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299

RE:【小說】音語,離夢:12/02上映chapter.6

樓主 願賢 dreaming10
Chapter.6  The True Story
 
「所以這次的任務就交派給你們四人了。」
 
局長室內,那老頭還是不改激動的個性,嚴肅的挺直著身軀,認真的把任務交派給眼前的四位超能特務。
 
由左而右分別是珊瑚,若翼,空夜以及某個不知名的少年,若翼好奇的某瞧著那位少年。
 
冰藍色的短髮,髮尾卻莫名的有著幾滴冰珠,在燈光下折射著璀璨的光輝,藍灰色的眼眸裡宛如冰塊一般的看不見溫度,只是冷冷的訴說著哀悽,左手腕纏著繃帶,手上還拿著一本名為「人間失格」的小說,若翼不禁揣測起那本小說的內容。
 
身著西裝,甚至還打領帶,一整體跟毫不知變通的冰雕一樣,而且是不是覺得他身邊的地板在結冰啊?
 
「是,局長,我會好好的帶領這四人的!」
 
珊瑚很有元氣的回答了局長,空夜只是冷冷的撇了個眼眸,而那位少年的眼神仍舊保持失焦,若翼不禁掛了幾條黑線。
 
巴貝爾的男人怎麼都一個樣?空夜有過去,難道連那位少年都要有過去嗎?
 
而待他們一上了巴貝爾新號,若翼馬上纏住這位陌生少年。
 
「吶,請問你是誰啊?我是希葉 若翼,請多指教!」
 
少女露出了如陽光般和煦的笑容,而藍髮的少年有點嫌惡的撇過頭去,若翼感覺到她的青筋跳動著「掐死他」的節奏。膽敢藐視我?
 
「若翼,他是水神 風也,是混血兒喔,是俄羅斯跟日本的混血。」
 
聽到珊瑚的聲音,少年慢慢的轉過頭來,等他真正把眼神對焦之時,若翼感覺都已經過了數世紀之久了。
 
「你好。」
 
很簡短的一句話,看著鞠躬的風也,若翼馬上也回了他一個禮。
 
是混血啊,其實看不太出來呢。
 
「到了喔。」
 
空夜把視線從窗外的景物移回來,而若翼第一次的任務也宣告開始。
 
甫下去便看到了一大堆警察跟警車包圍著這棟巨大的倉庫,還看到黃色的封鎖線,跟著身旁四人一起走進去,若翼瞬間對自己的身分感到神奇,以前她還是會被封鎖線給堵在外面的人群呢。
 
「裡面的人拉下了鐵門,怎樣都不肯出來……」
 
「那空夜,麻煩幫我們突破!」
 
珊瑚連警察的話都還沒聽完,便興致勃勃的一把把空夜丟(?)到了倉庫的前面,少年有點無奈的搔頭,若翼好奇的看著,不曉得空夜要怎麼突破。
 
一記迴旋踢,伴隨著一股駭人的金屬板扭曲聲,以及被掀起來的巨大塵霧,若翼以及一旁的警察傻眼的看著直接被空夜踹爆的金屬大門,而珊瑚露出了預料之內的微笑,風也仍舊是冷冷的看著空夜。
 
「空夜的念能強化可以加強他的近戰能力,所以打破牆壁對他來說只是一塊蛋糕(A piece of cake)。」
 
珊瑚很熱心的幫若翼解釋,順便把下巴移回原處。
 
裡面的匪徒想必也很驚訝,因為若翼可以看到所謂的「眼睛脫窗」。
 
不過他們很快就了解,如果不反抗就是等死,所以抽出了疑似槍枝的東西。
 
不過珊瑚衝上前去,若翼又發現了珊瑚指尖跟眼睛的藍光,然後就驚訝的看著女性的每次出拳都打落一顆子彈,並且慢慢靠近。
 
不過當然還是有些漏網之魚,朝向站在他們倆正後方的若翼跟風也來襲,若翼原本還想要逃跑,後來卻更驚訝的發現子彈都被結凍起來,看著身旁不斷冒出冷氣的風也,若翼尷尬的轉回去。
 
然後正當他們發現子彈沒了,想要對珊瑚近距離攻擊時,珊瑚也只是打了幾個特定的地方,然後就看著四個人躺在地上癱軟著,毫無反擊能力。
 
好快……這些人真是太可怕了。
 
而這時在警察群裡面,有位帶著奇怪墨鏡的警察,正拿起一個對講機開始不停的報告,而不是跟其他警察一樣,為了終於逮捕超危險通緝犯,而且一次還是四個而開心。
 
可惡的超能力者,以為幫警察我們就會饒過你嗎?怪物就給我乖乖的去死吧。
喔,據說那隻粉色的曾經罵過我們平凡百姓,哼,果然是怪物,內心跟外貌一樣醜陋。
 
 
 
 
 
 
「你們四個這次任務做得不錯喔。」
 
局長雖然是稱讚著,不過可見他的唇角在抽搐,或許是因為空夜不理他,連風也都沒有出現的關係。
 
「局長,我們幾個先出去了。」
 
若翼見情況不對,趕忙帶著珊瑚跟空夜出門,珊瑚本來還打算要點獎勵的,卻糊裡糊塗的就被若翼給推出去了。
 
而一等關上門,若翼就聽見裡面傳來發脾氣的聲音,真是的,年紀都這麼大了還這麼愛生氣。
 
本來以為可以休息了,巴貝爾的緊急鈴卻響了起來,伴隨著紅燈的警示,若翼驚慌的一把抓緊空夜,珊瑚又闖進了局長室。
 
「局長,怎麼了?」「巴貝爾的電腦被入侵了啊!」
 
看著螢幕上顯示的不明標誌,局長氣憤的差點又要一拳打爆那台無辜的電腦,而珊瑚情急之下,只好先給局長點個穴,看見他的手臂垂了下來,珊瑚跟若翼總算鬆了口氣。
 
「局長,巴貝爾的主電腦在哪?」「咦?地下一樓的主電腦室,妳要做什麼?」
 
看著若翼自信的笑容,局長傻了,他還真從來沒看過若翼這樣笑的方式。
 
明天要降紅雨了嗎?
 
「我可以去處理。」
 
若翼說完人便消失了,而珊瑚兩邊看了看,最後抓起空夜,兩人跟著若翼的腳步離去。
 
「喂!先幫我把手弄回來啊!」
 
 
 
 
 
 
地下一樓,主電腦室。
 
「發生什麼事了?」「是平凡百姓,他們入侵了我們巴貝爾的系統!」
 
「平凡百姓?」
 
對第一次進來巴貝爾的若翼而言,她還是第一次需要記這麼多專業名詞。
 
「是一群反超能力組織,組成成員大多為沒有超能力的普通人,常常對我們發動恐怖攻擊。」
 
珊瑚一邊解釋,不過這時看來已經入侵到供電設備了,一瞬間內所有的燈光都被關掉了。
 
「讓我來吧。」
 
若翼一屁股不客氣的坐上了主電腦的操控台,手指開始飛快的移動在鍵盤上。
 
巨大的螢幕不時浮現許多程式語言,英文、數字、二進位,少女的手指卻絲毫沒有被上述的專業用語干擾,仍舊是飛快的打著鍵盤。
 
「有種出來跟我做男子漢的對決!」「恕我直言,妳不是男的,而且妳還坐在電腦面前。」
 
若翼的氣話被空夜認真看待了耶,而且還很認真的被反駁了,少女的臉瞬間黑掉,不過他說的的確是實話,若翼也毫無反駁的餘地。
 
「開啟防火牆!」                
 
若翼一邊點著鍵盤,一邊對著一旁主管電腦的人員們下達指令,若翼也跟她老哥跟老姐一樣,她是個電腦天才。
 
小小年紀已經獲得數十張國際證照,對她來說,要入侵到美國五角大廈的網站都不是問題,就連目前掌管全世界的「GH」她都能夠操縱,不過這等之後再說吧。
 
總之,不消幾分鐘,若翼已經把入侵的人給趕跑了,電流瞬間回覆供應,而巴貝爾的資料也完好無缺的被復原。
 
 
 
 
 
 
「呿,剛好遇到電腦天才,不過我們也早就入侵了,平凡百姓無所不在!」
 
巴貝爾的某個陰暗角落,某個帶著奇怪墨鏡的男人看著重新開啟的燈光,冷笑了一下。
 
然後向躲在各個角落的成員以及外面的人員打照面。
 
「謝謝惠顧。」
 
剛收完冰淇淋的錢,看著小男孩興奮的離開,男性戴上了詭異的墨鏡,而冰淇淋車裡面的巨型ECM便開始運轉。
 
那台ECM也真是辛苦他了,得跟冰淇淋機塞在一起。
 
巴貝爾外圍不知何時已被圍上了封鎖線,而一名帶著古怪墨鏡的警察才剛驅散走方圓五百公尺的路人。
 
「我們是平凡百姓,你們這些怪物跟幫助怪物的,給我們乖乖覺悟!」
 
「啊!可惡啊!居然給我搶走廣播系統的主控權!」
 
若翼一邊暴躁的敲打著鍵盤,一邊咒罵著跟她作對的煩人蟲。
 
「你們乖乖覺悟吧!」
 
主控室的大門被強制闖開,一群全副武裝的墨鏡怪客們跑了進來,有老有小,有男有女,手上全都拿著武器,不管是機槍、手槍、武士刀、小板凳()反正你能夠拿來當武器的他們都拿了。
 
若翼現在終於了解何為暴動了,這根本是要攻堅的人群好不好。
 
「不要以為我們不會反抗!咦?」
 
發現自己的念動力消失掉,珊瑚不明就裡的看著自己的雙手,她的超能力不見了。
 
「是ECM!」空夜很快就發現不對,大喊著警告著一旁所有人,不過對於失去超能力的他們,目前的情況真的很不利。
 
畢竟平凡百姓手上可是有一堆武器啊!
 
「去死吧!」
 
某個看起來原本應該是家庭主婦的胖女人拿著機槍對準著位居上方的若翼掃射,少女慌忙的站了起來,電腦被打壞,冒出了些許的火花,而若翼一個重心不穩,從高處摔了下來。
 
空夜趕忙去接住,而珊瑚則是徒手對付那群暴徒,但面對一堆武器,珊瑚也不得不認輸。
 
「都給我去死啊啊啊!」
 
這就叫激進派,剛剛那位家庭主婦又扛起手上的機槍掃射,空夜只得抱著若翼四處躲避那堆子彈,好不容易終於找到掩蔽物,空夜把若翼放下後便自己一個人衝了出去。
 
繞著圓圈,並且逐漸逼近,空夜使盡全力的衝刺,避免自己身上等下被子彈開洞,好不容易距離夠近了,少年一拳用力的把婦女手上的機槍打掉。
 
像不像家暴畫面?但平凡百姓算是恐怖份子,這點是可以原諒的。
 
婦女嚇得落荒而逃,少年本來還打算去幫忙珊瑚,不過後腦杓傳來的撞擊跟疼痛感讓他僵直了幾秒,看著後面那老人拿著板凳,空夜感到莫名的怒火燃燒著。
 
對於過去、對於記憶的不滿,在此刻完全的爆發出來,空夜一個飛踢,把板凳給踢開,正打算送給眼前的人一個正拳之時。
 
那個孩子的臉又浮現眼前。
 
「空夜,不可以傷害比你弱小的人喔,除非他們是壞人,哼哼。」
 
少年的身軀彷彿時間靜止一般的停下,看著他收縮的瞳孔,若翼發現不對,而且一旁還有好多拿著危險物品的墨鏡怪客啊!
 
不管三七二十一、三八二十四或者是三九二十七,若翼也衝了出去,一把推開空夜,而那武士刀的攻擊便應聲落空。
 
「放開我!」珊瑚一把抓住箝住她脖子的手,一個過肩摔,把那個看來是大學生年齡的墨鏡怪客給狠狠摔在地上,並且趕忙去幫助若翼。
 
 
 
 
 
 
「超能力者……是怪物……」
 
被冰凍起來的機器娃娃斷斷續續的重複片段話語,風也的灰藍色眼眸看著被冰封的一群假娃娃,超能力……
 
為什麼不放他死?
 
然後突如其來的暈眩感奪去了他的意識跟視線。
 
 
 
 
 
 
「為什麼是他?」「咦?」
 
不自覺的發動了接觸感應,少女一瞬間探查到了空夜的內心,一旁的珊瑚努力的擋下如潮水一般湧來的恐怖份子,不過看來已經筋疲力竭了。
 
若翼閉上眼睛,不想讓眼前的視覺打擾到內心的視覺,並且把注意力集中上了她的感應。
 
陰雨朦朧的午後,本該出現的陽光被烏雲密佈,空夜的臉上佈滿了水珠,若翼無法分清楚那是淚水還是雨水。
 
彷彿是為了兩個人而哀傷,這場雨襲來了一股陰風,彷彿將心底都給撕裂的嘶吼和啜泣聲,那是……雨天。
 
然後眼前突如其來的一片黑,若翼掉進了潛意識裡。
 
等再度醒來的時候,少女趕緊迫切的想要移動身體,卻發現自己的手被某種東西給牽制住,無法動彈,好不容易拼湊回零散的意識,少女趕緊轉過頭去。
 
自己正被綁在一張椅子上。
 
她用力的掙扎,卻只是一場空,而近在耳邊的肉體碰撞聲吸引了她的注意。
 
然後就有某不知名物體從她面頰旁掠過。
 
用力的撞上了牆壁,少年的悶吭聲落在若翼的身旁,收縮著的瞳孔,雖不想相信,但不知何時,巴貝爾的明亮已經被替換掉了。
 
圍繞在身邊的是撲鼻的濕氣味,以及嗆人的灰塵瀰漫在空中,好不容易終於適應了一點點的微光,發現感應能力起不了作用,若翼盼顧了一下四周。
 
空氣中同時還飄散著一股血腥。
 
「妳這下可醒了。」「空夜?」
 
某位少年耳熟的諷刺聲響起,若翼詫異的發現他狼狽的模樣,不禁睜大了雙眸。
 
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破爛爛,參雜著乾涸、暗紅的血漬,本來帥氣的臉龐上也多了不少的傷痕跟塵埃,正大口的喘著氣,並且抹掉嘴角的鮮血。
 
「妳醒啦,怎麼樣,對怪物的禮遇還好嗎?」
 
眼前一大堆的墨鏡怪客將他們包圍,有些人手上還拿著沾滿血跡的武器,武士刀上面的殷紅順著刀鋒落下,若翼的腦筋立刻轉了過來。
 
他們倆被抓了。
 
「我們先處理你的怪物同伴而已,別擔心,待會就輪你了。」
 
玷汙了人性的噁心笑容,於他彷彿是拯救了世人一般的開心微笑,若翼不肯屈服的正想大罵幾句,卻只感覺到一隻大手捂住了她的嘴。
 
「說什麼怪物同伴,妳這肥子,有種就針對我啊!」
 
「你……」「呵呵……」
 
被點名的家庭主婦,啊,妳也知道家庭主婦很容易胖的,偏偏這個BMI值又算高,一旁幾個人忍不住笑而偷笑了幾聲,其他人則看那個家庭主婦害臊卻憤怒的神情而忍住笑,不過看得出來很努力。
 
「怎樣,我們只是平凡百姓,胖一點又怎樣,小鬼,你先給我死吧。」
 
超能力無法運作看來是之前提過的ECM造成的,若翼好不容易思考到這邊,可是一看到眼前空夜受傷的場景又讓她無法思考下去。
 
看來身強體壯的墨鏡怪客正毫不留情的用拳頭招呼著空夜,看著空夜痛苦的神情,若翼實在受不了了。
 
又一個重拳灌進了空夜的腹部,少年吐出口鮮血,隨即不支倒地。
 
翠綠色的眼神依舊惡狠狠的瞪著眼前鄙視自己的恐怖份子,即使自己已經沒有體力在支撐下去。
 
對著躺在地上的空夜補了幾腳,見他不會掙扎了,那墨鏡怪客很明顯的惋惜了一下,這根本就是泯滅人性。
 
「把他們兩個關起來吧,之後再慢慢解決。」
 
「放開我,你們這群變態!你在摸哪邊啊!」
 
一把扛起若翼,另一手則抱起空夜,少女只得胡亂大叫,加上亂踢亂抓的掙扎,希望能找到一絲生機,不過那人高馬大的見她煩了,便把她用力的甩了出去,若翼只感到後腦杓一陣衝擊,不過強烈的不服輸感支撐著最後幾絲意識,讓若翼僥倖沒有光榮二次昏厥,不過也沒有力氣反抗了。
 
毫無抵抗之力的若翼跟空夜就這樣被帶到陰暗的地下室。
 
又一個拋擲,若翼狼狽的摔在地上,少女倚著牆,努力的想站起來,無奈的是雙腿跟本不聽她使喚,最後只好依牆而坐。
 
而感到那陣思緒的紊亂感結束,若翼迫不及待的施展接觸感應,雖說因為受傷不太能感應,但是卻隱隱約約的察覺到空夜也正坐靠牆邊,剛好跟她相對的位置。
 
兩人如今只差一道牆阻隔,卻彷彿天涯一樣遙遠,不論是生理或是心理。
 
一片寧靜壟罩在兩人之間,若翼率先開口。
 
「那個,你覺得我們逃的出去嗎?」
 
那個,你也知道人在無法思考的時候講的話都有點奇怪,不過這話可是另有涵義的。
 
「就我目前的體力可能有點困難,而且妳該看看這裡的定時炸彈。」「不會吧!」
 
若翼想放棄了,她只是個超感能力者,根本沒辦法逃出去,而且連唯一能下注的籌碼,空夜,也都沒有用了。
 
那天的時候,那個孩子是不是也是一樣的想法呢?
 
「吶……」「怎麼了?」
 
若翼猶豫著要不要說出來,但是自家老姊的遺傳還是厲害啊。
 
「千奕都已經跟我講過了,關於那孩子的事……」
 
「……」
 
回應若翼的是一片安靜,彷彿連一根針落地的聲音都能被耳朵所察覺的絕對寧靜,空夜心想著,千奕真是個大嘴巴,不過也沒機會去找他算帳了吧……
 
絕望的味道瀰漫在空氣裡,彷彿在耳邊耳語著死亡,雖說超能力有回復一點點,但若翼卻沒辦法爆走,直覺的不想發動,少女只得頹喪的繼續坐著。
 
至少在死前不能讓自己跟空夜帶著遺憾!
 
「空夜……」「反正也只能這樣了,或許這是他給我的懲罰吧,不過我們一定要逃出去。」
 
若翼本來還打算安慰空夜,發現他其實精神還不錯,少女安心的笑著,只要抱持希望,總有一條路會打開,不然開扇窗也可以。
 
「我還得去報仇呢……就算是為了他對我的恨……」
 
空夜若有所思的望向天花板掙扎著閃耀的燈泡,若翼本來安下來的心又開始繃緊了,報仇?這傢伙……
 
「空夜你是個大笨蛋!」
 
若翼激動的嘶吼著,空夜被罵得莫名奇妙,瞳孔被這突如其來的驚悚收縮著,然後傻著眼望向自己身後的牆
 
「喂,妳在罵什……」
 
「他絕對不會喜歡這樣的!」
 
空夜怔怔的瞪大眼睛,若翼的身體因為憤怒而微微顫抖著,眼淚又再一次的潰堤溢出眼角。
 
「從千奕的口吻來看,那個孩子肯定是很溫柔的!他絕對不會想看到空夜你這個樣子,就算是因為你的緣故死掉,他也一定不會恨你的,因為他知道你想要來救他,難道你這個朋友沒辦法看透他嗎?」
 
空夜的回知過去伴隨著若翼顫抖著的聲線勾勒起那天之前的所有回憶,一幕一幕,宛如幻燈片一般的歷歷在目。
 
「他絕對是喜歡你才接近你,才跟你做朋友!一定是想看到你的笑容,那為什麼你不能露出個笑容給他看?你這個宇宙無敵大笨蛋!」
 
若翼仍舊是嘶吼著,把所有心底的話毫無掩飾的全數宣洩,空夜的思緒被拉到遙遠的以前。
 
跟那個傢伙相處的記憶宛如走馬燈般的掠過他眼前,而最後一幕,則是他……在臨死前看到空夜……而開懷的笑靨。
 
「空夜……你這個大笨蛋……你的笑……真的很棒喔……」
 
「空夜……你這個大笨蛋……你的笑……真的很棒你知不知道!渾帳!」
 
那傢伙跟若翼的聲音,重疊了,將整個心底最悲傷的記憶給釋放了出來,淚水在少年的翠綠眼眸裡打轉著,可是卻感覺到心頭有一股暖暖的感覺。
 
一陣沉默降臨,而後帶來的是少女溫柔的歌聲。
 
「葉子,是不會飛翔的翅膀;翅膀是不會飛翔的葉子。天堂,原來應該不是妄想。只是我早已經遺忘,當初是怎樣開始飛翔……
 
~節錄自;阿桑的葉子,作詞:陳曉娟 作曲:陳曉娟。」
 
少女的歌聲慢慢結束,沉默又再度降臨在兩人之間。
 
過了良久,空夜總算開口了。
 
「妳跟他真的很像。」
 
若翼睜著金色的眼眸希望看穿阻隔兩人的牆壁,想看看空夜究竟是懷抱著怎樣的心情,怎樣的眼神說這句話。
 
「都說我是笨蛋或者變態。」「因為你真的就是啊。」
 
若翼鬧起脾氣的撇過頭,自己怎麼會去在乎那種人啊!煩耶!
 
「那活潑的個性,以及倔強、不服輸……」
 
若翼只是靜靜的聽著,不曉得是快要死了這種念頭把空夜怎樣了,不過他居然在吐露自己的心聲呢……跟他很像嗎?
 
「相信他也不想看到這樣的你的。」
 
空夜的心底被若翼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翻起了滔天駭浪,是啊,自己明明也都知道的,是自己太笨……說什麼不希望他人受到傷害,其實根本只是給自己建築了一道守護的牆的理由罷了……
 
「要一起逃出去……跟你約定。」
 
若翼伸出了小指頭,雖然不知道空夜到底在做什麼,但若翼寧願相信他相信了。
 
「果然是笨蛋……」小小聲的咕噥了一句,但其實自己也是笨蛋啊……
 
「若翼。」「怎麼了?」
 
奇怪,為什麼聲音突然這麼有活力?若翼感到一股戰慄感傳上脊髓。
 
「離開牆壁,或者至少退開三公尺。」「咦?」
 
若翼很乖的照做了,但是還是不明就裡,等到她思索出來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磅轟!」
 
巨大的聲響瞬間傳遍了整個室內,若翼看著被空夜打壞的牆壁,扶正了自己的下巴,然後看著空夜的身影在煙霧裡若隱若現。
 
當煙霧散去,若翼看到空夜正緊咬著牙,看來似乎是很痛的樣子,往下一看,他的手正在流血。
 
「空夜!你做什麼要搞成這樣啊?」
 
若翼帶著銘心的刺骨感質問著眼前的少年,他只是露出了一個煞無其事的冷笑,然後身體一軟倒在若翼的肩膀上。
 
「好……重……空夜你去減肥啦!」
 
「吵死了,我體重可是正常呢。」
 
若翼一邊使勁的支撐著空夜的身體,一邊責備他,少年冒著冷汗,不過看他還能跟若翼鬥嘴,情況還算樂觀。
 
但絕對不會太久,因為若翼聽到了從另一邊房間傳來的倒數計時的嗶嗶聲。
 
定時炸彈……
 
要趕快去解開啊!
 
若翼安置好空夜後,便急急忙忙的衝過去。
 
透過接觸感應,若翼可以大略知道這枚炸彈的內容,但是若要拆解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看著炸彈內部密密麻麻的線路,若翼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弄斷。
 
管他的,用咬的!
 
 
 
 
 
 
 
「那些超能力者很快就得死了。」
 
「不過你們也絕對不可能逍遙法外。」
 
看著眼前一大堆的墨鏡怪客,珊瑚扳動了指節,關節的聲音配上眼前珊瑚的笑容,還真是夠陰險的,一旁還有超能淑女組跟巴貝爾其他的超能特務,例如說小野貓跟奇幻獵犬。
 
「哼,有ECM我們就不可能……」
 
「你在說這個嗎?」
 
男大學生的話被直美的疑問打斷,隨即小薰就把ECM的殘骸丟到他們眼前。
 
看著他們冒出冷汗的面容,珊瑚的笑有益發熱血的傾向。
 
「這是回報你們的。」
 
 
 
 
 
 
「啊,煩耶,這炸彈要怎麼拆解啊?」
 
若翼騷亂著她粉色的髮絲,咬牙切齒的瞪著以前這個固執的定時炸彈計時器,來巴貝爾的她就是因為不想死,這下可好,她不想冤枉死成地縛靈或者是怨靈啊!
 
看著進入最後倒數一分鐘,若翼無力的癱坐回地上。
 
這時她感覺到有人輕拍著自己的肩,若翼轉過頭去,想說空夜什麼時候醒了,卻吊詭的發現他仍舊靠在牆上,並沒有移動過的痕跡。
 
這下可好,靈異現象?
 
「這邊啦。」
 
一抹幽影飄了過去,若翼趕緊追著他的身影,當她終於看清楚了,若翼真的覺得自己應該要配副眼鏡了。
 
是空夜記憶裡那個少年,雖說有點模糊、朦朧不清,但可以確定的是真的是他。
 
難怪遊翼姐說過心神接觸能力是種很麻煩的能力。
 
「你出現做什麼,不會是要來找空夜報仇吧?」
 
若翼驚駭的比著少年半透明的身軀,看著即將要尖叫的若翼,那名鬼魂只得緊張的揮手並示意若翼不要大叫。
 
原來靈魂也會冒冷汗,是虛擬實像嗎?
 
嗯?地上怎麼有灘水,誰來告訴我這不是那傢伙流的汗……
 
「是來感謝妳的。」
 
好不容易終於安撫下若翼,那名少年終於說出自己的來意,若翼瞬間愣住,呆呆看著那抹被綻放的微笑。
 
彷彿冬天結束之後吹拂過來的暖風,身體感覺都被治癒了一般,宛如朝陽一般的和煦,若翼真的感受到了這名少年的溫柔和體貼。
 
空夜……真是個笨蛋,都不懂得珍惜這孩子。
 
「若翼,我想拜託妳一件事。」「咦?」
 
少年的靈魂外貌逐漸消散,如同煙霧一般的散去,在他離開之前,留下了他的口信以及信物。
 
那定時炸彈咧?
 
「你怎麼沒有幫忙啊!」「啊,對不起對不起!」
 
原來升天後還可以回來喔?若翼對於死亡後的規則又有了更深層的了解,她了解這個做什麼啦?
 
感受著思緒被剝離身體,少女感受著心跳停止的空虛以及平靜,心神接觸以及念動力爆走發動。
 
等她再度從潛意識醒過來之時,她正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純粹的白是如此的刺眼,若翼下意識的用手遮掩著自己的金黃雙眼,一旁聽見巴貝爾那群人的噓寒問暖,若翼知道自己回來了。
 
看著另一旁病床上的少年,她淡淡的帶著一抹笑,繼續補眠。
 
星期一早上是很難醒的。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