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374

RE:【小說】音語,離夢:12/02上映chapter.6

樓主 願賢 dreaming10
Chapter.7  Second conversation

「上次的事件過後,空夜已經康復了,本來冷冰冰的臉上也多了些少年的天真跟熱血,真是太好了。」

若翼停下筆桿,思索著接下來的日記該怎麼繼續,房間的淡藍色簾紗被調皮的風吹起,桌上的花茶依舊冒著陣陣的白煙,星期六的早晨總是有點悠閒。

電腦的螢幕開著某個網站,虛擬人物重複著千遍一律的動作,一聲「叮鈴」響起。若翼認出是收信的音效,趕緊敲動著手邊的滑鼠打開信件,查看內容。

「我們有事要告知你,請馬上到局長室集合。」

“局長室?”

若翼雖然有點不相信,但下面署名的確實是局長,想入侵她好不容易加強的電腦系統也沒那麼容易,姑且相信一下吧。





「有什麼事?」「果然超可愛!」

若翼甫開門,便有一位女性撲上她,衝力之大讓若翼險為粉碎性骨折,女性有著一頭海藍色的秀髮,正以一種幸福的表情磨蹭著若翼的面頰。

「她是咲音,是巴貝爾的……嗯……」

就連柏木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女人的存在。

「唉呦,妳怎麼穿成這樣,可愛的女孩就要搭配好看的衣服啊,這樣才能吸引其他女人的目光,之後幫你找個好的對象,然後兩個女孩共度蜜月跟私奔,實在是太棒了!」

女性一臉興奮的說著若翼完全沒考慮過的事情,什麼?她不是雙性戀也不是同性戀啊!雖然她不是反對,但她是正常性向啊!

「怎麼樣?珊瑚雖然有點熱血,但這樣像個男人的不是很帥嗎?搞不定會萌生火辣辣的戀情,天啊!鼻血止不下了!」

碧綠色的眼眸一瞬間湊到了若翼的鼻頭前,然後安排著似乎是相親()那檔子的事,可是問題對象怎麼會是珊瑚啊!

「怎麼樣?對百合有興趣嗎?」

咲音興致勃勃的說著,不過若翼一點回應都沒有,只是愣著金黃色的眼神呆站在那宛如個木雕似的,咲音輕推了一下,她便倒地然後再沒有起來。

「看來她不是那種性向的。」「呿,女女的戀情也是可以譜成史詩的。」

咲音嘟起唇,悻悻然的說著,局長已經氣到昏頭了,柏木也只有拿起手帕擦拭掉自己的冷汗。

「不過身上怎麼穿著巴貝爾的制服啊,真是的,要出遊也要換個裝啊,這樣才能讓原本可愛的女孩更可愛。」

咲音又笑了,拉起的唇角宛如是惡魔的淡笑,並從一旁的手提包中拿出為數不少的各式服裝,舉凡從洋裝、短裙、長褲、熱褲、背心、襯衫、毛衣、外套等等,讓人不免懷疑她到底是怎麼把這堆東西搬進來的以及怎麼塞進那手提包的。

等若翼再次清醒的時候,空夜已經把她抱回她在巴貝爾的房間,至於如何知道是空夜呢?

如果當你醒過來時看到空夜正站在你的書桌前,並且翻動著你的抽屜時你就知道了。
當然,若翼是不會就這樣放過空夜的。

當空夜跟若翼到局長室二度集合時,局長對於空夜頭上的大腫包感到很有興趣。

「因為最近是黃金週,巴貝爾的特勤人員大多放假,本來是想說留妳跟空夜看著巴貝爾的,但空夜也有事得回家一趟,只留妳一個要是又被神使刺客襲擊就不好了,我們想說讓妳去空夜那邊暫留幾晚,可以嗎?」

柏木已經盡了最大努力委婉口氣,想辦法不要讓若翼的敏感神經發作,不然他們可是會很困擾的。

「我是可以啦。」「沒差。」

咦?沒想到空夜跟若翼都答應的這麼爽快,上次在從平凡百姓那裡救人時是不是救錯啦?

不過,這樣也好,省得之後的麻煩功夫。

「那既然決定了,若翼,去整理行李順便拿本旅遊指南。」

「旅遊指南?」

若翼有點不明就裡的看著局長,後者突然想到他什麼都還沒跟若翼講,頭上的電燈泡可以先熄滅一下。

「空夜他老家在台灣,他是個混血兒。」

柏木淡淡的說著,臉上也是淡淡的微笑,若翼帶著鄙視的眼神看著無辜坐在一旁的空夜,少年不自覺的冒了幾滴冷汗。

「就是在中國大陸南方的海島對不對,聽說有很迷人的文化,但政治方面就沒那麼簡單了。」

若翼回答著對台灣的認識,老實說,如果不是因緣際會,她可能這一輩子都不會想到那麼一個小小的海島,畢竟台灣海峽兩岸之間的事不需要她來介入,不是嗎?

不過空夜可就不那麼想了,雖說在日本出生,但他這16年來有9年都是待在台灣的,對於這兩片土地,自然情感多了點,見若翼這樣心不在焉的,他不自覺的瞪了她一下。

這一瞪宛如芒刺在背,若翼知道自己肯定說錯話了,但她現在可不打算轉過頭去面對空夜可怕的神情,看柏木少尉跟局長的表情就知道了,那肯定不會很好看。若翼繼續背對著他留著冷汗,然後乖乖道歉。

畢竟這整件事說起來她的確不對。

感覺到背後的殺氣慢慢散逸,若翼才敢大口大口的喘氣,那壓迫感簡直比神使刺客的傢伙還可怕。



說到神使刺客,讓我們把視點移到他們的據點,光影雙樓。

全黑的右邊大樓,第11層。

「所有人都到齊了嗎?」

從落地窗鑽進來的陽光儼然是一盞巨大的聚光燈,刺得人幾乎是睜不開眼睛,尤其室內的照明設備並未全開,這對眼睛不好,容易近視耶。

男性掃視了一下半圓環的巨大議會桌,五張椅子,只有三張有坐人……

「怎麼可能?想也知道一定是那兩個人缺席啊。」

從右邊數來第二位,坐在椅子上修著自己的指甲的女性不經意的回話,甚至連視線都沒有對上男人,讓他感覺有點心痛和心酸。

「受不了,讓本小姐等的罪過是很大的!」

那女性愈說愈激動,然後一個巨大的動作,手中銳利的指甲刀飛了出去,直直朝向階梯之上的男人飛去,他無奈的接下來,然後把那把指甲刀再丟回去,女性很隨意的接住,繼續修自己的指甲。

「好了,悠奈,妳就不要生氣了,好嗎?」

有著一頭金色頭髮的男人苦笑著,安撫著名為悠奈的女孩,她黑色的瞳孔只是一個輕瞥,隨即又臉紅的繼續把頭撇到一邊,癟起嘴來。

「席勒,你想嚐嚐被我扁的滋味嗎?」

「這我可消受不起。」

悠奈嬌嗔的說了幾句,金髮的男性睜開紫色的眼眸,柔和的注目著悠奈,然後他就被少女狠狠的踹了一腳。

正當悠奈拿起一堆刑具準備要虐待的時候,會議室的大門被魯莽的闖開了。

「對不起我遲到了。」

一名有著黑色頭髮的男性氣喘吁吁的靠在門旁,血紅色的眼底裝滿的盡是羞赧跟傻眼,因為從他一走進來之後,氣氛完全變了一個樣。

所有人都睜大眼睛,愣愣的看著他,他也楞楞的看著四個人。

「就決定是你了,嶽行 旭!」「什麼?」





飛機上,若翼看著小小的窗外,一片雲海。

搶眼的白色近乎佔滿了整個視線,而一片雪白的上頭是一片無垠的蔚藍,若翼的金色眼眸只映照著兩種顏色,這是她第一次出國耶,雖然說目的地仍舊位在東亞,但是就是感覺好讓人興奮。

而一旁已經被瞌睡蟲征服的空夜倒沒有那麼多的興致陪若翼一起興奮,這種長途旅行對他來說已經稀鬆平常,但看著如此天真洋溢的若翼,他嘴角輕勾起一抹笑。

下了機場,若翼突然發現跟日本比起來,台灣真的熱多了,果然不愧是南方的小島的南方(太饒舌了吧?

坐上計程車,若翼興奮且好奇的看著窗外對她來說一切都是新鮮的事物,路上所見全都是漢字耶!不過有些漢字她連看都沒看過啊,對游翼姐來說這只是一塊蛋糕吧,突然好羨慕游翼姐……

不過,她也有自製的翻譯系統,只要拍下照片,立即就可以當場翻譯,不過似乎都比不上空夜還厲害,也是啦,他可是一個本土人(Native Speaker)呢。

好不容易終於下了車,若翼看著…跟日本差不多的景象,看來只要是城市,不管哪個國家其實都差不了太多呢。

「這邊。」

空夜揪住了若翼的手,後者心跳一陣快,差點以為又有什麼事要發生了,看著空夜疑惑看著自己的表情,若翼扯出了個苦笑。

自己還是不能完全相信空夜呢,廢話,他是個變態!

「空夜,你回家啦。」「我回來了。」

當發現空夜的母親使用日文問候空夜跟自己的時候,若翼著實嚇了一大跳,不過僅限問候,一般對話空夜跟他媽還是使用中文來對話。

什麼都聽不懂的感覺真的超爛。

但,如果用超能力可就不同了,空夜跟自己的限幅器是可以由自己來解禁的,而且賢木醫生也說過,雖然自己有著特殊合成能力,但平常卻可以將合成能力分成兩個一般能力,這時候就是心神接觸的完美時刻了。

心靈無國界啊,哇哈哈哈哈。

「空夜,你好久沒回來了,日本待得不錯嗎,這個女孩還滿可愛的啊。」

若翼臉紅了,不好意思的看著空夜的母親,少年掛了幾條黑線在額頭上。

「這是我媽。」

空夜丟了一句似乎是介紹他母親的話,然後就繼續跟他媽討價還價()

「媽,我以經來回很多次了,不用太擔心我了,而且我們還沒找下榻的旅館呢。」

空夜顯然對於他媽的過度關心有點害臊,青春期男孩這樣真是可愛,若翼輕笑了幾聲,空夜惱羞成怒的轉過頭來,若翼便撇開頭,裝無辜的看向遙遠的藍天。

「坐一下啦,又沒關係。」

「不了,還要先找飯店呢。」

空夜還是一口回絕了他母親的好意,在自己面前不好意思像媽媽撒嬌對不對?

「那真是太可惜了,本來還有進口的巧克力呢。」

空夜的母親惋惜的轉身,可是空夜本來打算離去的腳步卻突然停下,若翼揉了揉撞到空夜結實背部的鼻子,看著兩人。

「比利時進口的,真的超貴呢。」

「也許可以留一下。」

空夜很快的轉身然後走向屋內。

「空夜,難不成……你…」

「是,他是個無可救藥的甜食愛好者。」

他母親很自豪的說著,空夜則是不好意思的轉過頭來,沒想到像空夜這樣的人很愛甜食啊。

真是超可愛!





「嗯……應該是這裡吧?」

少年的血紅雙眼片刻不離開手上的那張地圖,這裡畢竟對他人生地不熟,要一下子就找到暗殺目標的確是不容易。

「煩耶!天葉 若翼到底是跑到哪去了啦!」

讓我們先不要管這個找不到路的傢伙吧。





「嗯,淡淡的苦味襯托著巧克力的香氣,甜味在嘴裡繚繞演奏著只有高級品才能釋出的美味,真是超幸福的!」

空夜一整個表情超享受,還有上面那段超像專業評論家的評語是怎麼回事?若翼看了看手指間的巧克力,一口塞進嘴裡。

嗯,真的很好吃,空夜說得也沒錯耶,若翼舔了舔手指上的巧克力粉。

「空夜從小鼻子跟味覺就靈敏得跟狗一樣。」

空夜的母親顯然很滿意自家兒子的反應,兒子畢竟是母親上輩子的情人來著。

還是那是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情人?

「對了,乾脆若翼你最近就住我們家好了,這樣也可以省錢啊。」

空夜的媽很開心的提議,若翼在翻譯過後當下愣住,宛如一個大冰雕一般,這這這下是跟男生住同一個屋簷下了啊!而某位台/灣人還完全搞不懂自己是說了什麼話,居然能讓眼前的女孩震驚到說不出話。

「媽,你就不要提那種餿主意了吧。」

空夜一臉鄙視的看向他媽,後者頑皮的吐了吐舌頭,裝作不在意的無心說出空夜小時後的秘密。

「不曉得是那個笨宅男還需要他老媽來牽線呢?」

「媽……」

空夜的臉已經完全黑掉,要不是因為還是把自己養大的老媽,他肯定會狠狠一拳扁下去。

是說那現在已經掐住自家老媽脖子的手要不要真的給她用力勒緊呢?

「我去休息了……」

到最後也只得無力吐出一句逃離的理由,空夜走向自己小時候的房間。

亂七八糟,原本自己的床上堆滿了成堆的衣服,放著自己衣服的衣櫃也都掛滿了琳瑯滿目的小東西,只不過三年沒用這間房間,果然還是不能小看自家老媽的威力。

「啊哈哈,抱歉了說,我忘了先整理一下家裡了。」

這是不好意思的笑容可以敷衍帶過的事嗎?空夜對自家老媽懶惰的個性已經不想再多說什麼了。

「這樣子的話晚上就不能讓你們兩個住了呢。」

雖然空夜母親是惋惜的口氣,但若翼可真是鬆了一口氣呢。

「對了,空夜你父親呢?」

忽然一個想法,奇怪,怎麼一直都沒有空夜老爸的消息啊?這時的若翼感受到一股微妙的氣息壟罩在三人之間,她失措的左顧右盼。

空夜指了指天空,雖然臉上依舊維持著一號表情。

「你說聖彌啊,那傢伙就不要管他了,啊哈哈哈……」

敷衍,空夜媽媽的嘴角正在抽搐,就連若翼這個神經大條的都感覺到了,而且剛剛空夜指向天空……

「就留下來吃晚飯吧,先等我喔,我去買菜。」

幾乎是落荒而逃,任誰來看都一樣,哪有人會那麼跌跌撞撞,踉蹌的摔出門啊?

用力的關上門,夕陽已經西下,樓梯間瀰漫著黑暗的氣息,尷尬的沉默感降臨,空夜的母親將自己的背部交給門板,兩腿一軟的坐了下來。

空夜只是沉默的看著被關上的玄關大門,若翼急得都快要哭了,自己怎麼這麼會挑問題跟時間啊!

「你……想哭嗎?」

看著毫無回應的空夜,若翼真的覺得很慚愧,她的金色眼眸無助的望向空夜,冀望至少能得到一點答案。

「眼淚都沒有了……想哭也哭不了吧。」

閃過一絲的落寞,若翼可以看出來他的傷心。不過其實自己也是一樣?好吧,這下子就有點那個了。

「算了,還是趕快找好今天晚上的飯店吧。」

空夜伸了個懶腰,遞出一隻手來,示意若翼牽上去,後者看了看,最後仍是訕訕的搭了上去。

不過正所謂的相安無事,若翼也就這樣跟空夜過了兩天的台灣之旅,但若翼就是沒辦法好好的放鬆去玩,老是感覺有種不好的預感。

所以第三天乾脆就讓若翼的預感成真吧()

「啊,若翼,在台灣玩得還愉快嗎?」

「嗯…沒錯!」

居然只有落寞一下子?至於是為什麼呢?詳見VCR(被輾

因為空夜的母親覺得,不管去哪個國家,首重的絕對只有一件事,血拼,逛街,Shopping

反正空夜有賺錢,而且若翼自己身上帶的錢也不少,於是……

反正有個免費的義工啊!

轉過頭去看著空夜怨恨的眼神,買東西叫他搬就算了,買這麼多東西是刻意要整他是不是?不過若翼跟自家老媽好像完全不打算對自己表示同情了。

而走出新光X越的出口的時候,一切就開始變調了。

「總算找到妳了!天葉 若翼!」

黑色的頭髮,嗯,很正常。紅色的眼睛?也很正常啊?那是哪點不正常?他用日文大聲的說話啦。

不過一旁熙來攘往的人潮好像當這只是觀光客一般的看待,只有少數幾個人會投以一個異樣的眼光,甚或有人眼睛還閃著金光看著他們幾個。

攝影機在哪?

「嗚……那個……你誰啊?」

若翼有點不好意思的看著,還搔搔臉頰並且帶著一個明顯是敷衍的笑容。

「神使刺客。」

若翼的動作瞬間僵住,瞳孔也急遽的收縮。真的……真的追上來了?

空夜掃了一眼若翼的神態,低下頭來,不曉得在思考什麼。

「喂,那個神使刺客的傢伙。」

「嗯?什麼啊?」

似乎完全沒料想到會被反詰的少年,睜著一雙天真無邪()卻有點愚蠢的眼神看著空夜的表情。

「你在大庭廣眾下做得了這種事嗎?」

核心!超級核心且勁爆的問題!少年環顧了一下四周。

真的動不下手啦!先別提會見血的事了,光他剛剛在那邊大喊都丟臉丟到死了!

他怎麼這麼愚蠢啦!

看著某位少年開始歇斯底里,若翼懸著的心似乎又放下了點,還是應該說額邊掛了三條黑線呢?

「那應該要去哪裡殺掉若翼啊?」還好在場沒有會日文的,不然肯定這傢伙會被當神經病。不過也真是夠呆了。

「不遠處有個尚在開發的地區,那邊應該不會有人。」

「好!就去那邊!」

看著那傢伙乖乖的上當了,空夜向若翼比了個手勢要她使用心神接觸感應一下自己的思緒。

“反正到時只要我赴約就好,你就先跟我媽待在一起,我一定會回來的。”

“不要!”

聽到若翼如此堅決的心意(),空夜都傻了,這傢伙是不要命了嗎?在打鬥中途她可能就會被那個傢伙給殺掉了耶?

“人家不想要……只讓別人保護我……就算我幫不上忙……也想在後面默默的守護、祈禱。”

因為游翼姐也是這樣,這其實本來就是她自己的問題,把空夜捲進來……

感受到若翼緊緊揪著自己的衣襬,空夜默默的嘆了口氣,這女孩啊。

「媽,麻煩你自己把東西搬回去喔,我跟若翼要去赴約,地點你不需要知道,因為我不希望你出現。」

若翼跟空夜就這樣跑走了,留下空夜的媽媽在後邊喊著:「小心自己的安全喔,就算要打架也要好好的打贏喔。」

若翼已經跟空夜的母親心神接觸過了。

“那孩子的正義啊,我真不曉得該怎麼說,不過你大可以好好放心的交給空夜,不管是什麼那孩子一定會守護的。”







清風拂過地上的草原,一旁是各式各樣的模型屋,反正大不了局長會付清的,那就好好的大顯身手吧。

「本大爺的名字是嶽行 旭,奉命來收割若翼的靈魂。」

若翼吐了吐舌頭,鄙視的看向旭,後者感到血管一陣收緊,脈搏一個挑高。

「聖彌 空夜,奉命來拯救若翼的靈魂。」

抄襲?管它的,反正也沒有版權的問題。

「這是抄襲,難道你連自己的梗都想不出來嗎?」

但是某個刺客卻非常的在意……空夜不禁傻了一下,這傢伙真的是嚴肅的嗎?

不過嶽行 旭倒是很快就用自己的行動證明,一個模糊的影子閃過,下一秒他的身影已經閃現在空夜的懷裡,並且用力的以肩膀頂上了空夜的胸膛。

一個岔氣,空夜咳了幾聲,隨即防守住少年的右直拳,空夜正準備把他的拳往旭的腹部送過去時,一個失去施力,平衡不穩的他趕緊移動重心穩住身子,卻赫然發現那傢伙的身影已在前方數公尺處。

「若翼,那傢伙是什麼來頭?」

「並不是瞬間移動能力者,那看來應該是念能強化能力者,強化的不單單是肉體甚至還包括速度。」

「接觸感應居然透過間接的就有辦法感應到這麼多啊?果然不愧是好獵物。」

一絲殺意閃現,隨即便隱藏在冰一般的容顏之下,空夜咬緊牙,看來這傢伙不會那麼好對付了。

「空夜,左邊!」

幾乎已經是靠著本能跟反應在應戰的空夜,這場戰鬥中絕對是處於劣勢的狀態,雖然若翼能夠透過接觸感應來告知方位,但有時候還是來不及啊!

「秒速大約是25公尺,討厭啦,這速度未免太超過了吧?」

若翼抱怨了聲,空夜倒是沒什麼感覺,反正不管他速度多快,只要有辦法擋下就不是問題,雖然說連擋下都是個問題……

「小子,還分心啊?」

一陣刺骨的戰慄感如閃電般掠過全身,旭的膝擊準確的朝向空夜的腹部命中,強大的作用力把空夜的身體如同不值錢的垃圾般給拋飛了出去。

「空夜!」「妳也沒有時間管別人喔。」

瞬間架住若翼的脖子,缺氧感頓時侵佔了整個腦袋,少女使勁的掙扎,卻只是受制在旭的壓制下。

沒有內臟受傷,雖然是感到痛苦難耐,但空夜的任務是保護若翼,雖然自己的身體還不太能隨心所欲,但空夜仍舊衝了上去。

血紅色的眼眸一個輕瞥,空夜的預知未來頓時啟用,少年的嘴角勾出了一抹冷笑,將手背不疾不徐,卻極度用力的往右側打了過去。

「好痛啊!」正中鼻樑。

抓到了瞬間的破綻,空夜一個迴旋踢,不過對方果然不愧是個刺客,趕緊強抑住痛擋下了空夜的腳,不過空夜的攻勢卻尚未完全結束,一個躍起,空中的側滾翻將他的另一隻腳送上了旭的臉龐。

不過旭也不打算乖乖挨打,受了臉頰的一擊後,一個劍突將自己的肩膀往空夜的胸膛擊去,讓空夜嚐到了慘痛的一擊。

一個上踢,空夜往左一閃,隨即也是一個上踢,不過旭雖然躲開了,卻沒料想到眼前這個少年居然還有這種招式。

煞住自己的衝力,腳跟往下準確的擊中旭的頭頂,這就是傳說中的「腫落」!

雖然很痛,不過旭仍舊一把抓住空夜的喉頭,一個使力掐緊,但空夜的手肘一個突刺強行逼迫旭鬆開手掌才能閃躲,不過一個矮身,旭的一拳重重的揍向空夜。

少年頓時飛了出去,並且還很順便的把一旁的樣品屋毀了不少。

「空夜!」若翼的尖叫聲殘留空中,旭喘了幾口氣,看著被席捲起的煙霧,那傢伙沒有那麼容易輸掉吧?

「很強嘛,你這傢伙。」

煙霧中的黑影慢慢清晰,空夜揉揉臉頰,臉上正掛著熱血的笑容,把超能力完全釋放的戰鬥已經好久都沒經歷過了呢。

「你也不錯嘛。」正所謂惺惺相惜?若翼對這種男人之間用拳頭來溝通的方式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來了解。

看著兩人一個衝刺又投入了肉體對肉體的戰鬥,若翼的心跳被懸到了最高點,為什麼呢?明明只有在旁邊看著啊?這種緊張的感覺……

不過空夜仍舊是處於劣勢呢,看來在戰鬥經驗上似乎輸了一大截,這樣下去空夜真的會死掉?僅僅一個念頭閃過就讓若翼渾身湧起一股反胃。

要怎麼辦?自己怎不可能也下戰場吧?怎麼辦啦!

“妳在尋求我們的幫助嗎?”「咦?」

腦海裡,響起一個很清晰卻又模糊的聲音,若翼試圖專心,但一旁兩個男人的打鬥每破壞一次景物就來一聲強而有力的巨響,聽說剛剛那聲好像是某種東西斷裂的聲音喔。

「你們兩個先給我暫停一下!」

旭跟空夜的動作瞬間靜止,彷彿時間被停止一般怔怔的看著若翼,完全沒想過會被這樣罵耶!

「好,可以繼續了。」

隨著尾音落地兩個人的打鬥又瞬間從零到無窮。

“心神接觸……在跟我溝通?”

“我們是風的精靈,好久沒遇到能夠跟我們溝通的人了,上次那個遊翼已經好久沒來找我們了呢!”

“遊翼姐?這樣說起來,這真的是心神接觸了嗎?”

“妳是第一天有超能力嗎?這還用問?”

“我想幫助空夜!能請你們借我力量嗎?”

“施展念動力吧,我們就以妳的心靈能量作為代價吧,心神接觸的力量是透過言靈來釋放,就像魔法一般,跟著我們唸……”

「嗯,這是什麼?」

感受到有莫名的能量灌滿大氣,旭跟空夜都停了下來查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見強風以若翼為中心逐漸聚集了起來,少女的金黃雙眸裡閃著奇異的光芒。

「風之精靈啊,請聆聽我的願望,閃耀著綠色光輝的永恆,里亞斯、納司吉、拉吉絲泰爾、庫卡利多斯!」

「心神接觸?」

強大的風勢席捲而去,直朝旭的身體衝撞,旭雖然知道逃不了了,但只要將全身的念力都集中起來,就一定可以擋下!

「念能強化,定點終極防禦!」

伸出了雙手,徒手將若翼召喚而來的風全部擋下,巴貝爾VS神使刺客。

不過空夜很清楚,念能強化如果沒達到七級的話,想擋下若翼的攻勢應該是只能將所有念能都集中在一點來做強化,這時其他的部份相對起來會變得脆弱許多,那就……

反正打架哪分卑鄙不卑鄙的?

「喂,那個姓嶽行名旭的。」

「做什麼?嗚啊!」

他的話還來不及問完便是空夜的一拳朝向臉打過去。

那肯定很痛。

若翼瞇起了眼睛,有點於心不忍的看像這個應該是要取自己性命的可憐刺客,空夜甩了甩手,試圖把手上的痛楚給甩開。

「你這小鬼,真的惹火我了……」

「唔,還站得起來啊?」

這下可又會很麻煩了,這是空夜的面部表情提示訊息。

黑髮的20歲男性,嶽行 旭,鮮血色的眼眸裡燃燒著熊熊的狂烈熱火。

「念能強化絕對攻擊性質!」

一個飛奔衝向空夜,攻擊的動作大到不行,空夜堆疊起雙手擋下了旭的一拳,一個強大的衝擊波頓時爆裂開來,將周邊的空氣都給捲了開來,少年雖然踩在地上,卻不免還是往後滑行了數公尺,在草地上拖曳出了長達數公尺的土痕。

“咕……好可怕的攻擊力,手指到現在都還在麻……”

第一次,恐懼了對方的攻擊強度,舉起了手,空夜看著微微發顫的兩手,訴說著旭的威力,可惡!

「再來!」速度加快了?空夜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身體告訴他要躲,但意志告訴自己要抵擋,互相矛盾的指令傳來,讓空夜當下愣住。

一拳擊中空夜,少年的身軀承受了所有的衝力並且飛了出去,以極快的速度毀了不少的景物。

「咳……」

嘴裡傳來的血腥,地上的草皮跟著殷紅,如果不是念能強化的話恐怕自己早就死了吧?

「最後一次!」

忍受著全身傳來的痛,空夜咬緊了牙關,那這樣的話就使用最後一招吧。

「去死吧!」「要死的人是你!」

一個側身,順便把腳伸出來,絆倒了旭的腿,強大的衝力仍舊不改往前推的本色,讓旭翻了好多好多的翻滾,最後是以一個完美的臉部撞牆作為結尾。

「嗚啊……」

嶽行 旭,確定失去戰鬥能力,所以勝利者是我們的空夜!雖然說贏得還真不算很光榮,但勝利絕對是個無可抹滅的事實。

「空夜,你還好嗎?」

「大概吧……」

跌坐在地,不時還咳血,這要人相信他好都不可能,不過若翼不打算吐槽了,畢竟他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只不過還是得趕快送他去醫院啊,但要怎麼說?超能力打架?絕對不可能啦!

“我們可以幫忙喔。”

空夜轉過頭來,發現若翼儼然進入了半恍惚狀態,他在若翼的面前揮一揮手,還真的都沒反應……好痛……

“真的?”“真的真的!”

空夜原本打算自己爬起來的,卻赫然發現身上的痛楚正一點一滴的離開自己,若翼的手上發著淡淡的光芒,不時從紅轉為綠,又慢慢的在各種顏色間轉換。

「世界的能量啊,請在此,以我的心靈能量作為代價,治癒。」

很好,這下心神接觸能力愈來愈作弊了。

治療的光輝只持續了幾秒,若翼就已經體力不支了,反而換成空夜攙扶著她的身軀以及睡眠。

謝謝妳了,若翼。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