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4
GP 14

RE:【其他】【同人】【小說】槍彈辯駁-after the despair

樓主 星月修羅 girl950422
第一章•羽毛與石頭的質量相等(3)(非)日常篇
  
        與田島同學他們閒聊一陣後,一同共進了午餐。

  (雖然好幾隻黑白熊端出料理的畫面令人有點倒胃口就是了……)

  「那麼——今天也還有時間,該做什麼呢~?」

  【開始自由活動時間

  嗯……這種時候果然還是跟其他人一起度過吧?

  但是……該找誰啊?這種時候隨便去找人閒聊果然還是有點可疑吧……

  「嗯……」

  …………

  ……

  「啪!」

  「欸?!」

  扁平的觸感自身後襲來,稍微溫暖的雙手環抱住我,我驚訝的轉過頭……

  「嘿嘿,嚇到了吧——」是千穗啊……

  「妳很容易被嚇到嗎?反應還那麼大?」她似乎沒有打算立刻放開我,正從我的背後跟我說話。
         雖然說她矮……不過她的頭至少還是碰的到我的肩膀……甚至還有點碰到脖子……

  「誰叫妳那麼突然……話說打招呼就打招呼,雙手抱上來幹嘛?」我將自己的雙手放上千穗環抱的雙手上,嘗試拉開她的手……

  「想說妳看起來那麼認真,直接靠近妳也不會發現,就直接上手啦」雖然我看不到,不過我敢推測——現在的千穗露出一臉壞笑……

  抱住我的力量直接穿過背脊,我感覺身後的壓力越來越大……

  「上手是什麼動詞啊?!給我放開」我繼續嘗試依靠雙手掙脫千穗的“懷抱”,不過每當我加大力道,千穗的手就跟著越勒越緊……

  「喂喂!差不多真的該放開了吧?!」我一點也不希望現在這個畫面被剛好路過的誰看到,因此我很努力的要掰開千穗的手……

  我慢慢的放低重心,用支撐著千穗的力量,試著把她的手撐開,為此我還努力的把手塞入她緊抱的手中。

  「好哦既然妳都這麼說的話~」千穗非常突然的放開原本還緊緊抱著的雙手,突然沒有支撐點的我就這麼向後跌了一跤……

  「妳還好吧?!」看到向後跌倒的我,令我驚訝的——千穗走到我身前來關心我

  「是沒事啦……」

  她朝我張開手,我自然的依靠她伸出的左手緩緩站起。

  那現在呢?要跟上宮千穗一起行動嗎?

            •

            •

  嗯……果然還是去找別人吧!

  我慢慢退了幾步——

  「欸欸,要不要一起去哪裡走走啊?」也許是因為看見我準備離開了,千穗反倒向前走了幾步……

  那怎麼辦?要答應她嗎?

           •……

           •不要

  真的要答應她?

           •

           •對……

  既然人家都好意邀請了……我直接拒絕也不太好意思。

  「好啊……是可以啦」我攤攤手,稍微低頭看著眼前的少女

  「那麼——要~做~什~麼~呢~」

  「……妳現在才要開始想?」

  「嗯,對啊」

  ……

  現在拒絕還來得及嗎……?

  「那要不要一起去森林那邊走走呢~?」

  看來她出乎意料的說了個還不錯的行程。

  「好啊」在我點頭後,我們動身前往森林

------------------------------------------------------------------------

  在邁向森林的路上,我跟千穗(還算開心的)聊了一下——

  《到了森林》

  

  「喂喂,是說妳的外套好像不太合身誒……拉起拉鍊後都到大腿那邊了,袖子也遮住了手的一半……」

  為了避免尷尬,我隨便搪塞了些話題——

  (還真希望過程中不要有任何尷尬)

  「欸~?會嗎?我覺得還挺合的誒……」

  「妳這樣後面的帽子不會太重嗎?」

  「嗯……的確是有點啦,不過還在可以承受的範圍裡。」

  「話說妳的力量好大啊……剛剛抱住我的時候都掙脫不了」

  「嗯……也許是因為要常常幫忙搬很重的東西吧~」

  「幫忙?為什麼?幫家裡嗎?」

  「嗯嗯對啊。嗯……我家是開麵包坊的,作為長女我常常需要去幫忙……話說妳知道一大袋麵粉有多重嗎?」

  「喔~」雖然完全沒有概念,不過感覺的出那個重量……

  「話說鈴木醬呢?妳家裡是做什麼的啊~?」

  「我家嘛……爸爸是長期在海外經商的……所以經常不在家」

  「那妳媽媽呢?」

  「呃……我爸媽在我小學五年級的時候就離婚了,現在我是跟沒有在工作繼母住在一起……」

  「喔~這樣啊~」

  「對了,妳剛剛說過『作為長女』吧?所以妳有其他兄弟姐妹嘍?」

  「嗯,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男的那個剛上幼稚園,女的那個也才小學二年級,畢竟年紀都不大,所以基本上也幫不了什麼忙」

  「原來妳是大姐姐的那種型嗎?還有點看不出來呢」我笑了笑

  「哼哼,還真謝謝妳哦。那妳呢?有其他兄弟姐妹嗎?」

  「嗯……繼母那邊有帶一個哥哥過來。因為是繼母那邊的,所以跟我一點也沒有血緣關係就是了……」

  「喔……那這樣……那你們可以結婚誒」

  「喂喂等一下……妳知道妳現在在講什麼東西嗎……?妳到底想到哪裡去……」

  「那妳那個哥哥對你怎麼樣?」

  「這個嘛……他對我很好,常常很溫柔的關心我,也常常買一些我想要的東西給我,應該還算是一個不錯的“哥哥”吧。」

  「嘖嘖嘖……思春期的少女啊」千穗看似無奈的搖搖頭,其實心裡一定在偷笑吧……

  「才沒有!哦對了——順帶一提,他嚴格來說也算是我們的“學長”吧......」

  「超高校級的嗎?才能是什麼啊?」

  「他是在本部的,至於才能的話則是『超高校級的小提琴手』」

  「啊~懂了懂了」

  我們的家常閒聊在我們到森林的一半時就停了下來,周圍的枝椏以及依然不絕的殘響,過午的陽光時不時撒落在我們身上,沿路可見的監視器讓這種氣氛尷尬的詭異……

  「欸欸……那個啊……」

  「嗯?」

  千穗在我們停下話題後的不久再次開口……

  「我想說的是……」

  「怎麼了嗎?」

  「那個啊……謝謝妳」在說出這句話的當下,千穗並沒有看向這邊,而是抬起頭看著被綠葉遮蓋的天空。

  「嗯?怎麼了?那麼突然……」

  「就是……今天早上的那件事」

  「哪件?」

  「就是,黑白熊要殺我的那件事」

  「妳說妳隨便罵牠的那件事嗎?那是沒什麼啦,我只不過是不想看到有人被殺而已」

  「但如果那個時候妳沒有幫我說話,我可能就直接慘死在那裡了……」

  「就算我不說話,也會有其他人幫妳吧?所以是不用那麼感激我啦」

  「……」「總之謝謝妳……」

  所以——她這次突然的邀約為的只是跟我道謝嗎?

  還是第一次看到她那麼認真呢——

  與千穗愉快的交談後,離開了森林,回到了宿舍前。

------------------------------------------------------

  「呼呼~呼呼~」

  宿舍大門的前不遠——希望旅館石碑前——戴著莫名其妙帽子的黑白熊手中似乎拿著一瓶奇怪的噴漆罐,在石碑上噴噴改改。

  「喂!那邊那隻熊,你在幹什麼!」

  我們的身後,身著警察制服的黑白熊朝我們的方向跑來

  「哎呀!被警察發現了?!」

  將黑色棒球帽反著戴的黑白熊手裡拿著紅色的噴漆罐跑走了……

  「哎呀!現在的青少年真是的……喔?!這還挺藝術的嘛~」

  警察黑白熊摸了摸石碑,而上面的“希望”被醜陋的紅色塗改成了“絕望”......

  「看來黑白熊什麼的真的是腦子有病啊……」千穗在說完後跟著上前觀賞“絕望旅館”的字樣

  至於我呢——我不想破壞她們欣賞“藝術”的心情,獨自往宿舍二樓,走上去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啊!妳好啊」

  差不多是下午四點的事吧?我在樓梯間遇到了永境同學和慕村同學。而那時我正好在房間待膩了,出來通通風。

  「你們要去哪裡?」

  「剛剛跟條他們約好了要一起打球喔~」

  「打球啊?真好呢~」

  「不介意的話,要不要一起去呢?」面對慕村同學的邀約我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欸?我?但只有我一個女生是不是有點……」雖然心裡有點想,不過到時候的情況會不會變得奇怪這才是我現在擔心的。

  「不用擔心啦~人多一點也比較熱鬧啊~」既然永境同學也這麼說了……

  怎能辦呢?要接受他們的邀約嗎?

         •

         •

  就這樣——我又找到了消磨時間的方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進球~」

  「啊…」

  「大意了呢……」

  我、永境同學、慕村同學、藤井樹同學、稻座同學以及之後找來的鴻作同學,我們幾個在操場待了好一段時間——

  雖然是“公平”的三對三,不過看得出來有人在偷偷放水……

  「怎麼田島同學沒有來啊?」

  又一段時間後,我們彼此坐在球場上。

  「他說他有些重要的事……所以就不來了」藤井樹同學雙手撐在身後的地上,伸長著腳坐著。

  「有事?什麼事?」坐在一旁的鴻作同學喘著氣說著

  「這個嘛~我也不太清楚誒,不過看他好像情緒挺激昂的樣子」

  「“情緒激昂”是怎樣啦?哈哈哈哈哈!」

  我們幾個人看著稻座同學的反應,跟著笑了起來——

  不過之後……

  「啊……接下來又要面對麻煩的事了~」鴻作同學慢慢的躺下。

  說的也是,接下來的一切會不會就像黑白熊所說的那樣麻煩……不過說到底應該不會有人真的照牠所說的做吧~

  吧……

  「先想那些也沒用啊~至少我們現在還很開心啊~」永境同學的回覆不出所料。

  那只是樂觀嗎……

  我拍拍自己的雙頰,試著讓自己打起精神——

  「沒錯……現在在意那些根本沒用」我決定接受現下氣氛的渲染。

  是啊……這樣有什麼用啊,殺來殺去什麼的煩死了,乾脆就這樣開開心心的在校園內生活吧,這樣不也挺好的嗎——

  「哈~那麼休息夠了,差不多……」

  「喔呀喔呀~?」

  打斷藤井樹同學的是同樣抱著籃球,身穿運動外套的黑白熊……

  「怎麼到哪都有你啦?!」這是我今天第N次遇到黑白熊了!而且牠到底哪來那麼多莫名其妙的衣服啊?!

  「哎呀哎呀~我只不過是想好好跟同學們增進感情啦~」

  『不用在意不用在意~』到底誰會不在意啊?!

  「可以說不要嗎……」看來這裡就屬我反應最激烈……

  「別這……欸?」

  「欸什麼欸?」

  「五十嵐同學——該怎麼說......妳怎麼好像有點……格格不入啊~?」黑白熊搔著頭用奇怪的眼光望向這邊

  「喔所以呢?有怎樣嗎?」

  「欸欸?!妳……難道跟上宮那個壞孩子學壞了嗎?」聽到我的回答,黑白熊看似驚訝的說著……

  接下來黑白熊突然在我面前表現出一副老母熊的樣子,用分不出手指的手摀著自己的眼睛,發出像是哽咽般的聲音……

  「……」

  「我們……還是走吧」

  我同意了慕村同學的提議,跟著大家一起離開,獨留還倒在原地的黑白熊……

  「等等啊!五十嵐同學」走過黑白熊的時候被叫住了……

  「妳給我過來!我要好好輔導妳!」

  「我不要,去輔導千穗啦!你不是比較討厭她嗎?」我沒有回頭理會黑白熊,只是不斷跟著大家向前——

  『哎呀……不聽勸嗎?到時候發生了什麼事可別怪我沒提醒過妳嘍~』

  『我警告過妳了吧——不要隨便相信身邊的人,尤其還是現在這種狀況的說……』

  「唔噗噗噗噗噗……真有趣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啊~果然還是有點累啊~」

  從操場離開——我們來到宿舍餐廳

  現在應該差不多是五點半左右……我們圍繞著一張大桌

  「你們在做什麼呢?」是雪綸娜跟仍然綁起頭髮的索羅亞

  「沒做什麼啦——」稻座同學靠著椅背擺擺手

  「五十嵐也在呢」索羅亞輕拍趴在桌上的我,親切的表情像是在詢問我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剛剛我們去打球,遇到黑白熊後我們就回來了」坐在我旁邊的慕村同學看向索羅亞那邊。

  「這樣啊」索羅亞撫摸著我退下帽子後的頭髮,感覺很奇怪但卻意外的不錯,也許是因為人吧?當她的手落在我身上的時候,我不太敢隨便移動。

  「話說妳們怎麼來了?」藤井樹同學好像還很有精神……

  「剛剛黑白熊告訴我們『已經可以開始用晚餐嘍~』,所以我們就一起來了」

  「這樣啊……」我趁索羅亞停止動作後稍微抬起頭

  『砰』什麼撞開門的聲音……

  「這樣是不是有點太粗魯啊……」

  「欸?!會嗎?!」

  是田島同學跟芽子。

  還有跟在他們身後的語子……

  「……」

  語子看向吵雜的這邊,一語不發的走向我們,戴上的斗篷使我無法直視她的雙眼,不過我確實知道她在看這裡 。

  隨著這裡的人數愈來愈多,整個餐廳漸漸彌漫起歡快的氣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叮—叮—』

  身著西裝的黑白熊拿著鈴鐺走在最前面,身後則跟著一群非常一般的黑白熊

  黑白熊們手中端著盤子,凡是有坐人的位子皆成為他們停駐的理由。(雖然放下盤子後他們就走後吧檯的後面了,應該就是廚房了吧那裡)

  而原本走在最前面的西裝黑白熊回到吧檯後就直接停在了那裡

  「這些……是黑白熊做的嗎?」

  「妳們可以這樣理解……」

  大家都稍微換了下位子,現在我正坐在索羅亞、雪綸娜的對面,而旁邊則是坐著陰祈,她剛好問著我知道答案的問題。

  不知為何的,坐在這幾個人附近讓我有莫名的安心感。

  四周都是溫柔的人呢……

  「黑白熊會不會……偷偷在裡面放了什麼」

  「應該不會,反正我中午有試過了……」

  「中午妳聽完那些還吃得下?!」

  「畢竟我沒吃早餐啊……」

  「……」「還不錯呢……」

  有別於其他猜忌的兩個人……

  王她很直接的將盤子裡的東西放進嘴裡……

  

  「怎麼了嗎?」       「……」

  「看吧我就說沒事了……」    「……」

  

  「心裡障礙就是要克服啊~」雪綸娜在看似祈禱的動作結束後,一邊說著一邊用叉子將小番茄放到嘴中……

  

  「是吧」      「很好吃呢~」

  「就剩妳了」      「……」

  

  「……」陰祈閉著眼睛——

  

 「黑白熊原來那麼厲害嗎……」「哼哼~」

 「是不是~我說過了吧」「嗯……意外的還不錯」

 

   一群人有說有笑的,氣氛非常愉快——

  「這樣大家聚在一起真開心啊~」雪綸娜露出非常溫暖的笑容。

  「能這樣跟大家待在一起——真的很開心啊」

  的確,現在能跟大家和平的坐在一起吃飯,應該非常幸福吧……

  不過開心歸開心,總結還是沒有辦法不去在意啊……現在的幸福——能不斷持續到未來嗎?

  「欸……稍等一下……」陰祈突然打斷我們的談話……

  「怎麼了嗎?」

  「那個……我突然發現……星咲同學呢?」

  「欸?對欸……」我環顧四周,沒有野兔的身影……

  「她怎麼了嗎?」

  「真奇怪誒……」

  「也許她只是不喜歡人多的場合吧——那時候也是啊,自己一個人蜷縮在角落」

  「嗯……是這樣嗎?」

  

  

**********************************************

  『是啊——真的是——非常開心呢……』

  『哼哼~』

  『噗噗——唔噗噗噗噗噗』

********************************************** 

  「叮咚噹咚——現在進入夜晚時間,各位新生們請好好休息~明天還要繼續努力喔~」

  「什麼啊這東西……」

  剛洗完澡的我身上還帶著微微的濕氣,頭髮那邊雖然吹乾了不過還是有水珠落下。

  「剛出來就要看這種東西……心情很差誒」

  方才的廣播似乎是由那台螢幕播出的,而畫面中的黑白熊手拿著紅酒杯搖啊搖的,看的真讓人不爽……

  不過先不管那個……

  「該怎麼辦啊……」

  剛剛洗澡換下的衣服該怎麼辦啊……

  「嗯……」

  「對了!」

  我記得……樓下有洗衣室吧?那麼只要把衣服拿下去就好了呢

  『喀嚓』

  我離開房間,房門的鎖自然的鎖上了……

  我現在身上穿著黑白熊“貼心”留給我的衣服——

與早上不同,夜晚是黑色的,深藍的長改為卡其色的短,而鞋子雖然跟早上的一模一樣,順著夜晚的配色感覺有些不搭調——總之還是那雙黑色的馬丁靴。

  『叮鈴——』

  洗衣室內的門上掛著一個鈴鐺,而門本身是沒什麼聲音

  「欸?」

  「嗨」

  看到我,某個人慌張了起來

  「剛剛妳沒有來餐廳呢」

  「啊啊啊……那個,野兔不喜歡人多的地方啊」粉藍的外面仍然穿著那件兔子外套,只不過帽子放了下來,兩隻耳朵自然的垂落至少女的腰部。

  「喔~這樣啊,不過跟大家一起行動還是比較好哦」

  「是是!……那個,野兔先離開了」

  野兔腳步快速的離開洗衣室……

  「真是的……」

  可能不單侷限在我,只要是“人”她都會是這種反應吧……

  『嗶——』

  機器開始運轉……

  我該在這裡等嗎?還是要先回去呢?

  「等等野兔的她自己會下來拿吧......」

  「看來我很常遇到妳呢~」

  「……」聽過幾次的聲音……

  還是那件拉著拉鍊的藍色連帽外套,我看不到她裡面的衣服。

  「還真的呢……」

  我把頭從她衣服上移開,打算聚焦在她的……人身……上……

  「欸……?」

  「嗯?幹嘛了?」

  「妳……是千穗吧」

  「嗯,應該是喔」

  「是嗎……」

  「怎麼,把隱形眼鏡拿掉就認不出來了嗎?真讓人傷心啊……」

  一深一淺的藍色與外面的黑色方框也許就是讓我一時之間反應不過的最主要原因

  水藍的頭髮失去束縛,直接延伸到腰間下——那長度與型態自然的讓我想到海帶(就差顏色了)

  「妳一直盯著我看好像有點奇怪誒……」

  「妳眼睛很特別啊……」

  「呃……嗯!好哦」

  「這反應也太普通了吧?!」

  「其實……當妳聽同一種話到數量龐大的時候,就知道為什麼我要這樣回覆了」

  「……也是」

  『嗶——』

  旁邊的機器也開始運轉……

  「我剛剛看到野兔緊張的跑出去,妳們剛剛在這裡發生了什麼嗎?」

  「也沒什麼,只是她看到我就跑了……」

  「妳嚇到人家了啦……」

  「欸?有嗎?我覺得我蠻和善的啊——」

  「那是妳自己說的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比千穗完成的早一點——自然就先回房間了

  「10:38……」我平常沒那麼早睡的……

  不過現在除了睡覺外沒有其他更好的活動吧……?

  「也要給些時間讓腦袋緩過來啊……」

  所以我決定現在就熄燈就寢——

  「啊——軟綿綿的呢~」

  我接下來就如此的閉上雙眼……

  
『欸呀~晚安餒~這裡是黑白熊~現在還有些時間,想不想聽聽我的故事啊~我才不管你想不想——那麼~我就開始嘍——就是啊~說到冬天你們會想到什麼呢~沒錯!就是考試呢~各種討厭的考試充斥在我們身邊對吧?吶,但你們不覺得考試什麼的真的很莫名其妙嗎~?國文有什麼好考的?會說不就好了嗎?數學有什麼好考的?現實中直接數不就好了嗎?現在啊,甚至連鋼琴什麼的都要考試了誒~明明學習最初只是為了單純的知識,現在卻被各種考試塑造成了飛黃騰達的工具,沒有考好什麼的還有可能被社會瞧不起之類的,吶——人類真的很勢利……對吧?咳咳啊不好意思呢~不小心扯太遠了~那你說我的故事?沒有啦~只不過是放棄了一次的期末考而已啦~』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