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21

EP1總整理-02

樓主 索柏 Zobo

●大屋飯廳=========第一日 6:00 pm ~ 8:00 pm
在場:戰人、讓治、朱志香、真里亞、藏臼、夏妃、留弗夫、霧江、繪羽、秀吉、樓座、南條、鄉田
(中途出現:熊澤、紗音)

[樓座]
問起誰給真里亞傘
問了一輪,提到源次時,自己打斷話,申明自己不是在找犯人,是找要感謝的人

[留弗夫]
『不是我們。因為樓座出去後,我們換了個房間一直在"友好"的聊天。』

[藏臼]
『至少可以斷言,不在我和繪羽和留弗夫,還有秀吉和霧江五人之中。』

[霧江]
『我們、在夏妃姐姐和樓座出去後一直待在一起。一直待到了吃飯的時候呢。』

[繪羽]
『哥和源次一起去樓上書房叫爸的時候。我們就直接來飯廳了。所以不是我們哦。借給傘的好心人,大概是傭人中的誰吧?』(源次和藏臼上去找金藏,為何剛剛沒有出現?)

[鄉田]
『...鄙人一直在廚房準備晚餐。非常抱歉...』

[熊澤]
『也不是我們呢。因為我和紗音一直在整理房間,沒有到外面去過。』

[整理房間]
夏妃覺得下雨,客人要回賓館太辛苦,所以命令熊澤和紗音整理大屋房間

[紗音]
『是的。聽了太太的吩咐後,我和熊澤婆婆還有嘉音君三人一起去整理的。...然後到晚飯的時,源次先生來吩咐說去叫少爺小姐們過來,嘉音君就奉命而去了。』

[夏妃]
『我和大家進行完"友好"的談話後,由於頭疼得厲害,而回自己的房間休息了。所以沒有到外面去過。』

[讓治]
『我們一直在賓館看電視。』

[南條]
『剛開始下雨時,我就進了金藏先生的房間,一直和他下棋到吃晚飯的時候。』
霧江補充:『那就是說,也不是爺爺呢。』

○大屋走廊=========第一日 6:00 pm ~ 8:00 pm
在場:熊澤、紗音、源次、嘉音
(中途出現:鄉田)
(中途後離:熊澤、紗音、鄉田)

[熊澤]
問起傘的事情
推測是金藏偶然看到真里亞沒撐傘而拿去給她

[嘉音]
『不是我。因為我自己都還以為真里亞小姐是在賓館呢。戰人少爺找到小姐的時候,就已經拿著白色的傘了。』
尊敬源次,因鄉田對源次不敬而敵視

[源次]
『抱歉,也不是我...』(無口等於有嫌疑?)
『老爺並不怎麼喜歡真里亞小姐。』(表示不是金藏拿傘)

[鄉田]
催促上菜,指責源次拉住眾人談話拖累時間

鄉田等人離開後

嘉音:『...源次先生,貝阿朵莉切夫人真的...回來了嗎?』
源次:『...不知道。』
嘉音:『...要去通知老爺嗎?』
源次:『不必。...如果真的回來了的話,不久就會自己現身於老爺面前吧。...而且,那是位反覆無常的人。就算去像老爺報告,若並不現身,便是毫無意義的...』
嘉音:『...老爺的儀式,是不是已經開始了呢?』
源次:『...或許吧。但這和我們傢俱是完全無關的事...我們只需把從老爺那受到的恩,報到最後一刻。』
嘉音:『是...這是我們傢俱的...本分。』

●大屋飯廳=========第一日 6:00 pm ~ 8:00 pm
在場:戰人、讓治、朱志香、真里亞、藏臼、夏妃、留弗夫、霧江、繪羽、秀吉、樓座、南條、鄉田
(中途離開:鄉田)
(中途出現:熊澤、紗音、鄉田)

[真里亞]
拿出拿到傘時,一起拿到的魔女的信
被魔女吩咐用餐結束後念信

[秀吉]
想要搶信

[封蠟]
上有家督紋章,霧江質疑其可信度
南條依外觀保證其確為家督之戒蓋出的
藏臼提出有造假可能,蓋者可能不是金藏本人,留弗夫、繪羽附議
南條因遭圍斥道歉

[夏妃]
『...我、我也贊同我家主人的意見。這是來歷不明的人親手送來的信。不值一讀。』
後因戰人提議讀信,而怒視戰人

[南條]
『在、在下、國際象棋的時候,感覺金藏先生的手指上好像是少了甚麼...。』

[霧江]
提議詢問金藏

○大屋書房=========第一日 8:00 pm
在場:金藏、藏臼、留弗夫、繪羽、紗音、源次、嘉音

[金藏]
『哈哈哈哈。那傢伙,立馬就開始了嗎。來吧,貝阿朵莉切。我已帶足了用來賭的硬幣。今宵就玩個盡興吧。...我可不會輸。你的微笑永遠都是屬於我的。如果能讓我再看到一次的畫,財富、名譽、甚至是我的命都不足惜。...輪盤已開始轉了,球究竟會滾進哪個格子呢?是黑,是紅。還是莊家通吃呢。來吧開始吧、貝阿朵莉切。我再讓你看一次甚麼叫奇蹟的力量!』

●大屋客廳=========第一日 10:00 pm
在場:戰人、讓治、朱志香、真里亞、藏臼、夏妃、留弗夫、霧江、繪羽、秀吉、樓座、南條
(中途離開:真里亞、朱志香)

[朱志香]
對父母形象破滅

[霧江]
對戰人問『現在,在這六軒島總共有十八人...你覺得有第十九個人存在嗎?』
推論貝阿朵莉切就在十八人之中
推論有人假冒魔女矇騙真里亞

○大屋畫前=========第一日 10:00 pm
在場:真里亞

[真里亞]
大哭誰也不相信她遇見貝阿朵莉切

●大屋客廳=========第一日 10:00 pm
在場:戰人、讓治、藏臼、夏妃、留弗夫、霧江、繪羽、秀吉、樓座、南條

[霧江]
『鑰匙是握在真里亞手中。那把查明貝阿朵莉切是在十八人之中、還是第十九人的鑰匙。』
請戰人去哄真里亞來得到真相

[留弗夫]
『如果,我們大人的會議結束後你還沒睡覺的話,我們一家人坐下來有些話想和你談談。』
『...我大概、...會在、今晚被殺吧。』

○大屋走廊=========第一日 10:00 pm
在場:夏妃
(中途出現:朱志香)

[夏妃]
推測魔女的信是金藏的意思,將致使藏臼陷入困境
推測是紗音給真里亞信
不滿藏臼的態度,為自己無力感到悲傷與憤怒
藏臼給夏妃看一塊金塊,告知藏金或許確有此事
得知藏臼並不完全信任她
頭痛

[朱志香]
把蠍子護身符給夏妃

●大屋客廳=========第一日 10:00 pm
在場:戰人、讓治、朱志香、真里亞
(中途出現:樓座、紗音)

[樓座]
得知戰人們要回賓館『那可不可以讓真里亞也一起呢。...我覺得和堂兄妹們在一起,她一定會很高興的。』
原本要幫讓治撐傘,聽到藏臼呼喚,便沒有跟去賓館

戰人們出發時『...真里亞。...一直都對不起了...。』
樓座的這句小聲嘟噥,不僅孩子們,連她本人的耳朵都沒傳到,靜靜地消失在雨聲中...

[紗音]
幫讓治撐傘

○賓館傭人室=======第一日 10:00 pm
在場:紗音、嘉音、源次
(中途離開:紗音)

[嘉音]
因藏臼命令,排班改變
『出現那種可疑的信的話,藏臼先生會懷疑我們也是當然的事。...是想讓直屬於老爺的我們盡可能的離親族會議的席間遠一點吧。』

[源次]
對紗音說『...嗯。鄉田變成了值大屋的深夜班。紗音和嘉音是賓館的深夜班。我和熊澤今晚變成留宿在賓館...。你今晚就這麼留在這吧,就在剛才,來過電話了。』
『...抱歉,我去那邊休息休息。要是發生甚麼的話,馬上來叫我。今晚的客人是,【特別的】。』
建議嘉音一起去玩,嘉音拒絕後,泡茶請嘉音一起喝

[原排班]
考慮到鄉田待客經驗較豐富
紗音、嘉音 大屋深夜班
鄉田  賓館深夜班
熊澤  留宿賓館
源次  留宿大屋

○屋外避雨處=======第一日 10:00 pm
在場:讓治、紗音

[讓治]
尊敬秀吉
與紗音彼此相愛
給紗音訂婚戒指

[紗音]
接受戒指後回到大屋

○大屋傭人室=======第一日 11:00 pm
在場:鄉田、紗音

[紗音]
聲稱源次命令來幫忙
路過飯廳,聽到裡面有爭論聲
走廊上看到黃金蝴蝶

[鄉田]
指使紗音巡視大屋

[夏妃]
曾經要求鎖門窗,維持安全

=======第一日結束 0:00 am=======
大屋飯廳 :藏臼、留弗夫、霧江、樓座、繪羽、秀吉
大屋傭人室:鄉田
大屋書房 :金藏
大屋書房前:紗音(看背景似乎是)
賓館傭人室:嘉音、源次
賓館大房間:戰人、讓治、朱志香
賓館   :熊澤
黑背景  :南條
未出現  :夏妃、真里亞
============================================

○賓館=============第二日 6:00 am
在場:嘉音、源次

兩人一起前往大屋

○大屋=============第二日 6:00 am
在場:嘉音、源次

[嘉音]
用總鑰匙開大屋大門
與源次兩人分頭將窗簾拉開
到廚房向鄉田打招呼,發現鄉田不在
撥大屋內線電話到傭人臥室,發現不通,隨後前往傭人臥室

○大屋夏妃房=======第二日 6:00 am
在場:夏妃
(中途出現:源次)

[夏妃]
用藥助睡
睡前在內側門把掛上蠍子護身符
把小靈鏡放入懷中
對把手事件生氣,但認為是惡作劇不需向別人說

[源次]
因內線不通,親自來找夏妃
報告鄉田不見蹤影(除非嘉音去完傭人臥室有向你報告,不然你怎麼會知道呢...)
等到夏妃發現門外側的血紅搔抓痕跡才提起『...我也是,剛剛才注意到。等下我會來清洗的。』(時機很怪)

[夏妃房]
在這房間裡,誰都不會去苛責她。頭痛也不會變得更厲害。...這間房間對她來說是唯一的平靜空間。

[門外手把的血紅痕跡]
這就像是沾著紅黑色液體的手指在門把手和它的周圍搔抓著而留下的,讓人不快的痕跡。簡直像是浸泡過鮮血的雙手,在門和門把手上肆意玩弄似的...是想營造出這種效果的,某個低級趣味的人留下的惡作劇吧。

○大屋客廳=========第二日 6:00 am
在場:夏妃、繪羽、秀吉、源次
(中途出現:嘉音)

[嘉音]
回應夏妃,告知大屋內找不到鄉田
夏妃問有沒有到賓館找過『...是的。賓館和大屋都沒有。』(用內線問的?還是親自跑一趟得知的?)
被夏妃命令去戶外找人

[源次]
親自報告嘉音沒報告完的事=藏臼不見了
『在向太太報告之前我是想把沒有準備早飯這事先向主人報告的,但是來到臥室時,裡面並沒有主人的身影。而且,不只是主人。...留弗夫夫婦和樓座夫人也不見了』
將書房鑰匙交給夏妃(最可疑的舉動)
而後與嘉音一同到戶外找人

[夏妃]
夏妃想起了,...今天早上醒來時,那昨晚似乎還在繼續著的錯覺...
阻止繪羽到書房,而親自去找

[繪羽]
『我們昨晚過了十二點,就困得去上床睡覺了。確實那時候哥他們還在熱烈討論,交換意見呢。』
提議到書房找人
自告奮勇去書房找人(那麼討厭金藏的人,會自告奮勇?)
諷刺夏妃不得金藏信任

●賓館大房間=======第二日 接近7:00 am
在場:戰人、讓治、朱志香、真里亞

一起前往大屋

○大屋書房=========第二日 7:00 am ~ 8:00 am
在場:夏妃、金藏
(中途出場:繪羽)

[幻覺?]
此處劇情有可能為夏妃之幻覺,玩家請自行判斷
然而筆者在此認為金藏確實有可能認同夏妃心中的片翼之鷲,因為嘉音必定會把夏妃在親族會議中維護金藏威嚴與右代宮榮光的事情告知金藏。

[夏妃]
敲門,沒有回應,後用鑰匙開門

[金藏]
因為信賴的源次給夏妃鑰匙,而願意與夏妃對話
...這是和平時的金藏相比,簡直就像是另一個人似的心平氣和的溫柔聲音。←(幻覺可能?)
『...要是藏臼是女人,...你來做丈夫的話...』(表示金藏會心甘情願把財產繼承給她)

[繪羽]
原想嘲諷夏妃,卻因夏妃的轉變摸不著頭緒
放收據(筆者看的感覺是,沒有讓她這個作的時機,劇中沒有特別描述,是否有可能是騙人)

●大屋客廳=========第二日 8:00 am
在場:戰人、讓治、朱志香、真里亞、夏妃、繪羽、秀吉、南條、源次

[源次]
沒有找到眾人
熊澤去準備早餐
嘉音正在外面找人,紗音不見了

[南條]
顯得很幸福地看著孩子們(看電視),一邊在沙發上看書(戰人推論是國際象棋的書)

[夏妃]
聽完嘉音報告沒找到人就走出客廳備茶了

[嘉音]
急忙跑回來,報告沒有找到人,話還沒說完夏妃就走出客廳,隨即向源次報告
繪羽與秀吉湊上來問話,告知玫瑰園的倉庫有古怪
回來拿倉庫鑰匙
之後與繪羽、秀吉、源次前往倉庫

[繪羽、秀吉]
似乎過於主動地詢問嘉音倉庫的事情,主動跟著嘉音在大雨中前往

[卷閘門舊鑰匙]
擺在傭人室

○倉庫=============第二日 8:00 am
在場:嘉音、源次、繪羽、秀吉

[嘉音]
指著魔法陣,讓眾人看
『...昨天,還沒下雨前來過這裡,那時還甚麼都沒畫著。』
插入鑰匙,拉開卷閘門

[源次]
『...在其他嘉賓看到前先想個辦法處理掉。讓其他貴賓看到的話,會使他們不快的...倉庫裡面有塗料。趕緊去把它塗掉,等過幾天,天氣好的時候再好好重新漆一遍吧。』(催促著趕快發現屍體?)
回憶起在夏妃門把上看過這塗料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