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289

RE:【小說】音語,離夢:11/18新增chapter.5

樓主 願賢 dreaming10
Chapter.5 Nobel but Lone Eagle
 
「妳聽好,在學校不要跟我靠得太近。」
 
一旁的學生人來人往,空夜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義正嚴詞的警告著若翼,翠綠的眼眸底掀起一抹殺氣,但卻總覺得好像還有什麼……
 
「就算你拜託我,我也不會靠近你的,變態!」
 
若翼扮了個鬼臉,然後加速跑開,看著她逐漸離去的身影消失在轉角,那天的雨天又映現眼前。
 
 
 
 
 
「各位同學,這位就是今天轉學過來的『希葉 若翼』大家要好好跟她相處喔。」
 
若翼興奮的看著台下的同學們,最近真的發生了好多事……還好那色狼跟她不同班級,一道微笑很自然的浮現臉上。
 
(但怎麼可能這麼簡單放過妳?一旁傳來筆者的竊笑。)
 
下課時間,發現自己的護墊有點不夠用了,趕緊匆忙的去廁所更換,走出來,正打算回教室之時,一群女性圍了上來。
 
「吶,這位同學,你跟空夜是什麼關係?」「希葉同學,早上妳怎麼有辦法靠近空夜同學的?」
 
一堆關於空夜的問題馬上讓她滅頂。
 
若翼還沒回過神來,只覺得手感受到了外加的溫度,然後就從人群裡被拖出去了。
 
「喂,希葉同學……」「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性們質疑的聲音剛落地,少女就這樣被拖走,身影消失在人群之前。
 
 
 
 
 
「妳沒事吧?嗯,看起來應該不錯。」
 
看著癱坐在地上昏頭轉向,宛如剛經歷過大亂流的若翼,少年只是微笑的看著她。
至少送個嘔吐袋吧?
 
「真是的,空夜的魅力還是無法擋。」「那個……發生什麼事?你是誰?」
 
好不容易終於擺脫蚊香眼跟金星,少女扶著頭,淡淡的吐出一點點疑問句。
 
「我是千奕 倫,是妳的新同學,請多指教。」
 
頂樓的蒼穹蔚藍如海,涼爽的微風輕撩起兩人的髮梢,若翼在千奕的攙扶下慢慢起身。
 
「千奕,你知道剛剛發生什麼事了嗎?」
 
強烈的昏眩感差點讓若翼站不住腳,感覺像是被外星人綁架一般,那段記憶是空白的,只有目前攪動的反胃感比較真實。
 
「你被空夜的擁護團包圍,我拉你出來。」
 
毫不拖泥帶水,這出水芙蓉的清新感真讓人欣賞,臉上依舊維持著天使的微笑。
 
「空夜?擁護團?那變態?」
 
三個問句把天使的微笑替換成略微驚訝的表情,千奕的水色眼眸睜著大大的,然後他很沒形象的失聲大笑。
 
是捂著肚子,放聲大笑的那種誇張程度,一度還笑到喘不過氣卻還堅持要笑下去,看著躺在地面上抽搐,不時還傳出微弱笑聲,連會不會起身都是個謎的千奕,若翼汗顏。
 
「對不起,但是『變態』那兩個字太傳神了。」
 
千奕從地板上爬起來,抹掉眼角被笑容擠出的細碎淚滴,向眼前的女孩道歉,嘴角上揚角度依舊完美。
 
「那傢伙到底哪點好?」
 
為了避免再上演一次剛剛的戲碼,若翼這次話出口前很小心的剔除了那兩個字。
 
「據那堆花癡的講法,他體育很好,功課不錯,人長得又帥,酷酷的個性更是讓人垂涎三尺。」
 
千奕在闡述時,還很刻意的模仿了那群擁護團的動作,看著在他身旁開滿的朵朵小花,若翼一邊囋嘆這效果一邊撥掉頭髮上的花瓣。
 
「不過在我看來那叫孤僻,雖說他也很痛苦啦……」
 
「他也很痛苦?」
 
若翼截取下了有問題的地方,希望千奕能夠給予解答。
 
發現自己一不小心說太多了,千奕只好換個方式。
 
「說太多空夜會扁我耶……」
 
楚楚可憐,千奕泛巴著自己淚眼汪汪的大眼,希望能夠博取同情,無奈的是若翼完全不吃這套,金色的眼眸還是如同盯上獵物的蛇一般緊抓著他不放。
 
毫無轉圜餘地呢。
 
突然間敲響了上課鐘聲,千奕的表情如釋重負。
 
「我們趕快回教室吧。」「咦?喔……啥?媽呀!」
 
若翼驚訝的發現眼前的少年是超能力者,而且能力還不弱,或許是因為目前她正被念動力抬起來然後以極快的速度飛向教室的方向。
 
上課中(這是未來,所以要科技一點。)若翼的眼神不時偏移桌上的電子書,然後盯著坐在不遠處的千奕。
 
不過接下來的每一節課,每當若翼想問清楚,千奕都一溜煙的就跑不見了,害她想問都無從問起,總不可能直接找空夜問吧?
 
當然,這體認是在她被空夜打退堂鼓之後才有的。
 
午餐時間,拿出便當的若翼,輕輕的嘆了口氣,結果到目前為止的進展是零,算了也罷,反正還有時間呢。
 
「若翼!」「什麼?」
 
少女看著手拿便當,笑得一臉燦爛的千奕。
 
愈看愈有變態的感覺,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做什麼啊?叫那麼親密。」
 
或許是因為害羞而引起的惱羞成怒,少女嗔怒的轉過頭來,冷冷的拋下一句,然後正打算無視之時……
 
「一起吃便當吧。」
 
完全不顧少女的意願,一把拉住若翼的衣領,順便發動了念動力,若翼還在一頭霧水,只知道自己跟著便當一起被拖走了。
 
「等……等一下啊!我還沒說好啊!」
 
兩人的身影迅速的消失,同學們詫異的看著兩人消失的速度,走廊跟教室裡頓時只剩下若翼的反駁聲盪漾著。
 
 
 
 
 
 
「碰!」「空夜!」
 
那可憐的鐵門遭受了摧殘,少年不耐煩的轉過頭來,翠綠的眼眸惡狠狠的瞪著剛踹開門,一手拎著便當跟他打招呼,另一手還拖著……那啥?屍體?的千奕。
 
而那具遺體()看來復活()了。
 
「奇怪,剛剛眼前那條河呢?」
 
真的睡傻了啊?
 
「千奕?你拎領子是會勒死人的!」
 
若翼跳起來一把箝制千奕,並且施展著「十字固定法」,慢著?她哪學來那招的?管她的,反正滿有戲劇效果的。
 
看著已經拍地板投降的千奕,空夜覺得應該要去制止若翼了,畢竟千奕的胃口()沒有那麼大啊。
 
不過若翼先注意到一旁空夜的舉動,先行一步放下揪住千奕領子的雙手,金黃的冰冷眼眸跟翠綠的冷漠眼神再度面對面,正面交鋒。
 
「好了好了,來吃午餐吧!」
 
不知道何時從地上爬起來的千奕拿著三個便當盒擋在他們倆之間,臉上的微笑依舊燦爛,看著看著,似乎覺得連怒火都熄滅了,有意無意的看了一下另一邊的空夜,然後放棄爭吵,接過千奕手中自己的便當。
 
「空夜,你的女人緣還是一樣好。」
 
「你去死吧妳。」
 
「怎麼?開不起玩笑?」
 
「就像你沒辦法忍受難吃的午餐嗎?」
 
看著被問得啞口無言的千奕,以及笑得開懷的空夜,若翼一瞬間以為自己來到平行世界了,她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這種表情。
 
而待空夜一離開,若翼便抓住千奕的衣角不放人走。
 
「真的還是想知道嗎?」
 
千奕無奈的問著,若翼讓他看了手上的藍光。
 
「要你講,還是我來查?」
 
千奕無奈的嘆了口氣,這女孩真的是非常倔強呢,不過他也有他的堅持。
 
「你跟空夜是巴貝爾的夥伴嗎?」「?」
 
看著千奕低下的面容,若翼不禁感到好奇,而等少年一抬起頭,若翼嚇到了,那是從來沒出現在千奕身上的感覺,一抹抹濃厚的殺氣撲鼻而來,原本柔和的眼光都變成了銳利而不可觸的刀鋒。
 
「……是吧……」「那好吧。」
 
那種感覺又在瞬然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從哪邊講起呢?乾脆全部講吧。
 
空夜他啊,是個扛霸子。」
 
「扛霸子?」
 
看來若翼對這種用語不甚了解。
 
「講白一點就是大流氓啦!」
 
流氓?難怪她老是看空夜不順眼,原來那傢伙根本就不是個好東西。
 
「罪行有在四年級時,為了一個被霸凌的同學而打退六年級的,還有打退地痞流氓,制服強匪……」
 
再來的罪行都被若翼的恍神拒於耳外,老天,這叫義賊吧?看那傢伙那樣,沒想到滿善良的。
 
「喂!若翼!」「咦?」
 
發現要求者沒有認真聽故事,千奕的藍眸慍怒的瞪著若翼,後者也發現不對,原本還打算矇混過去,不過最後還是道歉了。
 
若翼道歉後,千奕馬上繼續方才未完的故事。
 
「他的超能力是在國一時覺醒的,念能強化可以增強他的肉體跟體能,不過其實一般打架他不常用就是了。
 
超能力覺醒之後,他被冠上了“怪物”的稱號,而那段時間我正好不在這城市裡,他又特別孤僻,所以就被獨立了,那時是『他』主動靠近他的。」
 
「他?」
 
看著若翼一頭霧水的表情,千奕莞爾,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他們倆很快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只不過他死掉了。」
 
「死了?為什麼?」
 
這種被吊胃口的感覺真是不好。
 
千奕看著激動的若翼,示意她坐下來不要激動。
 
「妳也知道空夜打退了不少人,有次其中某些不服輸的便把他抓起來,想逼迫空夜屈服。」
 
「那些傢伙太過分了?」
 
若翼又激動的站起來,怒髮衝冠的火焰實在不太能讓她冷靜,但她隨即意識不對,況且把氣出在千奕上又有什麼用?
 
「空夜趕到想救他,不過他沒料到那些人身上有武器,總之他就這樣死了,想看下他的死法嗎?」「不要!」
 
看著千奕伸手過來要她感應,若翼嫌惡的拒絕了。
 
「他雖然走出了那段痛,但也不希望有人在走上那傢伙的後路,所以他在自己的周圍建了一道牆,不准任何人靠近。」
 
「那你怎麼靠近他的?」
 
若翼突然發覺不對之處,如果這樣,那千奕應該絕對是被拒於門外的那一個啊?
 
「我有念動力,能自保的。」
 
看著千奕自信的微笑,若翼不免懷疑。
 
「他對任何人都很冷淡,或許是不想要再有人因為他的關係死掉了吧。」
 
千奕若有所思的停下,若翼突然感到一絲刺痛感。
 
那傢伙……蠻善良的……
 
而這段談話也被接下來的鐘聲打斷。
 
在走廊之間擦身而過,若翼凝視著空夜的背信,總覺得多了幾分落寞。
 
鎖起來的心扉……雖然不想以這個稱號自居,但她可是鑰匙。
 
不過是不是覺得空夜又更難靠近了?功不能抵過,悲傷的過去不代表他不是色狼啊!
 
結果到放學時間都沒有再遇到空夜。
 
放學了,少女慢慢的整理書包,夕陽透過窗子入射了晚霞進來,少女走近窗邊,看到大門前廣場上空夜的身影,以及眼前三個高大,看起來就一臉流氓樣的人。
 
少女暗揣不對,一把抓起書包便衝向大門。
 
「你這傢伙之前打我小弟很爽是不是?今天讓我來○你一下吧。」
 
看來是領頭的混混A把一旁兩個混混送上去,空夜的表情還是淡淡的看著眼前衝上來想揍他的蠢蛋。
 
混混B一拳揮出去,空夜手一伸,直接將整個拳頭包在他的掌心內,一使勁,便聽見混混B淒凌的叫聲。
 
混混C打算從身後攻擊,空夜放開了抓住混混B的右手,先一拳送走混混B,然後往左一個側身,混混C的攻擊落空,他再送他一個側踢,他就很乖的倒地不起。
 
(~~~)(~~~)的,老子今天非要把你(~~~)不可。」
 
以上的言行舉止不適合家中有18歲以下的青少年跟小朋友,請各位乖孩子千萬不要模仿喔。
 
他一手抽出腰間的小刀,看來是偷家裡的水果刀,有準備……
 
「空夜!」「去死,(~~~~~)
 
若翼驚恐的叫著,看著銳利的刀鋒直接刺上了空夜的手臂,卻沒見到任何一滴的鮮血,混混A驚恐的看著毫無一絲損傷的空夜,少年用力一拳,使力之大甚至讓混混A飛了出去。
 
「你是超能力者?(~~~)都是一群怪物。」
 
混混A站了起來,看著眼前的少年,很不客氣的說了一堆很像平凡百姓會說出的話,空夜並沒有回應,但衝到一旁的若翼卻讓他驚訝了數秒鐘。
 
「超能力者不是怪物!真正是怪物的明明就是你們!不懂得去接納,不懂得去體諒,只會在那邊自私的說些自私的話,你們的心才真是醜斃了!就連空夜都是因為這樣才會受傷的!」
 
若翼大罵了幾聲,並且喘著氣,試圖平順下自己剛剛因為激烈跑步而紊亂的氣息,所有一旁為了避免陷入麻煩的圍觀者,還有三個混混以及空夜都傻著眼看著脫口而出這些爆點話語的若翼。
 
「你果然是個笨蛋。」「你說誰是笨蛋!」
 
若翼嗔怒的反駁聲變成了背景音樂,空夜一個箭步衝上前去送了混混A最後一拳,然後拿起手機播給警察。
 
「當然你是笨蛋啊。」「可惡啊!給我回來!」
 
若翼憤怒的去追打著空夜,而後者也只能無奈的忍受若翼的壞脾氣和她的捶擊。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