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24

【原創小說】龍族(九) ~新生~

樓主 成鳩亮 ksbank
~新生~


大草原,一片寬廣遼闊的土地,在這樣浩瀚的土地上,居住著百餘種兇猛殘暴的怪物,歷代君主經過無數次的開發,始終無法穿越這片原野,以至,沒有人知道在這片原野之後,隱藏著一個與世隔絕的國家,『海格摩尼亞』。


依洛瑞塔特在屋子裡與凱修討論即將動身尋找治療藥水材料一事。
「你們現在這個樣子,根本沒有辦法對抗這裡的怪物。」依洛瑞塔特搖搖頭說。
「就算明知有危險,我們還是得做,一直以來,我們都是這樣生存過來的。」
「那我跟你們一起去吧,多個人總是多一份力量。」
「不行,你必須幫我看住沙薩,如果他在這種情況下醒來,發現自己成了殘廢,依他的個性不知會做出什麼傻事。」
「嗯,好吧!這是我請伊塔絲和畢克幫你們製作的衣服跟武器,畢克鍛冶的技術絕對沒話說,這把長劍是我請他特替幫我做的,你看如何?」
「哇!好漂亮的一把劍呀,還挺重的耶!」凱修抓起長劍左右揮舞著。
「你手中的這把克朗劍,是經過十二代的修改後,最完美的一把,至少,畢克是這麼說的。」
「太好了,我已經好久沒有使用長劍了,我必須加緊練習,才能趕上進度...這衣服...」
「這你沒看過吧!這是盔甲,這些都是用礦石製造的,伊塔絲家族的人對這種製法相當有研究,戰盔、日蝕、鎧靴是為了像你這種在前線作戰的戰士特地研發的,它們非常堅固,不過這些裝備也有一定的重量,你要熟悉它們的重量,這樣才可以提昇你戰鬥時的速度,迪爾與凱莉的裝備就請你一起交給他們吧。」
「謝謝你為我們做的一切,時候不早了,我想我們該出發了。」
凱修將熟睡中的迪爾與凱莉叫醒,將裝備交給他們,三人整理一切所需的物品之後,便朝著北方前進。


天氣越來越炎熱,今年夏天的溫度比起以往都來的要高,凱修等三人就在這樣的高溫下,被一群三呎長的巨大毒蠍給包圍著。
「他媽的!怎麼盡是這些小蟲子,每次都來一大批,殺的手都酸了。」迪爾口中不停的雜唸著。
「這幾天一直遇到這些大毒蠍,就從來沒看過女巫說的樹妖和沙蟲,我們到底還要走多久?」凱莉用弓箭射穿了最後一隻毒蠍之後說。
「再久我們都要走,繼續前進吧!」凱修經過了這幾年的磨練,已經沒了當年的稚氣,取而代之的,是令人崇敬的威嚴。
接下來的路,讓他們感覺安靜的詭異,沒有風,沒有雨,炎熱的太陽也被烏雲遮蓋,一路上沒有任何怪物,越來越強烈的壓迫感,讓他們神經緊繃,各自運起戰技,隨時準備迎戰﹔忽然,一個強壯的力量使勁地朝迪爾背上攻擊,迪爾根本來不急意識到是誰對他攻擊的,就昏迷過去了。
「迪爾!」
凱修看著眼前站著一棵三米高的巨樹,樹幹上帶著一雙血紅眼睛,長滿尖牙的裂嘴,這正是他們要尋找的樹妖﹔他們過去對抗過不少巨大的怪物,對此並沒有感到特別驚訝,凱修迅速地將昏迷的迪爾帶開,樹妖眼看著迪爾從他面前被帶走卻沒有任何攻擊,只是撕開他的裂嘴微微地笑著。


「沒看過你們三個,應該是跟上次那個柔弱的法師一夥的吧。」
「原來你會說話?這也不奇怪,像你這樣的怪物,確實需要說點話來掩飾自己的低能。」凱修以譏諷的口吻說著。
「呲呲呲呲!希望你的武功能像你的嘴巴一樣厲害,不要像上次那個柔弱的傢伙一樣,看起來有那麼點本事,結果只會像個縮頭烏龜,一點兒都不好玩。」樹妖甩了一下身體,落下了許多葉子。
「那就讓我們倆賞你個痛快好了。」凱修說完便運起雷電之力,凱莉也將弓箭注入炎之氣。
「那你們還在等什麼呢?還不...」
樹妖話沒說完,凱莉已經射出五發多重火,朝樹妖的臉部攻擊,樹妖用兩旁的樹枝將弓箭揮開,這時凱修已經飛至前方將長劍刺去,樹妖卻不做任何抵擋,任憑凱修的長劍刺進樹幹中﹔長劍深埋樹中,樹妖沒有半點掙扎,當凱修欲將長劍拔起再做攻擊時,卻無法將長劍拔出。
「如何?沒力氣嗎??連劍都拔不出來還想跟我打,看來你也不過如此。」
「我不用劍也可以打贏你。」
凱修握緊拳頭,使勁地朝樹妖打去,但樹妖的速度卻快凱修一步,一根樹藤如鋒利的長矛刺向凱修的心臟,凱修趕緊閃躲攻擊,雖然避開了被刺穿心臟的危機,但右腿仍被樹藤刺傷。


凱莉再度對著樹妖發射多重火,樹妖不慌不忙的將弓箭全數擋開,凱修隨即運起雷電之力對樹妖發動第二波攻勢,閃電殛震帶來的大量電流似乎對樹妖不起任何作用,樹妖對凱修的攻擊根本不當一回事,連番的重擊對樹妖來說就好像搔癢一般,凱莉的多重火也對樹妖無可奈何,樹妖一步步的逼近,兩人已經無計可施,全部的攻擊就好像對著大海投石,只有震盪卻不見任何損傷﹔兩人第一次遇到樹妖這種打不死的怪物,這樣的無力感讓他們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樹妖看見兩人停止不動,抓住機會開始對他們猛烈的攻擊,粗壯的樹枝不停地揮打在兩人身上,就如當初對付沙薩一般,這時一個人影飛到樹妖上方,半昏迷狀態的兩人張大眼睛仔細一看,原來是迪爾清醒過來了。
「你這下流胚子,竟然趁我不注意的時候攻擊我,不過你應該想不到我會這麼快醒來吧!」
迪爾在瞬間將飛鏢灌滿冰之氣息,樹妖將藤蔓揮向迪爾,迪爾迅速地向上跳躍並發射鯊魚飛彈,樹妖被連續的鯊魚飛彈貫穿,迪爾輕鬆獲勝。
「這傢伙這麼弱,你們怎麼打的這麼辛苦呀!」迪爾將重傷的兩人扶到一旁。
「去你的,是你湊巧抓到他的弱點,你以為你真的很強呀!要不我們來打一場看看呀!」凱修不服輸的說。
「打一場?好啊,早在當初你偷我熊肉吃的時候,我就想揍你了,來打呀!」迪爾一把抓住凱修的手臂。
「痛痛痛!沒看到我受這麼重的傷呀,你就只會欺負弱者。」
「自己太弱還怪到受傷,要不要臉呀你!」
「好久沒聽到你們兩個鬥嘴了,真令人懷念。」凱莉微笑著說。


三天後,迪爾帶著仍在昏迷中的沙薩來到女巫住所,對著房屋大喊。
「我把人帶來了,快出來治療他吧!」
「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呢?東西呢??」女巫突然出現在迪爾面前。
「自己看吧!」
只見凱修與凱莉從遠遠的地方慢慢走來,在他們身後拖著一大串用布覆蓋的東西。
「你們拖著一大堆什麼鬼玩意,臭死人了?我說的材料呢??沒有材料我可沒法子救這小鬼。」
「我怕妳不中意我們拿的材料,所以乾脆把他們拖回還來讓你慢慢挑最上等的材料。」
凱修說完便將布掀開,蓋在布下的原來是樹妖與沙蟲的屍體,女巫看著這百餘隻的『肉串』,驚訝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怎樣,快挑吧,挑好就趕緊製作藥水醫治沙薩吧。」凱修將手中的繩索交給女巫。
「這...這全是你們殺的嗎?就這麼一路拖回來??」
「原本是只有七、八隻,不過他們嗅到自己同伴的血腥味,開始對我們攻擊,就這樣越殺越多,到妳這邊的時候就變這樣了。」凱莉帶著無奈的口氣說。
「你們沒遇上炎魔??」
「那是啥東西?我們一路上看到的不是這兩種鬼東西,就是一堆煩人的蠍子,根本沒看到其他的怪物,更別說什麼炎魔了,你可不可以快點開始製作治療藥水呀??」
「好吧!好吧!我這就找適當的材料來製作,不過製作藥水可沒這麼快,你們把沙薩放到屋子裡就可以先回去了,三天之後再過來吧!」


迪爾將沙薩安置在屋子之後,他們就回城中等待與女巫約定的日子,第三天清晨,天色尚未甦醒,他們已經抵達女巫的住所,這次,他們沒有直接進入屋內,而是安安靜靜的待在屋外,深怕打擾女巫醫治沙薩,中午時分,女巫出現在他們面前。
「他的傷勢已經沒有大礙了,得到這豐富的藥材,他的身體比以往更健壯了。」
「謝謝妳的幫忙,沙薩他人呢?」
「在這。」女巫的身後突然傳出一個聲音,沙薩正從屋內走出。
「沙薩!」三人同時叫道,並跑了過去。
「哇,你看起來根本不像曾經快死的人耶!」
「你幹麻自己一個人做這樣危險的事呀!我們是夥伴耶,有什麼事當然要一起啦!幹麻自己一個人拼命呀!」
「過去我們三人因為情緒低落,讓你擔心,真是對不起。」
「去,我看他是想出風頭拉!明知自己沒本事還要硬拼,笨蛋一個。」
「不管怎樣,沒事就好...」三人圍著沙薩,你一句我一句的,完全沒讓沙薩有發言的機會。
「停~」沙薩受不了大家『熱情』的歡迎,大聲制止他們,並說「你們真的很吵耶!」
「你這傢伙一復原就這麼大脾氣,看我怎麼教訓你!」
「要打就來吧!」


四人終於相聚,雖然嘴上依舊彼此鬥嘴,但打鬧之間臉上都帶著笑容,證明了他們的友情,女巫看到這幾個孩子雖然年輕,也對自己的未來迷惘,但是現在的他們,已經打破了這一切,他們不會再對未來迷惘,也不會被任何人破壞他們的友誼,女巫看到這一切,讓她對無情的人世又重新燃起希望,她決定全力幫助這幾個孩子。
「你們幾個聽好。」四人停止了嘻鬧,
「你們三個帶來的藥材非常足夠,除了治療沙薩用掉的材料之外,我又多做了幾瓶治療藥劑,你們可以帶在身上,對於你們的未來你們必須自己掌握,如果藥劑用完,帶著材料來找我,我會再幫你們做的。」
「謝謝你為我們做的一切。」
他們一起對著女巫深深的一鞠躬,起來之後只看到一只布袋,女巫已經不見蹤影,凱休將布袋打開,裡面裝著六瓶治療藥劑,他拿起藥劑便與大夥一起回城﹔他們對沙薩說著這幾天發生的事情,以及他們對付樹妖與沙蟲的情況,沙薩也從他們的神態看出,他們的武技又增進了許多﹔快到城鎮時,他們看到城內多處都冒起黑煙,似乎發生了什麼事,四人用最快的速度奔去,在他們眼前的城鎮,宛如一座地獄,遍地屍野,房屋遭人縱火,看來已經遭到他人的屠殺,他們查看四周,沒有發現任何生還者。


「怎麼會這樣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有人這麼殘忍呢??」凱莉嗚著嘴說。
「他媽的!連小孩都不放過。」沙薩看著路邊一個嬰兒的屍體說道。
「依洛瑞塔特!」
迪爾突然大叫,四人趕緊前往依洛瑞塔特的住所,他們只看到依洛瑞塔特的頭與身體分家,躺在血泊中,看到這樣的情況,四人心中的怒火瘋狂的燃燒著。
「連依洛瑞塔特也抵不過的敵人...屋內沒有打鬥的跡象,看這個情形,依洛瑞塔特應該是被對方偷襲,在瞬間死亡的,對方一定是相當有實力的人。」凱修的眉心糾結在一起。
「可是這裡不是沒有人知道嗎?怎麼會變成這樣呢??」凱莉不敢相信自己所見的。
「不,這裡的村民也都有相當的本領,能夠將這裡屠村的人,要跨越大草原絕對是件輕鬆的事,只是...到底是誰與這邊的人有這麼大的仇恨呢?」迪爾不解的說。
「我們必須告知女巫這裡的事,以免他們找上女巫。」凱修說道。
四人正準備離開的時候,在城門上看到五個人站在那,凱修與迪爾一眼便認出前方的屠村者是什麼人。
「唷唷唷!你們這兩個小鬼原來是到這兒來啦!咦?你的手勒?沒了手還蠻帥的嘛!喔,對了,你認為我的作品如何呀?我幫它取了個名字叫『染血的城鎮』,真是太棒啦!」斷頭瓊斯手舞足蹈的說。
「你這該死的傢伙,讓我把你的頭扯下來祭天!」沙薩氣憤的運起法術。
「等等,這傢伙太強了,我們可能不是他的對手,她身旁的四個人我從來沒看過,但一定也是絕頂高手,我們現在與他們對打,贏的機率可能低於零啊!」凱修的頭上冒出冷汗。
「喔,對了,沒想到我們竟然可以在這裡相遇,老朋友送你一份見面禮吧!」
斷頭瓊斯身旁一名壯碩的男子將手中的『見面禮』丟到他們面前,這份闊別四年多的『見面禮』竟是女巫的屍體,沙薩的忍耐終於到達極限。


「啊~我殺了你呀!」
沙薩說完運起火鳥術朝著斷頭瓊斯施放,丟棄女巫屍體的男子擋在斷頭瓊斯的面前,用身體擋住沙薩的火鳥,沙薩看到男子沒有受到半點損傷,感到相當驚訝。
「怎...怎麼可能?我的火鳥傷不到他半分半毫...」
「我早說過他們很強,如果這們容易就讓他們受傷,他們也沒這個本事屠村,你冷靜點,看看他們要怎麼做。」凱修緊盯著斷頭瓊斯。
「原本你對我做出這麼不敬的舉動,我應該要殺了你的,不過大塊頭說你幫他抓癢很舒服,所以就饒你一命,不過還是要給你一點小小的逞罰。」
斷頭瓊斯說完,身旁一名女子和他口中的大塊頭便從城門上跳下,女子身穿著貼身皮衣,將完美的身材曲線表露無遺,妖艷的臉孔,帶著邪惡的笑容,手持雙刀,刀上還帶著先前屠殺村民所染上的鮮血﹔男子碩壯的身軀是女子的四倍,兩人站在一起帶著極不協調的比例,球型的巨錘上帶著尖刺,臉上的面具只露出一雙沒有瞳孔的白色眼球,全身無數的刀疤,以頸部環狀的疤痕最引人注目,這樣美女與野獸的搭配讓人看了心寒。
「剛剛那個玩火的讓萊特處理,其他的妳拿去玩吧!」男子自稱為萊特,他將巨錘指著沙薩說。
「哎呀,大塊頭你欺負我唷,讓我這個弱女子對付三個人,你自己就輕輕鬆鬆的,不公平啦!」女子用著撒嬌的語氣說著。
「看來這兩個邪里邪氣的傢伙要對付我們了,那個大塊頭的目標是沙薩,我和沙薩一起,我們分開應戰吧!」迪爾拿起腰際上的飛鏢說。
「這兩個人的武技絕對在我們之上,有機會就逃跑吧,等過了這個危機在想法子對付他們!」
凱修與凱莉也拿起武器,準備應戰,他們深知自己又再次遇上前所未有的強敵,面對著新仇舊恨的敵人斷頭瓊斯,他們恨不得立刻將他碎屍萬段,但面對著斷頭瓊斯與四名實力未知的強敵,他們必須逃跑。女子首先發動攻擊,一眨眼的速度已經來到凱修面前。
「小寶貝,姊姊來陪你玩唷!」女子將臉貼近凱修的耳朵輕聲細語的說。
「該死的妖女,去死吧!」
凱修憤怒地將長劍砍向女子,女子一個上躍後翻,竟然站在凱修的劍上,凱修完全感覺不出女子的重量﹔凱莉對著女子連續射出多重火,一連十五支燃燒的弓箭齊發,女子向上一躍躲過了所有的弓箭,凱修在女子上躍的同時也運起雷電之力,對準女子揮劍,強大的雷電在女子上方落下,女子將雙刀擺成十字,擋住落下的雷電,她將電極引導至其他方向,擊中一旁的房屋,凱修奮力的一擊竟然會被輕鬆的擋開,可想女子的武技比他們強上好幾倍。
「呼~小寶貝真壞,竟然用電電人家!還有,姊姊不叫妖女,你可以叫我漂亮的珊琪,或美麗的珊琪,但不要叫我妖女唷,我會生氣的!」


沙薩看著萊特如巨象般的走來,迪爾將貫滿冰之氣息的飛鏢射向萊特,但飛鏢完全無法傷他半分,萊特突然快速的衝向前,抓住迪爾,被抓住的迪爾大驚之下對著萊特發射冰暴,但連續的冰暴攻擊也無法使他受傷。
「你的玩具跑到這來了。」萊特將迪爾用力地丟向珊琪。
「哎呀!你怎麼可以亂跑呢?」珊琪將長刀對著迪爾的手臂砍去。
「啊!」迪爾看著被砍傷的手臂,刀痕深可見骨。
「你這個小傢伙,用火鳥丟萊特的老大,看來你是皮在養了,讓萊特來給你一點逞罰吧!」
萊特將尖刺巨錘對著沙薩揮去,沙薩跳開,巨錘重重的落在地上,地面陷了一個大洞﹔沙薩施放火焰放射,萊特卻展開雙臂,似乎是在迎接沙薩的攻擊,無數的火球準確的擊中萊特,但只讓他的身上多了些黑色的灰燼,卻無法使他受傷。
沙薩不服輸的精神讓他運起更強大的魔法,沙薩對著萊特施放強力火焰放射,其高溫讓一旁的凱修等人都能感受到強大的威力,他們從沙薩必須運起如此強大的法術了解到對手的強勁﹔他們不論用什麼方法都無法突破珊琪的監守,就像萊特所說的一樣,成了珊琪手中的玩具。
沙薩的強力火焰放射對著萊特攻擊,萊特也知道這次的攻擊與前次的威力差異甚大,將雙手抱住頭部,用身體承受沙薩的攻擊,沙薩的火球無情的轟炸著萊特,終於對萊特造成傷害,鮮血從萊特的嘴角滲出,沙薩見情勢佔上風,不管精神力的回復狀況,再度發動攻勢﹔沙薩連續施放強力火焰放射,火球的範圍越來越廣,數量越來越多,而全部的攻擊都落在萊特身上,萊特口吐鮮血,皮膚逐漸裂開,珊琪發現情勢不對,也上前抵擋助萊特一臂,珊琪先前並不知道火球的攻擊強弱,並沒有鼓盡全力抵擋,頓時口吐鮮血,珊琪再也不敢大意,運起闇黑能量抵擋,沙薩因連續施放大量的強力魔法,精神力衰弱,雙腳一軟跪坐在地上,凱修等人趁萊特與珊琪兩人都無法對他們攻擊,趕緊扶起沙薩逃跑,就在他們逃跑之後,萊特大吼一聲,周圍被黑色氣團罩住,剩餘的火球撞擊氣團便煙消雲散,萊特看著身上撕裂的傷痕,不但沒有動怒,反而舔著鮮血露出詭異的笑容。
他們沒有追擊凱修等人,而是任由他們逃跑,就好像獵人抓住獵物之後再放生,玩弄著自己的獵物一般...


Continuate.....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51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