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284

RE:【小說】音語,離夢:11/04第三場開演

樓主 願賢 dreaming10
Chapter.4  Desire
 
「直覺發動式的特殊型能力,應該能推斷是合成能力。」
 
紫穗一五一十的把接觸感應的內容報告給眼前嚴肅思考著若翼去留的局長,而局長本來已經雜亂的心思,又被這消息給搞得像沒整理過的房間一般混亂。
 
「不過能力內容無法確定。」
 
看著煩惱中的局長,紫穗留下了最後一根壓垮的稻草。
 
「若翼發動能力的時候,看來是沒有意識的,而且甚至還改變了我們的視覺,從那股強大的念波看來,是很強力的能力。」
 
皆本以一種較為優雅的方式闡述剛才若翼發動的能力。
 
「檢查結果出來了。」而當局長室又陷入慘澹的氣氛之時,賢木帶著抱著若翼的空夜進來了。
 
少年甫進門來,便把若翼送()給站在門旁的赤翼,自己則站到了一旁的角落。
 
「根據腦波跟超能力中樞的判斷,應是屬念動力跟心神接觸的特殊合成。」
 
「透過心神接觸施加的暗示啊?」
 
看著這房裡的嚴肅,小薰按耐不住了。
 
「現在繼續苦惱也沒辦法,反正不管怎樣,她是個需要我們幫助的女孩!」
 
一陣突如其來的精神喊話中止了這段沉靜,眾人訝異的看著起身的小薰,然後竄出一聲輕笑。
 
「真是的,妳還是那麼有活力,但是我贊同她。」小葵抹掉眼角旁被笑容擠出來的細碎淚滴,旋即欠起身,站在小薰身旁,紫穗見這情況,也起身站到了小薰身邊。
 
皆本看著三人團結的模樣,不禁有感而發。
 
“她們三人,真的長大了。”
 
以上,是赤翼的接觸感應報導,記者SXG連線,巴貝爾報導。
 
「那接下來,最好的方法還是讓她回復一般高中生的身分吧。」
 
柏木看向了若翼,而後者也正好掐準時機醒來。
 
「若翼啊,我們打算讓妳回復成正常女高中生,不曉得你……」
 
局長的話還沒說完,原本站著少女的地方只剩殘影,速度之快甚至掀起一陣風來。
 
「謝謝!謝謝!我還以為我不能再成為高中生了!」
 
若翼緊擁著局長,還不忘熱淚盈眶的感謝,後者的臉部瞬間脹紅,原來他也會害臊啊?
 
「但是……」若翼的親暱動作突然停止,彷彿冰雕般的立在那邊,嘴裡還吐出摸不著頭緒的話。
 
「別擔心,妳父母的事我們以經向媒體施加壓力了,也都已經下葬了,還有……」
 
柏木少尉地給了若翼一封信,少女轉過身來,接下了信封,並拆開來看。
 
裡面是天葉夫婦的字跡。
 
少女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緊縮的瞳孔訴說著驚訝,皆本默默的站到一旁輕拍著若翼的肩膀。
 
「這是使用特殊能力寫出來的,是天葉家的真跡喔。」
 
皆本眨了眼,示意若翼不要懷疑,少女的手握緊,都快把信紙給掐壞了。
 
「謝謝……」
 
眼淚不自覺的又落了下來,少女的嘴角明明是微笑的,卻滴下了矛盾,喜極而泣,溫暖的氣氛渲染著全場。
 
「然後是學校方面,為了確保妳的安全,我們安排妳跟空夜同校……」「我不要。」
 
那氣息又在轉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不要跟變態同校。」「我覆議。」
 
很好,現在開啟小孩耍賴模式了,來人呀,杖二十大板!
 
金黃的眼神跟翠綠的眼眸激烈衝突,不悅跟冷漠面對面,可見強烈的電流交會出火花。
 
「若翼……乖一點。」「可是……好吧。」
 
赤翼用眼神制止了若翼想要繼續反駁的意願。
 
「空夜,你最好也乖一點。」「是。」
 
看著逐漸飄出寒氣的淑女組,空夜妥協了。
 
這哪來的淑女之稱?
 
然後就這樣,若翼明天開始到「日川高中」報到。
 
隔天早上,朝暾閃耀,一位少女正在更衣室前顧影自憐,看著穿上新制服的自己,內心一陣喜悅,然後浮現那傢伙的臉,心裡就一陣不快。
 
厭惡的神情全寫在臉上,毫無遮掩或保留的呈現給來接她的空夜面前。
嘴裡還喃喃著國外不知名的古老詛咒。
 
(路人:誰敎的?  筆者:遊翼。)
 
白色以及藍色的瓷磚在陽光下熠熠生暉,兩個人就這樣抵達了日川高中。
 
讓我們把鏡頭交還給棚內主播移動一下。
 
「神使刺客的資料調查到多少了?」
 
紫穗邊修著指甲邊問著話,巴貝爾的人應該有辦法掌握到這一點基本資料吧?
 
「神使刺客,是最近殺手界很出名的集團,據說他們承接的任務完全是看他們的掌管人,只有他同意才會發動暗殺任務,不然付多少錢都沒用,曾經有花三十美金就暗殺掉三國總統的任務,也有四十二萬英鎊暗殺一個乞丐的紀錄。不過再來地下網站就沒有多餘的記載了。」
 
柏木一五一十的報告出巴貝爾優秀的資料蒐集團體所查詢到的所有資料,紫穗不免又要毒舌一下。
 
目前把鏡頭交給我們的場外人士()
 
兩棟高樓肩並肩的矗立,外環巨大的水池映照著一黑一白的倒影,一抹雲朵有意無意的浮現,打岔了這道和諧。
 
白色大廈,第十一層樓。
 
「小蝶啊,怎麼了呢?」
 
一名男性正坐在椅子上,看起來很像總裁級的人物,正把玩著一顆閃閃發亮的紫水晶,眼神時而飄向底下毫無動靜的蒼蝶。
 
「超能力阻礙。」這女人的回答功夫真是了得,5個字就帶完了,當然,這種描述除了當事人以外應該沒人聽得懂吧?
 
「小蝶!拜託描述詳細一點!」
 
面對蒼蝶的無口,男性求饒()了。
 
而那位小姐也只好勉為其難的開口。
 
「鑰匙爆走了。」也沒有超過五個字啊,一旁服侍男性的女僕用一副「妳還是等於沒有講。」的表情看著蒼蝶撇開的藍眸,而男性卻懂了?
 
「而且有人阻礙。」「是嗎,那就請人去調查吧。」
 
希洛 星翼,還是該稱妳,天葉 若葉,不過最近好像又多了一個叫希葉 若翼的名字……真是的,那女人一直改名很煩耶!
 
打開那道禁忌之門的鑰匙……就讓妳在冥界,尋找著兩道夾縫吧。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