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21

EP1總整理-05

樓主 索柏 Zobo

●大屋傭人室=======第二日  8:00 pm
在場:熊澤、夏妃、源次、戰人、讓治、朱志香、真里亞、南條

[嘉音]
經南條急救,傷重不治

[南條]
衣服上濺滿鮮血,估計是奮不顧身搶救到最後一秒

[朱志香]
因嘉音死痛哭
被真里亞安慰,認為真里亞隱瞞事實,甚至洩漏情報幫助犯人,打罵真里亞出氣,逼她說出事實
先遭源次勸阻,勸阻失敗,仍舊揪著真里亞
經夏妃扇耳光後悲慘抽泣

熊澤:...如果,我沒讓嘉音一個人去的話...嗚嗚嗚...。
源次:...不必把這掛在心上。...假如你和他在一起的話,說不定連你自己都遇害了。...而且,這是他居然會愚蠢到一個人先跑下去的自作自受。
朱志香:怎麼可以這麼說?!嘉音君為了找犯人,並勇敢的迎了上去!如果熊澤婆婆也在一起的話,犯人說不定就會有所顧忌而選擇逃跑了!

根本不像平時很細心會好好考慮別人心情的朱志香會說出的,感情用事的言詞噴了出來。熊澤內疚的垂下了頭。

[真里亞]
安慰朱志香『沒事的,朱志香。馬上就能在見到嘉音喲。貝阿朵莉切可以讓死者,甚至是失去的愛復甦...所以,一定馬上能在見面的。然後大家一定可以,一起去過平靜的生活。』
即使被打罵,仍堅持『嗚一!嗚一!有貝阿朵莉切一!"有"一!嗚一嗚一嗚一!』

[讓治]
試著安慰朱志香遭拒
朱志香放開真里亞後,詢問真里亞給信的人是誰
看似溫柔,但並沒有抹去對真里亞的疑心

真里亞:......就算說了,你們也、...肯定不會信。
讓治:這話是甚麼意思呢?!難道,犯人是我們所熟知的人,你是由於有甚麼理由要保護他而在保持沉默嗎?!你是、從誰那拿到那封信的!
真里亞:...從貝阿朵莉切那拿到的喲。無論多少次我都會說。信是從貝阿朵莉切那拿到的。...唧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讓治哥哥不信貝阿朵莉切,是因為她沒法揍到的嗎?讓治哥哥,是想把心中的怨氣化為暴力發洩到誰身上。所以,對手不是可以揍到的人類的話就不肯甘休。...所以,就算把真相告訴這樣的讓治哥哥,也不會去接受。所以,說了也沒用。不會信。但是真里亞無論幾次都會說喲。因為是真相所以說喲。...貝阿朵莉切呀、是"有"的哦!唧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黃金香的大門馬上就要開啟了。真里亞會去那裡哦。貝阿朵莉切和我約好了的!在那個世界,媽媽是溫柔的,爸爸也在一起同樣很溫柔。真里亞好想早點去那呀。...大家都在怕貝阿朵莉切呢。然而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不過請放心。貝阿朵莉切說過了喲。【會讓一切在颱風過去前結束的】。

[夏妃]
警告真里亞看場合說話,真里亞嚇得不敢再說

大家決定找個安全的地方固守
源次提議書房,只有朱志香因噁心為由反對,但仍被說服

[書房鑰匙]
只有兩把,源次擁有一把,另一把自燒爛的遺體取得
源次指燒過的鑰匙:『本來的話,為了員警取證該把鑰匙留在那,但是由於老爺吩咐過一定要管好書房的門,所以就拿來由我保管了。』

[戰人]
【以魔法以外的方法打破密室的犯人沒法再在我們眼前打開書房的門】
回憶霧江說過"國際象棋盤思考"不是萬能,有其缺陷。
"國際象棋盤思考"弱點是"雜音"(NOISE),容易受心血來潮、誤解、理解錯誤影響出錯

[熊澤]
之前做的晚餐有可能被下毒
提議到廚房收集罐頭到書房

●大屋書房=========第二日  8:00 pm ~ 10:00 pm
在場:熊澤、夏妃、源次、戰人、讓治、朱志香、真里亞、南條

[真里亞]
說明書房門把蠍子紋章有防魔效果,連貝阿朵都打不開
提起給戰人和朱志香的護身符也是一樣的魔法陣

[門把魔法陣]火星第五魔法陣

真里亞老師講座:
強力的驅魔陣,製作地相當細心,魔力強大,身為魔的貝阿朵莉切也為之頭痛。

*以下英文片段轉自以下網址
http://www.sacred-texts.com/grim/kos/kos29.htm

The Fifth Pentacle of Mars.--Write thou this Pentacle upon virgin parchment or paper, because it is terrible unto the Demons,and at its sight and aspect they will obey thee, for they cannot resist its presence.
Around the figure of the Scorpion is the word HVL. The versicle is from Psalm xci. 13:--'Thou shalt go upon the lion and adder, the young lion and the dragon shalt thou tread under thy feet.'

[夏妃]
談起護身符的事,真里亞稱其幸運,第一次活祭才能逃過一劫

[書房]
有人說起可能有暗門,搜索後沒有發現。
非常大,分為書房、臥室、廁所浴室、洗碗池四部分
沒有電視、收音機
有個小型的貝阿朵肖像畫

[南條]
看著沒分出勝負的棋,感嘆自己雖與金藏是老友、卻只認識半個金藏

[熊澤]
金藏提到貝阿朵就像變了個人

[夏妃]
因朱志香提起繪羽房的信封才想起,源次取出書房桌子抽屜內的裁紙刀交給夏妃
看完信後把信放在桌子上讓大家一起看
推論貝阿朵是金藏的妾
大屋是昭和27年竣工

[朱志香]
奶奶生前懷疑金藏另有情人

[讓治]
估計貝阿朵與金藏三十多年前就一起生活了

[戰人]
推測是貝阿朵的親戚或私生子因有成恨而復仇

源次:...恐怕,老爺對她是有愛情吧。毫無疑問比起過世的太太,老爺更愛她。
戰人:...貝阿朵莉切到底是甚麼人!還有她現在怎麼樣了?
源次:...聽說在大屋建成以前,就已經過世了。
戰人:已經死了...?
源次:...是的。老爺甚是悲痛,...為了找出讓貝阿朵莉切夫人復活的方法,而把全身心都投入到了黑魔術裡。...老爺從心底深愛著貝阿朵莉切夫人。...深愛到驅使他瘋狂成這樣。
熊澤:只有一次,聽醉得很厲害的老爺說過貝阿朵莉切夫人的事。...雖然具體的已經忘了。但那是讓身為女人的我、...聽了會羨慕不已的,至深至純的愛情哦。
南條:金藏先生繼承右代宮家當主的時候,由於當時倖存下來的右代宮家的老一輩們的主意,指定了他與現已過世的太太結婚。
讓治:...也就是說,強迫他和對右代宮家來說有好處的女性,...結婚嗎?
南條:對。金藏先生,只是為了復興家業才被擺到當主的位子、背負起所有重責的。...那時的金藏先生,究竟是在何處怎麼樣認識上貝阿朵莉切的,就不知道了。

眾人們開始理解金藏對貝阿朵的情感,不再排斥金藏對黑魔術的追崇。

朱志香:...我...誤解你了嘞、源次。
源次:...您指、什麼。
朱志香:我...一直以為,傭人們全妄信魔女、是不是都是因為受了爺爺那噁心的黑魔術興趣影響。...想錯了呢...
他們,是想讓貝阿朵莉切光是以靈魂復甦,待在這大屋中也好的,來慰藉金藏的心靈吧。源次閉上了眼睛,一邊浮現起了像是想起遙遠往日的什麼似的表情...把此是坦白地說出來,是對已死去的、自己唯一的主人做出的最大背叛吧。貝阿朵莉切成為魔女復甦了,直到現在還在這宅邸之中。如此述說著、讓人、...去相信。...源次本會把真相一直帶到墓中。這或許原本會是,他對主人獻上的最後盡忠。在傭人們之間低聲流傳,成為了六軒島的怪談的魔女傳說。其本來面目是,給失去最愛之人的爺爺的...悲哀的謊言。...不、是關心。

[真里亞]
貝阿朵裡切說自己馬上就會復甦,可以和她見面
對於戰人說『如果這能讓辛苦半輩子的爺爺安享晚年,那我願意相信貝阿朵莉切』,感到驚訝
真里亞一開始就言明『犯人不是人類。【只是鑰匙選了活祭而已】。』

談論到貝阿朵是否有小孩,源次表示沒聽說過
談論到福音之家曾被謠傳是金藏為了活祭贊助的機構,戰人將至今發生的事件與碑文言明的活祭聯想在一起。
發現親族會議的目的是金藏想要完成儀式而聚集活祭。

儀式擺明就是拖著全家一起死的自殺遊戲?是否知情儀式?
源次:不知道。...老爺有時是如同看透了千年未來般的聰明之人。可是,凡庸的我有時只能把這看成是瘋狂。
熊澤:我、我甚麼都不知道...!哎~一點都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話,您覺得今天我會在這島上嗎?裝病也好別的藉口也好肯定是已請假休息了喲、哎~!
南條:...和、和源次一樣。金藏先生是遠遠超越了凡人的人。在他身上,甚至都能感覺到某種非人的力量。...我也、...不清楚、...金藏先生是想著什麼把這碑文留下來的...!

-------------真里亞發現魔女的信-------------

夏妃舉槍瞄準源次、熊澤、南條、真里亞等人
夏妃:我起身去看肖像畫時,把罐頭擺在了那裡。那時候,這封怪異的信的的確確、絕對沒有擺在上面!然後此時,朱志香、讓治君和戰人君已經站在肖像畫前了!而且她們在這封信出現之前都沒有從肖像畫前離開過!這也就是說,把信放在那的人、貝阿朵莉切!就在你門四人之中!
真里亞:...嗚一!真里亞和大家不室貝阿朵莉切...因為貝阿朵莉切是"有"的哦!
夏妃:閉嘴!我不知道是你們中的一個人可疑,還是全部可疑。...但是,你們之中確確實實地混有犯人!
朱志香:...沒、沒錯嘞。不可能有第十九人!不可能有魔女什麼的!殺死嘉音君的,...對了、是熊澤婆婆的話就可以說通了!熊澤婆婆其實和嘉音君一起進了鍋爐室,殺死了他!然後說謊說隨後趕到的時候他已經倒在那了!
熊澤:您、您誤會了小姐...!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呀!
讓治:在密室裡的媽媽她們到底是怎麼被殺的,我沒一點頭緒。但是,媽媽她們被殺的時候,除傭人們之外的所有人都有不在場證明。...只有你們這些傭人沒有...。但是,...這麼懷疑真的好嗎?
戰人:...確、確實要把這說出來的話傭人們的事件都沒不在場證明...。...可!
這麼武斷的一口咬定真的好嗎?但是,現在在這房間中極細微的這一瞬間裡的事實是明明白白的。只有他門四個人,能在我們的死角放下信...!雖然沒法辨別出是誰放的,但是很明顯是他們中的誰放的...!
南條:夏、...夏妃。請你冷靜點...今天一天出了不少事!我很理解你心裡很亂...!
夏妃:把南條大夫的疑點說出來是非常讓我於心不忍的...!但是,作為爸的主治醫生,作為爸的獨一無二的好友!和爸相交甚久。說不定也知道貝阿朵莉切的事。你是不事知道以前的什麼恩怨故意隱瞞著?!
南條:沒這回事...!請冷靜點...!

南條與熊澤都表現出被懷疑時的正常反應,不斷辯解與驚慌
只有源次面不改色彷彿目中無人,夏妃將槍口指向他

夏妃:...源次。你是爸最優秀的部下。所謂貝阿朵莉切,即是你給爸看的幻想,而這個幻想的實行者是不是正是你自己?!
源次:您這麼懷疑,即代表太太承認我是老爺最優秀的僕人,...雖然是在這種情形下,但對我來說是無上的榮譽。...不過,把信放在那的,不是我。
夏妃:覺得這就可以讓我相信!你肯定是主謀!熊澤和南條大夫說不定也是此事的共犯!...連小真里亞也是。

夏妃毫不猶豫把槍口對準真里亞,真里亞卻若無其事、滿不在乎...或者說是,像在說就算被射中也沒關係。

夏妃:小真里亞。...現在這個情況,已經不是年紀小就可以從懷疑名單排除在外的階段了。所以就讓我把,無論誰都是從昨晚開始一直帶著的疑問,再問你一次!昨天,在玫瑰庭園交給你信的貝阿朵莉切是誰!
朱志香:真里亞,別想蒙混過關!就在現在給我說清道明!交給你信的到底是誰!
真里亞:唧嘻嘻嘻嘻嘻嘻嘻嘻。都說了無論幾次都會說喲。是貝阿朵莉切喲。是活了千年的黃金魔女喲。想知道她的樣子的話就回頭看看好了哦。喏、就在這裡喲。貝阿朵莉切。...唧~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朱志香:你這傢伙!再耍我們嗎!
戰人:好了朱志香!真里亞也別鬧了。知道現在是甚麼狀況嗎?你們這樣有甚麼用!停止毫無意義的挑撥!
真里亞:...真里亞不明白喲。...戰人你們,希望誰是犯人比較好?不願相信犯人在自己人之中的時候,就相信有貝阿朵莉切...親近的人被殺想報仇的時候,就相信可以扁得到可以洩憤的人類是犯人否定貝阿朵莉切的存在。...所以,才看不見喲。貝阿朵莉切是"有"的。你們看不見她的!
夏妃:閉嘴!雖然不想說你就是犯人,但是在這種狀況下作出以讓我們不快為樂的利敵行為這點,已無懷疑的餘地了!
真里亞:...唧嘻嘻嘻嘻嘻嘻嘻嘻。那麼、要怎麼辦呢?向真里亞開槍嗎?可以喲,黃金鄉的大門馬上就會開啟了。然後所有死者都會復甦。現在死根本不是可怕的事了喲。....唧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朱志香認為真里亞不對勁,不能再跟她在一起,讓治勸夏妃忍住,忍到員警來一切都可以解決。朱志香不解讓治為何如此冷靜,犯人可能就躲在四人之中。讓治表示雖然憤怒,但依然要把罪犯交給司法審判。戰人同意讓治的話,勸阻夏妃。

夏妃:...就讓我來說個清清楚楚。根本沒有魔女!這裡是六軒島,這裡是右代宮家本家大屋!作為右代宮家代表、右代宮夏妃宣言!在這裡沒有魔女!不承認貝阿朵莉切!無論有甚麼企圖,都不會讓你們動到我女兒他們的一根手指!這是做為母親,做為當家代表的義務!

無形的壓力下,南條打破沉默

南條:...冷靜點、夏妃。...不過你的心情我很理解。即便是我,也因這今天早上開始一連串的異常事件,腦子裡都亂得不知道要變成甚麼樣了...。所以,想懷疑我們的心情我很理解。
夏妃:...如果南條大夫真的和此事無關,那我所說所做的都是無禮至極。...但是,僅僅是現在請你理解。
南條:我知道。我們出這個房間吧。...如何啊、源次。要不要回客廳,繼續下國際象棋吶。
源次:您若是這個想的話,...請務必讓我奉陪。
熊澤:...我、...我不要出去!明明知道這之中有狼還要和他們一起從房間出去...?不要啊太太,無論如何請您寬恕,嗨~吚咿~!

熊澤的反應是最合情合理的,但嘉音君遭攻擊,唯一沒有不在場證明的就是熊澤

真里亞:...沒事的喲。貝阿朵莉切會溫柔對待尊敬她的人喲。熊澤婆婆信著"有"貝阿朵莉切喲。...所以一定不會有事的。真里亞去客廳看電視,一起來看嘛。這裡,沒有電視好無聊。...唧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南條:那麼夏妃。今晚就此告辭了。...到明天再見吧。
夏妃:哎。光是今晚,請各位理解。等員警來了後,我一定會為今晚的無禮向各位謝罪。...去下國際象棋也無妨,但最好去安全的地方下。...源次、拜託了。
源次:...遵命。
熊澤:呵、...呵呵呵...。真是沒辦法呢...。難怪有老話說帶小熊的熊媽媽最可怕。
夏妃:源次和熊澤,真的非常抱歉。...到明天再見吧。...真里亞也。請原諒,不盡人情的阿姨。
真里亞:嗚一!真里亞原諒!嗚一!
源次:太太,這間房間的鑰匙。...兩把全交給您了。...還有,我帶著的這間大屋的鑰匙串也交給您。
夏妃:...源次。...為了為勞你長年的辛苦,我本打算在爸過世後讓你退休的。...可是,我卻做出這種蠻不講理的...。我從、心底感到羞愧...
源次:我已受過老爺的恩了。...直到今天的時日只是對此報恩的時日而已...請您,千萬別往心裡去。

四人出門時,戰人叫住真里亞,把蠍子護身符交給真里亞,認為可以驅魔的護身符或許可以保護真里亞,並表示自己當時只是一時生氣隨口說弄丟了。

[戰人]
發現魔女的信其實有兩張,另一張畫著魔法陣

[夏妃]
持槍專注守門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