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1k

【古劍2】書一段對你的思念(謝樂)12

樓主 一隻小肥啾 hhoo1232002
12.





        「礪罌大人,您吩咐的事情已經辦妥。」

        華月在礪罌面前微微行了個禮,禮畢即聞那礪罌大肆狂笑了起來。

        甚好,他老早打聽出來那謝衣還有一牽掛就是他在樂府認識的樂家少爺,想不到他還沒找上門,對方就自入虎穴,就算是謝衣還能嘴硬固執,他就不信壓著他的牽掛之人在謝衣面前一片一片的刮下他的血肉,謝衣還能繼續揣著他那內力不放。

        「那麼是否現在就要……?」

        「不必,先讓他們好好敘舊。甜頭吃多了,苦味才會更難承受。」







        樂無異沒敢相信眼前的景象,他以為被押進大牢時會看見遍地白骨、髒亂不堪的景象,沒想這流月山庄的地牢特別乾淨,想是傳聞中的庄主大人……特別喜愛乾淨所致,即使牢房內也沒有半點髒亂,地上都鋪滿了乾稻草。

        「進去!」

        大牢一開他立即被幾個人推進去,樂無異一時沒有站穩,狠狠摔在了地上,這一摔讓原本就帶著內傷的樂無異七葷八素的直暈,等他定好神,那些將他押入地牢的人早就離去,連通往地面的大門都被緊緊關住,若不是兩旁點了兩支蠟燭,恐怕這地下就黑的什麼也看不見了。

        樂無異還覺得有些噁心,按著眉心站起身來,誰知道這會兒起的急了,忽然又是一陣暈眩襲來,他感覺嗓子一甜,又吐了口鮮血出來,然後眼前一黑就什麼也看不見了,最後他只隱約聽見有個聲音,溫柔又急切的喊著他的名字。

        謝衣……是你來接我了嗎?







        謝衣沒敢相信自己看見什麼……似乎是一個身影與樂無異十分相似的人被推進牢房,他的身子似乎非常虛弱,被推了一把就跌跌撞撞的,直到那人猛地從嘴裡嘔了一口血出來他才確定那真的是樂無異,除了樂無異,世上再沒有人能讓他感到如此心疼了。

        「無異……無異!」

         謝衣著急的喊了幾聲,倒在地上的身影沒有給他半點回應,他連忙捂著傷口有些艱難的走到樂無異身邊,看見地上及無異衣領上的血漬。謝衣探了探無異的脈搏,並不算太微弱,卻也沒有尋常人那樣強勁,他鬆口氣,知道樂無異雖然有傷在身,但性命暫時無憂,他鎮定下來,伸手褪去了懷中人的衣物,小心翼翼的不使太大的動作。

        平日裡樂無異穿的隨意,都是寬袖鬆衣,今日卻被迫穿上了如此勁裝,腰帶上面明顯有掛過劍的痕跡,佩劍怕是被人給奪了去,謝衣自己也沒有辦法使出太大的動作,彎腰就覺得肩上的傷口扯的發疼,衣物還能夠拿起來觀看,無異的身子卻不是那麼輕巧的物品,整個地牢只點了兩支燭火,微弱的看不清楚四周,謝衣一時情急只好伸手去觸碰無異的身子,全身都仔細摸了一遍也沒找到任何較嚴重的外傷,倒是許多細細小小的擦傷。

        那麼究竟為何會吐血?誰有這個能耐可以不造成任何外傷就……謝衣想到這裡心裡就露了一拍,整個流月山庄最擅於此的莫不過是華月了。

        「讓本座看看。」

        在旁靜靜的看著兩人的沈夜終於看不下去了,人家受傷了還給他脫衣服,又不是不知這地牢有多寒涼,這時謝衣似乎也發現不妥,連忙將樂無異身上的衣服重新整理好給他穿上,還褪去自己身上的外衣給他披了緊。

        但是對於沈夜他還如何能夠相信?何況將樂無異重傷至此的也許就是華月,雖然說以華月的性子是絕不會濫傷無辜,唯一能夠命令她的人如今又同自己被關在安無天日的地牢內,但他卻還是能夠隱約感覺到樂無異身上有著華月的氣息……他不敢妄下定論,卻也不可能將樂無異交給沈夜。

        謝衣看了沈夜一眼,將樂無異抱在懷裡,小心的讓他靠著自己的左肩,雖然身上的傷口仍舊發疼,但已經不會危急生命,何況比起自己這點小傷,他更擔心樂無異的身子。謝衣攤掌併攏五指,將自己的一點內氣凝於掌心,在樂無異的背上細細探察,試圖將內力往他身子的更深處送去,來回了幾次才作罷,不過他已經瞧出點什麼了。

        樂無異身上確實有些華月殘留下來的內力,那內力也確實傷了他,可會造成這種傷害並非華月刻意所為,樂無異的身上似乎有著什麼舊傷,可那傷來自體內深處,似乎不是外力所為,華月擅長以音律導入內力,過程中她不會不知曉樂無異身上的內傷,但她還是選擇了傷害樂無異。

        他緩緩嘆口氣,不知這傷該歸咎何人,才想起樂無異會來到這裡,自己便是那個罪魁禍首。

        「唔……」

        樂無異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有意識之後只覺得聽見一聲似有若無的嘆息,然後發現自己正窩在一片黑暗中,但是全身都很溫暖,他試著擺動雙手去摸索,就摸到身前溫暖的衣料,於是順著衣料摸到一個寬厚熟悉的胸膛,若不是感到如此真實的溫暖,他還以為自己真的死了。

        他也不起身,就賴在那個懷裡輕輕蹭了起來,就好像過去幾個早晨,自己總是那個睡的晚一些的,可那個胸膛不會因此離棄,只是默默的看著他,等他在懷中滿足的醒來。

        「無異。」

        一個喊聲打斷了他的思緒,樂無異想要像之前那樣慵懶的起身,微笑著跟一直抱著自己的人說聲早安,平平淡淡的就好,可是他卻沒能鎮定下來,那聲溫柔的呼喚好像將他心頭釘上的一個木樁狠狠拔下來,既疼又痛快,還伴隨一種滿足,他終於沒能忍住,抱緊了謝衣的腰身,無聲的落下眼淚。

         謝衣心疼的眼眶也紅了,撫著樂無異的腦袋,輕聲的說:「傻無異……我很想你,抬起頭讓我好好看看。」

        微弱的火光下,兩人只隱約看見對方被照的有些晶亮的眼眸,昏暗卻令人朝思暮想的輪廓,對方如何的思念跟愛惜,一眼本應足矣,可樂無異卻遲遲得不到滿足似的抱緊了謝衣,仰頭便是一吻。

        這一吻著實磕疼了雙方,不知道是誰吻去了對方唇上碰出的血珠……思念,便成了鐵銹味的。
板務人員:

347 筆精華,10/1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