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279

【分享】咒縛之島的魔法戰士 第五章 火龍的詛咒

樓主 紅蓮 firegogo

這是富士見文庫的日文小說,我將它翻譯成中文與同好共享。

請勿將其用於營利。

 

1

這個開拓村被稱為卡拉爾。

居民們沿用了過去在卡農王國生活時期當時的村名。

約十年前,馬摩帝國征服了卡農王國直到現在。

但是,卡農王族唯一的殘存者──雷歐納王子為了奪回祖國,仍然持續反抗運動。

自由騎士帕恩以及永遠的少女蒂德莉特也正協助這個反抗運動。

「……原來如此,所以才會帶領受暴政虐待的民眾,逃離原來居住的村莊來到這裡開拓啊」

李維欽佩地說道。

他與五名女性,再加上自由騎士帕恩以及森林妖精蒂德莉特等兩位同行。一行人從弗雷姆王都布雷特的街道出發,前往這個西南方的村莊。

傍晚時分,他們抵達目的地,並且立刻被迎入村長家中,也認識了村長以及村中的顧問們。

李維等人在此聽到一些關於這個開拓村以及帕恩等人的相關情報。

「這片肥沃的草原,過去曾是火龍山之主流星的狩獵場所。幾經波折之後,事情演變成卡修王以及我們不得不合力打倒那匹魔龍。後來我們總算辦到並且讓這草原變成佛雷姆的領地。同時也用此地收容羅德斯島各地逃離戰火、流浪至此的難民們,並請他們開墾這裡」

自由騎士帕恩如此說明。

「的確,這片草原即使移居數萬人也不會有土地不足的問題吧……」

吉妮默默點頭認同。

「但是如果奪回那個什麼卡農王國的,這裡的村民不就都要回故鄉嗎?那麼在這裡開墾的努力豈不是白費了嗎……」

米雷爾露出不解的表情。

「不會白費的。我們回歸故鄉之際,可以把這個開拓村整個賣掉。因為開墾荒野非常辛苦,開墾完成的村莊則是隔天就可以栽種農作物,隨便都可以找到許多買家啊」

卡拉爾村的村長笑著回答。

同席的村中顧問們也發表了贊同意見。

「為了高價賣出,我們必須讓這個村莊成為適合居住的地方。因此,所有的村民們都不辭勞苦地努力工作」

「你們的意志值得尊敬……」

梅麗莎恭敬地敬禮並且讚美。

「跟我們一樣,這些人也以自己的方式奮戰。他們離開出生長大的故鄉,忍受在荒野開墾的痛苦啊」

帕恩露出爽朗的笑容說道。

「瑪摩帝國的苛政嚴峻,但是要再加上卡農的王家十分值得擁護才讓你們願意這麼做的吧」

扶正那總是好像快掉下去的魔法眼鏡,艾拉顯得佩服地說道。

「妳說得沒錯。而且我們也十分信賴這兩位曾經賭命拯救我們的人。就連被施以遠古詛咒的森林,這兩位都為我們解開了……」

村長有力地說道。

「解開遠古詛咒……連這種事情都能辦到……」

梅麗莎神情陶醉地喃喃細語。

「我們只是起頭,並沒有真正做了什麼。打開森林的是高等精靈的長老,促使長老下決心的則是一位名叫莉芙的半精靈少女……」

帕恩回答中參雜著苦笑。

「不,即使只是開頭也是非常偉大的。定立志向才是達成試練的正途……」

梅麗莎神情陶醉地說道,隨即以嚴厲的眼光看向李維。

「說得沒錯」

李維慌張的表示贊同。

「那麼,這個村莊目前面臨的問題是什麼?」

李維迫不及待地詢問村長,他可是非常想要早點出發去冒險了。同時也想要親眼確定帕恩以及蒂德莉特的實力。他們兩位好像也只是知道這個村莊出了問題,並不知道詳細內容。

「……其實數個月前,山那邊有奇怪的現象」

「啊,是不是南邊那座冒煙的大山啊」

米雷爾張大了那原本就圓潤的眼睛回應了。

「聽說那就是火龍山。過去曾是魔龍的巢穴……」

梅麗莎皺著眉頭說道。

「是的,妳說得沒錯」

村長點頭贊同。

「嗯,到達這裡之前,我的確感覺到幾次小地震。只是搖晃得很輕微,加上當時又在走路,連我都差點沒有察覺到……」

吉妮肯定地說道。她是個優秀的獵人,對於自然的變化有不亞於動物的敏銳感覺。

「我可是全然沒有察覺啊」

李維只能露出苦笑。

「是啊,我也感覺到幾次地震。只是我想既然已經來到火山附近,就以為這是自然現象……」

對於精靈使的蒂德莉特來說,要察覺精靈力異常所造成的自然災害也不是問題。

當然,火龍山的附近發生地震並不是什麼希奇的事情。

「但是,村人們認定這是奇怪的現象,一定有什麼緣故……」

帕恩表示這並不是尋常事。

「是啊,也許真的有什麼問題……」

蒂德莉特附合他的話。

「這不僅只是地震。從山中還傳來如同野獸吼叫的聲音,夜晚山上還放出詭異的光芒……不只這個村莊,附近的村莊都籠罩著不安啊」

村長以沉痛的表情說道,並且以彷彿要捉住希望的眼神看向自由騎士。

「什麼嘛,又不是有魔物出現」

米雷爾以掃興的語氣說道。

「這可不是什麼遺憾的事情啊」

梅麗莎訓誡了米雷爾,但她的臉上卻還是很明顯地露出失望的神情。畢竟如果牽扯到與龍或巨人的對決,才合乎她的心意。

「如果對手是自然災害的話,我們不就束手無策嗎?」

艾拉以只有李維能夠聽見的聲音細語。

「是啊,也許妳說得對」

李維表示贊同,但也知道不該是他們來判斷這件事。於是他將視線轉往帕恩以及蒂德莉特兩位身上。

「如果是瘋狂的精靈在鬧事的話,只要知道明確的原因就能解決這件事,但是……」

蒂德莉特缺乏自信地說道。

「是啊,如果事出有因,只要把原因除掉即可」

帕恩點頭。

「總之,明天就往火龍山去看看吧。如果能夠知道原因,就把它去除。如果原因不明,我想就不需要過分擔心了吧」

「喔喔,能麻煩您走一趟嗎!」

村長以及村中顧問們,因為帕恩的一席話露出了高興的神情。看得出來他們已經放心了,可見有多麼信賴自由騎士帕恩。

(以某方面來說,這還真是辛苦)

在阿雷克斯大陸,如果村民碰到什麼問題,通常不是找領主申訴、就是自己雇用冒險者解決。

但是領主會不會幫忙出頭並沒有任何保證,而如果想要雇用冒險者則需要支付相當的報酬。

這裡的確是有風雨欲來的徵兆,但是會不會變成問題還不知道,這些村人們就毫不遲疑地找帕恩等人幫忙。而帕恩等人也彷彿理所當然地回應了。

在卡農這個地方,與瑪摩帝國的死鬥應該仍在繼續。帕恩自然想早一點趕回去,才會以急行軍的方式來到這裡的吧。

(想當個勇者真是辛苦啊)

李維心中感慨地這麼想著。

 

2

接受了村民們名符其實的輕便晚餐款待。隔天清晨,自由騎士與永遠的少女就動身前往名為火龍山的活火山。李維等人當然也一同上路。但是昨晚聽到的委託內容,讓他們對這次冒險沒有太大的期待。

「我們所住的大陸上並沒有大的活火山,所以是有一探究竟的價值啊……」

李維一邊走路,一邊如此向帕恩說道。

「那就好。火龍山可是以擂鉢形狀的優美外型著稱啊」

「不過啊,只有遠觀不錯。一旦要登山,那可是非常辛苦的喔。四處都是粗糙的大岩石,還有啊,地上有許多砂礫所以很容易滑倒喔……」

帕恩認真的回答,蒂德莉特則是態度輕鬆地繼續說道。

結果,火龍山正如她所說。

這裡並沒有斷崖,因此不需要工具或是特殊道具即可攀登。但是也沒有道路可以直通山頂,只能以手杖輔助,從山的斜面爬上去。

一大早就出發了,但是還不到山腰,太陽就下山了。

因為在黑暗中走山路十分危險,眾人當然決定要紮營。

「……老實說,我已經不太想再往山上去了」

一邊凝視著營火,艾拉不安地細語。

「嗯,不會累垮了吧?」

李維向這位既是青梅竹馬,也是魔法師公會的同僚,而且還是未婚妻的女性(雖然假裝忘記)詢問了。

最近艾拉的體力也大大增強,也很久沒聽過她喊累,而且也慢慢讓她拿重一點的東西了。雖然李維可以很輕鬆地連同她的行李一起拿,但是既然是大家一起旅行,也不能這樣對其他人不公平。

「才不是呢。依據昨天聽到的話,我能夠推理出來的災害只有一個啊」

「妳想說火山爆發……對吧?」

李維也是個魔法師,也具備賢者的知識。所以艾拉想說的話,他早就猜到了。

「這點我也很在意。如果那座火山真的大爆發的話,可能就連山下的平原都會遭受嚴重的災害吧……」

暮色中,李維一邊瞪著噴出白色蒸氣的火山山頂,一邊好像呻吟地說道。

「的確可以感覺到大地以及火焰的精靈力並不安穩,我也認為這是最可能發生的狀況……」

蒂德露出灰暗的表情點頭。

「那麼,這不是瘋狂的精靈之類所造成的問題嗎?」

帕恩還是帶著期待向蒂德詢問。因為這樣的話,只要打倒那個精靈就可以讓火山平息下來。

「不是的,並沒有那樣的氣息。不是所有的自然災害都是瘋狂的精靈所造成的啊」

蒂德似乎語調帶著歉疚地說道。她羞怯地朝上注視著帕恩的視線,可愛到讓李維幾乎屏息無法呼吸。如果那視線朝向自己的話,恐怕心臟都要停了。

「咳,李維……」

艾拉故意地咳嗽。米雷爾也用烏溜溜的大眼睛看著他。

(在那之前,可能已經因為她們的視線而心臟停止了吧……)

李維苦笑著。

艾拉平時戴著的魔法眼鏡就隱藏有呪殺的魔力,所以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也許只好向卡修王進言,讓可能受害區域的居民們避難了吧。但是,別說災害什麼時候發生了,就連會不會發生都不能確定……」

帕恩似乎懊悔地說道。

然後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李維等人全體都可以明顯感覺到的地震,還可以聽見不知何處傳來的落石所發出的聲音。

「光是今天感覺到的地震就有五次之多了吧」

李維露出苦笑。

歐芳王國地近亞斯卡輪恩山脈,有時候也會發生地震。但是也僅止於一年一次或兩次而已。

這麼頻繁的地震,確實可以感覺到事情並不尋常。

「這一定是被殺死的火龍的詛咒」

總是保持沉默的龍司祭的少女提卡突兀地細聲說出這句話。

當然,她昨晚也跟李維等人在一起,但卻沒說任何一句話,就連晚餐也一口都沒吃。

她總是自己狩獵,然後生食獵物的肉。模仿著龍的生活方式。因為身上帶有龍之能力,她的身體不會因這樣的生活而搞壞,甚至還擁有抗毒的耐性,也不會生病。

簡而言之,她已經逐漸不再是普通人類了,但是這也是她所期望的。最終的目的則是如同族長克立修一樣地轉生成為龍。

「火龍的詛咒?」

聽見提卡的話,帕恩的視線轉向她。

「什麼意思呢?」

蒂德莉特表情僵硬地詢問。

兩人也已經聽說她是個龍司祭。這座島上似乎也有不少龍騎士,所以兩人當時也不怎麼吃驚。從這裡南下有個海蘭特的國家,那裡就也乘龍在空中驅馳的騎士們。

「因為你們殺了龍,這裡的火山才會噴火」

堤卡面無表情地說道。

「也許對妳而言,龍就等同於神般的存在。但是過去棲息在這座山的是名副其實的魔龍啊。牠襲擊人類的街道、殺害了許多的人……」

蒂德莉特聲音顫抖地說道。

「我並不是因為情緒化才這麼說。至少,我也很清楚人龍共存是困難的。我想說的純粹只是因為龍不在了這裡的火山才會噴火的事實。我認為曾經棲息在這座火山的龍,影響火焰精靈而抑制了噴火……」

堤卡一邊思考、一邊選擇話語表達自己的意思。她對於共通語並不精通,但是因為一直與李維等人一同旅行,比起過去算是進步了許多。

「妳是說,流星過去一直壓抑住這座火山的噴火嗎?」

理解了提卡話語中的意思,蒂德莉特因而臉色鐵青。

「原來如此。那麼,這也許真的可以稱得上是詛咒」

連自由騎士也以疲累的語調說道。因為過去打倒這座火山之主的魔龍的就是他們。如果反而因此造成火山爆發的話,將會損傷過去他們的這件功績。

當然,這位真正的勇者是不會在意這種事情。只是因為這座火山將對人民造成相當大的損害而心痛吧。

「難道沒有防止噴火的辦法了嗎?」

似乎體察到這位自由騎士的心情,梅麗莎向李維問道。

「就算你要我想辦法,但是對手可是自然災害呀。我也無計可施啊」

李維露出愁容。

「在這種時候,不是有那種魔術嗎?就連天氣也能夠操縱的那種魔法裝置嗎?」

「難道妳忘了當時那個裝置造成多大的騷動了嗎?」

他更加地皺起眉頭,接著回答。

「當時,盛夏的歐芳降雪,精靈們瘋狂,就連我們都差點丟了性命。最後總算是把那個裝置給停下來。如果當時放任那個裝置運作的話,別說歐芳了,也許連整個中原地區一帶都要變成寒帶地區了,那才是大災害啊」

「嗚,好像很嚴重……」

蒂德跟著嘆了一口氣。

「太過強大的魔術,並不是人類所能控制的啊」

帕恩反芻著自己的話語。他似乎過去也有類似的體驗。

「這我也知道,但是冒瀆殺龍之名譽,簡直不合我心意到極點啊。況且也會讓村民們開墾的努力化為泡影」

實在太悲慘了,梅麗莎含淚地如此表示。

「是啊,可能的話我也想幫忙做些什麼呀……」

李維回答。

「那麼,就讓克立修成為這座火山之主,叫牠棲息在這裡怎樣?這樣日後我們也可以避免麻煩啦」

米雷爾烏黑的瞳孔閃爍著光輝,如此說道。

「就真的算這麼做,我覺得牠身上的詛咒一旦解除,還是會過來追我吧。就算是牠真的很中意這裡而長住下來,對於周圍的居民也是個大麻煩啊」

李維如此表示說,他不很贊成這個主意。畢竟對於克立修的問題,他還是想要自己解決。

「總之,我們先到火山口去看看吧。也許能夠發現其他的原因也不一定」

帕恩如此提案。

李維等人沒有異議。等到天一亮,一行人又再次朝火山口出發了。

雖然心懷一絲希望,但是在路途上還是沒有發現任何其他的原因。然後,帕恩一行人進入了靠近山頂的洞窟之中,朝著深處前進。據他所說,這個洞窟可以通道火山口。同時那個火山口的附近,過去就是那隻魔龍的巢穴。

「沒想到我們還會來到這裡啊」

蒂德莉特神情不安地靠近帕恩身邊,如此細語。

「接下來,還得要到那傢伙的墓前參拜一下吧」

帕恩以表情誠摯地點頭。

(也許是當時與龍戰鬥的犧牲者吧)

李維如此認為,但是因為顧慮到他的心情而沒有說出口。父親李察特以及戰神最高司祭的潔妮對於他們過去與龍戰鬥時的事情也未曾提過隻字片語。其他人所認為的勇猛雄壯的戰鬥,也許對於當事人們而言只不過是尚未醒來的惡夢吧。

一行人更往深處走去,終於來到可以向下俯視火山口的地方。

帶有硫磺氣味的蒸氣瀰漫四周,熱氣叫人汗流浹背。

「如果現在火山爆發的話,那就糟糕啦」

艾拉露出苦笑。

「也許是我多心,但是我覺得這裡比我們過去來的時候來要熱,硫磺的氣味很更加嗆鼻……」

帕恩如此說道之後,窺視著火山口。在那白茫茫的蒸氣對面,可以隱約看見底部有紅色的光,也許那就是熔岩吧。

「蒂德,妳的看法呢?」

蒂德莉特還是保持眼睛閉上,她挺直身體、展開雙手。靜心凝神,正在側耳傾聽精靈的聲音。於是帕恩決定等待她完成之後,再問她一次相同的問題。

「……我問了精靈們。包括火蜥蜴以及大地的小人們……」

「那麼結果呢?」

「這座火山果然是要爆發了。雖然不是立刻會發生,但是在不久的將來……」

她眼神憂鬱地凝視自由騎士。

(這個表情也好吸引人啊……)

李維心中如此喃喃自語。

(但是還是不希望她的心中充滿傷痛啊)

果然,這位永遠的少女──是世界上最美的創造物──還是笑容最適合她。

 (真想為她做些什麼)

李維心底如此想著。

對手是自然災害,的確叫人無計可施。但是,就如梅麗莎所說的,改變自然的定理正是古代語魔法的精髄。

李維看著無法完全隱藏失望的蒂德莉特的美麗側臉,心中思索著各種的方法。

如梅麗莎所說,如果有天候控制那一類的魔法裝置的話,就可以壓制大地與火焰的精靈力,也許就可以防止火山爆發。如果使用方法正確,這種魔法裝置的確可以帶給人們幸福。但是一旦落入有野心的人之手,立刻就會轉變成可怕的武器。

例如讓寒流襲擊敵國,或是引起大乾旱以遲緩敵國的貿易,無法耕種作物。這正是水可載舟也可覆舟的道理。

正因為如此,李維等人當時將那個魔法裝置的操作圓盤拆下,並且收入魔術師公會的禁斷之寶物庫。

(但是,當時那個事件並不因為這樣就落幕了)

李維開始回憶。因為盛夏降雪的異常現象,使得霜之巨人特地從亞斯卡輪的冰河下來調查情況。然後因為氣候突然之間恢復盛夏,使他無法回到冰河去。巨人退至冰室避難,同時呼喚冰之精靈希望能夠打開歸鄉之路。但是雪之精靈<弗拉巫>的力量不足,精靈們在中途就”瘋狂”了

李維等人成功說服巨人,讓他在下個冬天來臨之前先進入睡眠狀態,而解決了事件。後來巨人為了對李維等人的機智表達敬意,於是要將自己擁有的最好的祕寶給予他們。而那個密寶正是”世界最美麗的創造物”。李維等人誤以為那是寶石飾品類的美術品,但是實際上那是沉睡在冰河之下的一位人類的女性。對於巨人來說,那的確是”世界最美麗的創造物”,但是李維現在已經可以斷言巨人錯了。

因為永遠的少女蒂德莉特正在他的眼前。

(我幾乎想要把她收藏起來啊)

李維心底這麼想,甚至認為自由騎士帕恩居然事前就得到這麼美好的回報,那勞碌一生根本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是,他還是立刻回過神來,因為現在可不是再次確認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情的時候。得想出解決這個迫在眉梢的火山噴火問題的方法才行。

李維用雙拳押住太陽穴轉圈,好像想把好主意從腦海中擠出來似的。如果放棄的話,就永遠無法發現答案了。總是會有答案的。沒有答案對於賢者來說也算是一個答案。而這最後的答案目前還未確定。

(對了……)

此時李維腦海中好像閃過什麼。並不是什麼決定性的,只是他想起當時那一連串的冒險還有後續。

在從巨人那裡得到密寶,讓那個世界不知道排名第幾的美麗女性甦醒之後,她為了達成過去未完成的使命而欺騙了李維等人協助她。

「使用火焰與大地的複合精靈,可以讓休火山噴火……」

李維細語說出。

「這麼說來,過去的確發生過這件事。當時很希罕地我也在場呢」

艾拉很懷念地說道。

「是啊,當時只有艾拉穿有魔法外套,一點也不怕冷。我們後來還因為凍傷,痛了好久呢」

米雷爾瞪著艾拉說道。

「哎呀,人家還不習慣冒險嘛……」

艾拉裝傻地擋開抱怨。

「別岔開話題啊……」

李維分開兩人的爭論。

「如果火焰與大地的複合精靈是造成火山噴火的原因,那麼有沒有可能反向操作呢?比如說,能夠防止火山爆發,或使爆發規模變小,亦或是使爆發時間延後之類的……」

「複合精靈是眾神定下世界規律之前的渾沌存在啊。聽說過去古代王國的四大魔術師這個支派曾經使它復活,但是那絕對不是自然的存在啊」

「但是在眾神創造世界之前,它不是已經自然存在了嗎?」

李維一邊忍住不得不反駁世界最美的存在之痛苦,一邊回答。

「那麼現在的問題不就是能不能在火山噴火之前找到這個渾沌精靈了,不是嗎?」

吉妮點出重點。

「別擔心,關於這點可以請教魔神夏薩拉」

李維充滿自信地說道。

「誰是夏薩拉呢?」

蒂德莉特側頭詢問。於是李維對帕恩以及蒂德莉特兩位簡單說明了夏薩拉是何種存在。

「夏薩拉擁有全知的能力。但正確來說並不是因為具備各種知識,而是如果發出詢問的話,答案會自然浮現……」

與夏薩拉可以利用魔法戒指作心靈溝通的艾拉補充說明了。

「妳還真是擁有很驚人的東西呢……」

「是啊,的確驚人」

帕恩則是誠實地說出感想。

「因為艾拉可是會走動的禁斷寶物庫啊」

米雷爾不高興地說道。

「這座島上是不是有個湖上都市。傳說是浮在湖水之上的美麗都市……

艾拉向帕恩等人詢問。

「是啊,的確是有。只是現在那都市大半沉在魯諾亞那湖的湖底」

帕恩點頭回答。

「從這座火龍山南下就可以到達那個湖」

蒂德莉特繼續補充說明。

「嗯,如果不是很遠的話……也許還有一線希望」

李維喃喃自語。

「這話怎麼說呢?」

梅麗莎好奇地詢問。

「當時的魔術師既然要在火山附近建築都市的話,肯定對於可能發生的問題有所準備吧」

李維笑著回答。

「原來如此,所以你才會說還有一線希望啊……」

因為深深同意李維的話而點頭,帕恩在一時之間考慮著目前情況。

「如果現在這座火龍山爆發的話,確實不妙。我也知道太倚賴魔術非常危險,但是這裡還是只能賭在王子所發現的可能性上了」

說道,帕恩向李維伸出右手。

「我很敬佩王子的智慧。同時也包括了王子對於使命的認真……」

李維牢牢地與自由騎士握手了。

「哪裡,我只是不服輸罷了」

李維害羞地說道。

「這正是奮發向上的泉源。王子你總有一天會找到自己風格的劍術吧」

帕恩肯定地說道。

「如果我能夠辦到這點的話,那也是多虧了你向我展現了你的風格的劍術啊」

李維表達自己真誠的心情,同時說出感謝的話語。

「喂喂,要安心還太早了啦。我們只是發現可能性而已,並不是已經找到確實的解決方法了啊」

艾拉苦笑地說道。

「哈,這不是艾拉個工作嗎?」

「是是是,知道啦。現在的夏薩拉心情很不好喔,想跟她溝通也很不容易。不過如果為了她也深愛的李維王子您啊,也許是會幫我們的喔」

艾拉半挖苦似地回答李維,然後用右手輕撫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然後靜心閉上眼睛,準備與夏薩拉作心靈溝通。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