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282

RE:【小說】音語,離夢:11/04第三場開演

樓主 願賢 dreaming10
Chapter.3  React to Reality
 
「所以,空夜,以後若翼就交給你照顧了,但你要是對她有什麼出軌的舉動,我絕對會讓你生不如死。」
 
空夜似乎並不是很在意眼前黑髮中參有幾綹白髮的局長的威脅,從他雙手背在腦後,翠綠眼眸完全沒在注意他的神情就知道了,只見局長的青筋開始冒出。
 
柏木見狀連忙說道:
 
「空夜,我想你先帶若翼去檢測超能力好了。」
 
「是,走吧。」
 
一把牽起若翼的手,然後兩人逕自的往外走。
 
一待兩人消失在方圓半徑10公尺內,局長馬上推開柏木,然後一手捶爆辦公桌,這可不是一個正常老人的臂力,但我從一開始就沒說過他正常了。
 
「局長,你跟空夜好像真的很處不來。」
 
柏木一邊擦著冷汗,然後把剛剛散落一地的資料全部撿起,而局長則是頹喪的坐回椅子上,露出了少見的難過神情。
 
「那傢伙到現在都還是不願敞開心胸啊,我疼惜七級的超能力者是因為他們是國寶啊。」
 
不,局長,你那樣在任何人眼裡看來都像變態,但這種話柏木可沒膽說出口,不然可能等下會發生椅子從高空墜落的意外。
 
「但是超能力本身就是個寶物啊……空夜那傢伙能不能理解這點呢?」
 
天空依舊蔚藍,現在命運之書已經翻開,被追殺的女孩,以及壞掉的男孩,但是時間依舊流逝。
 
 
 
 
 
「那個……我們要去哪裡?」「巴貝爾模擬訓練室。」
 
空夜簡短的打斷了這段談話,他的腳步依舊快速的穿越走廊,若翼不得已只好加快自己的腳步,但一不小心……
 
「嗚啊!」摔倒了。
 
看著倒在地上的女孩,空夜也沒有攙扶的舉動,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邊,等著若翼自己站起來。
 
「好痛……」「走了。」
 
若翼撫摸著自己的鼻子,然後看著持續踱步離去的空夜,心裡不由得酸了起來,但是也只能無奈的跟著。
 
某扇自動門的開啟,一片青綠的景色呈現在眼前,若翼看了差點沒昏倒,室內怎麼可能有這種空間?
 
地上是離蔚的草原所編織而成的地毯,矗立著巨大的樹幹,光芒些許的從葉叢間的縫隙灑落下來,樹根旁開滿了一朵一朵的小磨菇,一旁時而出現一些無法被辯名的花,蕨類叢生,樹幹上是古老的青苔,有時還可看到荊棘叢跟爛在地上的果實,這裡是森林吧?
 
「哈呀!」
 
從這片茂密的樹叢間傳來女性的聲音,她那種聲音……難不成這就是所謂的深山修煉?
 
空夜一語不發的走進了這濃密的森林,若翼見狀也跟著跑了進去,她可不想獨自被丟在門外,話說為什麼一點溼氣也沒有?照理來說這種雨林裡應該要充滿溼氣啊?而且還要有悶熱感……
 
發動,接觸感應。
 
感受著資訊的流入,少女猛然憶起,這裡是模擬訓練室啊!所以這些全都是立體投影?我的天啊,巴貝爾也未免太有錢了吧。
 
中間點,是個空廣的空地,上面仍舊是長滿了高度及膝的雜草,只見一名女性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攻擊著前方的人型立牌,快到眼睛都快花掉了。
 
「咦?空夜?還有那是誰啊?」
 
女性似乎是注意到他們兩個在一旁偷窺了,停止下了攻擊的舉動,一旁的投影瞬間消散於無形,速度之快讓若翼差點心臟病,她得早點習慣這樣。
 
「局長要我保護,名字是希葉 若翼。」
 
「你好,我的名字是小野原 珊瑚,叫我珊瑚就行了。」
 
女性的粉色短髮跟自己的顏色一樣,褐色眼睛瞇了起來,露出了……呃……猶如少年漫畫國度中出現的爽朗笑容,然後熱情的抓起若翼的手甩。
 
再甩下去我手要斷了,不過這是禮貌,要.忍.耐!
 
若翼忍住了心理任何一句怨念的話,她可不想招惹到眼前的女性,剛剛那攻擊速度可不是鬧著玩的,她已經被追殺了,她可不想多樹立敵人。
 
但是,紙是包不住火的。
 
「珊瑚你太暴力了,她可承受不起這樣的摧殘。」
 
完了,雖然他幫我講出來是很感謝這樣,可是會不會太直接了?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的個性就是這樣!」
 
豪邁,這位大姐真是豪爽,她有點不好意思的搔搔腦袋,讓若翼不禁想問:「你是哪部少年漫畫的主角?」
 
「她的名字已經介紹過了,是巴貝爾的學姊,代號是念穴師。」
 
空夜緩緩的說著,而珊瑚則露出了更加燦爛的微笑,那道從牙齒反射的白光甚至可以當作探照燈了,她平常是怎麼刷牙的?洗碗精?
 
若翼看到都瞇起眼睛來了,而空夜則是很熟練的戴上墨鏡,看到兩人如此的反應,珊瑚關上嘴巴冒起冷汗,兩人的眼睛終於免於強光刺激。
 
「是說,空夜,你最近好久沒做近戰訓練了,應該要來一次吧?」
 
「是沒差啦……不過好麻煩喔,我可以說……」
 
「那就走啦!」
 
少年拒絕的尾音都尚未落地就被女性爽朗的笑聲加強制答應給蓋過,然後一把扛起空夜那不算小的身軀,就他跟珊瑚的比例來看,他可能比珊瑚還重還大隻,但看珊瑚一手把他扛起,若翼又再度懷疑起眼前的女性是否為女性的真相。
 
不,現在其實有很多如此強大的肌肉女……咳……我是說,大姐,的存在的。
 
然後回頭看著那座森林,影像開始產生干擾,模糊的視訊斷線畫面,然後消失掉,只徒留下一座白色的大房間,連投影器都隱藏的那麼好啊。
 
在通往某訓練室的路上,若翼好奇的盤問著珊瑚。
 
「剛剛為什麼刻意要投影森林啊?」
 
這是問題一號,不過是很重要的問題,沒有人規定一定要搞這種情境啊?
 
「不覺得有深山修練的感覺嗎?」
 
燦爛的微笑,然後回答也曾經出現過的想法,若翼一剎那想放棄了,這位大姐,真是太強大()了。
 
「嗯,珊瑚小姐……」「叫小姐太拘謹了,稱我珊瑚吧。」
 
若翼雖然覺得不禮貌,但就某方面來看如果繼續以小姐稱她可能更不禮貌呢。
 
「嗯,珊瑚姐,妳脖子上的項鍊……」
 
「喔,妳說這個啊?」
 
珊瑚瞄向自己頸間的項鍊,中心的粉色珍珠透著璀璨的光輝,宛如在訴說著甜美的愛情故事一般的光芒晶瑩閃亮,女性輕輕的將手覆上項鍊,一抹紅色很自然的畫上了她的臉頰,看來是想到很美好的過去呢。
 
等等,她一隻手在項鍊上?她單手抱著空夜?若翼對珊瑚的實力又有更深層的體認了。
 
巴貝爾某訓練室內,珊瑚v.s.空夜的戰鬥正要開始,這場戰鬥可是巴貝爾投票,「最具有可看性的戰鬥」的第一名啊,遠遠超過小薰v.s.直美的票數,因為後者的戰鬥方式是使用念動力的半遠距攻擊,和這種肉體碰撞肉體的戰鬥還是有差異的,然後最後還是得說:
 
人果然是變態加自私的,這種肉體上的戰鬥反而比較讓人有熱血的感覺,與其說熱血,還不如說當一方受傷時感覺到壓力被釋放的感覺才對。
 
(路人:這根本是你的個人感覺啊= =你這個腦筋有問題的)
 
不過小薰跟直美的對戰卻被譽為是最有女性姿色可看的戰鬥。
 
珊瑚看著眼前非常明顯沒有幹勁的空夜,空氣中本該有的決鬥緊張感根本都是在說假的,你有看過哪個人在開戰前還在喝紅茶的?更何況他能不能贏對方都還是個問題,若翼突然感覺自己的生命又再度受威脅了。
 
 
 
 
 
這時,巴貝爾某座樓層內,警衛巡邏時,發現有點不對勁。
 
某座自動門的密碼鎖被拆解開來了,門也是呈現被打開狀態的,這下就能肯定有人闖進來了。
 
 
 
 
 
「聖彌,把皮繃緊了喔。」「既然都這樣了,我也不可能挨打吧?」
 
本來仍舊呈現立正狀態的空夜似乎終於充電了,應該說,誰會乖乖的讓人家去打啊?
 
兩人的備戰姿勢,珊瑚伸出了兩支指頭,食指跟中指緊貼,宛如一根針一般,而在指尖的末處,發出了淡淡的藍色螢光,如果仔細看的話,會發現褐色的眼眸也螢出了淺淺的藍光。
 
而反觀空夜呢?他身上完全沒有任何差異。
 
「看來珊瑚打算認真呢。」
 
一旁的男子推了一下眼鏡,站到了若翼的身旁。
 
「你就是小薰他們說的希葉 若翼吧?」
 
「咦?你認識小薰?」
 
看著眼前這個男人的褐色雙眼,若翼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全身好輕鬆,總覺得跟這個人在一起會感到幸福,那深邃的眼眸裡隱藏著溫柔,不確定為什麼,但是就是如此的感覺。
 
《皆本 光一,32歲》
 
「我是她們的指導主任,皆本 光一,請多指教。」
 
皆本先生的笑容,好溫柔喔,雖然看起來不是頂尖的面貌,但是他身上隱隱傳來一股溫暖的氣息,彷彿要將心靈都溶化似的。
 
「啊,對擊開始了。」
 
珊瑚一個箭步便衝向前,出擊的速度彷彿都將影像給模糊了,但沒想到空夜卻能夠檔下珊瑚的攻勢,並且將攻擊的力道以偏斜給化解了開來,若翼看了都失了神了,那個人,好厲害的感覺。
 
然後,在剎那之間,珊瑚的攻擊命中了。
 
不,是看似命中,卻因為空夜本身的偏移而失誤,腳步掌握的實屬完美,而且趁著珊瑚的手是直立狀態,現在的她等於是僵直,身體的外側是沒有抵抗能力的,空夜緊握住拳,朝向珊瑚的腹部攻擊。
 
他要打女生?雖說如果在戰鬥中對女性放水是一種對女性的侮辱,但他真的打算?
 
不過珊瑚也沒有想讓他打中的意願,將身體的重心壓低,一個腳步的後迴轉,本來佔有優勢的攻擊位置瞬間變成被還擊的最佳位置,珊瑚躲開了少年的拳擊,然後一指往空夜的左臂膀刺入。
 
「珊瑚的代號是念穴師,透過對於穴道的掌握,將念動力打入,就可以對敵人造成比單純攻擊還強大的損害。」
 
「不過這招能不能對空夜產生傷害都是個問題呢。」
 
看著皆本若有所思的微笑,若翼對眼前少年的形象瞬間改觀,他真的這麼厲害嗎?
 
空夜的嘴角微幅上揚,右手朝向珊瑚的臉角直衝,在要打中的那一剎那……
 
「暫停!」皆本出聲制止了他們兩個,還記得之前沒來得及阻止他們兩個,巴貝爾總共花了數千萬經費才終於修繕完畢他們倆造成的損害。
 
兩個人的動作宛如時間被靜止一般的戛然而止,看著在一旁的皆本主任跟若翼,珊瑚又發現自己一不小心太熱血了。
 
這個性還是收斂點好。
 
「那空夜,我就陪你們去好了。」「可以啊。」
 
反正不管誰要跟來空夜都不會在乎,若翼一時間有這個想法。
 
他真的會認真執行保護她的任務嗎?
 
 
 
 
 
「喔空夜,你們倆終於來了。」
 
黑髮男子抬起頭來,桌上的報告雜亂的堆成一堆,男子咧開了微笑,黝黑的肌膚看來非常健康,而且身體線條也練得不錯,問題若翼老是覺得可以從他身上感到一股奇怪的氣息。
 
或許是因為他正牽著自己的手,用一個閃亮亮的眼神試著想要說服她是個紳士,若翼不禁低下冷汗,最後只好苦笑抽回自己的手。
 
變態……我是說,這位穿著醫生白袍的人名為賢木 修二,是個真醫生,但也是真變態。
 
「好了,賢木,你夠了吧。」
 
皆本一把拉住賢木醫生的衣角,避免他繼續騷擾若翼。
 
「醫生,我們來了。」
 
小葵他們則透過瞬間移動出現在房裡,打斷了賢木打算繼續誘惑小妹妹的計畫,畢竟紫穗在看咩。
 
「先從接觸感應開始吧。」
 
賢木指著一旁的超厚牆壁,若翼差點沒暈眩,接觸感應真的有辦法透視那麼厚的牆壁嗎?少說也十幾公尺了。
 
少女走了過去,不確定的碰觸了牆壁,但卻隱隱約約的可以看到牆壁對面好像貼了一張紙,上面畫的……慢著,那是視力檢查表吧?
 
「嗚……上上下左下右左,上下左上右左下,左左右下上左下……」
 
看著賢木拿起一支筆認真的寫著報告,若翼想退縮了,但是,都走到這一步了,還是給他放棄好了。
 
(筆者:喂!這時不是應該說:「我絕不放棄。」才是主角嗎?
若翼:人家又不是熱血男主角,你吵死了!)
 
「若翼,你是接觸感應六級喔。」
 
小薰這樣說著,讓本來對自己沒什麼信心的若翼有了一點點的勇氣,但是真的只有一點點,至少又感覺到一點腳踏實地的感覺了,畢竟這是希洛家的血液。
 
「這樣說起來,空夜是什麼能力?」
 
突然發現自己其實對空夜一無所知,若翼轉過頭來,睜著金色的眼睛看著一旁在無聊的空夜。
 
「他啊,擁有的是回知過去5級,預知未來5級,以及念能強化6級。」
 
發現自己正在被討論,空夜撇了一個眼神過來,一旁的三人組馬上把臉撇開,留下不知所措的若翼跟空夜四目相交。
 
「碰轟!」
 
然後一個強烈的爆炸聲就打斷了這尷尬的場面。
 
女性有著一頭銀色的長髮,綁成了雙馬尾,藍色的眼神掃視著場面,有一個黑膚的,還有前任女王們,在加上某個不知名的小鬼,嗯,看來目標在呢。
 
發現自己又被盯上了,若翼打了個冷顫。
 
「鑰匙……」女性只淡淡的喃喃了兩個字,但是這就足以把若翼再度推入黑暗的深淵之中了。
 
「The Ladies(超能淑女組),解禁!」
 
明明都這麼大了還需要現場主任,或許女性的情感可以凌駕一切吧,先不管這個,當皆本解除限幅的那瞬間,就代表著戰鬥開始了。
 
「巖嵐 蒼蝶,24歲,神使刺客?」
 
發現到自己的身後被某接觸感應能力者碰觸,名為蒼蝶的女性馬上施展著超能力,只聽見紫穗慘叫了一聲,然後就看見她的指頭從指節部份剝落成一塊一塊的掉到地上。
 
「可惡的組合能力!」
 
「看我……嗚啊!」
 
小薰的念動力被她的摔倒給打斷,因為在她要釋放能力之前,蒼蝶早就已經對調了小薰的雙手跟雙腳,所以小薰那一剎那看見的是自己的鞋子,然後因為手有點不夠力而摔倒。
 
「小薰!既然這樣……啥啊!」
 
小葵本來打算用瞬間移動幫小薰報仇,但是蒼蝶只是藍眼一瞪,小葵的五隻指頭便對調位置了,本來是大拇指的地方變成中指,而食指、小指跟無名指也亂掉了位置,讓小葵在那邊不知道該先處理自己的手還是眼前的罪魁禍首。
 
「你們!哇啊!」
 
皆本看著自家三人被惡搞,心裡當然是不會多好受,當他拔起槍枝時,蒼蝶發動了組合能力,把他的手跟槍組合在一起。
 
現在是要怎麼發射?
 
小薰、小葵、紫穗和皆本被搞得人仰馬翻的,蒼蝶見三人暫時應該不會打擾了,便轉過頭來開始辦正事。
 
「結界。」
 
紅色的能量包圍起自己,然後擋下了空夜的正拳攻擊,紅色的能量轉而包圍起空夜,如同牢籠一般的把他給囚禁。
 
蒼蝶看著眼前被驚嚇得毫無縛雞之力的若翼,少女跌坐在地,然後慢慢的後退,但蒼蝶只是伸出手,若翼的身軀便被一道無形的能量給關了起來。
 
牢籠一般的結界囚禁著若翼,思考著自己下一步的未來,若翼頓時失去了意識,讓身體求生的本能掌控了自己。
 
看著在一旁驚聲尖叫、大吼大叫、胡亂嘶吼、扯嗓亂叫的三人組,蒼蝶鮮少有起伏的臉部肌肉帶動了厭煩的表情,而一旁突然大量爆發的能力打斷了他們的噪音污染,所有人驚訝的看著不知何時掙開結界的若翼,而且她居然還飄在空中?
 
音樂聲猛然響起,疑惑的問號頓時寫滿了臉,然後看著開口唱歌的若翼。
 
「我,是散落在野地裡的沙;喚,也喚不回了過往。手心裡的滾燙,不是倔強,遍體鱗傷……(節錄自:F.I.R,荊棘裡的花(作詞:阿沁/施立,作曲:阿沁))
 
視覺的效果瞬間改變,本來的房間變成了看不見邊涯的空間,深邃的顏色無法被言語所形容,地面宛如平靜的水面映照著倒影,少女的腳步撩撥著一波波的漣漪,和諧跟平靜,彷彿吸收聲音一般,最後只剩若翼的歌聲繚繞。
 
當歌曲漸漸到達激昂處,整個空間在轉瞬間破碎,強大的能量化成地面上的波動,伴隨著令人沉醉的音調,如同海嘯般狂怒的襲捲,蒼蝶發覺不對,立即在自己面前築下結界,但波動儼然不把這結界看在眼底,毫無阻力的衝破,女性瞬間只感受到一股不可抗拒的念能力紊亂,一陣噁心感傳來,自己不知何時已被彈飛到遠處了,甚至連點感覺都沒有。
 
蒼蝶的身影一消失,本來被肢解或者亂組裝的肢體也回復原狀,浮在半空的若翼緩緩閉上雙眼,重力瞬間拉扯著她的身體,然後由趕去的空夜給接住。
 
 
 
角色介紹:
聖彌 空夜
16歲,身高179cm,體重71kg,
超能力:回知過去5級,預知未來5級,念能強化6級
個性孤僻,不太容易敞開心扉,但似乎還有什麼隱藏個性......
本身為單親家庭的獨生子,在超能力覺醒之後輾轉來到巴貝爾。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