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1k

RE:【齋藤BG】《薄櫻鬼SSL同人 空.草》 10/13更新:第十五章

樓主 Nil*夜*はじめ Nyx17
第十五章 尾聲


  「社長,打擾了,土方老師要您先去道場,把她交給我。」一道男聲響起。

  我順著社長的視線看過去,山崎撐著雨傘,眼神犀利地瞪著我們。這時,雨勢變小,開始有些微陽光透出雲層,灑落在我們身上,我卻打了個冷顫。即使不被相信是自己刻意造出的結果,但是從對方口中親耳聽到衝擊力仍不可小覷,加上山崎冰冷的神情,我害怕得忍不住閉上眼。

  「……知道了,這就去。」然後,我的肩膀被拍住,「前田。」

  「是、是!」我嚇得瞪大雙眼,身體往後縮,意識到自己失禮,勉強抬頭看著他的雙眼。

  社長似乎因為我的反應,猶豫了一下,繼續說道:「妳回去宿舍把該帶的東西準備好,山崎會帶妳過去。」

  「是……」我無力地回道,垂下視線,完全沒有信心能好好地跟山崎走過去,山崎肯定待會念我不聽土方老師的話,老是添麻煩之類。

  「妳一定辦得到,就像妳對我保證,不會再逃避。」

  心裡莫名升起一股熟悉的信心,我回望他,使盡全身力氣回道:

  「是!社長!」

  ◎  

  晚上七點十分,壬生道場沒有平日令人振奮的練習的吆喝聲,住在附近的居民經過都忍不住往裡面瞧,想看出室內為什麼還開著大燈。不一會,道場附近的公車站牌前停了一輛公車,下來一男一女,透過路燈,可以從他們的制服和稚嫩的臉龐看出是高中生。

  只是,女生的臉上有道清晰的巴掌印,她任走在前頭的男生拉著手臂往道場移動,完全不吭聲,若不是現在沒有路人,肯定會被目送到進道場吧。

  那可不是土方歲三的期望。

  當山崎領前田進來,馬上引起騷動。龍之介最先喊出聲音,他幸災樂禍地喊著:前田,妳的左臉腫得跟豬頭沒兩樣耶。

  「山崎,你解釋下這怎麼回事。」土方的聲音透著疑惑和些微怒意,自從他得知前田是校長的親戚的小孩,還喪失記憶,又從齋藤那聽到平日去的咖啡廳是他們敵手的地盤(還是前田的那位神秘的「長腿叔叔」透露的!)。

  土方被煩得快抓狂了。

  「前田突然抓狂要公車司機停車,什麼也聽不進去,我只好動手打醒她了。」山崎無奈地報告。

  「才不是!我才沒有抓狂!我問你那是什麼,是你不告訴我!山崎學長!」前田不顧眾人的目光,馬上反擊,她的音量大得再次嚇到山崎。他沒料到,平日看到他會露出害怕神色的前田,竟然壯起膽吼他。不過,他還沒被嚇到無法還擊。

  「像個鄉巴佬大呼小叫,那只是間圖書館(としょかん)。」

  「我就是聽不懂としょかん,怎麼樣!」

  「好了好了,你們搭這麼久的車也累了,先找位子坐下吧。前田,以後妳對圖書館有興趣,我叫齋藤教你怎麼借書,現在去坐在中央那個墊子上,阿,不用跪坐,就用妳方便的坐姿就行了。」

  在體育老師原田的調解下,兩人停止鬥嘴。山崎坐下前,先將前田交出來的信交給土方。前田則是愣了一下,然後照著原田的指示在指定位子大方打坐,抬頭挺胸,繃著臉直視對面的土方老師和近藤校長。

  不過,她方才愣住的複雜表情都沒逃過原田的眼睛,自己的那番話大概說中前田兩、三個心事。他瞥向坐在土方右前方的齋藤,後者知道前田對他的情感嗎?

  「喂,左之,你不覺得小田今晚怪怪的嗎?她看起來很痛苦。」一旁的同事小聲對原田說。

  「新八,你終於發現了。」左之無奈地拍拍他的同事的肩膀。

  「什麼叫我終於發現了啦!」

  「誰教新八兄只顧著賭賽馬,連小田被風間抓走都沒不知道。」平助在一旁小聲吐槽附和原田。

  「小田被風間抓走?!什麼時候發生!我怎麼不知道!」

  「喂喂,你太大聲了啦!小田往這邊看了。」原田用力肘擊新八的腰部,新八痛得彎下腰,無法看見前田的反應。

  就在前田吃驚之際--

  「聽說,妳是近藤先生的親戚的女兒。」土方這時開口道。

  *

  土方最信任的風紀委員齋藤一正在矮茶几上振筆記錄這場會談。

  在土方老師的要求下,所有人保持安靜聽完第一個小時的會談。除了一開始的前田與山崎的爭執,過程出乎大家意料外順利進行。土方先將前田一與校長的關係,及車禍失憶的事簡單帶過,再詢問前田自身的背景和來到這個世界後的種種。似乎因為土方耐心聽完前田敘述,前田口氣頂多帶點不耐煩,沒有以往衝動回嘴。

  多虧先前齋藤的調查和彙整出來的問題,這樣一來一往的問答在會談的第1個小時結束,時間算得剛剛好。所有老師到隔壁房間討論,在等待這段期間,千鶴為大家端上茶水,杯子送到前田面前時,溫柔為她加油打氣。大概是1個小時的會談讓前田筋疲力盡,原本繃緊的臉放鬆下來,對著千鶴靦腆微笑。後者沒發現前田眼裡的疑惑。

  「她的眼神真讓人不舒服,想回家又老是盯著我們看,早知那次就讓她自生自滅算了。」沖田和齋藤遠站在道場門口休息,兩人喝著千鶴泡的茶聊著。

  齋藤十分同意,有時他想問前田為何老用看到熟人的眼神盯著他們瞧。倒是總司的最後一句讓他有點在意,「那次?」

  「上個月底她不是嚷著終於要回家了?我去頂樓發現她正好要跳樓自殺。」

  沖田指的是前田用即時通訊跟齋藤提的事情。齋藤愣住了,他沒這個印象,只知道前田很開心,可以回到她的世界,實際上,那天前田被退學後,不但沒有離開薄櫻學園,反而衝進道場找總司算帳,結果,道場的鏡子破了,土方臭罵他們一頓後,卻給前田留下來的機會。

  「跳樓自殺?有這回事?」

  「是呀。」

  齋藤陷入沉默,她的回家指的是跳樓自殺嗎?這個人的思維瘋狂得無法理解。若不是昨晚校長先生說出的真相和前田半夜做惡夢的囈語,他可能會認為前田不是真的瘋了,就是一心求死,亦或兩者皆是。

  這麼說來,那天前田才會突然衝進道場找上總司,大概是總司用了什麼方法阻止她跳樓自殺。

  又是沒告訴他(橋梁先生)的重要事情……那麼,她一個星期後沒再上頂樓,不是因為劍道課的繁忙練習佔去時間,而另有原因?是什麼原因會讓她不再上去那個令她唯一安心的地方?

  他記得,前田不再上頂樓的前一天,剛好是南雲找前田打賭那天,只要前田不打破校規下穿男生制服,他就會無條件加入劍道社(不知是誰傳的,全校都知道南雲薰賭輸前田一,還遭劍道社副社長沖田總司「好好指導一頓」)。

  「那天放學後怎麼沒聽你提起她跳樓的事?」他知道總司沒義務向他報告私事,不過,如果早點知道這件事,或許能早點處理好前田一,不用拖到現在了。何況,他對前田的責任不只監視她。

  「嗯~你不向土方報告嗎?他們快出來了。」沖田沒有回答齋藤的問題,他瞇起眼提醒著。「啊啦--她正在看我們。」

  齋藤順著沖田的話看向前田,兩人雙眼對上。前田似乎下定決心,站起來往他們那走去。

  「總司。」

  「嗯?」

  「以後別再偷看我和前田的即時通訊的對話。」

  ◎

  我吸了口氣,站起身走到正在聊天的社長面前,「社長,我的表現OK嗎?」

  「妳做得很好。」

  我開心地九十度鞠躬道謝。連接隔壁房間的門猛然刷了聲打開。我趕緊逃回位子上坐好。

  一下回到肅靜的氣氛,吹進道場的涼風多多少少消除這場會談的沉悶感。

  土方老師開口說道:「妳的情況我們大致理解,姑且先相信妳的話,妳要好好謝謝山南先生,他為妳說不少好話。」

  聞言,我慌忙地來回看土方和山南,山南溫和地對我笑著,雖然他是變若水的狂熱研究者,我還是轉面向他,對他土下座大喊謝謝照顧。結果,他一臉可惜,因為土方的緣故,我以後沒時間去保健室找他「聊天」。

  大概有種事情告一段落的感覺,疲倦感瞬間爬上全身,累得沒有多餘的力氣問土方要幹嘛。現在什麼都不想去想,我已經照社長的話,把我知道的都說出來,把長腿叔叔的信交給他們,被監視的學園生活其實沒什麼,就這樣子吧,就這樣子吧……

  「這樣就好了的話,妳待在薄櫻學園唸書比較開心喔,回去什麼都沒有。」

  一眨眼,四周的景象換成日式客廳,地上鋪著榻榻米,原本空空的前面,擺著一張桌子,上面放一杯茶,桌子的另一邊沒有人,聲音來自緣側,那人穿著深藍色和服,手拿著茶杯,坐著面向日式庭院。庭院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寧靜典雅。

  看到他的背影瞬間,我立刻想起他是上次的那位說話痞痞的謎樣男子,以及我到薄櫻學園前的種種記憶。我深呼吸,端起茶杯和他一同坐在緣側。

  「會回得去。」

  「最後一次機會再不好好把握,不會變成無腦人,會死掉哩。」

  「唔……」他說得沒錯,上次慘痛的失誤才會讓我到薄櫻學園的世界。

  「妳呀,那種拖拖拉拉的個性玩最難模式,鐵定早掛了。先說聲恭喜活下來呀!」謎樣男子放下茶杯,故意對我拱手作揖。

  我有氣無力回他,「謝謝,找我來做什麼?」

  「再次恭喜,問對問題囉!」他大大拍手,臉上掛著大大的微笑,「來,這是妳目前的破關記錄。」

  傳過來的紀錄上寫著我每次的選項引發的事件,不用說,我多的是壞選項。

  當我看到答應風間千景放學赴約的選項引發的結果,是死亡,嚇得手中的茶杯掉落,裡面的茶全灑了出來。

  「妳要謝,就謝謝妳那顆忠於齋藤一的心吧。」

  「我沒去赴約才不是那個原因呢!他又不是幕末的齋藤一,連、連、連個前世記憶也、也沒有……最好……沒有!」

  「好啦~妳回去啦~那個人很著急很著急唷~」
  「我一樣會暫時隱藏那些記憶,免得干擾妳在薄櫻學園的任務,下次見嚕~」

  *

  再次眨眼,坐姿換成躺在地上,映入眼簾的是一張俯視我的臉,深藍色瀏海垂著,目不轉睛的清澈藍色瞳孔,微張的嘴唇,還有明顯的黑眼圈。不知為何,我竟勾起嘴角,說道:「山口隊長,您去休息吧,我沒事了。」

  那雙眼睛忽然瞪大,我才覺察自己說了奇怪的話,皺緊眉頭爬起來退離他。我在說什麼,怎麼會把他和幕末的齋藤一搞混,醒來第一句話莫名其妙。

  因為忽然昏倒,被校醫山南老師和班導土方念了一頓,同時也得知自己才昏倒一分鐘,還很激動用沒人懂的語言喊著沒人聽得懂的話。

  倒是我醒來前的那句話是日文。

  「我喊了什麼?」

  「--唔!」

  新八老師來不及說,下一秒他就捂著肚子倒在地上,坐在旁邊的齋藤社長馬上接下來,說道:

  「我待會會解釋,土方老師,我想是時候讓前田知道我是她的誰了。」

  「你來說也好,這個少根筋的傢伙似乎只相信你,好了,大家可以回去了,不要熬夜摸東玩西,早點睡!近藤先生,沒想到會勞煩到您,回去路上我請客。」土方推著校長先生離開。

  「前田,後天朝會見,多睡覺,早點休息!」
  「校長先生說得沒錯喔,早點睡對女孩子的皮膚比較好。」
  「齋藤,教教小田怎麼借書吧,就從我們的圖書館(としょかん)開始吧--」
  「星期一見啦,阿一、小田!別別那樣看我!是新八兄取的!!」
  「怎可以推給我!你還不是很高興說是個好綽號。阿阿,小田,一定要加.油.唷!數學課等妳的好消息~」
  「永倉老師,人家女孩子會很困擾。」
  「她那種沒女人味的女生怎麼會困擾呢。」
  「至少她是真正的女生嘛,薰學弟。」
  「沖田居然幫兇八婆說話,真是稀奇。」
  「我覺得他是想酸南雲吧……」

  大家離開道場前,像是串謀好要留一句,聽得我一頭霧水。人走光後,周圍頓時沉靜下來,我假裝打量起這座道場的構造,想忘掉一時的不自在。

  「前田。」社長叫住往門口走的我。

  我緊張地回頭。

  「妳在我靠近妳時,舉手拉了我的衣袖,對我喊著,『老哥,對不起,你別走。』」

  「我--我--」

  我不敢相信地看著他,怎麼可能!我不會這樣的!絕對不會!絕對不會找人替代我哥的位置!

  承受不住這個事實,我奔了出去。

  忘了自己身在陌生的國家奔跑,只感覺到淚水不用湧出,模糊了視線。

  無視涼風的吹拂,只想就這麼跑下去,跑下去,跑下去。

  雙腳跑到痠痛比起忍受殘酷事實而心痛要好上百倍。

  寧可跑到喘不過氣來,也不要現實把我壓得喘不過氣來,甚至動彈不得。

  跑下去,跑下去,跑到累了,累了倒下,勝過心理上的疲倦崩壞倒下。

  就這麼,跑下去吧。

  「葉鈺星--妳不是不想逃了嗎--」

  冰冷的觸感硬是攫住我的右手手臂,真正令我停下逃跑的是我的真正名字。

  齋藤一用不標準的中文喊住我。

  是的,我不想逃了,可是,你能理解重要的人因為自己被抹去存在的痛苦嗎?我不肯轉頭面對他。

  他彷彿看透我的心思,壓低音量,說道:

  「我曾經不小心殺死一個人,和妳一樣,被迫離開重要的人的身邊。」

  聽到此話,回頭看他同時,失去站著的力量,雙腳跪下。齋藤也跟著我低下身子,屈膝扶住我。

  「你……真的是齋藤一嗎……山口一嗎……?」

  「妳--!」

  「讓我猜猜,那你是我的直屬學長吧。




【四月一日 - 六月三十日】完。




【後記】

距離上次發文是一年多的事,拖到現在,對還在等待的各位很不好意思。

本來打算20章完結第一部【四月一日 - 六月三十日】,最後選擇15章KO。
多虧角色的個性,不少該在第一部交代的事情大致交代完,最令我意外的是,我提早公開齋藤曾殺過人的設定。
《空.草》是早於學園遊戲《薄櫻鬼 SSL ~sweet school life~》就開始寫的作品,不少設定和官方公開的設定衝突,就請新讀者將這部同人歸於另外架空的故事吧。

謝謝你們持續追蹤到現在。

終於能進入第二部囉!

也請讓我繼續推書,最近菅野文老師畫的新選組漫畫《忠誠之國》(誠のくに)真是太棒了!《忠誠之國》可說是第一部專屬齋藤一的歷史原作漫畫,而且這位齋藤是個尖下八型的美男子,封面上的他霸氣側露呀!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452 筆精華,11/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