遠去,周遭也跟著回歸安靜,傑洛德忍住打開房門確認走廊慘況的強烈欲望,深吸了口氣後,按著發疼的太陽穴回到座位。

  這裡弄出那麼大的騷動,這下主上一定會飛奔而至吧;她會緊張兮兮跑來敲自己房門,然後擔憂地問自己有沒有受傷。嗯……到時候該不該嚇她一跳呢?

  沉浸在愉悅的想像中,拿起羽毛筆的軍師不自覺勾起唇角。





***

  甫睜開眼,瞳仁中卻映入了滿室的墨色,傑洛德伸展了因為趴睡而僵硬不已的身軀,接著便走到窗邊拉開簾子,就著透入的微弱月色,他得以看清掛鐘上所顯示的時刻。

  「十一……點了嗎?哈哈……」他自嘲般地乾笑了幾聲,卻掩不掉情緒裡濃濃的落寞。不過就是在整理資料時打個瞌睡,怎麼會一個睜眼便是深夜了呢?不、他最在意的果然還是……

  「主上一整天都沒來找我呢……哈、哈哈哈,也對啦,我不過是個會拿成堆公文煩她,還一天到晚嘮嘮叨叨的討厭鬼嘛……怎麼比得過成天變魔術逗人開心的兔子,還有性格正直又長得帥的銀髮騎士呢?」頹然坐回椅子上,金髮青年失去光彩的綠眸無神地注視著門口,就在他靜靜等待這最糟糕生日的結束時,門把倏然傳來「喀噠」的輕響,他微微一愣,沒注意到進來的人影腳步有些異樣的虛浮,第一時間就揚起笑迎上前去。

  「耶!妳終於來了,我今天都沒有出門呢!因為我希望今天第一個看見的人就是妳。」

  「站住!」厲聲的喝斥讓傑洛德頓時止住了腳步,他怔怔瞅著眼前讓他想念了一整天的人兒,臉上滿是驚疑與困惑。

  「哈哈、妳到底是怎麼啦!就算我今天都沒到職務室改公文,妳也用不著那麼生氣嘛──好啦好啦,快點把妳的手從劍柄上移開,對我用不著這樣殺氣騰騰……嗚啊、妳冷靜點!」隨意擺了擺手,傑洛德試著以平常的輕鬆態度接近對方,卻見自家主上以迅雷不擊掩耳的速度拔劍揮擊,若不是自己反應夠快,恐怕鼻子會被整個卸下來。

  「告訴我傑洛德在哪裡,鍊金人偶。」從未聽過的森冷語調從他呵護備至的女孩口中迸出,令傑洛德背脊一寒。從對方無半點溫度的視線中,他看出獸族少女正處於一觸即發的高度緊繃狀態,要是自己做出錯誤回答牽動到她的神經,劍尖絕對會毫不猶疑地貫穿自己的頸項。

  當殺則殺──這是他曾經教導過她的,而眼下她正在實踐這句話。

  「妳先聽我說……我不知道出了什麼事讓妳質疑我的真偽,畢竟我今天都待在房間。這樣吧,妳可以對我提問來進行辨識,不覺得比不分青紅皂白的懷疑要好多了嗎?妳所有的數據我都可以倒背如流,不相信的話妳可以考我,嗯?」

  縱使房內光線昏暗,傑洛德還是看見了愛尼希絲臉上出現動搖,思考片刻後,獸族少女終於開了口。「你……去年生日送我的項鍊,上面寶石是什麼顏色?」

  「嗯──這題裡面藏著陷阱呢,題目出得挺不錯……等等、我馬上回答,妳先把劍移開!」倒退了一步拉開與鋒刃的距離,傑洛德不敢再說多餘的話。「我去年生日並沒有送你項鍊,而是一個瓢蟲造型的銀色懷錶,至於妳身上戴的翡翠項鍊,那是我前年去軍師會議回程時買的,送妳的正確日期我忘了,印象中是在冬季祭典之前……對吧?」

  「……你文學課是因為背不出哪首詩被當?」沒有答覆傑洛德的回問,愛尼希絲逕自問了下一題,金髮青年表情頓時有點尷尬。「是菲尼曼‧米爾謝的『吾心歸處』──你是光也是影,你是自然中的水也是空氣,你是世界的心臟左右我呼吸………還有其他問題嗎?」會這麼問,是因為他發現自家主上的戒備姿態已漸漸放鬆,似乎已經信了八成。

  「我辦公桌右邊從上數來第二格裡面放了什麼東西?」

  「替換用的羽毛筆及墨水、另外還有一些空白的備用文件……我還知道妳把肉乾藏在最下面那層的暗格裡面喔,哈哈!」「要、要你管!」縱使回話的聲調拉高,但獸族少女卻是半點沒有動手的意思,緊緊蹙起的新月眉正明白顯示她的猶豫。最後橙金色的雙眸抬起,定定凝視了傑洛德好一會兒,才慢慢吐出讓金髮青年覺得蠢到很可愛的問題。「你、你真的是本人嗎?」

  「哈哈、當然是真的啦,鍊金人偶可沒辦法做得跟我一樣帥呢!」

  聽聞傑洛德的回答,愛尼希絲露出了不以為然的嫌棄表情,她動了動唇,看似就要對他進行毫不客氣的吐槽,卻在說出傑洛德三個字後便再也接不下去。

  纖瘦的身軀微微顫動,像是努力在壓抑著什麼,金髮青年沒看漏她的異樣,他小心翼翼地趨前,正想仔細瞧瞧對方有哪裡不適的地方,哪知自家主上竟狠瞇起雙眸,在他沒有防備的狀態下賞了他下顎一記重擊。

  受到突襲的他撫著下巴連連倒退了好幾步,那力道不同於平日半開玩笑的打鬧,而是貨真價實的怒氣,傑洛德還未來得及思考這股情緒是從何而來,獸族少女隨即又撲上,夾帶著貧乏的罵人詞彙,一記記搥打在他胸口。「傑洛德你這個混蛋!王八蛋!討厭鬼!」

  ……主上根本還把自己當作冒牌貨吧。

  金髮青年一瞬間湧上了這樣的想法,不過他也沒有讓人當沙包練拳的興趣,雙手快狠準地架住愛尼希絲,斂起嘻笑的態度,傑洛德難得正色開口:「好了,妳冷靜點。我不是告誡過妳不論何時何地都一定要保持理性思考──」

  本該滔滔不絕的說教嘎然收止,只因他見到對方臉上佈滿了淚痕。緩緩地,那雙黃昏色的眸子與他對上。「我、我今天……一直、一直在找你。」抽抽搭搭的氣音聽在他耳中像在控訴,裡頭飽含的委屈與不安化做成串淚珠不斷落下。「可是、不管在哪裡都找不到……所以、所以我只好拼命找、拼命找……嗚嗚……可是還是、每個地方都沒有……」憋在胸口的擔憂終於潰堤,愛尼希絲無法克制地大哭出聲。

  「等等、妳該不會……」從那些不成句的話語中,傑洛德敏感地捕捉到某些重點,配合上自家主上方才的態度,他得到一個相當危險的結論。「妳跑去討伐嗜血組織的秘密據點?」看著對方艱難地點了點頭,他的心瞬間吊了起來。「妳人沒事嗎?有沒有哪裡受傷?如果有哪裡不對勁要馬上告訴我。」

  見對方緩慢地搖了下頭,傑洛德心下稍安,畢竟主上才剛精力旺盛地痛毆過自己,應該真的沒有大礙才對。鬆了口氣後,他屬於軍師那部分的責任感便冒出頭來,開始叨叨絮絮地訓戒愛尼希絲的魯莽,不意獸族少女卻表現出難得的反抗態度。「我會、我會推測你被嗜血組織帶走,才不是沒有根據……資料……那些有關嗜血組織的資料,在一夜之間全部消失,大家都在猜組織有人潛入這裡……把不利他們的資料、和傑洛德你,一起、一起抹殺……嗚嗚嗚。」

  「好了好了,我不是好端端的站在這裡嗎?別再哭了,好嗎?」伸出手輕輕揉著亞麻色的小腦袋,傑洛德讓哭泣不止的主上靠在肩頭,一面撫著對方的背試圖安撫。他心虛地朝書桌方向投去一眼,意識到自己是混亂根源的金髮青年默默頭痛起來。

  柔聲哄哄就會安靜下來的愛哭鬼主上不難應付,難的是要找個正當藉口讓自己無故失蹤的行為合理化……算了,這件事就留待明天去煩惱吧。儘管今天就這麼在任性與誤會中渡過,但總歸還是自己的生日,在結束前最後的數十分鐘,與最重要的人一起靜靜度過也不錯。

  臉頰刷過獸耳柔軟的觸感,他垂下眼,正好與不知何時停止流淚的橙金眸子對上,以袖口小心拂拭那張哭慘的花臉,傑洛德正想開口講些什麼,未料卻看到愛尼希絲唇角漾起淺淺的笑花。「生日快樂,傑洛德。我是今天第一個跟你說生日快樂的人喔。」

  「我就知道你記得我的生日,今天能跟妳一起過生日,最開心了。」他發自內心地說著,忍不住收緊雙臂,將纖瘦的小身軀用力納入懷中。「真希望,明年也會像今年一樣……一直在一起。不過,我才不會在今天要求妳許下這種承諾,否則就顯得我這個壽星太無理取鬧了……嗚啊!」

  揉著被自家主上掐疼的腰,傑洛德露出有些哀怨的目光望向愛尼希絲,未料對方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回瞪過來。「我們當然會一直在一起啊,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拉過金髮青年的手,愛尼希絲又續道:「不過我還是會跟你約定喔,明年……我也會第一個來跟你說生日快樂。」伸出小指頭,凝望著他的雙眸無比認真,他輕輕應了聲,兩人尾指緊纏。

  「雖然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不過能跟妳做下約定,我還是覺得今天是個很棒的生日呢。」留戀地撫著手上殘留的餘溫,傑洛德小心翼翼地覷了自家主上的表情,語氣帶有幾分期待。「只是啊……要是有生日蛋糕的話,應該就會更完美了呢。」

  「那個、其實我有做喔……給你的生日蛋糕。」別過臉閃避傑洛德瞬間亮起來的視線,愛尼希絲臉上寫滿了心虛。「因為……今天一直找不到你,所以捷克就說、說找到軍師後就要把你給捆起來,然後在旁邊吃蛋糕給你看,啊哈哈……」

  「嗯──所以妳答應他了,是嗎?」勾起燦爛無比的刺眼笑容,金髮青年滿意地見到自家主上縮起脖子準備挨罵,雖然對方乖乖聽訓的老實模樣很可愛,然而在生日只剩下十五分鐘的現下,可沒時間慢慢去說教──

  「唉……看來只好在被兔子找到之前,先找出蛋糕把它吃掉囉。」敲了下低垂的小腦袋,他朝著愛尼希絲伸出手。「妳會站在我這邊的,對吧?」

  「真、真是拿你沒辦法,誰叫你是我的軍師呢!」

  他瞧著自家主上傲然地揚起下巴,纖白的手搭上他的,虛張聲勢的姿態讓他忍俊不住;出於惡作劇的心態,傑洛德模仿騎士禮在獸族少女手背印下一吻,不意外地見到她滿臉通紅的模樣。

  「笨、笨蛋,快來不及了啦,先到廚房看看!」像是要逃避那令她不知所措的舉動,愛尼希絲慌慌張張地瞥過頭,儘管視線不敢與傑洛德接觸,然而兩人交疊的手始終沒有放開。

  他愉悅地朗笑出聲,跟上自家主上的腳步,推開房門。




--------------------

致親愛的軍師,生日快樂//

本來這篇預定3000字左右的,不知道為什麼就很想加入捷克的戲份,
除了軍師大人以外我最喜歡的傭兵就是他了,每次劇情有他都超開心的,
結果一個不小心就爆字了XD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2398 筆精華,09/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