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280

RE:【小說】音語,離夢:10/22第一曲譜成

樓主 願賢 dreaming10
Chapter.2  Vaticinal key
 
「桐壺局長,星翼該怎麼辦?」
 
巨大的身軀,感覺快要把西裝都給撐破,中年男子瞪大他的雙眼,仔細的掃視著有點感覺被性騷擾的星翼。
 
《桐壺 帝三,巴貝爾的局長(是個不服老的老頭)  63歲》
 
「嗯,如果她被追殺,那我們就有義務要保護她。柏木,查查看有沒有空閒的超能特務或者單人的,把她配進去。」
 
「是,局長。」
 
黑髮的女性馬上把局長的消息透過手機給傳送出去,讓底下巴貝爾的人員去處理。
 
《柏木 朧,局長秘書,年齡仍舊是個謎,就算從外觀上來看都一樣》
 
星翼拿起一旁桌上的兩個髮帶,將自己及肩的粉色短髮綁成了兩個小辮子,然後站了起來,轉身準備離去。
 
「咦?妳要去那裡?」看著她的離去,晴律即時反應,在星翼打開門前喚住她,金色的眼眸淡淡的看著在場的所有人,淚水打轉著,最後還是不爭氣的落下。
 
「反正都得死,我不想再牽拖到人了。」
 
「妳在說什麼啊?」
 
少女的手突然被一股不知名的能量抓住,強硬的制止她開門,然後她的身體慢慢浮起,飄向小薰的方向。
 
「巴貝爾永遠為所有人敞開大門。」
 
看著眼前所有人的笑容,罪惡感冒出了心頭,彷彿是深海底的黑暗被解放了一般,為什麼?為什麼明明有危險卻還要守護別人?
 
「若葉啊,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要守護所有人喔。」
 
一段烙印在潛意識的話語浮現心裡,將原本的波浪更加掀起,如同滔天巨浪的情緒起伏,再度的讓星翼崩潰。
 
「謝謝……」
 
洋溢著,夢想的滋味,是如此的甜美,每個人臉上的微笑,看起來都是模糊的,煩耶,為什麼連開心也要哭啊,星翼這時,真的很恨自己,恨自己為什麼這麼愛哭。
 
帶上了微笑,眼界仍是一片模糊,但是她知道,可以將自己完全託付。
 
 
 
「局長,請問有什麼事?」
 
然後這種感動的畫面馬上被打斷。
 
湛藍色的頭髮,翠綠色的雙眼正不禮貌的瞪著局長,然後少年環顧了一下四周,啊,很好,有常客、學姊,還有某個不知名的女人,等等,不知名的女性?
 
「喂局長,那女人是誰啊?」「空夜,你要我講幾次,不准對客人不禮貌!」
 
完全不顧自己有高血壓或著心臟病的危險,局長扯動他那被歲月洗禮過的聲帶嘶吼著,老實說好了,從他那音量感覺不出來他已經老了,而被喚為空夜的少年則是無奈的捂住耳朵,眼裡盡是厭煩。
 
「好了,局長,醫生不是已經說過,不要太激動,不然中風的危險性會提高的。」
 
柏木少尉試著安撫局長那總是過度激動的情緒,雖說這已經是常態了,老實說好了,她其實有好幾次差點撐不下去想提辭呈,但那些事都已如過往雲煙般散去了,之後有空在慢慢提好了。
 
其實對一個秘書而言,最大的壓力不是這些難以掌握的超能力者,而是比他們都還有機會變成定時炸彈的正常人。
 
「這個傢伙的名字是“聖彌 空夜”。」「我是聖彌 空夜,請多指教。」
 
聽著持識的介紹,空夜轉向星翼,然後對她鞠躬,整體看來還蠻不錯的,如果能帶個微笑就更完美了。
 
星翼看著少年的外觀,身上穿著一件黑色的短T恤,隱隱約約能察覺其實體格還不錯,湛藍瀏海下的面容尚存幾分稚氣,卻還帶點帥氣,他的眼神裡感覺到了不屬於這個年紀的心牆。
 
對於少年來說,如果是學長的話他還比較願意聽,反正局長就是對Lv.7特別寵愛,那既然這樣他也就沒必要去給他好臉色看。
 
「那個……」少女在猶豫應該要給眼前的少年什麼名字,對她來說,她是兩個家庭的女兒,雖說天葉已經死了,但是……
 
「空夜,你先迴避一下行嗎?」
 
赤翼看著星翼這樣欲言又止的狀況,趕緊先請空夜離開,後者聳聳肩,示意說沒問題,然後就走出了會客室。
 
「在猶豫星翼跟若葉兩個名字嗎?」
 
赤翼問著,而遊翼則是睜大她金色的雙眼,看著微微點頭的女孩。
 
「那還用說,當然是星翼……」
 
遊翼的話說到一半就被赤翼使用念動力封口了,看著在掙扎著要開口的24歲女性,自家小妹跟其他人不自覺的流冷汗。
 
「對她來說,天葉家跟希洛家都是她的家庭呢。」
 
小葵有點哀傷的開口,看著陷入兩邊拉扯的女孩,同理心撥弄著她的心弦,對於眼前這個女孩起了無限的肅意,明明只有16歲呢。
 
「那把兩個名字合併吧。」
 
所有人的眼光瞬間聚焦到倚靠著門口,一臉不在乎貌的空夜身上,而其中最為驚訝的當屬星翼。
 
「無法取捨的話就不要捨棄了,過去不是說捨就能丟的,晴律學姐你應該很同意吧?」
 
突然被點名,晴律有點恍神,但她馬上意識過來並且附和,對於能夠知曉過去的她而言,最能了解時間是怎樣的事情。
 
不過都不會比空夜還要懂時間。
 
「你就叫希葉 若翼吧。」
 
看著眼前的少年,少女不知道是怎麼了,但是覺得他的說服力異常的好,這個人,有著跟她一樣的弦樂。
 
「不過這樣說起來你是在偷聽吧。」
 
紫穗的眼眸底燃起一絲興味,果然是這小鬼的作風,原本還有點感動的若翼瞬間冷卻表情,其他人也一副鄙視他的表情。
 
「若翼的過去……」「我自己說吧。」
 
原本打算發言的柏木,看著打斷自己說話的若翼,露出了一抹會心的笑,然後就默默站開了,順便把氣頭上的局長一起拖走。
 
「希葉 若翼,是我現在的名字,是個開朗的16歲女孩,嗜好是看小說還有唱歌,最討厭不聽話的孩子,請多指教。」
 
若翼勾起了嘴角,溫馨的微笑頓時展現在她的臉上,從她的表情中看不到一絲悲傷的痕跡,卻帶著滿滿的希望,活潑的舉動甚至讓人分辨不出是之前的那個女孩,簡直就是變了一個人了。
 
「說不出來的話就讓我承受吧。」
 
空夜不發一語的抱住若翼,後者的面頰溫度瞬間飆高,一旁的人也徹底傻眼,外面偷看的局長下巴更已經掉到了地上。
 
 
 
 
 
「爸,媽,我回來了。」
 
少女的身影出現在屋子裡,兩個看起來面容慈祥的中年男子跟女子開心的跟女孩打招呼,一旁的小狗跟小貓更直接撲到了少女的身上,如同彩霞般的紅暈抹揉在少女的臉頰上,洋溢著滿滿的幸福感覺,而那女孩,正是若翼。
 
晚上,跟那天一樣的月光,穿透著窗戶,打亮了一隅牆角,本來安穩睡在床邊跟棉被上的小狗跟貓突然驚醒,然後帶著濃濃的敵意看著少女的房門。
 
「嗚,怎麼啦?」
 
少女聽見貓的嘶嘶聲跟狗的低吼聲,揉揉眼睛,睡眼惺忪的看著自己的房門,正當她以為沒事,想倒回去睡覺時,門板被整個打碎了。
 
破裂的碎片發出了刺耳的敲擊聲,少女原本的睡意全失,看著站在門口的女性,手中的小刀在黑暗中,慢慢的滴下了液體,但是因為被黑色矇蔽,若翼並沒辦法看清那是什麼。
 
而當少女走到月光打亮的一隅時,她害怕了。
 
對於死亡的恐懼感頓時湧上心底,脈搏高速的拍動著,若翼極劇收縮的瞳孔看著地上的殷紅。
 
早已不是櫻花開灑的季節,卻飄出了櫻花般的豔紅,若翼明白,那是血。
 
狗跟貓揮舞著爪子跟獠牙,衝上前去,為了忠心而保護自己的主人,少女輕輕一甩小刀,兩隻動物的身體被彈飛開來,撞上牆壁,然後跌落地板。
 
無法讓腦袋做任何的思考,只知道有死的可能性,什麼都管不了,若翼狂奔出房門,少女只是緩緩的轉過頭來,然後消失在原地。
 
「爸……媽……」雙雙倒臥在血泊中,兩人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爛,臉上的表情是扭曲,若翼看著這宛如地獄的畫面,腿一軟,跪坐在血泊中,雙手顫抖著,看著12年的情誼毀於一旦。
 
「妳是鑰匙,以神使的名義,殲滅。」
 
少女的身影在度出現在黑暗中,反握小刀,朝向目標,刺殺。
 
一落,破空的力道劃開空氣,卻沒有劃開肌膚,少女看著已然失去意識的若翼。
 
超能力,爆走發動。
 
 
 
 
「放開人家啦!」
 
空夜結束了回知過去,就聽見有女高音在他耳邊肆虐,為了避免違反「噪音管制條例」,空夜很自動的放開了抱著若翼的手。
 
「喂,你啊,要回知過去也不可以這樣吧?」
 
「那紫穗學姐你連問都不問就感應也不行吧?」
 
看著撫摸自己背部的銀髮學姊,空夜毫不留情的直接吐槽,不過他說的卻屬事實,畢竟兩個人只能算半斤八兩。
 
「抱歉啦,空夜他有回知過去能力。」
 
看著剛剛抱著自己的男人,若翼臉上的暈紅仍舊未消散,她……她被性騷擾了啦!
 
「喂,清純少女不能隨便讓人抱啦!」
 
小葵很明顯的還當自己是清純少女,因為若翼的身影現在出現在她的身後,是被瞬間移動帶過去的。
 
是哪個人國中跟小學的時候就愛正大光明的偷拍的?
 
「喂喂,這樣沒有禮貌喔,空夜。」
 
對於以上所有的評價,空夜只是不帶歉意的聳聳肩,很明顯的沒把他們的話看進眼裡。
 
「空夜~」甜膩膩的聲音傳來,瞬間讓空夜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少年的微笑看起來都假了,甚至有點驚恐。
 
「不可以亂抱女孩子喔。」
 
情律正以燦爛到最高點的微笑看著空夜泫然欲泣的神情,就旁人來說,那是道宛如陽光般,令人會失神陶醉在裡面的微笑,對空夜來說……
 
那是惡魔跟地獄溝通的方式。
 
「啊哈哈哈哈哈!」「學姊!饒了我吧!」
 
巴貝爾的人,又聽見了這女王般尖銳的笑聲,以及某個少年的求饒聲,反正這已經是常態()了,繼續上自己的軌道吧。
 
「果然空夜只聽他認同的人的話。」
 
看著被修理的空夜,持識若有所思的點頭。
 
是說完全不會想去救他嗎?
 
「不過還是得確定若翼有什麼能力吧?」
 
小薰說著,而情律剛好停下手裡的舉動,空夜第一次覺得小薰看起來這麼的美麗,就像是天上的天使一樣啊!
 
「那個……我知道我有接觸感應能力。」
 
「很正常的,畢竟流的是希洛家的血啊。」
 
果然不愧是自家小妹,遊翼欣慰的拍了一下若翼的肩膀,就算是被領養,就算跟自己髮色不同,但是接觸感應就是接觸感應啊!
 
「不過從回知過去的內容看來,妳還有其他能力呢。」
 
空夜不知道何時又從地上爬了起來,拍開了身上的灰塵,認真的看著若翼。
 
變態的生命力猶如小強般強韌似的……
 
「那既然這樣,恕我們倆先離開了。」
 
「咦?要走了?」
 
持識看著這情況,也不打算叨擾了,而遊翼則對他們打算這麼早離開感到疑惑,若翼的問題都還沒解決不是嗎?
 
「時代已經換了,我們當主角的時代,早就結束了。」
 
情律留下這段話,然後就勾起持識的手臂,兩人就這樣離開了。
 
而赤翼也不發一語的轉身離去,剛剛的實驗還沒做完呢。
 
「那空夜,就麻煩你帶著若翼喔。」
 
遊翼雖然不捨,但也只能先暫時放自家寶貝的小妹去飛翔了,不過只要那傢伙敢對若翼做任何出軌的舉動,她一定會把他吹走。
 
 
 
 
 
這時,謎樣女性正好走進了電梯,看著要刷卡才能按下按鈕的密碼鎖,少女輕輕的撫摸,然後那機器就碎成了一片一片落到地上,女性也毫不顧忌的按下電梯樓層。
 
在電梯的女性暗籌,下次絕對要帶個會用瞬間移動的帶她進去,那種外貌她都感覺噁心了。
 
 
 
 
                                                                                        To be continued
然後這是從今天開始的角色介紹
 
 
希葉  若翼
是個16歲的少女,養父母雙亡,
被迫來到了巴貝爾來投靠。
超能力:接觸感應六級,以及某不知名能力
身高158cm,體重41kg
個性開朗且活潑,就算傷心也能對著鏡子微笑,
座右銘是:「笑一個吧,明天會更好!」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