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9
GP 590

【古一.襄鈴】如故君子蘭(12/21,更新上+下,全文完)

樓主 本狼.羿子涵 kyuzi
【如故君子蘭】

街市裡店舖櫛比相銜,攤商坐落齊整,一幅幅高掛的布面店招迎風招搖,擺盪如波,叫喚聲呦喝聲議價聲,人聲鼎沸,熙攘喧騰,恰是一幅極具人間生氣的市井升平圖景,忽地一陣惡氣濁聲如裂帛之音,劃開滿場子瞬靜。

一個長相寫著「我非善類」的矮胖男子歪撐著凸肚,帶著「老子就是來尋釁」的神情慢斯條理地道:「小兄弟膽氣不錯啊,聽我左右護法說,全梳河的攤販商家就你們攤尚未繳上照料費──」

「大哥,是不肯繳照料費。」男子身後臉上寫著「我是小弟」的兩名護法之一附耳提醒。

「──全梳河鎮的攤子商家就你們不肯繳上照料費,這不是破壞咱鎮長久以來的規矩是什麼,小兄弟你好意思面對這一眾守法的左鄰右舍嗎,啊?」

包子攤上的青年雙手叉在胸前,冷哼一聲:「哪來的奇怪名目,我可沒聽說咱鎮上商攤依律按時繳交稅銀之外,還得私下進奉什麼照料費。」

矮胖男子嘿嘿一笑,指著青年身旁的中年男子道:「你這陣子才來幫忙的是吧,我以前沒在街市裡看過你。問問你爹便知,他可懂規矩多了,每個月該交的向來不推拖,從不需要我親自出馬,耗在這兒浪費脣舌。」

青年看向父親,後者搖頭嘆道:「蘭兒,能用錢銀解決的事是最簡單不過的,何苦為了爭這一口氣而自找麻煩?給他們便了。」

近攤交好的叔嬸亦相勸:「以前西角那殺豬的豬肉福死活不肯交照料費,給這夥人拆了攤臺不說,還日日前去說要和他好好認識認識,賴在攤上請也請不走,搞得沒人敢找豬肉福做買賣,豬肉福這才給逼得收了攤子離開梳河。你們趁早打發了這幾人,免得影響營生,划不來呀!」

「就是啊小蘭,跟這些地痞流氓硬碰硬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沒甚好處的,犯不著犯不著!」

「……搬石頭砸自己腳這句話不是這麼用的,你是要說以卵擊石吧。」劍拔弩張之際癖性發作,青年仍忍不住糾正他人誤用的詞語。

矮胖男子抖著下巴肥肉笑道:「小兄弟,從善如流人生比較快活,以後要有什麼外來阿貓阿狗尋釁滋事,我也才有個名目替你擺平哪!識相些吧,要不──你們這店招我就笑納了,正巧我缺了塊解手布呢!」言下之意便是要毀人營計了,說著就去拉扯繡著「蘭香包子」四個粗黑大字的青底布幡。

「住手!少碰我娘繡的東西!」青年大吼一聲,大步上前一把推開矮胖男子,他年輕力壯,將男子推得往後連跌數步,撞上一旁的黃衣少女,在左右護法手忙腳亂的攙扶下才勉強站穩身子。矮胖男子氣得肥肉亂抖,指著青年聲音亂顫:「你、你……好啊,你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你現在就算改變心意想交上十倍照料費老子也不願收了!今兒個不砸了你家攤子,把你老小趕出梳河去行乞,老子他娘的就不姓朱!」

雙方正在揉拳挽袖、事態一觸及發之際,包子攤前傳來一個嬌稚聲音,虛弱卻吸引了在場眾人的注意。

「包子……嗚……好痛……」

方才被朱胖撞倒在地的黃衣少女緩緩站起,皺著小臉揉著磕碰到地上的手臂,著惱地瞪著朱胖。

「是你撞倒我的對不對?你這隻胖豬,害我在旁邊想買包子喊了半天沒人理我,又撞得我好疼,討厭死了!」

眾人見這髮繫鈴鐺、留著雙辮的可愛姑娘一派天真地對著朱胖三人發嗔,不禁為她捏了把冷汗,幾個好心民眾正想趁朱胖尚未反應過來的空檔將她勸離現場,卻沒想到那三人眨了眨眼,臉上驀地出現大夢初醒般的神情。

「……欸?我們佇在這兒幹嘛呢?」朱胖張望幾下,奇怪地問。

左右護法你看我一頭霧水,我看你莫名奇妙,這個那個說不出個所以然。朱胖啐道:「走了走了,瞧這都什麼時辰了,回家用晚膳去了!」看了蘭香包子攤一眼,卻沒有任何反應,捵著肚子帶領兩位手下大搖大擺離去。

「……朱胖中邪了這是?」眾人愣愣地。

青年父親最快從錯愕中恢復,連忙招呼顧客:「小姑娘,妳要買包子是嗎?鹹的有鮮肉包子和菜肉包子,甜的有豆泥包子,妳要什麼呢?」

「我……我要……」

青年看黃衣少女臉色不佳,氣弱無力,忍不住關心道:「姑娘,妳還好嗎?」看著不太妙啊。
黃衣少女沒回答,按著肚腹眼一閉,直接暈倒在地。

「不是吧,姑娘!」
 




 
細雨紛飛在灰霾陰暗的天地之間,絲絲縷縷,飄忽無際,落在衣上只濡不溼,寒冷卻是穿衣刺骨──也許冷的不是骨,而是幾乎不再跳動的心。

──我……已經決定,會盡心照料孫小姐一輩子……

──對不起……襄鈴……

──不要急著長大……變成大人……實在……是一件太痛苦的事情……

──哪怕……只是一點點……妳對我……究竟……


蘭生……其實我……

我……
 
 
 
 
襄鈴緩緩睜開眼簾,眨了幾眨,復又幽幽閉上。

即便經歷過更錐心難過的失去之痛,即便沉浸於渴盼已久的天倫之愛,最常出現在夢裡頭的,仍是那一個早已過去兩年的霧雨之日。

和娘度過了兩年夢寐以求的快樂時光,今日的她雖仍略不諳世事,心性卻已大有長進,也漸漸明白,痛苦和喜樂都可能因歲月而漸趨平淡,唯獨遺憾,或許直至生命盡頭,都仍填補不了心頭那一處缺口。

有時候錯過了當下,即錯過了永遠。

不願再自陷低落,襄鈴收拾情緖張開眼睛,盯著陌生房樑好一會兒,心底的茫然逐漸化為臉上的疑惑。

這是哪兒?

肚皮隨著她起身發出一陣響亮的咕嚕聲,喚起她昏倒前的最後一點記憶。

離開母親前往她父親的故鄉──青丘之國還不過是十來天前的事,一路朝西北步旅,卻在一片窮澤惡沼中迷失了方向,耗了幾日才撞見人煙,尾隨著來到了梳河鎮。那家包子攤十里飄香,誘得在沼澤中因尋不到食物而飢餓萬分的她循香而來,以魅術驅走撞痛她的人,沒想到還來不及吃到渴望的包子便不省人事,想著就覺得萬分不甘,到現在仍有包子香氣還在鼻間縈迴不散的錯覺。

「包子……嗚……」

正在傷心欲淚之時,忽聽一個小孩聲音喊了起來:「啊,姊姊醒來了,要趕快告訴蘭哥哥!」

襄鈴循聲抬頭,只來得及看見門口一個小女孩奔離的背影,眼尾餘光掃過房中桌面,心中驀地大動,目光移回定睛看去,桌上的白色物事看著煞是眼熟──

一盤可愛的包子!

雙眸綻光的襄鈴一蹦跳下床,抓起餘溫猶存的飽滿包子不顧一切大口咬落,肉餡汁與麵皮香令她笑逐顏開,原就圓潤的雙頰吃得鼓撐鼓撐,三兩下便解決一個,再拿起一個正要享用,那小女孩已帶了一名青年回來,那人一見襄鈴便嚷:「姑娘且打住,別光吃包子,晚飯已經好了,正在我家裡灶上熱著,妳再吃下去可就吃不下飯了。」

啪一聲輕響,手裡包子掉到桌上,襄鈴渾似未覺,只是睜著圓滾大眼愣愣地看著他。那眉眼,那聲音,簡直就是……

「……蘭……蘭生……?」

青年哦一聲,綻笑:「不錯,我就是那蘭香包子的,姑娘還記得?我叫向君蘭,靡然向風的向,君子蘭的君蘭。」

襄鈴喃喃:「向……君蘭?不是蘭生……」

她這句話語音低微,只似脣瓣翕動,向君蘭並未聽見,逕自道:「妳現在覺得怎樣?大夫說妳染了點小風寒,這時節晴雨不定,江南又多潮溼,小傷風本來常見,算不了什麼事,但妳似乎好幾日未進食了,體力不支才會……那個啥……」想來矜持姑娘家對於餓暈一事是赧於啟齒的,於是很替人著想地略過這兩字,接著道:「我家裡就我和我爹兩個男人,收留個姑娘怕不太合適,所以暫時將妳安置在鄰居大娘這兒,照看上也方便。大夫說妳身子底極佳,多多進食多多休養就能好,妳若能走動,就到我家吃飯去吧。」

一旁的小女孩扯了下向君蘭的衣袖,求道:「木兒能不能也去蘭哥哥家吃飯?」

「當然好啊,木兒要吃多少就吃多少。姑娘走得動嗎?」

襄鈴點點頭,略顯失神地跟在大手牽小手的向君蘭和木兒身後出屋,目光只在向君蘭背影打轉。日頭早落,淡月堪堪掛上,屋舍透出的燈火微明下可見他身型和方蘭生頗為相似,但高了一些,也是梳個書生髻,從後頭看來,倒像是方蘭生穿著質料一般的衣服。來到隔壁籬舍,向父早就張羅好飯菜碗筷,見了她先關心一番,入座後又不住夾菜到她碗裡。

襄鈴想著蘭生曾同她提過一個趣聞,說這世上會有另外兩個容貌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若是兩個相同長相的人碰了面,聽說會發生怪事。怎樣的怪事蘭生也不清楚,但一模一樣的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畫面光憑想像便覺奇異有趣。她端詳向君蘭,努力想找出他和方蘭生的異同之處:這人額面更闊一些,鼻梁更高一些,貌似年長二、三歲,是以氣質穩重許多,但偶爾出格的言行舉止簡直就是蘭生的翻版,笑起來又有微微的酒窩,除此之外,真是十分相似了。

向君蘭瞄了襄鈴一眼,臉上淡淡一紅,咳了一聲開口道:「姑娘……」

「我叫襄鈴。」

「襄鈴啊……『有酒襄陵,醇美所傳』,人如其名,真是個好聽的名字。那個啥,聖人有云:『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非禮勿視既然擺在最前頭,想來是首要之禮。妳這般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瞧,實在、實在是……」令他好不自在啊!

「唔,連說話方式都好像……」都喜歡咬文嚼字拉雜一大串她聽不懂的話。

「嗯?像什麼?」

襄鈴目光移回眼前一桌子豐盛菜餚,吃了一口碗裡堆積如小山的菜,大眼因驚奇而圓睜。

「好……好吃!」又吃了一口,讚道:「真的很好吃!這些菜都是你燒的嗎?」

見她轉移了注意力,向君蘭心裡鬆了口氣,笑道:「是啊,都是跟我娘學的,我娘手藝可好了,鎮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我可是盡得她真傳!」語氣甚是自豪,不知自豪的是母親的好手藝還是自己的。

與滿桌食物奮戰中的木兒從碗裡抬起小臉,附和道:「是啊是啊,蘭哥哥燒的菜最好吃了,我娘和奶奶的手藝都沒他厲害,她們都說誰要是娶了蘭哥哥,誰就等著被養成小豬了呢!」

「說話前先過個腦子,娶跟嫁是兩回事好嗎,沒得折煞我的男子氣概。」向君蘭黑著臉說道。

「你娘呢,怎麼沒出來一起吃飯?」襄鈴問,頗想見之一面。大約是近年才擁抱母愛,她對身為母親的女子都抱著莫名的親近之感。

「我娘半年前過世了。」

向君蘭臉上仍微笑著,笑意卻淡了許多,席間氣氛瞬間低沉下來。無心一問卻踩人之痛,襄鈴十分過意不去,絞著辮子低聲道:「對不起,我、我沒想到……」

「沒什麼,趁菜還熱著,快吃飯吧。」

襄鈴瞄了向君蘭一眼,又垂下眸。

她覺得他這時候的笑,很像最後告別時,蘭生的笑容。

平靜,堅強,企圖粉飾太平。
板務人員:

347 筆精華,10/1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