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424

RE:槍彈辯駁I4 由希望和絕望交織而成的校園生活(5/13更新至第一章 班級審判 上篇)

樓主 小晴 hareta948287
[第一章-絕望的開端 班級審判(下)]

(班級審判 重啟)

星宮:「所以,應該能確定了吧。」

雨:「嗯,依照目前討論的結果來看。」

雨:「派對中途將電源給弄斷,並且去找楓木同學的人應該就是...」

千草:「等一下!」

雨:「千草同學?」

千草:「不可能的...。」

千草:「他不是這種人...。」

千草:「所以我要,繼續辯論下去。」


雨:「(為什麼呢…。)」

雨:「(到底為什麼,千草同學不願意接受真相呢?)」


(反駁熱辯真打 開始!)
(裝備言刃「小刀」、「電源開關」、「天原的證詞」)

千草:如果說,黑田是兇手的話。

千草:那他是如何叫楓木的呢。

千草:而且,如果那個人真的是黑田的話。

千草:楓木應該會認出來吧。

發展!

雨:如果是要叫站在門邊的楓木同學的話。

雨:只要開門小聲呼叫就行了吧。

雨:另外,楓木同學說過那個人有帶變聲器。

雨:這樣的話,一切就合理了。


千草: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千草:那為什麼
楓木她現在還好好的在這裡呢?

千草:為什麼死掉的人是黑田呢?

千草:
沒有證據能證明黑田真的要殺楓木吧。

(使用言刃「小刀」斬破「沒有證據」)

雨:放棄吧!

break!

(ps.這時候坐在這兩人中間的輕井因為太吵所以摀住了耳朵w)

雨:「當然是有證據的。」

雨:「因為千草同學的反駁,我想到了。」

雨:「那個小刀,為什麼會出現在那。」

西本:「是...為什麼呢?」

1.兇手殺黑田的凶器
2.黑田殺楓木的凶器(√)

確定!

雨:「那個應該是...黑田同學要殺楓木同學的凶器。」

楓木:「欸?要殺我的!?」

哲:「這個意思是指,黑田要殺楓木,但沒有殺害成功。」

哲:「而黑田遭到殺害,做為凶器的小刀也因此沒派上用場,對吧。」

雨:「沒錯。」

井上:「這推論也滿合理的。」

月島:「但,如果往這個方向想的話,兇手...」

哲:「又會變成妳了呢,楓木。」

楓木:「怎、怎麼又變成我了呀?」

雨:「(楓木同學,是兇手?)」

雨:「(雖然這推論很合理,但...)」

雨:「(總覺得,有一股違和感。)」

(不間斷討論 開始!)
(裝備言彈「昏倒在1-B教室的楓木」、「密道」、「餐廳的門」)

月島:如果依目前的討論,兇手好像...

月島:又繞回楓木同學上了。

楓木:我就說我不是兇手了!

哲:但,如果黑田真的要殺楓木的話。

哲:為什麼死的是黑田,活的是楓木呢?

哲:這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反殺

松田:這是指,楓木同學出於正當防衛,不小心殺了黑田同學嗎?

內田:然後,可能是因為嚇到了,而昏倒在了1-A教室裡面,是嗎?

谷川:聽起來好像滿合理的。

星宮:......。

星宮:大家的話,有一些矛盾。

(使用言彈「昏倒在1-B教室的楓木」反駁「1-A教室」)

雨:不對!不是這樣!

break!

雨:「我知道矛盾點在哪了!」

雨:「如果依照剛剛內田同學的說法,楓木同學應該是昏倒在1-A,而不是1-B。」

內田:「是、是這樣嗎?」

內田:「抱歉...是我太混亂了...。」

月島:「應該說,我也被騙了。」

楓木:「呼,我差點又要變成兇手了。」

雨:「所以兇手應該是...」

1.黑田
2.楓木
3.黑白熊
4.第三者(√)

確定!

雨:「應該是有...第三者吧。」

星宮:「這樣的話,還有個問題。」

天原:「什麼問題呢?」

星宮:「關於停電,還有一點很奇怪。」

雨:「(停電的話,該不會是指...。)」

(選擇「電源開關」)

確定!

雨:「電源雖然是黑田同學關的,但不知道是誰開的,對吧?」

月島:「我記得,當時的餐廳電源還是關著的,但外面的電燈開了吧。」

月島:「想問一下楓木同學,妳被叫出去時,外面的情形是...。」

楓木:「那個時候,電源是關著的。」

楓木:「不過因為外面有光透進來,而且教室離餐廳也不遠,所以我也順利的走到那裡。」

星宮:「這就很奇怪了...。」

雨:「(那個開關,到底是誰把它打開的...?)」

(不間斷討論 開始!)
(裝備言彈「黑白熊檔案1」、「屍體的狀況」、「輕井的證詞」)

楓木:我沒說謊喔,我記得當時外面的電燈是關著的。

井上:這樣的話,或許跟打開門的人有關呢。

風谷:這樣的話,是誰打開的呢?

心田:悠樂只記得,門打開的時候燈光立刻跑了進來,然後悠樂就被閃的睜不開眼了。

哲:我覺得,開燈的人很有可能是兇手吧。

哲:畢竟,那是當時唯一能自由在外面行動的人呀。

(記憶言彈「能自由在外面行動的人」)
(使用言彈「能自由在外面行動的人」同意「可能是兇手」)

雨:我同意!

break!

雨:「我同意哲的想法。」

哲:「雨,謝謝。」

輕井:「所以是,兇手殺了銘巧後,把原本關著的燈打開來了嗎?」

星宮:「但是兇手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月島: 「如果我是兇手的話,就不會去開燈了。」   

內田:「讓燈繼續關著的話,比較不會讓我們發現他的存在吧。」

哲:「還是說,要讓我們不適應光線...之類的?」

黑白熊:「......。」

黑白熊:「呼噗噗,竟然沒有人發現呀~」

西本:「欸?」

風谷:「發現什麼,兇手嗎?」

黑白熊:「好啦好啦~本熊就乖乖承認吧。」

黑白熊:「其實呀,那個電燈開關是本熊打開的。」

黑白熊:「想說不要讓兇手太好過,所以我就貼心地幫你們開燈了。」

天原:「什麼嘛,害我們還討論這麼久。」

月島:「這樣的話,還有什麼要討論嗎?」

內田:「那,要不要先做個總結看看。」

雨:「總結嗎?」

(不間斷討論 開始!)
(裝備言彈「黑白熊檔案1」、「餐廳的門」)

哲: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

井上:首先,黑田同學為了出去,所以策劃了殺人案吧。

天原:所以他在派對中途出去,目的就是為了關閉電源

楓木:在停電的時候,他把門邊的我引了過去,並且把我弄昏。

谷川:在這個時候,又來了一個人,對吧?

心田:總覺得中間好像缺少了一部分呢。

心田:會不會還有未提及到的線索

(使用言彈「廚房的門」同意「未提及到的線索」)

雨:我同意!

break!


雨:「那個,雖然這可能沒什麼幫助。」

雨:「不過,餐廳的門關起來是相當安靜的。」

哲:「對耶!我有測試過!」

輕井:「所以...這代表了什麼?」

雨:「嗯…。」

星宮:「兇手要找到那兩人,應該要聽到他們的聲音或門關起來的聲音吧…。」

星宮:「如果,那個門的聲音又特別小...」

星宮:「......。」

月島:「該不會...。」

雨:「(星宮同學和月島同學都沉默了...。)」

雨:「(這樣的話,只能由我來選出兇手了嗎?)」

(選擇可疑人物)
(選擇:心田悠樂)

雨:「(等等,真的是這個人嗎?)」

雨:「(我好像選錯了...。)」

(生命值-1)
(↑對不起我按錯方向了(喂)

(選擇可疑人物)
(選擇:輕井灰二)

確定!(小晴:不對呀呀呀呀呀!)

雨:「輕井同學...。」

輕井:「......怎麼了?」

雨:「是你吧…。」

雨:「我們之中,最有可能聽到微小聲音的人也是你吧。」

輕井:「所以,我是兇手嗎?」

雨:「......。」

哲:「輕井...。」

月島:「又這個來斷定他是兇手的話也太荒謬了吧!」

輕井:「隕...。」

月島:「(看向輕井)你不是兇手的,我相信你。」

輕井:「謝謝你。」

輕井:「沒錯,我不是兇手。」

輕井:「如果是聽力的話,應該也有其他可能的人吧。」

松田:「說的也對,要不要再討論看看。」    

雨:「但,現在最可疑的...」

輕井:「就說我不是兇手了!」

雨:「欸?」

輕井:「就這麼輕易斷定我是兇手,真的好嗎?」

輕井:「就像剛剛幫綾辯護一樣,為什麼現在要堅持兇手就是我呢?」

雨:「(輕井同學好像決定要豁出去了。)」

雨:「(我也得找出更多證據才行。)」

(反駁熱辯真打 開始!)
(裝備言刃「昏倒在1-B的楓木」、「密道」、「輕井的證詞」)

輕井:妳剛剛懷疑我的證據就是門的聲音吧。

輕井:不過,妳應該不是親耳聽到的吧。

輕井:而且如果能仔細聽到它的聲音的話。

輕井:就代表著,一般人也可能聽見吧!

發展!

雨:雖然我沒去調查門的狀況。

雨:但我相信哲不會對我說謊的。

雨:另外,停電當時整個餐廳都鬧哄哄的。

雨:最有可能聽到說話聲或關門聲的人,就是你了。

輕井:剛才有說到,綾是在1-A教室昏倒的吧。

輕井:那為什麼你們是在
1-B教室發現她的呢?

輕井:不能排除掉她其實沒有昏倒,是
自己走過去的吧。

(使用言刃「昏倒在1-B的楓木」斬破「自己走過去的」)

雨:不是這樣!

break!

雨:「我們當時發現楓木同學的小腿上有著淡淡的血跡。」

雨:「那地方滿明顯的,如果她是自己走過去的話,應該會去清理吧。」

哲:「不意外的話,那應該是黑田的血吧。」

輕井:「可是...。」

星宮:「你的脖子,被黑田同學抓傷了,對吧?」

輕井:「為、為什麼會忽然間這麼說。」

星宮:「剛剛你旁邊的兩人在辯論的時候,你不是摀耳朵了嗎?」

星宮:「但是,平常的你在這種時候應該都是會戴上耳機吧。」

天原:「我記得,搜查時間時我又遇到輕井同學。」

天原:「你當時有動了一下耳機吧,是在遮擋什麼呢?」

輕井:「這...。」

月島:「輕井,你不是兇手吧…。」

輕井:「......。」

輕井:「...對不起。」

雨:「這是...承認了嗎?」

輕井:「...嗯。」

松田:「看來已經知道了吧。」

內田:「那就,做個總結吧。」

雨:「(這下子,就能夠結束了吧。)」

(高潮再現推理 開始!)

1.首先,一切就從某個人決定要出去開始。他可能是像我們隱瞞了動機吧,總而言之,他決定要殺了我們之中個某人。而那個人,就是這次的受害者-黑田同學。

2.黑田同學在派對中途時離開,目的就是為了關閉電源,執行他的計畫。

3.而在我們因為停電而陷入慌亂時,黑田同學回到了餐廳,叫了門邊的楓木同學。這兩人的聲音可能也被這次的兇手聽到了吧。

4.當楓木同學到1-A教室時,提早到達的黑田同學將她弄昏了。正當他要殺他的時候,這次的兇手,也跟著出現在1-A教室。

5.黑田同學和兇手在這時吵了起來,兇手可能是不小心失控了吧,在這時殺了黑田同學,他的脖子也被黑田同學給抓傷。

6.在這混戰之後,失手殺人的兇手將在場的楓木同學給帶到了隔壁的1-B教室(這裡我吐嘈一下,楓木比輕井還重,到底是如何...w),並回到了餐廳。

7.而這場案件的兇手就是你-「超高中級的鼓手」輕井灰二!(小晴:乾,我竟然要在第一章害死我的輕兒子了!

break!

(班級審判 閉庭)←我不想寫投票了qwq

「呼噗噗,各位已經決定好兇手了嗎~」

大家已沉默來回答了黑白熊的問題。
「啊啦啦~大家的心情似乎不怎麼好呢~」
「那麼本熊宣布,大家的選擇...」
我屏氣凝神地等待著黑白熊的答案。

「答對了!犯人就是輕井同學!」

我答對了...。
我不用死掉了...。
但,為什麼好想哭...。
是因為,這一切都是我害的嗎?

「輕井,為什麼呢?」
最不解的,應該是月島同學了。
雖然他看起來還是一副冷靜的模樣,但...。

「對不起。」
「就像雨說的,我的確是失控了,所以...」
「抱歉呢,大家。」
四周,是一片寂靜。
我的心情,相當複雜及混亂,不知如何形容。

直到,月島同學抱住輕井同學時。
「沒關係。」
「你也一定很害怕吧。」
「所以,在最後的時候,哭吧,沒關係的。」
「謝謝...。」
雖然看不出來,不過,從月島同學的口氣聽起來,他也一定...很想哭吧…。

如果,我沒有推理正確就好了。
這樣的話,現在也不會變成這樣子...。

「雨...。」       
哲拍了拍我的背,小聲又溫柔地對我說。
「別太責怪自己,我會陪在妳身邊的。」
哲...,謝謝。

「啊啦啦~雖然說現在是感人的時間啦~」
「但是,體罰的時間到囉~」
體罰,也就是處刑,這不就代表...。

「那個,凡也。」
輕井同學抹去了眼角的淚水,看向了星宮同學。
「......。」
「在離開之前,我想跟你說句話...」
「之前的那件事,對不起。」

那件事,是指什麼呢…?

「呼噗噗,看來要開始了呢~」
「那麼,最刺激的體罰時間,開始~」

(經投票決定輕井同學是兇手)
(即將開始進行體罰)

(一個繩索將輕井同學給帶到了一個演唱會上的觀眾席。而做在裡面的「觀眾們」除了他以外,全部都是黑白熊。

這時,舞台上的螢幕忽然間亮了起來,上面寫著:
「超高中級的鼓手處刑-死亡 演奏會」

舞台上面的演奏者們也是五隻黑白熊,那五隻黑白熊的手中各拿著樂器,分別是:吉他、鍵盤、貝斯、還有鼓,很明顯就是搖滾樂團。

這時候音樂忽然間開始播放,那些黑白熊也開始演奏,特別的是,每次鼓手打鼓一下,會場就搖動一次。

輕井同學似乎注意到了會場後面有著一個逃生門,便往那方向跑了過去。
肯定是想出去吧。

但是鼓手一直不斷地打著鼓,地板也一直不斷地搖晃。再加上旁邊有著許多的黑白熊,輕井同學已經跌倒了好幾次了。

更嚴重的是,搖晃居然越來越大,大到許多地方的天花板開始崩塌。

在當輕井同學即將到達出口時,會場又開始搖晃了,而且是,強烈又急促的搖晃。

他也因為重心不穩而跌倒了,就在這時,正上方的天花板塌了下來...
)
...
...
...
不會吧…。

處刑結束後,四周,又被一陣死氣沉沉的氣氛包圍著。
「呼噗噗,結束了第一次的班級審判真是爽快呀~」
除了這一切事情的罪魁禍首之外。

「千草同學,沒事吧?」
對了,千草同學剛剛好像一直都沒有說話。
「......。」
「先不要管我,內田。」
說完這句話,千草同學就逕自離開了。

之後,大家也走上了電梯。

結束了呀…。
但是,我們也結束了兩人的生命...。

這樣子的我,真的能在這場遊戲中活下來嗎…。


[第一章-絕望的開端END]
[剩餘人數-14人]
[To Be Continue]
-------------------------------------------------------------
第一章完結了,可是我不想慶祝QAQ
為什麼我會在第一章就讓輕兒子和輕女兒的cp領便當呀!(大喊
我大概要去平復一下心情了qwq

對了,想說不要和反駁的顏色搞混,所以這次的言彈我把顏色換成橘色囉,有時間我也會把之前的改一改的。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