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304

~The Gambit~ 02

樓主 黑白雙翼藍妖精 rlsb234578
---02
 
 
 
原來女孩的身分並不像自己想的是普通人。除了那細緻到像個人偶而實際上也是個人偶的身體,能夠將他們這些死者重新召喚到這個神秘的世界,如果不是擁有強大靈力的術士絕對是無法辦到這樣的事的。但女孩目前所擁有的能力似乎還不是非常完整,因此時常得帶著他們這些被選中的戰士外出去做類似提升靈力的修行。
 
只不過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世界啊?
 
毒蛙、矮人、身上佈滿有毒蕈類的兔子,還有那飄忽不定的鬼火和數以千計的大型蝙蝠……
 
「怎麼感覺一下子掉到了全部都是仇敵的地盤啊。」
 
這是他在看到這些生物後第二個想起來的事:以前好像時常都必須跟這樣子難纏的魔物們戰鬥。不光是這種異常礙事的雜碎,還有比這更加棘手的魔獸也曾經敗在自己鋒利神速的刀前……
 
「小子,注意點,要是被纏上了我可沒那個閒功夫去幫你喔?」身後傳來褐色大衣的男子輕鬆卻隱含警告的語調,只一眨眼弗雷特里西便看到他手上飛出的亮光早在那驚人的蝙蝠群當中擊出了飛散的空隙;大量的蝙蝠屍骸幻化成靈力的光源逐一飛向人偶女孩的方向,弗雷特里西笑了一下,伸手按住自己剛剛才收回鞘中的刀柄。
 
「……!!」
 
一陣閃電般的光芒掠過,只一下便看到剛才像幽靈一般接近的兔影在弗雷特里西的面前倒了一排,更多的亮光從牠們的身上飛出,女孩興高采烈的身影就在不遠處朝著他們連連揮手。
 
「挺不錯的嘛,小子。」
 
「你也一樣啊…奇叔。」揮了揮手上的刀刃確定自己還處在最佳的情況,弗雷特里西對著深色大衣的男子拔槍的手勢眨了眨眼,兩人就像早已有默契般的對著包圍過來的魔獸展開了下一步的攻擊;弗雷特里西的雙刀以極快的速度掃蕩著包圍上來的巨型蛙類,而被稱做奇叔的男子則是以快速精準的槍法將面前嘶吼著向他們奔來的侏儒一一擊退。
 
剛才對男子的稱呼其實是跟著人偶女孩的習慣而來。從女孩的介紹中弗雷特里西知道那個男子的全名叫做阿奇波爾多,是從尹貝羅達這個國家出身的流浪旅者,似乎正以某個叫做「導都」的神秘地方為目標。從他的外表和言行上看起來都似乎要比自己大上不少,總之不管怎麼樣在確定彼此的實際年齡前還是依照這樣子的叫法會比較保險吧。
 
「前輩,別只顧著對大小姐表演啊,這麼多的鬼火我一個人都快沒辦法應付啦!」正以漂亮的姿勢解決了面前最後一批魔物,年輕的艾伯李斯特的聲音就從弗雷特里西的身後傳了過來;見他朝面前大群的火球連著開了許多槍,卻只有少少的幾發子彈能夠擊退眼前的阻礙;雖然的確是該立刻衝上前去幫助這個自己的後輩,不過弗雷特里西卻在此時冒出了一點若有所思的笑意。
 
「……果然是非常的眼熟啊……艾伯李斯特,你之前在射擊訓練方面的成績還是一點也沒有進步啊?」
 
「…囉唆!」夾帶著羞愧的不服語氣從黑髮少年的口中冒出,緊接著一發準確的綠色靈光穿入了他身後鬼祟著逼近的野獸身影。
 
「…至少也該注意一下自己後方的動靜。我可不是只有除掉那些礙事雜兵的本事。」眼見分神的同時居然讓自己的夥伴在大小姐和新夥伴的面前展示了一次完美準確的槍法,從艾伯李斯特的鏡框後方現在透出的是比剛才更加不服氣以及彷彿受到侮辱般的眼色。
 
「……很好,竟然敢瞧不起我這個帝國騎士的能力……」
 
就在另外一隻魔獸竄向自己射擊範圍內的同時,艾伯李斯特將手上細長的軍刀平穩的舉起,在和自己肩膀同樣的高度朝著對方擊出了無數刺眼驚人的閃光……
 
隨著天空的雲朵聚集到敵方陣營上的聲響,眩目的雷電就像潮水一般的襲過整個森林間的空地,連原先只是站著看好戲的弗雷特里西都不得不被這種氣勢給逼的往一旁逃去,「…這該不會是在我加入以前你們就天天上演的情況吧?」一邊擦著汗一邊問著比剛剛更早就曉得要避開的同伴。
 
「別在意……那小子只要一被刺激到就會變這個樣子。」似乎早已經習慣了原本沉靜的年輕夥伴,那種只要被傷到自尊就會激漲起來的異常暴走行徑。
 
 
*************************************
 
 
很快的像這樣的日子已經過了數個星期。這段時間弗雷特里西總是不定時的在身為聖女之子的人偶女孩-現在應該稱呼她為大小姐-的要求下跟著她還有另外兩個夥伴外出,從無數的魔物身上收集提升力量所需的魂魄,並在這種時候弗雷特里西又得知了另一個關於這些修行的新的目的-從那些魔物的魂魄上最終將能凝聚出屬於他們所遺失的記憶的段續碎片。
 
只是這樣的碎片非常有限。也許還要等好一陣子才能讓自己想起來那個遙遠又熟悉的存在……
 
 
……
 
 
從一開始他就知道大小姐不是普通人。不過長久以來的觀察讓他又比剛來的時候更加確定了這點。雖然外表上的年齡看起來肯定不會超過十歲,不過從她某些舉止語氣還有平時對這三個陪伴她的男性戰士的態度來看,弗雷特里西可以猜的出她實際的心智年齡或許早就已經成年。
 
「怎麼,你問我本來的樣子是個什麼樣的人嗎……很難解釋啦,總之是從一個原本跟這裡完全平行的世界裡來的,不過說到這靈魂的年紀倒是被你猜對啦。」
 
偶然的一次不必外出修行的獨處,面對弗雷特里西的疑問大小姐很乾脆的承認了自己與外表不符的實際年齡。
 
「難怪妳跟奇叔的感情似乎比跟艾伯還要好,原來是因為年紀差不了多少的關係啊。」
 
雖然並非對大小姐那種崇拜的眼神感到大驚小怪,但不久弗雷特里西就發現,比起目前夥伴當中最年輕的艾伯李斯特,她似乎還要更加喜歡那個尹貝羅達出身的探求者。原以為年輕的女孩都應該喜歡年輕俊俏的男孩子才對……
 
不過這樣的猜想不過他可不敢將它隨便脫口,畢竟這種私人的感覺可不該是自己能隨意跟成年女性聊上的話題啊。
 
「討厭啦阿閃,我才沒那麼老呢!」小小的拳頭朝自己的肩上抗議似的敲了一記,那個只有自己身旁的聖女之子才會使用的稱呼從噘起的嘴中如同以往的吐出,「雖說已經成年了不過我可還是在二字頭前半的……總之我就是喜歡像奇叔那樣子成熟的男人,當然小艾的氣質我也是很喜歡的沒錯,不然也不會打一開始就選他當我第一個夥伴呀……」
 
因為自己那像閃電一樣的刀法的關係,再加上自己名字的字數,因此女孩平常都是習慣用「阿閃」這個對他特有的暱稱。在聽著女孩解釋的同時,弗雷特里西不由得想起了女孩曾經跟自己談起的,那個所謂「連隊」的實質目標以及可能參與的成員猜想。
 
根據女孩的猜測,那個在弗雷特里西模糊的印象中存在的連隊似乎是集結了所有的精英戰士,所有能夠被稱之為「英雄」的男人所聚集的地方;但在完成或者是來不及完成某個非常重要的目標前後,這樣的地方就已經在不明所以的原因之下全數覆滅。只有極少數的戰士在這樣的情況下存活下來,而其中最清楚這件事情的關鍵的,似乎就是那個尹貝羅達的流浪者阿奇波爾多。
 
不過關於這件事情的記憶也好像被封印了,只能知道就算奇叔沒有加入過那個連隊,也絕對跟連隊出身的你們有著不錯的交情吧。」從跟女孩的談話中他又再度的了解到了另一件事:比起選擇性的消除,他們遺失的記憶又更像是受到了某種力量的封印。只要能見到自己所熟悉的夥伴也許就能想起一些細節,或者從女孩收集來的情報也能夠重新回想起一個大概……但那些關於重大事情的記憶,就需要依靠女孩的力量才能夠找回了。
 
所以會想起來的……也許在想起自己的死因之前就會想起來的……
 
「所以在妳的心目中智勇雙全的戰士就是還比性格古怪的貴族,還有身材壯碩的劍士要來的迷人囉?」趕在大小姐注意到自己的表情前將飄遠的思緒收回,正好就著剛才掠過耳邊的話語作出一個適合的論斷,「不過說到奇叔這樣子之後才加入的同伴,又是怎麼樣才會引起妳的注意了啊……」
 
不對,他現在是在跟大小姐討論她看男人的眼光嗎?自己又不是她的父親還是兄弟什麼的!
 
「……應該是他的滄桑感吧?總覺得那種經歷過很多事情的眼神看起來最迷人了,而且還知道那種其他知道的人都死光了的最大的秘密,也許就是因為這樣他才會在接近真相的時候被某個敵方的傢伙給殺掉了吧……」
 
所以這種自然的跟自己聊下去的態度,難道是乾脆的把自己當成了她真正的兄弟啊……?
 
 
……
 
 
 
 
 
 
~TBC~
 
 
 
 
 
 
 
~作者碎碎唸~
 
嗯~好吧,前半段不好意思因為這就是我家的小艾ww""(完全徹底欠激將......w)
結果看來看去咱還是一直搞不清楚奇叔跟兄弟倆的實際年齡啦拜託最起碼是同年啦~~~o>3<o
然後奇叔你的連隊壞滅之謎呢(手背拍掌)
為毛我傳聞(?)聽來聽去你的故事都是在拯救世界(X)拯救傑多跟他老子(O)啊.....=x="""
好吧別歪串(?)w
下一段就要寫到伯恩囉^艸^雖然還沒輪他當主角~wa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