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135

【其他】【RolePlay】【戰報】加斯科涅王朝[3F更新完畢.暫定完結]

樓主 Mephisto Mephisto13
非鐵人,起碼30+MOD加持

其實沒有很想寫戰報,感覺很累而且看得人也少,但自從在YT上看過一次天國王朝RP玩法後,又重燃想寫寫看的熱情,關於打仗部分還沒開始(從人物開始寫感覺比較有帶入感):


故事該從何說起?

沒錯,我,羅蘭II.加斯科涅,在被號稱為"白色死神"的父親臨死前被指定為繼承人,一個在繼承順位幾乎無緣的第四子,被指定為加斯科涅公爵的繼承人,但我該感到驚訝?高興?當然都不是,只有1歲的我當時可能還在吸著母親的奶水

在父親死後,大哥埃夫拉爾"白狼"繼位阿基坦公爵、二哥艾馬繼位普瓦捷公爵、三哥洪貝爾特繼位阿爾布雷伯爵,所幸繼位時足足大我12歲的大哥並沒有做任何刁難,甚至派遣使節簽訂同盟,信中寫道:

"父親的高深的智慧是我們無法參透的,他會指定最幼小的你做為他的繼承人肯定有他的用意"

這封信雖然是在他戰死後我稍微長大了點才看懂,除了感到惋惜之外,更多的是對"白色死神"的敬畏,不安的預感正一一應驗,在大哥死去4年後,繼位阿基坦公爵的二哥也死在沙場上,大哥、二哥相繼離世讓一向無法承受壓力年僅12歲的三哥在同一年去世,這一年我才10歲

就像某種不可見的詛咒正在蔓延,正因為年幼無知、與世無爭的環境,我逃過死亡的魔爪,父親深不可測的遠見正應驗在我身上,我變成了家族唯一一個能夠傳承血脈的人


童年經歷

從小就和兄長們不同,天生就愛到處玩耍,時不時還會把宮廷內的其他小孩給弄傷,個性完全無法像父親或母親一樣沉著的坐在書桌前,專注使領地更加發達或者研究各種奇怪的草藥

二姊阿涅絲是我的監護人,在各方面都相當有才華,這也是父親沒有讓她嫁出去的理由,雖然她入贅的丈夫同她一樣有才華,但我繼位時還只是個小孩,他寧願去其他領主的宮廷也不想待在一個還在牙牙學語兒童之下,從此沒看過他回來,他根本配不上我的姊姊

大姊貝婭特在15歲時嫁給皮埃蒙特公爵的長子,在法國境外,神聖羅馬帝國的治下躲過持續數十年的爭奪法王王位的戰火,為此我感到慶幸,她不用親眼見證自己兄長的死訊

左:阿涅絲.加斯科涅(監護人.間諜首腦.醫師.二姊)
中:羅蘭II‧加斯科涅(主角)
右:貝婭特麗克絲.加斯科涅(皮埃蒙特公爵夫人.大姊.繼承人)


幾次貴族子弟的聚會當中我結識幾個朋友也開始了解自己的家族

從小力氣過人的我,不管是什麼運動都相當在行,貝里公爵家的長子翁弗魯瓦就是在池塘邊被我救了一命,出身謀臣世家的翁弗魯瓦對我的教育十分有幫助,雖然他的父親有著"毒藥供應商"的惡名,但我相信總有一天這份友誼會得到回報

另一方面,加斯科涅家族的世仇,圖盧茲女公爵家的次女厄弗蘿西娜,總是會趁我落單的時候,號召幾個小孩過來一起踹我,雖然他們沒一個能打得過我,在我大哥埃夫拉爾還在位時,佩里戈爾伯爵起兵向大哥宣戰,要求降低君權,面對不知感恩的封臣,大哥迅速鎮壓叛變並且剝奪了屬於圖盧茲分家的領地

這引起圖盧茲女公爵的不滿,認為這是對她們宗族權威的藐視,父親在位時也發起過對維耶努瓦公爵領的戰爭,新仇舊恨一次性爆發,但要我說,她應該感謝我的知足,因為父親在發起一場幾乎確定勝利的戰爭後,是繼位公爵的我馬上提議和平結束爭端,她不該忘記我說過的話,或者她以為可以忘記一名兒童做出的承諾

不幸地的是,翁弗魯瓦和厄弗蘿訂婚,一個好友和仇家的婚約令我有點煩躁,希望這不會對未來的友誼有什麼影響

左:厄弗蘿西娜.德.圖盧茲(圖盧茲女公爵次女.霸凌者)
右:翁弗魯瓦.德.布盧瓦(貝里公爵長子.朋友)

除此之外我還結識了勃艮第公爵的女兒和次子,阿莉克絲和紀堯姆,雖然早在見面前就聽聞其名,但真實會面還是有點令我吃驚,勃艮地一家現在已經是羅貝爾宗族的領袖,因為是王族所以內部通婚似乎過於頻繁,公爵家的子女相貌都不太出眾,連日常的對話都有點遲鈍,阿莉克絲更是時常患病,但要我來說,他們其實十分好相處,得見王家的風範和氣質,個性上都擁有不愧於勃艮第公爵于格III"公正者"的美德

左:阿莉克絲.德.勃艮第(勃艮第公爵長女.朋友)
右:紀堯姆.德.勃艮第(勃艮第公爵次子.朋友)

對待感情方面我必須有所節制,夏洛特是我的初戀,即便她早我一步成年我還是很喜歡她,但我知道這不能繼續下去,在一年後我必須面對接踵而來的領地問題,兒女私情會阻礙接下去我想要做的事,所以15歲的我決定只把她看做一個普通人,雖然我知道她可能會為了等我推辭任何人的訂婚

夏洛特.德.容札克(聖通日伯爵長女.戀慕者)


仇敵

加斯科涅家族的起源並不是很美好,作為阿基坦公爵吉揚.德.普瓦捷的私生子,也就是我父親羅蘭,自幼才華洋溢、天資聰穎,但外界對於我父親的看法則是吉揚與某個下流女巫結合的賤種,即便如此公爵吉揚還是給了這位私生子兩塊伯爵封地

但我的父親並不是個會就此滿足的普通人,公爵吉揚僅有一位獨生女艾內,在領地普遍不看好一位女性將來會成為他們統治者的聲浪下,父親靠著虔誠的信仰,與領地祭司聯手假造了公爵領宣稱,並且在公爵吉揚臨終時發動叛變,戰爭開始沒有多久,艾內繼位阿基坦公爵,但根本不敵準備萬全、同父異母的私生子兄長羅蘭

不費吹灰之力,就將波爾多、阿讓、拉布爾都納入自己的領土,一些仍然心向吉揚的老臣也在羅蘭的鎮壓下被屠戮,作為實力強大的公爵深得法國國王腓力的重用,此後幾場王位爭奪戰被父親領導的部隊鎮壓,因為那先天蒼白的皮膚、血紅的雙眼,絲毫不留餘地的殺戮手腕,被臣民們取了"白色死神"的綽號,而普瓦捷一家被迫南遷到阿馬尼亞克公爵領,因為父親恐怖的名聲只敢在心中暗罵,這是眾所皆知的世仇歷史

還有一個蒙泰居伯爵,在父親死後做為普瓦捷公爵領擁有大多數土地的伯爵,宣稱我兄長艾馬的公爵頭銜,在大哥與二哥聯手鎮壓叛變的情況下,宣稱者很快就戰死沙場,繼位者也從此對加斯科涅家族抱有不良的企圖

梅爾.梅爾斯多特.斯騰希爾,自幼年時就在家族中的牢獄度過童年,我對她不甚了解,因為直到我意識到有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小孩竟然生活在牢獄之中,我感到相當驚訝,問獄卒情況,只得到她沒有任何家人會來繳納贖金,所以就一直把她關在那的冷血答案

斯騰希爾家是瑞典王族,而竟然沒有人願意來贖她,想到這裡不經感嘆,立刻命令獄卒把她給放了,她臨走前走得異常緩慢,像是要把我銘刻在腦海之中:

"你會後悔的,我不會放過你和你的家人"

某一天她肯定會再來找我,到時場面不會太好看,也許是我社交方面的禮儀不夠,又或者還有更深一層的涵義在裡面

羅蘭.加斯科涅"白色死神"

左一:阿瑪尼亞克公爵
左二:蒙泰居伯爵
右二:圖盧茲女公爵
右一:梅爾.梅爾斯多特.斯騰希爾


步入成年

自從三位兄長接連去世後,我內心一直有個疑問,我該為何而戰,作為一個擁有龐大領土和遺贈的公爵有責任和義務使領地繁榮,而即便是現在的我,一個已經能夠隱身於幕後操控流言蜚語的謀略家,是時候扛起前人的包袱向前邁進


法國王位的爭端自我幼時有記憶以來一直持續到現在,兩位兄長作為擁王派相繼戰死沙場,諾曼底家與卡佩家都因為擁有王位的宣稱,不斷攻擊對方的領土,試圖正名自己才是法國正統的國王,已經記不清我的兄長到底是為誰而戰、為誰而死

這種衝突直到現在仍在我的領地上肆虐,而這一次我不會選邊站





下一次應該會寫戰爭,如果有別的想法可以底下留言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