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4
GP 1k

RE:【短篇未完】星火(BG向/傑洛德X團長)

樓主 *綠芙* Ikue


  所謂軍師,即是需要為指揮官運籌帷幄、決勝於千里之外之人。以謀略掌握全局,用笑容掩飾真心;能將情感當成籌碼,把戰場視作棋局──他總以老師曾經的教導告誡自己,然而在這世上,總是有些人會成為不在預期之中的例外,例如……他的主上。



  「……非常感謝村長大人您提供協助,另外可以請教您幾個問題嗎?」

  「我跟人類沒甚麼好講的!若不是看在你們為妖王大人辦事的份上,我可是連村子都不想讓人類踏進一步,快滾出我的屋子!」伴隨拍擊桌面的巨大聲響,妖族老者朝眼前金髮青年發出驅逐的咆哮,而青年像是絲毫感受不到老者的怒氣般,臉上依舊保持著笑容。

  「好的,既然如此那我馬上離開。真的非常謝謝您的協……」不待整句話說完,老者已粗魯地一把將人推出屋外,下一秒更是用力甩上大門,完全表現出他對來訪者的厭惡。

  「嗯……雖然早就知道有些妖族的聚落會排斥外人,不過像這樣被轟出大門還真的是第一次呢。」抓了抓微鬈的金髮,傑洛德有些無奈地聳了聳肩,才一轉身,便發現自家副官用一種忿忿不平的表情瞪著已緊閉的門扉。

  「什麼態度嘛。就算是村長,對待遠來的客人也該有禮貌啊……軍師大人,您都不會感到生氣嗎?」

  「哈哈、有什麼好氣的呢?反正村長已經同意出借穀倉讓我們當作今晚的落腳處了。」拍拍副官的肩膀當作安慰,傑洛德招手喚來其他傭兵,吩咐幾句後,便各自牽著行李馬匹前往交代的地點。

  「軍師大人總是這樣呢,彷彿對什麼事情都不在意的樣子。要是我的話,寧可趕一整晚的路也不想看那個村長的臉色。」餘怒未消的副官嘴上嘟囔了幾句,又狠狠睨了村長家一眼。

  扯了扯嘴角,傑洛德沒有接話。他並非對什麼都不在意,只是再如何地快馬加鞭,也無法在今晚回到城中,與他牽掛的那人相聚。

  斂起失落的情緒,傑洛德將視線投向遠方的夕照,染滿天際的霞色總令他聯想到熟悉的橙金瞳眸;如同現在感受到的餘輝溫度般,每當被自家主上用那雙黃昏色的眸子注視著,胸口總會湧現帶著暖意的滿足感。

  或許是太過耽溺在思緒中,以至於當副官出聲喚他時,傑洛德難得地沒有立即做出回應,直到對方又拉高音量喊了一次,他才慢慢地偏過頭去。「嗯……有什麼事嗎?」

  「您沒注意到嗎?那隻在天上盤旋的生物……怎麼看都不像是巨鷹之類的鳥禽啊!」以緊張語氣描述的副官甚至沒注意到方才軍師的恍神。「軍師大人您認為呢?」

  「我看看──」由於目標頗為明顯,傑洛德幾乎沒費什麼功夫就捕捉到副官描述的景像,儘管距離地面相當遙遠,但那眼熟的外型他絕不會錯認。「是達隆納斯沒錯吧。」

  像是要印證兩人的猜測般,巨龍在空中飛繞幾圈後突然一個疾速俯衝,就這樣在離村子有段距離的地方消失了蹤跡,見到這一幕的副官則是整個驚恐起來。「啊啊啊──竟然降落了!為什麼巫妖會現身妖族領地!軍師大人我們該怎麼辦,要協助村民疏散嗎?」

  「你冷靜點,既然夏洛特沒有直接降落在城鎮,可見他不是為了掠奪而來,或許有其他目的……我看還是觀察一下吧,暫時先不要造成村民的恐慌。」半瞇起眼,傑洛德在心中推敲著巫妖突然出現的真正原因,在聽到隨行副官喃喃著「該不會是要來村子參加七夕祭典吧」這句話後,腦海驀地閃過某個答案。

  「嗯──看來有必要去偵查一下呢。」

  「軍師大人,這樣不太好吧……這趟任務就算加上您與我,小隊總共也才五個人而已,以這樣的人數和巫妖對上是很不利的,請您慎重考慮一下。」

  「用不著整個小隊都帶出門,只要我們去就好了,就說是偵察任務嘛──你會協助我對吧?」笑容滿面地說出決定後,傑洛德從隨身行囊中拿出地圖,開始研究達隆納斯可能的降落地點;在已知敵方是巫妖的情況下,就算帶上百人小隊也無濟於事,倒不如精簡人數好方便隱匿行蹤。

  「既然巫妖的目標不是作亂,那我們應該也沒理由去干涉他的行動吧……軍師大人,您有什麼一定要前往的理由嗎?」

  「我只是覺得……團長搞不好跟巫妖在一起,所以想過去看看。」瞧著滿臉錯愕的副官,傑洛德露出燦爛笑容:「不要問我有沒有親眼看到,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機率,我也要確認她平安無事。」

  「……我要收回剛剛說的話,您真的很在乎團長呢。」

  「哈哈、團長是大家的團長喔。我想不管是團裡的誰,都是很在乎她的。」打個哈哈帶過這個話題,傑洛德在副官面前攤開手中的地圖。「我研究了下附近的地形,發現巨龍降落地點附近剛好有個河谷,在方圓數十里都是密林的狀況下,巫妖應該會選擇該處落腳……總之,我們就先前往那邊再做打算吧。」

  無視副官還想再說些什麼的表情,傑洛德解開繫馬的繩索翻身上鞍;對他而言,自家主上永遠排在第一位,而副官的意願──甚至是安危,則不在他考量的範圍之內,即使將為此作出犧牲亦然。

  將坐騎催到極速,傑洛德按壓下不斷冒出的焦慮感,在心中默禱著重視之人一切平安。

  請一定要等我,主上……



****



  見到愛尼希絲獨自從河谷小徑中鑽出時,傑洛德其實頗感意外,他原先預計得跟巫妖經過一番糾纏才能順利將人帶回,如今備好的應對看來似乎是用不著了……這樣也好。

  瞇細了翠綠色的眸子,他細細觀察自家主上的行動,除了帶傷的右腳讓她走路微跛外,其他沒什麼受到損傷的地方;稍稍安了心後,傑洛德勾起了和平常無二致的微笑,以俐落的動作勒停座騎躍下馬匹,接著慢慢走到瞪大眼睛的獸族少女跟前。

  「真是讓人驚訝呢……沒想到可以在這裡遇到妳,嗯?」帶著明知故問的壞心眼,他有趣地瞧著對方臉色的各種變化。「我可以問妳是怎麼到妖族領地的嗎?」

  「是、是坐在達隆納斯上面飛來的,不過傑洛德我可以解釋,真的──」

  雖知大多時候愛尼希絲都是無辜的,然而傑洛德還是特別喜歡逗她。平日很愛面子、在傭兵們面前連手都不給牽的團長,惟有在這種時候會主動拉住他,宛如擔心被主人拋棄的小狗般,緊緊揪住不肯放開。

  「是啊──我當然很想聽妳的解釋,畢竟今天可是七夕嘛。在這麼特別的日子和夏洛特兩個人大老遠來到這人跡罕至的森林……你們的感情還真好啊。」看著張大了嘴不知該如何辯駁的自家主上,傑洛德的笑容又更燦爛了些。

  「不、不是,傑洛德,我並沒有……」

  為了多讓愛尼希絲緊張一點……不對,是為了讓她記取教訓,傑洛德彎下嘴角,出口的話語也一轉改為憂傷的聲調。「……不要緊的,我可以接受團長總把別人擺在第一位的事實──不管對方是夏洛特、迪里亞斯、又或是艾碧莉;哪怕那天是萬聖節、情人節、又或是冬季慶典……就算妳在重要日子全都選擇與他們一起度過,我也不會對妳說什麼的。因為我的身分……就僅僅是個軍師而已。」

  「才沒有這回事!傑洛德對我、你對我來說……」

  「咕嚕嚕嚕──」

  宛如是要嘲笑他的小心機般,巨大的腹鳴聲不識相地截斷了愛尼希絲原本要出口的話,傑洛德臉上表情瞬間僵硬了下,不過在見到自家主上垂著獸耳那副既尷尬又委屈的模樣後,他還是忍不住伸手撫上對方的亞麻色小腦袋。「哈哈、妳該不會還沒吃午餐吧?身為在上位者,這樣不注重健康狀況是不行的喔。」

  「有什麼辦法嘛,我也不想一大早就被夏洛特給抓出門啊。說什麼要找可以實現願望的裝置,結果繞了好久都沒找到線索,還白白在龍背上曬了大半天的太陽……夏洛特怎麼不裝把陽傘在上面啊。」一說到這,愛尼希絲就覺得自己有夠冤枉,不禁嘟起嘴抱怨幾句。

  「喔──所以如果他裝了陽傘,妳就肯上去坐是嗎?」

  「不不不──我絕對沒有這樣想,傑洛德拜託你不要露出那種笑容!」拼命搖著雙手,愛尼希絲搶在自家軍師碎碎唸之前,趕緊簡單地把事情始末解釋一遍。「總之就是我被巫妖抓走,然後被強迫一起研究那捲看不懂的古代卷軸。儘管夏洛特解讀出那個裝置出自妖族、還有發動機制似乎需要靠火力,可是最重要的地點啦、裝置的外型啦等等一概不知……說真的我覺得妖族真有那麼方便的東西早就征服整個大陸了,不過夏洛特很堅持地說是使用的人魔力不夠,反正後來我們就針對這點意見不和。」

  扠起雙手,重新燃起火氣的愛尼希絲哼了哼:「好心提醒他不要浪費時間,結果那傢伙也不知道在惱羞什麼,滿口愚蠢人類唸個不停……吵到後來我肚子餓了,最後就跟夏洛特協議要去村子吃飯順便打聽情報,他留在河谷那邊研究破爛卷軸。」

  「嗯──所以在妳回到河谷找他之前,他應該都會乖乖待在原地……」傑洛德在心中斟酌了下續道:「總之,妳被巫妖帶到妖族領地的事,以後再來慢慢檢討吧。現在先帶妳到我們今晚落腳的村子填飽肚子比較重要……我可不想當個讓主上挨餓的失職軍師呢。」

  「嗯嗯、那我們趕緊走吧。快點快點!」

  自家主上聽見吃飯後尾巴就不受控制猛搖的急切模樣,總令他聯想到亟欲討吃的小狗。傑洛德露出有點無奈的寵溺笑容,在副官微妙的視線下拉過韁繩,讓對方爬上自己的坐騎。

  「儘管是巫妖來搗亂的關係,不過七夕能和妳一起度過真是太好了呢。」傑洛德輕聲喃喃著,仰起頭卻發現愛尼希絲正瞠大雙眼,用詫異的表情瞅著自己;他一愣,明白剛才的低聲自語被對方給聽見了,才想打個哈哈化解這份尷尬,不意視線中卻出現一隻蔥白的小手。

  「你、你在發什麼呆啦!還不快點上來!難道你想用走的到村子嗎?」他抬眼,見到滿臉通紅的少女正語氣不佳地開口催促,傑洛德發出低低的笑聲,握住朝他伸出的溫暖小手。

  「妳突然這麼主動,讓我好不習慣呢,哈哈!」輕策著坐騎小跑步奔馳,傑洛德俯身湊近因害羞而紅透的柔軟獸耳,接著腹部便被結實地賞了一拐子;他尚未來得及呼痛,坐在前方的愛尼希絲猛地以洶洶氣勢回過頭來,在傑洛德作好臉上挨拳頭的心理準備時,意外地,自家主上沒有作出行兇的動作,反倒結結巴巴地開了口。

  「那、那個……其實我、我也很高興能夠在今天和、和傑洛德在一起……所以、所以明年我們也要一起過七夕喔。」儘管整張小臉染滿了紅暈,然而那雙黃昏色的眸子卻定定望著他,宛如在索討承諾般,瞬也不眨地。

  早在學會握劍的當下,他的情感也隨著刀刃的揮動而消抹殆盡,然而就是有那麼一個人,會用笨拙而彆扭的方式,讓溫暖慢慢流淌進他的心中。

  他無法為遙遠的未來做出許諾,但在她仍需要自己守護的現在,他會傾盡所有只為陪伴在自家主上身邊。直到她登上頂峰,直到……她再也不需要自己為止。

  「嗯、明年我們也一起過吧。」翠綠色的眸子滲入難得的暖意,傑洛德抬起手,勾住了愛尼希絲伸過來的小指頭。


是說這篇拖了好久((掩面
本來想用主上視角一直線的,但是寫到一半又莫名的腦抽筋想用軍師的角度寫寫看,
結果就這樣一直修修改改的,加上很久沒碼字了抓不到手感,
有種自作虐不可活的感覺Orz...
最後還剩下一篇,我決定再轉回團長視角XD

從七夕拖到中秋節後,希望最後一篇發能趕上重陽節(?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2398 筆精華,09/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