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271

RE:【小說】音語,離夢:序曲

樓主 願賢 dreaming10
Chapter.1  The Maiden Assassin
 
「早安!」一陣宏亮的招呼聲響貫巴貝爾,是哪個傢伙清晨七點這麼有活力的?就算是週末也不行!(←任性
 
褐髮的男性跟一旁的金髮女郎站在巴貝爾敞開的大門前,男性手裡還抱著某不知名粉色物體(?),靠近一點看可清楚發現是個尚未起床的少女。
 
「晴律,我們好像來太早了。」青年的眼眸裡多了幾絲無奈。
 
《神奈 持識  25歲》
 
「週末吧,可能真的來太早了。」女性的額角旁掛了幾滴冷汗。
 
《曦日 晴律  22歲》
 
兩雙藍眸略帶不安的交會片刻,而突然出現的紅髮女性打破了這場寧靜。
 
「持識?晴律?今天禮拜日耶?你們怎麼來……持識,你手中的是誰啊?」
 
紅色的眼眸詫異的看著那兩人,基本上他們倆出現是沒什麼啦,但是為什麼手裡還抱著那個女孩?是禮物嗎?可是沒有包裝……新的超能特務?那為什麼是採睡美人方式出現?
 
《明石 薰  22歲,巴貝爾的超能特務》
 
正當小薰想尋求解答時,一旁的訪客出乎意料的現身。
 
「小薰,怎麼了?叫得那麼大聲,喔,是你們啊,還帶了那種東西?」
 
銀白色的髮絲及腰,紫色的眼眸有點不悅的掃過仍舊昏睡毫無自覺的少女。
 
《三宮 紫穗,22歲,巴貝爾的超能特務》
 
「她是誰啊?」
 
跟在紫穗身旁的女性也提出了疑問。
 
《野上 葵  22歲,巴貝爾的超能特務》
 
「路上撿到的。」
 
持識投給眼前三位女性燦爛的微笑,但他的回答可不會讓他也得到微笑作回應,反而換來的是三位女性嫌惡的眼神,他也只有苦笑回應,而這時懷中的掙扎引來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
 
朦朧的金色眼眸睜開,環顧了一下四周,再抬起頭看著抱著自己的臂膀屬於誰,伸了個懶腰,繼續回去睡回籠覺。
 
慢著,這是怎麼回事?
 
在五人傻愣的眼光注目下,少女二度張開雙眼,猛然的看著四周,發現自己不是躺在床上,昨夜的記憶頓時湧上心頭,這又是個陌生的環境……(系統提示:請戴上耳罩或者把音量轉小聲。)
 
「哇啊啊啊啊啊!」清晨的寧靜又再度的被劃破,這次是刺耳的女高音的演唱會,驚動了巴貝爾裡其他的人。
 
「發生什麼事了?誰在尖叫?」
 
擁有著一頭如夕陽般餘暉的髮絲的女性匆忙的趕來,從她紊亂的呼吸跟雜亂的頭髮,顯見她剛剛非常拼命的跑,金色的眸子怔怔的望著這……呃……不算混亂的場面。
 
《希洛 遊翼 24歲》
 
少女停止了尖叫,看著這個熟悉的面孔,然後她掙脫了持識的懷抱,撲上了游翼的懷抱。
 
「遊翼姐!」「星翼?」
 
很好,現在有個可以制止他尖叫的人了,然後呢?感人的重逢大畫面?
 
「姊姊!」少女失聲大哭(真怪我烏鴉嘴),而「姊姊」這個關鍵字眼則打開了錯愕開關。
 
「請把下巴扶好。」
 
看著眼前四人的脫臼狀況,晴律無奈的說著,順手把持識的下巴移回原位。
 
「她剛剛叫妳什麼?」
 
小葵很顯然無法相信,畢竟兩人的髮色有差異,而小薰跟紫穗在這時也把專注在女孩身上的眼光放回遊翼身上,希望能得到好的答覆。
 
「她是我妹妹。」
 
 
 
 
巴貝爾的實驗室裡,某橙髮男子正專注的看著那根滴定管,感受到一抹冷殺氣,金色的眸子瞬間偏移,然後又重新注視在刻度上,只見他伸出空閒的左手,把朝向他飛奔過來,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在實驗室裡是種多麼危險的動作的遊翼給定在原地,右手順勢帶上開關。
 
這藥瓶被打翻還得了,男性暗自慶幸上帝賜給他念動力。
 
他轉過身來,挑了挑眉頭,不悅的看著游翼,很明顯的想給她責罵。
 
《希洛 赤翼  25歲》
 
「哥,要罵我等下在罵,星翼出現了。」
 
看來遊翼有很明白等下會有什麼情況,看是罰跪還是罰站什麼的,不過她先制止了赤翼接下來的舉動,希望先去看他們倆的妹妹,而赤翼很明顯的被遊翼的話語給驚動了,本來沒什麼餘溫的眼眸霎時多了幾分訝異。
 
巴貝爾外部,某位女性正冷冷的看著這座宏偉的建築物,銀色的髮絲及腰,藍色的靈眸眨了一下,便走進了巴貝爾。
 
「歡迎光臨。」「請問您要找誰?」
 
兩位巴貝爾的櫃檯小姐用平時的招牌微笑迎接這位客人,而這位客人卻引發了接下來的觸發事件(?)。
 
當他們倆睜開眼睛,想看清楚是否為熟客時,她們尖叫了,因為眼前的女人……
 
藍色的眼眸在本該是嘴巴的地方,而眼睛則被鼻樑取代,嘴巴跑到了人中上面,客倌,您說這恐不恐怖?
 
而趁兩位櫃檯小姐尖叫,心不在焉(?)時,女性抓準了時機離開,待她們兩個停止尖叫,打算拿槍驅除惡靈時……人不見了。
 
最近肯定是睡眠不足,居然還看到幻覺,兩位櫃檯小姐扶著額頭,說服自己剛剛只是幻覺。
 
 
 
 
 
巴貝爾某會客室內,少女已經換上了巴貝爾的緊急替代衣服,一旁替換下的衣服破破爛爛的,看來是經歷過很多煎熬,少女的臉龐上的血痕雖然已經止血,但晴律還是細心的為她消毒,不時傳來少女喊痛的細小嘶嘶聲。
 
「星翼?」
 
赤翼跟遊翼出現在門口,本來沒什麼表情的少女笑了,看來還是家人比較有安慰功能。
 
「妳的名字叫星翼是嗎?」
 
持識露出了溫柔的笑容,晴律暗揣,自己也是被那笑容引誘走的呢。
 
少女轉過頭來,輕輕的搖了頭,然後發出了不是尖叫聲的回應。
 
「是,但也不是,我另一個名字是“天葉 若葉”。」
 
「她是我們家最後一個孩子,當時因為家庭經濟有點不好,所以星翼最後被送去領養家庭,但是你為什麼會被持識帶過來,難不成天葉家對你不好?」
 
遊翼擔心的掃視著少女的身軀,想知道少女是否有被虐待,她差點連接觸感應都要使用了,但是少女只是低下頭,讓眼淚在所有人面前潰堤。
 
「他們都死了,因為我是個被通緝的孩子。」
 
少女說著說著又哭了,赤翼雖然沒有表面上的情緒起伏,但卻把她拉進還裡讓她哭個夠。
 
「他們說我是鑰匙。」
 
少女拉緊赤翼的衣角,赤翼開始後悔他剛剛的舉動了,而小薰跟晴律則面面相覷。
 
紫穗湊上前來,掀開少女的瀏海,將手輕輕覆上她的額頭,啟動了接觸感應。
 
「妳是鑰匙?」遊翼不太明白這句話的涵義,鑰匙?是哪道門?還有為什麼是她?然後就看見有人的頭開始冒出陣陣黑煙。
 
「她腦袋燒壞了……」小葵推了一下眼鏡,看著某腦袋當機的遊翼楞在那裡,赤翼只是無奈的搖頭。
 
「感應不到什麼不正常,只知道她有超能力。」「什麼?」
 
赤翼很少見的大喊著,因為實在沒聽過某冷酷男這樣叫過,本來腦袋當機的遊翼醒了,而小薰、小葵、紫穗、持識跟晴律都驚訝的看著他,不過遊翼很快就了解發生了什麼事,也跟著大叫起來。
 
「當初她應該是沒有超能力的,星翼,妳的能力什麼時候覺醒的?」
 
「咦?我也不知道,就莫名奇妙的……就……」
 
看著兩位哥哥跟姐姐那種眼光,星翼實在無法再講下去,於是她的聲音就宛如樂章中的漸弱一般益發小聲。
 
「知道是哪種能力嗎?」小薰看星翼可能也沒什麼回答的實質用處了,乾脆相信紫穗的接觸感應好了。
 
「我感應不到,可能是某種心靈能力設下了屏障,總之可以確定她是有超能力的。」
紫穗的口氣中雖帶有疑惑,但還算堅定,小薰見這樣也不再問下去了,轉過頭來看著被赤翼跟遊翼包圍的星翼。
 
 
 
 
巴貝爾外部,有位藍髮少年正在大樓的頂樓間跳躍,穿梭著東京街道的上空,媽啦,他當自己是蜘蛛人啊?
 
「緊急任務……是嗎?」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