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21

EP1總整理-04

樓主 索柏 Zobo

●大屋客廳=========第二日  7:00 pm
在場:戰人、讓治、朱志香、真里亞、夏妃

[夏妃]
推估船第三日早上九點會到

○大屋廚房=========第二日  7:00 pm
在場:熊澤、嘉音、源次、南條

[熊澤]
料理晚餐
從小在漁村長大

[嘉音]
為熊澤料理完的晚餐裝盤
較少分配至廚房工作,動作略拙
平常是紗音協助熊澤做飯
想起紗音的死狀,表情都扭曲了

熊澤:呵呵呵,盛得很漂亮呢。嘉音君也做得很不錯喲?
嘉音:...如果是紗音姐姐的話...會更漂亮...。

[南條]
受不了客廳鬱悶空氣,邀源次到廚房下棋

[源次]
應南條之邀到廚房下棋

南條:...金藏先生,到底是去了哪呢......沒出事就好了...。
源次:...不知道...只不過、我覺得這全都是老爺所希望,所計畫好的。...然而去胡亂猜測這個,是不合服務於老爺得傢俱的身分的。
南條:...源次你不害怕嗎...?我感覺今晚,或許還會發生甚麼不好的事,心裡很怕吶...。
源次:...沒有任何事好怕的。...因為我只是,侍奉著右代宮家而已。
...南條稍微感到有點奇怪。
...難道,源次覺得自己是局外人嗎?
...把這個島比做一盤國際象棋的話,下棋的人就是金藏,下到現在,有六個人的旗子倒下了。
...源次是不是以為,只有自己是處於棋盤外側所以是安全的,而根本不擔心呢。
...是不是就連最受金藏信賴的源次、...豈止、以是金藏的唯一好友而自負的自己都不過是,...擺在這國際象棋盤上的棋子而已呢。
南條:...源次。...我金晚真是很怕啊。...從心底祈願可以太平無事的迎來明天的早晨...。

○大屋繪羽房=========第二日  7:00 pm
在場:繪羽、秀吉

[繪羽房]
賓館建成前都是住這,每到親族會議就要蒙它照顧的熟悉房間
內設廁所洗澡間

[秀吉]
躺在床上看電視
認為收據事件繪羽有些說過頭
繪羽提議先生繼承者,馬上點頭同意
繪羽認為不是秀吉利慾薰心,而是他想要重溫親情
結婚後,爽快接受願意用右代宮的姓入籍
表明從未後悔至今的生活,認為繪羽帶給他親情,把右代宮當唯一的家
約繪羽明年正月到馬爾代夫旅行重溫新婚生活
工作告一段落就去旅行,估計除夕前

[繪羽]
向秀吉撒嬌
認為是否太急著生孩子,雖然以家族立場來說時機很好
原本認為沒甚麼好爭,在某天聽到上天的啟示,又或者是利慾薰心的自己聽到了惡魔的低語。由自己先生出繼承者,奪得繼承權
全心全力將讓治培育成適任繼承人者
不允許讓治對傭人的紗音有愛戀
在紗音死而婚約無效時,為可愛的兒子不會被區區女傭奪走而放心
向秀吉坦白從小討厭藏臼,影響整個人生,連帶將丈夫孩子捲入並利用
秀吉答應不給賀年信回禮、不對信封上的對獎號碼,便同意去旅行
撒嬌要求現在馬上就去旅行

[夏妃]
與藏臼結婚六年未得一子,金藏不滿

[金藏]
或許在白手起家的秀吉身上看到與自己重合的東西,喜歡上秀吉認可入籍

[馬爾代夫]
秀吉『馬爾代夫好像是個好地方吶。啥都沒有的島邊環繞著美麗的珊瑚礁和水上別墅吶...。』

●大屋客廳=========第二日  7:00 pm
在場:戰人、讓治、朱志香、真里亞、夏妃、源次

源次:...太太,晚飯已經準備好了。還是在這裡,用餐嗎...?
夏妃:...哎。推到這裡來。南條大夫還在廚房裡嗎?
源次:...是的。他說了想仔細考慮會下一步。...請您放心,其他傭人們和他在一起。

[朱志香]
源次棋術高明,可當金藏對手,似乎比南條更強
收拾桌上用真里亞筆記本的紙舉辦的繪畫大會的殘骸

[讓治]
曾和源次下棋,似乎源次放水讓他贏

[真里亞]
平常都看很久電視,電視兒童

[戰人]
大家都很有繪畫才能,吃了一驚

[夏妃]
指示源次請繪羽一起用餐,雖然會被拒絕還是要問

○大屋繪羽房前=====第二日  7:00 pm
在場:源次、嘉音

[源次]
廚房與客廳並不遠,來回只有源次一人
客房稍遠,夏妃叮嚀不要一人行動,南條叮嚀多點危機感,所以帶嘉音一起去找繪羽
敲門告知繪羽夫婦準備好晚餐,無人回應
發現信後,更用力敲門與大聲呼喊
以手帕抽出插在門下的信封,確認有家督之戒蓋的封蠟
再次用力敲門與大聲呼喊
經過最後請示房內,便以鑰匙開門
...然後,慢慢地轉動著門把手,門慢悠悠地開了一條縫...扯到鏈條鎖

[嘉音]
在門的下面發現魔女的信,以放置方式像是給繪羽夫婦的私人信件
貼著門聽房內『...好像有電視的聲音。不過感覺不到有人在。房裡可能沒人吧...。』

源次:...我去叫太太。...嘉音去切斷鏈條鎖。
嘉音:好、...好的...!
源次叫住了慌忙地跑去拿切鏈工具的嘉音。
源次:等等嘉音...!...先回廚房,和熊澤一起去。絕對不要一個人行動。
嘉音:...是...遵命...。
嘉音看起來像是在想在這緊急情況下,還搞那麼麻煩幹嘛。...但這是出於源次的小心謹慎。...自己出甚麼事無所謂。...但是絕對不想看到,嘉音出甚麼意外。

○大屋廚房=========第二日  7:00 pm
在場:熊澤、南條、嘉音、熊澤

[熊澤]
源次等回來時,正把飯菜放在餐車上
還搞不清楚狀況就跟著嘉音走

[南條]
源次等回來時,想出起死回生的一步,等著向源次獻寶
還搞不清楚狀況就跟著源次走

源次:...南條大夫,非常抱歉,這盤棋暫時不能陪您下了。...嘉音、鍊條鎖就拜託你了。熊澤暫時停止上菜,和嘉音一起去。我去太太那裡,南條大夫也請跟我來。

○大屋倉庫=========第二日  7:00 pm
在場:熊澤、嘉音

[嘉音]
在倉庫的工具箱和牆上工具中尋找切斷工具
腦中浮現曾被告誡過這是很容易就能切斷手指的危險工具的記憶

熊澤:在找什麼嗎......我也來幫忙哦。
嘉音:...要把門上的鏈條鎖切斷。...大號的鋼筋裁斷器在哪來著...。
熊澤:要把門上的鏈條...?為、為什麼要這麼做啊...
嘉音:...繪羽夫人她們的房間鎖上了鏈條鎖。...明明應該是在裡面,叫她們卻都不回答。

[大號鋼筋裁斷器]
雖然名字叫截斷器,但從形狀上來說稱為大號鋼筋鉗更容易理解。

○大屋繪羽房=======第二日  7:00 pm
在場:熊澤、嘉音
(中途出現:夏妃、源次、南條、戰人、讓治、朱志香、真里亞)

嘉音拿著鋼筋截斷器,飛奔上樓梯。
...他的直覺,已經告訴他。
...最好爭分奪秒快一點打開。
...或許,...已經...

[熊澤]
跟不太上嘉音的速度,氣喘吁吁,多少拖累了嘉音
看到魔法陣嚇得大叫,跌坐在地
嘉音切斷鏈條鎖後『...嘉音,...你腳邊有個信封...。而且是,...老爺的東西...。』
躲在嘉音背後進門,看到繪羽屍體後驚叫

[嘉音]
看到突然出現的魔法陣大吃一驚
忍著寒意靠近門鉗住鏈條
使出渾身力氣鉗了下去,比想像中還要輕而易舉得多的切斷了鏈條。
拿出手帕,不讓指紋留在門上
看到繪羽穿著鞋在床上感到納悶,看到繪羽頭部後也和熊澤一樣脫口驚叫
在床上未發現秀吉,前往檢查浴室

[魔法陣]
回了一次廚房,接著去倉庫拿了工具,然後就直接來了這,從時間來說,應該根本不到五分鐘。就像是剛剛畫上去,門像是活了在流血一樣,"血痕"慢慢地向下垂直延伸。

[鏈條鎖]
嘉音使出渾身力氣鉗了下去,比想像中還要輕而易舉得多的切斷了鏈條。
被切斷後的鏈條鎖掛在了左右兩邊,一邊發出"咭啦咭啦"的聲音一邊搖晃著

[繪羽屍體]
仰躺在床上,沒脫鞋
眉間筆直地插著"阿絲磨德烏絲之樁"(色慾)
雙目圓睜,像是要把殺死自己的傢伙死死烙印在眼中
血由眉間冒出,把另一邊的床單染得血紅

[繪羽房浴室]
剛把門打開,水蒸氣和淋浴的水聲撲面而來
浴室、廁所一體型
防水浴簾半開半閉
浴缸裡,倒著開著蓋子的沐浴露小瓶
白色浴缸上黏著一點點飛濺開來的血跡

[秀吉屍體]
全裸睜著雙眼倒在浴缸中
眼睛正面對著衝進來的嘉音眼睛
眉間筆直地插著"貝露賽布布之樁"(貪食)
頭部一直淋著溫水,不像繪羽半邊臉都是血
淋著浴斃命的模樣感覺十分悲慘
以沐浴露推測是入浴時被殺


-------------嘉音發現秀吉屍體後,夏妃、源次出現-------------
在場:熊澤、嘉音、夏妃、源次、南條

[夏妃]
嘉音發現秀吉屍體後,與源次一起出現
發現魔法陣後,看到地上的信

夏妃:...又是這種塗鴉...。這封信是...?裡面說了甚麼?
源次:不知道,...還沒有念過。
南條:...不要去隨便亂碰比較好。說不定還留著犯人的指紋...交給員警好了...。
夏妃:...犯人故意把信留下。反正是不會留著指紋的。

[夏妃]
撿起信封,還沒看信先進入房間,看到已經斷氣的繪羽和秀吉,表現驚訝
指使嘉音關掉秀吉的淋浴噴頭

[嘉音]
用手帕關上水龍頭

[南條]
經源次提醒後『我...我知道...身體上還沒出現死斑...也還沒開始出現死後硬直現象。恐怕,從被殺到現在是經過了一小時左右吧...可是...用這種柄部這麼短的兇器貫穿頭蓋骨...無法想像...』
再次檢查一遍脈搏和瞳孔,確認兩人已死
想過要把兇器拔出,但考慮到員警取證而沒動手

[嘉音]
看著南條按部就班的對應,心想不用做這些,光看一眼就知道已經死了吧。

[煉獄七樁]
與其說是匕首,更像是槍柄做得很短的槍,以刺為目的的特殊形狀
用冰錐形容也很貼切

-------------南條驗完屍後-------------
在場:熊澤、嘉音、夏妃、源次、南條、戰人、讓治、朱志香、真里亞

[夏妃]
像是能早一秒從讓人鬱悶的浴室水蒸氣出來也好似的,一邊用手帕摀住嘴一邊飛奔出房間。胸中湧出的嘔吐感,和今早在玫瑰園倉庫感到的一模一樣,背對客房,不得不花費片刻才強押住嘔吐感。
取得所有人同意將繪羽房保持原樣鎖上
與大家決定回到客廳再打開魔女的信

[讓治]
夏妃下令封門不讓孩子們看時,趕到
在源次叫夏妃出去,夏妃表情鐵青飛奔出去時,心中有不好的預感

讓治:...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誰...是誰幹的!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夏妃:讓治君,...挺住...。
夏妃剛把手搭在讓治肩膀上,就被他粗暴地甩開了。
...讓治在繪羽的床邊崩潰了,把臉埋在床上,在母親的遺容前嚎啕大哭。

[戰人]
為讓治悲傷大哭、憤怒
激發鬥志對抗犯人

[真里亞]
以不帶感情的聲音安慰戰人『...嗚一...。戰人,...不要哭不要哭...。』

●○大屋走廊=========第二日  7:00 pm
在場:熊澤、嘉音、夏妃、源次、戰人、讓治、朱志香、真里亞、南條
(中途離開:嘉音、南條、讓治、熊澤、朱志香)


[惡臭]
所有人自繪羽房經走廊要到客廳時聞到
從客廳到繪羽房時並沒有聞到
像什麼燒焦了似的濃烈惡臭

熊澤:...我,去廚房看下...。火應該是關掉了的呀...
源次:...嘉音,你和熊澤一起去。不要讓她一個人。

往廚房方向跑的順序:
熊澤<-嘉音<-眾人

[夏妃]
考慮開窗,但對安全有疑慮

[源次]
建議開換氣窗

[戰人]
與讓治討論鏈條鎖密室
『...房間裡鎖著鏈條鎖。...從剛才看到的構造來看,怎麼看都不像是可以從外面做手腳的水貨。』
┌─┬─┐(…:浴室門,嘉音到現場時是關上的)
│秀│繪│(\ :房門開啟方向)
├…┘ │(窗戶從內側鎖上)
 \   │
└───┘
第一個卷閘門密室,所有人都有嫌疑故不為密室
第二個書房密室,夏妃有嫌疑故不為密室
第三個繪羽房密室,完美的密室?
鏈條鎖的縫隙,無法把手伸進去。
開始敲真里亞的頭

[讓治]
與戰人討論鏈條鎖密室
真里亞解釋完魔法陣後『這個世界上不存在魔女和惡魔。我的父母是被誰殺死的!雖然我不知道他是我熟知的人,還是我根本不認識的人。但是,不管怎樣他都一定是人類...!』

[真里亞]
邪笑模式
表示貝阿朵回應戰人要求,完成人類做不到的事
開始被戰人敲腦袋
解釋魔法陣

[鏈條鎖]
戰人:『...房間裡鎖著鏈條鎖。...從剛才看到的構造來看,怎麼看都不像是可以從外面做手腳的水貨。』
戰人:鏈條鎖的縫隙,無法把手伸進去。
朱志香:門縫最多十釐米
嘉音:使出渾身力氣鉗了下去,比想像中還要輕而易舉得多的切斷了鏈條。
源次:經過最後請示房內,便以鑰匙開門...然後,慢慢地轉動著門把手,門慢悠悠地開了一條縫...扯到鏈條鎖

[繪羽房魔法陣]月亮第一魔法陣
文字為希伯來語,似乎是用鮮血似的塗料還是別的甚麼黏糊糊地畫在繪羽的房門上,嘉音回了一次廚房,接著去倉庫拿了工具,然後就直接來了這,從時間來說,應該根本不到五分鐘。就像是剛剛畫上去,門像是活了在流血一樣,"血痕"慢慢地向下垂直延伸。

舊約聖經詩篇,第107篇的16節
"主為我打碎了青銅的門,擊碎了鐵閂。"

真里亞老師講座:
有兩個功能:
1.無論用何種方法鎖起來的門都可以打開。
2.把打不開的門比作無路可走的情況,來開門。搞不懂狀況的情況下使用,就會得到從沒想到過的解決方法。也就是會被授予觀察力、洞察力、直覺和靈感。

*以下英文片段轉自以下網址
http://www.sacred-texts.com/grim/kos/kos34.htm

The First Pentacle of the Moon.--This and the following serve to call forth and invoke the Spirits of the Moon; and it further serveth to open doors, in whatever way they may be fastened.
The Pentacle is a species of hieroglyphic representation of a door or gate. In the centre is written the Name IHVH. On the right hand are the Names IHV, IHVH, AL, and IHH. On the left hand are the Names of the Angels: Schioel, Vaol, Yashiel, and Vehiel. The versicle above the Names on either side is from Psalm cvii. 16:--'He hath broken the Gates of brass, and- smitten the bars of iron in sunder.'


[惡臭]
往廚房方向,走在最前面的熊澤和嘉音,還沒到廚房就發現臭味不是來自廚房
往廚房的路上,自地下臺階飄來更濃烈的惡臭

嘉音:...是鍋爐室...。
熊澤:...鍋爐大概又出毛病了吧...。

[鍋爐室]
從臺階通往地下鍋爐室
鍋爐已用了多年,最近狀態不怎麼樣
雖然鍋爐出毛病,嘉音和熊澤碰到過好幾次,但壞到噴出如此惡臭是第一次
嘉音、熊澤注意到鍋爐室時,內部傳來一聲關門聲的巨響
有兩個入口,一個通往大屋,一個通往裡院。
平常門是鎖的

[熊澤]
聽到關門聲後,嚇得坐倒在地,因為【現在根本不可能會有人在鍋爐室】
晚了嘉音很多,才出發

嘉音:..........!
熊澤:嘉音...!


******************嘉音死亡實況(捏造可能)******************

嘉音瞬間理清狀況後朝地下奔去,有關門聲卻沒有上樓梯的聲音,表示關門的人還在鍋爐室。但鍋爐室有兩個入口,一個通往大屋,一個通往裡院。

到達鍋爐室後,嘉音本該查看是甚麼發出惡臭,卻只在正面死盯者裡面,然後從入口旁的工具架拿走柴刀,嘉音凝視著光靠電燈泡無法撕裂的黑暗深處,【回答道】。

嘉音:...輪盤賭是,賭數字和紅黑來贏獎金的競技。但是,壓在紅或黑的,風險低的賭博,只能得到與之相稱的一點點獎金。

藏在鍋爐室各處黑暗裡發出黃金光芒的蝴蝶們,一邊閃爍著美麗的金光一邊扇著翅膀,聚集到黑暗深處然後逐漸消失得無影無蹤。嘉音對著吞沒了蝴蝶們的黑暗繼續說著。然而,聚集在黑暗中的蝴蝶們,...大概、恐怕、不、反正是、...笑了。
嘉音毫不畏懼,繼續說道。

嘉音:...反之,壓難中的來賭的話,就可以得到與這風險成正比的獎金。...老爺把從天文數字般的高風險中押對寶稱為"奇蹟",由此而得到的天文數字般的獎金稱為"魔法"。...我對老爺和你,是為了得到甚麼樣的"魔法"而挑戰輪盤賭沒一點興趣...。但是,你忘了一件事。你忘了輪盤賭的球,還能滾到既不是黑也不是紅的格子裡。

在輪盤賭裡有個稱為"0"的特殊格子,按規則這是莊家通殺的意思,輪盤賭裡有拿走盤面所有壓著的硬幣,猶如裁判直接判輸的結果...

嘉音:...我在,心中下定了一個決心。...如果。...紗音被殺害,我活下來了的話。...我就豁出命來,把你的輪盤賭全搞砸...!這不是,老爺定下的規則,更不是你定下的規則。...這規則是我定的。...我,已經不再是傢具了。...我是你輪盤賭的零...!

嘉音的臉,屈辱般地扭曲了。這是因為他克己的行為被黑暗嘲笑著。嘉音的眉毛、更加扭曲了,...他把激烈的感情化為了從沒給任何人見過的表情浮現在了臉上。握著柴刀的手哆嗦著。汗如雨下...讓嘉音的手發抖的,並不只是憤怒的感情,但是,嘉音把這股感情吞下了肚。

嘉音:...我再也不會被你的話迷惑了。惡魔的輪盤賭到此結束。...去、...去地獄再待一千年,等下一個召喚者吧,貝阿朵莉切~!

嘉音舉起柴刀向黑暗撲過去的時候,黑暗確確實實地笑了。嘲笑他的勇氣,既是俗不可耐又是白費工夫毫無意義。

...然後嘉音,保持著舉著柴刀的姿勢,...再也沒法,向前踏出一步...
嘉音握著的柴刀,掉到地上,雙膝以左、右的順序跪下。看起來簡直就像要抓住天空似的,嘉音原本拿著柴刀的那隻手,緩緩地垂了下來。...放到了胸口上。然後另一隻手也一樣。...在那是,...描繪著惡魔意匠凝聚的樁炳。嘉音的胸口,刺進了和繪羽他們眉間插著的相同的兇器。從嘉音痛苦地扭曲了的嘴角,流出了鮮血...這對嘉音雪白的皮膚來說是,多餘的化妝。

伴隨這情景,在黑暗中閃爍著光芒的黃金蝴蝶們跳起了迷人的舞蹈...這是為一位美麗高潔的少年的克己行為,獻上的讚頌、嘲笑、汙衊、送葬之舞。

...雖然嘉音早就做了死的覺悟,...但是僅僅是不以這種樣子來接受死的命運也好,試著做出了最後的反抗。...他雙手握住深深刺進胸部的兇器地柄部,...咬緊牙關強忍住根本不是這個世界上會有的劇痛...拔了出來。

僅僅是一瞬,鮮紅色的液體噴濺而出。
...然後,發出了"啪擦啪擦"地...讓人不適的聲音。

這大概和嘉音的靈魂被死者的泥沼吞噬時所發出的聲音是一樣的吧...

熊澤:...嘉音?!嗨~吚咿吚~!快、快~來來來來~人~人人啊!嗨~吚吚~!

熊澤為眼前難以接受的現實驚叫著。

血海之中倒著嘉音...。
...熊澤心裡已經亂得一團糟。

啊~何等地不幸啊!
如果和我在一起的話,就不會被殺了!
啊~何等地幸運啊!
如果和我在一起的話,說不定連我都被殺了!

所以她驚叫的表情是吊起了整張臉的肌肉,簡直像又哭又笑的...精神錯亂了起來。誰都不會去嘲笑她的表情...!

******************************************************

到達現場順序:
夏妃<-戰人、源次<-眾人

[夏妃]
只是源次找南條醫生醫治嘉音
像鍋爐室黑暗深處怒吼『藏在那裏的是什麼人!乖乖的出來!不從那出來的話,我就毫不留情地開槍了!』
戰人出門後,跟出去勸阻
為戰人哭泣稍微吃驚,安慰戰人『...沒事的。我絕對會保護住你、讓治君、小真里亞、還有朱志香的。...做為媽媽、...並做為右代宮家的代表...!』

[戰人]
用從入口旁工具架上的手電筒照亮黑暗深處
怒吼著撞門而出
知道追不到犯人後悲憤痛哭

[鍋爐室往裡院的門]
留著一絲絲的縫隙開著,很明顯似乎有甚麼人從這驚慌地逃出去了。
外面有條又窄又簡陋的臺階
臺階上是裡院

[裡院]
為了採光而建,沒有那麼氣派,四周都圍了起來。
裡院進大門的入口有兩個,都沒有上鎖
無法從大屋以外的地方進來

-------------從裡院回鍋爐室-------------
在場:夏妃、源次、戰人、真里亞

[嘉音]
由南條、讓治搬到傭人室治療,熊澤、朱志香陪同前往

[撒旦之樁]
做為殺死嘉音的兇器,被隨地扔在鍋爐室現場
與其說是冰錐狀,不如說是細細的樁狀
前端有宛如鑽頭般的螺旋狀雕刻
像是為了把樁打進活祭心臟而做的惡魔儀式道具
全長二十五釐米,一半為被鮮血染紅的樁狀部分

[燒爛的屍體]
剛拉出來時,源次、真里亞盯著看
夏妃不忍正視,一邊老是在回頭一邊背對著屍體
衣服、身體表面、頭髮全被燒爛的奇形怪狀屍體
看不出臉、年齡、性別
兩隻腳的腳指都有六根,各個腳指排列的很像正常人,沒有突兀感
眉間被插入"馬蒙之樁"後被燒屍
手指上沒有家督之戒

源次:...恐怕,...是老爺吧。
夏妃:...我也是,同感。...以這種樣子去世...。真是太可憐了...。
戰人:...但是,這屍體,...真的可以打包票說是爺爺嗎?明明燒的那麼焦黑,連性別都分不清...。
夏妃:戰人君...請看一下腳。

夏妃一邊用手帕摀住嘴背過頭去,一邊用手指著屍體的腳

源次:老爺出生時兩隻腳的腳指各有六根。因此復興右代宮家的重任才託付到老爺身上的。
夏妃:右代宮家似乎從很久以前開始,就經常有天生多指症的人。大概,是遺傳上的原因吧。

[戰人]
以前曾經秀吉說,豐臣秀吉的手也有六根指頭
一般燒屍是為了不讓屍體被認出,這個燒屍卻沒有得到這目的
推估犯人擁有總鑰匙
認為犯人有辦法架設完美密室,就有辦法架空不存在的第十九人
不排除假死者犯案
認為真里亞十分異常
再次問真里亞誰給她魔女的信
認為真里亞有充足不在場證明(第一晚睡覺時呢?發現六人屍體時呢?)

[夏妃]
右代宮歷代當主被讚為名君的似乎都有多指症,金藏出生時,親戚們吵著名君再臨而亂作一團,所以關東大地震後親戚們認為只有靠出生就帶吉兆的金藏可以復興
為金藏去世悲傷

[源次]
由於火勢不是很強,估計已經燒了相當長一段時間,由爐中漏出的臭氣是慢慢地充滿了室內,滿出來後才沿著臺階往上冒的吧
鍋爐室平常門是鎖的

[真里亞]
邪笑模式
不害怕,認為自己是局外人『因為貝阿朵莉切和我約好了呀。她會帶真里亞去黃金鄉喲。那裡是,沒有任何約束,所有人都可以永遠相親相愛地在一起的美妙地方喲。真里亞很期待喲?因為這個時候,馬上就要到了哦。』
回答戰人問題『嗚一。都說了是貝阿朵莉切。戰人還不相信。』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