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
GP 14

RE:【其他】【其他】【小說】狛枝凪斗同人BG--Addiction

樓主 匕儷 juliemay2718
一周目之初遇2

「妳好,我是狛枝凪斗,謝謝妳。」稍微緩過來之後,白髮的少年誠摯地向她道謝。雖然還有點沙啞,已經比剛才說不出話來好多了。「可以告訴我妳的名字嗎?」

「……空城雫。」雖然理論上不行說出自己的名字,但他應該不會想害她?畢竟,她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吧。

「非常感謝空城桑,願意救我這種人。」狛枝凪斗再一次深深低下頭道謝。

他穿著有點髒的白T恤跟牛仔褲,雖然灰頭土臉,臉上的幾道擦傷跟紅痕也無損於少年臉龐偏向中性的清秀。

突然能理解他為什麼被變態綁架了。

「……沒事,應該的。」她微妙的不知道該怎麼樣回答比較適當,我只是來殺他結果發現你就順手救了?這樣老實回答的話好像不太適當,另外,他說「這種人」是什麼意思?

「那個男人呢?」

「死了,在客廳。」她突然無法抑制的開始發抖。

突然覺得好冷。跟感覺到死亡的氣息不同,是真的身體上覺得冷。

空城桑受傷了嗎?傷在哪裡?恍惚中,她好像聽見少年這樣說。

狛枝凪斗湊過來扶住她的肩膀,先是注意到她衣服上濕黏的血跡,然後是不正常的蒼白臉色。

「失禮了,空城桑……」他掀開她毛衣跟制服的下襬,剛才墊上的廚房紙巾黏在傷口上被氧化成深色的血液浸濕。

他皺起眉,正要起身,空城雫就拉住他,「……不要。」

「什麼?」狛枝凪斗正打算去找電話報警跟叫救護車。

「不要報警。」她深吸一口氣,「……那個男人是我殺的。」

「我知道呀。」他點點頭,語氣裡奇怪地對生命有種輕浮的態度,「但是正當防衛是合法的,空城桑也只是為了保護自己迫不得已……」他觀察著少女的表情,語氣漸緩,「……難道不是?」

「空城桑,難道是在報仇?不對,不太像……那是在做秘密任務嗎?偵探?黑道?殺手之類的?」

等等,怎麼突然間就猜到了啊?空城雫略驚恐,連剛才睏倦的感覺都被嚇得消失的一乾二淨。

她的表情讓狛枝凪斗肯定了自己的推測。

「……如果不是剛好遇到空城桑的話,我可能就會被殘酷地對待然後死掉了呢。」少年繼續喃喃,突然瞇眼笑了起來,「哈哈,被綁架又剛好被救了……看來我還真是好運呢!」

她縮了縮身子,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總覺得這個人……心理狀態不是很正常啊。

「啊,空城桑會覺得冷吧。」狛枝凪斗將一件掛在椅背的外套拿來披在少女身上,「先將就一下吧……但還是得止血,應該是因為失血有點多才覺得冷的。」

「狛枝懂得真多,還有,其實不用叫我敬語的,我們應該差不多大。」她抬起手臂,讓少年用找來的衣物充當繃帶綁上她的傷口,用以加壓止血。

「因為妳是我的救命恩人呀……嗯,好吧,聽空城的話,」他聽話的應下,拿來濕毛巾把血跡盡量擦一擦。「如果不方便報警的話,大概也不能去醫院?那麼,有什麼我能幫上忙的嗎?另外……」狛枝凪斗露出苦笑坦然言道:「我被關了兩天……雖然睡飽了,但肚子真的很餓啊。」

像是響應他的話,少年的肚子傳來咕嚕聲。

「那,狛枝先去買食物,然後幫我買一些繃帶紗布什麼的回來好嗎?」空城雫果斷的下了決定,如果他一出去就不再回來,也沒什麼關係,她只要等血止住就能走動了。

狛枝凪斗答應之後拿了綁架犯的皮夾出門了。

過了幾分鐘,勝生刎出現在她面前嘆氣。「果然又弄成這樣子了。」他仔細檢視了她骨折的手指,「你腰上那團包得像肚兜的,是怎麼回事?」

-------------------------------

狛枝凪斗回來時,空城雫已經消失了。

他不知道心裡是什麼感覺,有點……失望?他拾起剛剛披在少女身上的外套,發現左邊口袋裡似乎有什麼東西,翻出來一看發現是一張樂透彩券。

白髮少年坐在沙發上打開了電視,在屍體旁邊開始享用兩天來的第一餐。當新聞播到這一期的樂透開獎時,他隨手拿起彩券對了下號碼。

是頭獎呢,三億日圓。

剛剛空城雫該把外套帶走的,他心裡這樣想。不過,他覺得之後他們一定有機會再見到面的,不為什麼。因為――

「雖然常常發生不幸的事,我的運氣還真是好呢。」狛枝凪斗這樣想著。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