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9
GP 590

RE:【古一.襄鈴】如故君子蘭(12/21,更新上+下,全文完)

樓主 本狼.羿子涵 kyuzi

龍鎮已恢復風平浪靜,海天一色的好天氣下又是一如平時的人來船往。街上民眾皆因災難過去而展顏歡笑,卻有寥寥因永失同伴而哀慟傷懷。

人與人,不是死別,就是生離。要擁有多大的福份,才能永世相隨,共伴一生?

──妳能找到媽媽真是太好了,沒想到我們在那麼早之前就已經見過她。襄鈴,木頭臉……一定也會為妳感到高興的。

──妳一定要好好珍惜和妳媽媽在一起的日子,不要惹她生氣,不要像我……

──我這就乘船回家去了,家裡的事還得從頭學起,以後怕是沒能像現在這般四處亂走了,倒是妳,要有機會到琴川別忘了來探望我,我一定請妳吃肉包子,燒一桌子好菜款待妳!

──那麼……再見了……


蘭生,不要露出那種笑容,襄鈴看了很難過,很難過……
 
 


 
翌日一早,襄鈴就自動讓鄰近飄傳而來的香味給喚醒,興沖沖地來到向家灶房,正巧遇上蒸籠掀蓋的時刻,剎時白霧翻滾,一屋子熱騰騰的包子香氣,襄鈴大大吸了口氣,一臉幸福陶醉。

「好香哪!蘭香,這肉包子也是你做的嗎?」

「是啊,家中三餐都是我負責的,攤子賣的包子也都是我事先和好餡料,再由我爹和麵入餡蒸熟擺攤。然後蘭香是我家包子攤的名字,我叫君蘭……」

「我可以先拿一個包子吃嗎?」不待回答已然動手揀了一個最胖最大的肉包子,一邊燙手一邊輕呼剝著吃。

早飯是尋常的清粥醬菜加上蘭香招牌肉餡包子,木兒這小孩亦趕了個早,摸上向家飯桌共食。

「蘭兒,今兒你學院下課就溫書去吧,不用上街市替我擺攤了,我一人忙得過來。」向父道。

「夜裡也有時間溫書,不爭這一個下午。」向君蘭語氣一般,卻是不帶商量。

「你既然意在科舉,自然該多費心思在讀書上頭,你娘也希望你專心致志,無益分心費力在咱家攤子上的。」

「我不──」向君蘭停口,頓了頓才接著道:「我自會斟酌,爹你不用操心。」

向父嘆了口氣,顯然無法不操心,但知兒子向來自有主張,也就不再談論此事。

「蘭香,書院……就是念書學習的地方嗎?」襄鈴忽然開口。

「是啊。」

「那,我可以跟你去書院看看嗎?」

向君蘭奇道:「哦?妳也想入書院讀書嗎?」

襄鈴搖頭,「不是,只是我……一直很想去書院走走看看……」

「唔,只要席間規矩,不打擾他人用功,應是沒有問題的,妳就跟著我去,我再同先生說一聲便可。還有,我叫君蘭,不是蘭香,拜託妳記起來吧……」
 




 
襄鈴乖巧地端坐在向君蘭身邊,好奇而安靜地打量這個地方。

講課的先生,認真的學生,滿架子的書冊,一室的紙墨香……原來這就是書院啊,一個言行粗鄙的人都能薰陶出溫文儒雅的地方。

「唔……那位講課先生口中的蜘蛛折野什麼的,聽起來好深奧,還好九尾狐不需要懂這些……」襄鈴喃喃。

「什麼蜘蛛狐狸的?」向君蘭壓低聲音問。

「沒,沒什麼。」

襄鈴打量別人時,別人也在打量她。講堂上來了個生面孔,既是女子,又生得可愛俏麗,自是引來無數好奇目光。中堂休息時,坐在向君蘭前頭的書生一臉討人厭的笑,流里流氣調侃:
「向兄當真是上天眷顧,又生聰明腦袋,又有不淺豔福,看向兄先前數度翻閱鄉野杜撰小說,我還以為向兄所好乃是冶豔媚人的狐狸精呢,怎麼其實口味嫩得可以,看這哪來的可人姑娘,莫不是用肉包子釣來的?正所謂肉包子釣女,願者上床──」

「你嘴巴放乾淨點!」向君蘭罵了一聲,往前跨了一大步,那書生以為他要動粗,先是一驚,趕緊偕同其他人笑鬧離開。

向君蘭看襄鈴一臉懵懂,沒有探究的意思,也就不跟她解釋太多,只道:「不論到哪兒總是會遇上些討厭的人。」襄鈴點頭表示明白。

向君蘭陪她在書院各處走走逛逛,怕她覺得課堂無趣,問她要不要先行離去,襄鈴倒是捱得住沉悶,毫不抱怨地陪他上完一上午的課。下了學,有些人留在書院溫習,向君蘭正在收拾用物,書院先生走了過來。

「君蘭。」

向君蘭暫停手邊動作,「先生。」

「君蘭,你有幾日沒留下來用功了吧?」

向君蘭禮貌回道:「是,學生上街市幫父親擺攤了。」

「嗯,好孩子……」先生捋了捋頦下鬍,道:「我聽說,你似乎有意放棄鄉試?」

向君蘭默了默,坦然無諱:「是,學生的確有此打算。」

「可是因為家中情況所迫?」

向君蘭沉默。

先生嘆道:「人生無法盡如所願,溫飽與理想難免衝突,但凡事未嘗沒有解決之道。你年紀雖略長,然天資聰慧,比人晚發奮卻多收益,書院諸位先生都很是看好你未來的求仕之路。我希望你能再考慮一番,莫要輕言放棄,埋沒了自己,令自己終生抱憾。」

「……是,學生會再仔細想想,不會莽下決定。」

兩人出了學院,往街市方向漫步而去。方才先生的一番話徘徊在心,再兜上早晨向父與向君蘭的對話,令襄鈴莫名在意起這件事,忍不住開口問道:「蘭香,剛才先生說的那個,你……是不是要放棄一件原本很想做的事?」

所謂事不過三,過了三大抵就成了定數,看來這稱呼是糾正不過來了,向君蘭默默接受這項事實。

「蘭香?」

「……我外公是個落第秀才,我娘從小耳濡目染,也頗為詩情畫意,她很喜歡君子蘭,就為我取名為君蘭,合上我爹的姓氏,期許我能有『君子如蘭』的風骨;包子攤也是我娘命的名,店招還是她親手繡的。」

襄鈴聽他說起家事,凝神聆聽。

「我爹和我娘年紀差距頗大,我外公對他不甚滿意,我娘就和我爹私奔到了梳河鎮,靠著她的手藝賣起了包子,一開始生活清苦,後來生意漸上軌道,慢慢地也就過得去。待我大了,她送我去書院,我對念書本無興趣,亦胸無大志,只是渾渾噩噩,得過且過。

「我娘身子底本就不佳,為了生計沒得調養,積累出一身病來,醫也醫不好,臨死之前囑咐我去考取功名,我應承了她,開始發奮念書……原是為了她的遺願才念的,卻是讀出了趣味來。我本來對為民謀福什麼的也無甚執念,只是想著考取官職既能圓了娘的盼想,又能讓我爹安過晚年,也是一樁事。」

襄鈴不解道:「既然這樣,為什麼書院先生又說你想放棄當官?」

向君蘭默然目望前方,道:「我這兩個月才開始上街市幫我爹擺攤,以前他們總要我專心在書本上頭,從不曾要我幫忙,而我也從未有過分攤勞苦的念頭。娘的死對爹打擊極大,整個人衰老許多,我這才驚覺到他一個人擺攤有多吃力,真恨極了自己以前的不孝,他現在身子大不如前,我這才有了放棄科舉幫忙我爹的想法……『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的境界太不食人間煙火,我做不到……」微微一喟,「人總是要遇上一些事才會長大吧,雖然違背母願,但我更不願再失去一個親人。」

襄鈴心中有感,低聲道:「家裡三餐不都是蘭香張羅的嗎,襄鈴覺得你並不是完全不孝啊……」

向君蘭呵的一笑,道:「這大概是我替家裡的唯一分攤吧。」頓了頓,緩緩道:「我近日才知道街市裡有地痞徵收照料費一事,沒想昨兒就遇上了,我後來打聽了一下,原來這些地痞和官府的人暗通款曲,官府中人會自地痞從百姓處搜刮來的油水裡抽成,這些人狼狽為奸,莫怪百姓的苦天地不應。我第一次深想,若真能坐上官位,定要親手摘除這些戕害百姓的毒瘤!不過……我現在連自己家裡事都照看不上,又如何為百姓謀福祉?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家猶在國之前,為官者若不能愛惜身邊之人,又如何去愛那些與自己毫無相關的人?」

襄鈴對這些並不是全懂,但也聽出了他的兩難。

隨心所欲,無所顧忌,在這世間當真是難求的奢望嗎?

 
──人活著,不能只顧自己開心,還有許多東西比這更加重要,像是責任,像是擔當……


「……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解決嗎?比如……比如另外找人來幫你爹爹賣包子什麼的?」

「這我也想過,但我家小本生意,那些地痞流氓吸血蛭一般咬上了就不肯鬆口,前陣子又才治過我娘的喪,暫時很難再負荷雇人的費用,還不如我一肩扛起,先撐過去再說。」

襄鈴心中難受,不禁怨起自己能力低微,一無事處。

「襄鈴真希望可以幫助蘭香,可卻不知能做什麼……」

「我說這些並非要妳跟著苦惱,妳聽聽便行,可別掛念在心。」向君蘭心頭暖暖,微笑道:「妳有這心意便行了,我很高興。」也不知怎地,這未與他人說知的心事竟會講給她聽,自己甚感奇訝。

來到街市,襄鈴索性幫忙賣起包子,一面賣一面吃,向家父子看著好笑又有趣,便隨她去,倒是生意做得比平常更起勁。臨晚收攤,向父笑道:「蘭兒,今晚有燈會呢,你帶小姑娘去放放花燈吧,她會喜歡的。」

「燈會?」襄鈴睜大眼睛,「就是那個坐船上、往河裡放燈的燈會?」

「是啊,妳沒瞧見鎮上主河道兩旁都掛起了燈?」向父往河邊指著。

天色昏晚,兩排花燈已然點上,一朵一朵紅燈籠散發出稀淡光暈,襄鈴忍不住讚道:「好像一串串發光的糖葫蘆啊!」

向君蘭噗哧一聲,笑道:「燈會裡有糖葫蘆買呢,想逛嗎?」

「想,」襄鈴聲音略低,「我一直很想放放花燈……」

「吃過晚飯我帶妳來吧。」

襄鈴點頭微笑:「好,謝謝蘭香。」走到河道邊眺望燈會裝飾。

「她為什麼叫你蘭香?」向父不解道。

「誰知道呢,」向君蘭一臉淡定,「她大概覺得我長得像包子吧。」
 


 


大紅燈籠在夜色襯托下鑲著一圈迷濛光暈,寬闊的主河道水面漂浮著成千上百朵蓮型花燈,又有十來艘蓬船沿著河道巡遊全鎮,向君蘭特地租了一艘,和襄鈴兩人坐在船尾觀賞,任船夫緩慢遊河。

襄鈴輕輕放了一朵花燈,看著它愈漂愈遠,和其他的匯合成一片燈海,好似河面綻滿夜蓮。簇簇微光時有時無映照她小巧面龐,光影深深淺淺,心思淺淺深深。

「襄鈴,妳今兒個晚上沒吃飽?」向君蘭忽問。

「嗯?沒有啊,蘭香燒的菜很好吃,襄鈴吃得很撐呢。」

那就不是肚子餓的緣故了。向君蘭沉吟了會兒才又開口:「襄鈴,我問妳一事,妳要覺得唐突,不回答也不要緊。」

襄鈴眨了眨眼,顯然有些意外,點頭道:「蘭香你說。」

「自打見到妳起,我便一直覺得妳很不開心的樣子,妳是否……有什麼困難?」

即便偶露笑顏,不論當時笑得再歡暢,下一刻旋又沉寂,似有重重心事。她那樣一個單純可人的女孩,不該如此消沉。

襄鈴低下了頭,好半晌不語,只聞舟楫欸乃,水聲輕柔,岸上人群的嘻鬧歡笑十分遙遠,像在另一個世界。

「……蘭香曾有過遺憾嗎?」

「遺憾?」

襄鈴微微抬起臉,目光遠放,似在凝望錦緞般的黑色長河,似在注視如緞上花紋般的一洩花燈。

「這兩日,我接連夢見以前一個同伴……我和他以前曾和其他同伴一起行走過很多地方,面對過許多事,大家分開之後我唯獨常常夢見他,後來慢慢少了,只在偶爾忽又想起他時才會夢個幾天。昨兒個遇到蘭香,又令我想起他……他叫蘭生,你和他很像很像,不論長相、聲音、身型,我一開始還以為是見到他了……」

向君蘭微訝,想起她餓昏醒來後兩人第一次打照面的情景,不由恍然大悟。

蘭香,蘭生,原來如此……

「蘭生跟我提過很多琴川的事物,我第一次去的時候沒特別上心,後來一直很想看看他口中的書院和燈會,搭著小船,放祈願水燈……」

「他是妳喜歡的人嗎?」向君蘭問。

襄鈴身子微微一動,緩緩閉上眼,低聲道:「蘭生……很喜歡我……但我當時喜歡的是屠蘇哥哥,後來蘭生家裡有了變故,他說他得負起屬於他的責任,所以娶了一個他必須娶的人,放棄本願,去做原本不想做的事……」

向君蘭一陣默然,又問:「那後來,妳喜不喜歡他?」

「我……我……」

縱未明說,意思亦很明白了。

向君蘭吁了口氣,身子往後輕倚船舷,仰望鋪天夜幕。今夜本該星光璀燦,約莫是今日鎮上燈火輝煌,反將星芒給逼得淡了。他慢慢道:「早兩年,我家隔壁住的不是王大娘一家,而是另一戶人家。那家人有個姑娘叫阿秀,她喜歡我,我知道,但我不放在心上,她也知道,仍是對我很好很好,我傷她的心,她也沒生氣過。」

襄鈴夢囈般低喃:「嗯,我傷他的心,不關心他,他也從不跟我生氣。」

「可不知何時起,我越來越在意她,每天都想見她面,看見她就覺得歡喜不已,等我總算明白自己也喜歡上她時,她家卻搬離了梳河;我先是茶不思飯不想,捱了兩個月忍不住去找她,卻發現她已經嫁給了別人,看起來非常開心幸福……」

襄鈴咬唇不置一語。

「我偷偷地哭了一個晚上,不斷想著如果我早點告訴她我的心意,就不會是這番局面,但世事就是如此,在妳懵懵懂懂的時候,就已經錯失了一些重要的東西。」他淡笑,眼神是已然釋懷的平靜。「如今想到阿秀,我心裡仍會感到淡淡失落,但我知道待我再度遇上另一個心儀女子時,這份感受就會淡去,成為我的回憶;再一想她過得那般順心,曾有的遺憾便會轉化為祝福了。」

向君蘭對上襄鈴的眼,微笑道:「我想,人之所以會遺憾,有時是因為錯過了一個可能的結果,有時,則是因為錯過了一個了結吧。」

似有某物劃過她的心,令她身子陡然一震。向君蘭沒再說話,只是望著墨黑天空,小船轉進另一截河道,燈籠佈置不如街市主河道那般密集,一下暗了許多。襄鈴轉身背對他,雙手緊握抵在心口,瑟縮著身子。

「蘭生……」

向君蘭一愣,看向她。

「蘭生……我……有些話想跟你說……那時候就想跟你說……」

她現在叫的究竟是誰?向君蘭坐直了身子尋思,張脣欲問,旋又打住,頓了頓溫聲道:「嗯,妳說,我聽著呢。」

看不見面容,唯有聲音,當真便如蘭生在後一般。襄鈴顫聲道:「那時候……其實我……我也喜歡你……」

向君蘭伸出一手,輕輕摸了摸她頭頂,柔聲道:「我知道了,謝謝妳告訴我,襄鈴。」

渾身一顫,眼淚不受控制滾落,襄鈴雙手抵著眼睛,嗚嗚咽咽地哭了出來。

哭著,終於覺得解脫。
 




 
天光晴好,和風清微,昨夜的花燈還漂流在河面上,向君蘭和襄鈴立在鎮口,都是笑意滿面。

「揣好啊,可別搞丟啦。」向君蘭將一袋熱呼呼的包子遞給襄鈴,「別因為捨不得而省著吃,吃完了再買便是,雖然別家的包子不如我蘭香包子遠近馳名,飢饑時只好將就將就,萬一再餓暈,可不一定能遇上像我這種好人。」

「自吹皮,不知羞。」襄鈴笑嘻嘻地。

向君蘭注視她再無罣礙的開懷笑靨,目光不自覺放柔。

「一個姑娘家孤身在外千萬小心些,別為了肉包子跟了壞人去。」

襄鈴嘟囔:「我才沒那麼笨呢,瞎操心。」忽然想起一事,趕緊道:「對了對了,君蘭,我送了一個禮物給你哦!」

向君蘭奇道:「什麼禮物?」

襄鈴笑得神祕:「你馬上就知道了!」

昨晚入睡前靈光乍現,想出了一個可以暫時幫忙向家的法子,趁無人察覺變回狐狸原形,一路竄入朱胖三人屋裡對他們施以魅術,令他們醒來後奉向君蘭為老大,對他言聽計從,幫忙向家賣包子。術法有時效,襄鈴修為經過與百里屠蘇等人數月的行走修煉,和與母親生活的兩年時光,已不是變身還會留下耳朵尾巴那時所能比擬,雖只得三個月的效力,只希望屆時向君蘭能找到解決困境的方法吧。

「君蘭,襄鈴希望你別放棄想做的事,我真的很想看到你當官的樣子呢!」

向君蘭笑道:「別擔心我了,倒是妳,愈往西北去天候愈乾寒,好好照顧自己,別生病了。啊,對了,聽說西北方有個青丘之國,是九尾狐的國度,據說狐族個個男俊女媚,誘人極了,妳要是路過此地,記得替我多看看,有機會回梳河時說給我聽吧。」

本是說笑,卻見襄鈴神情微妙。

「君蘭相信有九尾狐嗎?」

「唔?」向君蘭想了想,認真道:「這麼,我也是從鄉野小說上看來的,雖說子不語怪力亂神,但既然人寫得出這種東西,或許真有藍本也未可知。」

襄鈴眼珠子骨碌碌轉動,忽然綻笑。

「那麼君蘭和我做個約定吧,只要你當上了官,我就帶個九尾狐妖來讓你開開眼界,如何?」
「哈?說得簡單,那些妖怪怎會乖乖聽妳的話?」

「你先別管那麼多,到底答不答應嘛?」是問著他的意思,但已率先伸長了小手,等著和他打勾蓋印。

向君蘭盯著那張眼巴巴望著他的淘氣笑靨,心中又好氣又好笑。她是真的很在意他的未來哪……伸手勾住她指頭,嘴上仍不忘補充:「我只能保證盡力而為。」

「行啦!」襄鈴雀躍地上下搖晃兩人小指交勾拇指蓋印的雙手,表示約定完成。「我這就走了,有機會會回來看你們的!」

「嗯,路上小心。」

襄鈴揮著手,帶著燦爛笑容告別新識舊憶,在那如蘭君子的目送之下,再度踏上屬於她的旅程。
 
 
 
(2014/10/12 全文完)





本文為花朝組出品古劍BG同人本《桃花夢》邀文。

板務人員:

347 筆精華,10/1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