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21

EP1總整理-06

樓主 索柏 Zobo

●大屋書房=========第二日  11:30 pm
在場:夏妃、戰人、讓治、朱志香

[夏妃]
持槍專注靠在沙發,似乎打算熬夜守門
表示真里亞可能和犯人有接觸,不得不防
與藏臼結婚十二年才生下朱志香
為了保護女兒,有鐵下心化為惡鬼的覺悟

[讓治]
從窗戶眺望裡院、和把這圍起來的大屋
不清楚他是看看有沒可疑人物,還是在為了甚麼自問自答
朱志香似乎喜歡嘉音
真里亞的父親很久以前就人間蒸發了,樓座告訴真里亞爸爸去外國出差
樓座可能考慮過再婚,會不會是真里亞存在成為障礙呢?
認為真里亞因為缺乏母愛,所以對魔女特別感興趣

[朱志香]
靠在沙發上,擺著一副死掉似的表情
時而像是想起什麼,拿出氣喘吸入器使用
開始為趕真里亞走感到後悔
感覺樓座是努力讓自己喜歡上真里亞

[戰人]
翻閱魔法陣資料
認為真里亞可能相信魔女總會有一天來到,以美妙魔法讓自己幸福
推測突然出現的信是犯人誘使人們走出書房的技倆
找到魔法陣資料


[信件魔法陣]火星第三魔法陣
文字為希伯來語

舊約聖經詩篇,第77篇的13節
"像您這般偉大的神,還有別的嗎。"

戰人老師講座:
【不和】煽動內部分裂,使敵自己瓦解

*以下英文片段轉自以下網址
http://www.sacred-texts.com/grim/kos/kos29.htm

The Third Pentacle of Mars.--It is of great value for exciting war, wrath, discord, and hostility; also for resisting enemies, and striking terror into rebellious Spirits; the Names of God the All Powerful are therein expressly marked.
The Letters of the Names Eloah and Shaddai. In the Centre is the great letter Vau, the signature of the Qabalistic Microprosopus. Around is the versicle from Psalm lxxvii. 13:--'Who is so great a God as our Elohim?'


[書房電話]
原本不通的內線電話響了
夏妃稍作猶豫後,接起電話
而後戰人接手,聽到真里亞的歌聲從離話筒遠處傳來
無論怎麼喊都沒有人回答
夏妃掛斷後,撥外線依然不通

眾人決定出去救人,戰人拿了像是短三叉戟的燭台做武器

●大屋走廊=========第二日  11:30 pm
在場:夏妃、戰人、讓治、朱志香

[讓治]
認為"樁"是用射的,或是用打進的,有像是發射器一樣的武器。
若光靠人力,以刺得那麼深來說柄部太短了

[夏妃]
讓治提起"樁"『總之是能打穿頭蓋骨的強力武器。嘉音的傷,似乎也是刺到了肺部。如果看到對方的身影千萬不要到前面來。不可以從我的身後出來』(勇敢的母親真偉大-ˇ-)

[真里亞的歌聲]
接近客廳的走廊時聽到
並不是心情愉快自然而然唱出的歌,而是被命令而唱出來的無感情歌聲
唱的歌是誰都肯定在學校唱過一次的平凡民謠
不停地唱著像是壞掉的盒型磁帶

到客廳門前,讓治示意他來開門,夏妃、戰人拿著武器準備好可能的戰鬥。但客廳門被鎖上,夏妃將總鑰匙交給讓治,由於不知道是哪一把,不得不一把把試過,喪失奇襲的時機。

●大屋客廳=========第二日  11:30 pm
在場:夏妃、戰人、讓治、朱志香、真里亞

[源次、熊澤、南條的遺體]
三人全身被血染紅倒在地板上
只能靠衣服辨識
三人的臉皆被搗爛,連哪是眼睛哪是鼻子都不知道
源次腹部被"路西法之樁"刺入
南條膝蓋被"貝露菲格露之樁"刺入
熊澤小腿肚被"雷貝啊坦之樁"刺入

[客廳電話]
沒放好的話筒,表示電話由此撥出

[真里亞]
背對三人屍體,站在牆壁前,不停反覆唱著歌
眾人要她別唱歌卻沒停止,直到戰人將她扯倒在地,才以【和平常一樣】的表情看戰人
表示殺死三人的是貝阿朵莉切,不知道殺人手法
貝阿朵莉切叫她對著牆壁不停唱歌
源次有鎖門
貝阿朵莉切是變成蝴蝶飛進來的
貝阿朵莉切表示金藏的書房被強大的力量守護著無論如何都進不去。所以,剩下三人的活祭就在這客廳裡的四人中選。
大家都說不要,熊澤婆婆是不要啊不要啊說得好激動哦。
貝阿朵莉切說真里亞就算了『因為我有,灌注了戰人祈求真里亞平安的念的,那個火星第五的魔法陣的、蠍子的護身符喲。』
這股力量使貝阿朵莉切對真里亞束手無策
貝阿朵莉切說:『來來、對著牆壁,來唱歌給我聽。...因為你要唱好多好多的歌,所以無論發生了甚麼無論聽到了甚麼,都聽不到聽不到不知道。來,唱好多快樂的歌給我聽聽』

戰人:你要我們相信這嗎?別耍我們!
真里亞:唧~嘻嘻嘻嘻嘻嘻嘻!那這次要懷疑誰呢?懷疑真里亞嗎?要不要試試就在這把真里亞殺死?就算這麼做了貝阿朵莉切也不會沒"有"。到此第八晚已經結束了,貝阿朵莉切復甦了!

[讓治]
發現夏妃不見

真里亞:...剛才、一邊念著信一邊一個人出去了喲。

[客廳的門]
夏妃撿起了戰人扔在一旁的燭臺
巧妙地夾在把手上由外將門栓上

●大屋畫前=========第二日  11:30 pm
在場:夏妃

******************夏妃v.s貝阿朵(捏造可能)******************

夏妃、...一個人,站在了門廳。
此處,正是裝飾著貝阿朵莉切的肖像畫的場所。
夏妃把在客廳讀過的貝阿朵莉切的最後的信扔在一邊後,舉正了來福槍,以清晰宏亮響徹門廳的聲音,在這巨大的空間中大聲喊道。

夏妃:我是右代宮家代表、右代宮夏妃!現身吧、...黃金的魔女、貝阿朵莉切!

門廳是陰暗的。
除被一絲燈光照亮的中央以外,全被陰沉的黑暗籠罩著。
在這、黑暗之中,...閃著黃金色光芒的蝴蝶們,一邊蠢動,...一邊嘲笑。
夏妃狠狠咽下了口水,把冰冷的槍口指向、黃金的蝴蝶們...。

夏妃:...總算...現身了呢。...像您這樣的人物,居然真的存在於這世上,...我到現在還沒法相信......但是,這並不是問題。...以身為右代宮家的代表而自負的我,自稱繼承了右代宮家的當主的您,此時此刻在此相會。...您是真的魔女還是別的什麼,在此刻不過是小問題!...來吧、...做個了斷吧。...真正繼承右代宮家的是哪一位,是我右代宮夏妃,...還是您、...貝阿朵莉切!您提出的決鬥,我心存敬意地接受了...!

黃金的蝴蝶們慢慢地化為了人形,在朦朧的亮光中走著...。
夏妃,舉槍瞄準、...怒目而視。
魔女,揮起黃金的杖、...笑了。

夏妃的手指,緩緩地緩緩地,壓下板機...。

******************************************************

戰人急速助跑猛撞向門,成為門閂的燭臺被撞彎,讓門開出了一條很大的隙縫。從這隙縫裡狠踹燭臺幾腳後,終於打開了門。

此時,聽到了。...確確實實的聽到了一聲,乾巴巴的槍聲...!

朱志香失控朝門廳跑去,讓治與戰人追了過去

[夏妃屍體]
仰面倒著,額頭中槍
血掠過眼睛、把臉上表情一分為二
微弱的火藥味自夏妃手中來福槍的槍口散發出
像是自己對自己開槍?

[夏妃讀過的信]
消失了?

真里亞:....在第九晚,魔女復甦,無人生還。...然後,在第十晚旅途結束,終至黃金鄉。...到此就全部結束了呢,貝阿朵莉切。恭喜、恭喜。...所以呢、引領著真里亞,去你所說的黃金鄉吧、...現在正是此時...!
戰人:你給我適可而止!有甚麼好高興的、有甚麼好恭喜的!這個島有十八人!死了十四人!剩下的就只有我們四個了!我可絕對不會死!到天亮前...、不、到颱風過去、海貓們再回到碼頭前我絕對不會死!我會活下去,我絕對會活下來!
真里亞:...唧嘻嘻嘻嘻嘻嘻嘻。好了啦戰人。...槍什麼的在貝阿朵莉切面前毫無意義喲。而且,還說甚麼活下來呀,都已經結束了喲。【旅途、已經結束了喲】。...喏、看看鐘吧。

真里亞:...貝阿朵莉切!
真里亞突然高興地喊著,向黑暗處跑去。
這部簡直就像是,...在這黑暗中,有貝阿朵莉切、她在跑向貝阿朵莉切似的嗎?

我通過槍口,朱志香抱著母親的屍體,讓治大哥人都愣了,...一起看著那黑暗的彼方...。

那是在,貝阿朵莉切的肖像畫的前方。
然後,真里亞飛撲上去的是、...肖像畫上的、...人物。
騙人的、...怎麼會、不可能...。
我才不會容忍這種荒唐無稽的東西存在,...沒"有"什麼魔女,我不承認...!
像你這樣的傢伙不可能"在"這世上,因為這裡是人類的世界啊,怎麼可以去承認不是人類的存在,我絕對不承認!
我重重地拉下來福槍的杆,彈殼排出在外滾到了地板上,裝填進了下一發子彈。
然後我通過槍口,緊緊逮住黃金魔女的身影...。

真里亞轉過頭來。
...依然保持著粘著黃金魔女的姿勢,轉過頭來。
真里亞:...都說了,毫無意義的嘛。...在貝阿朵莉切面前鉛彈根本沒意義的嘛。...真蠢呢、人類。唧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戰人:我才不會承認什麼魔女!你這傢伙是誰!你敢動一步、動一根手指!就把這玩意打進你的身體裡!

『唧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連大廳的大鐘都配合著,魔女、...不、魔女們的笑聲、笑了起來...。
這是,告知已到24點的報時吧。
以這是告知今天一天已經圓滿結束了的音色來說,它也是在告知這一切已全都回歸了虛無的音色。

【時間用盡是魔女的勝利、這條明示在規則裡。】

真里亞:『...戰人。...讓治哥哥還有朱志香。...旅途、結束了、魔女、復甦了喲?』

然後,【無人生還】。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