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102

RE:【心得】最近重玩DA2的感覺(劇透!)

樓主 keppekinosha keppekinosha
※ 引述《crashonyou ()》之銘言
> 第一次玩的時候很多對白跟線索都沒去注意到,而且因為覺醒的關係,我相信很多人對Anders一定是比較支持的,畢竟在覺醒裡面,Anders算是一個塑造的不錯的魅力角色,但玩到最後我才覺得2代裡面,劇組真的沒把Anders做好,感覺簡直跟覺醒裡面那個是兩個人。
有兩個理由:
一是Awakening的Anders是David Gaider負責描寫,而Dragon Age II的Anders是由Jennifer Hepler編寫的。而Jennifer Hepler造成的Anders性格分歧David Gaider也是認可的。理由請看下面。

二是Anders在被Justice「棲宿」之後兩邊互相影響。有現實世界容器主導權(Justice在Fade時則有顯性主導權)的Anders受到Justice影響不但改變了過去對Templar消極逃避的部分,連帶迂迴幽默的個性也被Justice純粹的性質弄得很「硬」。

Vengeance(報應)是Anders的經歷與Justice的價值觀正義結合之後的結論。


> 其實很多人不仔細看劇情都會覺得Meredith是大魔頭,但其實到第三章之前,M都還算是理性的,充其量也只能說她對法師的信任程度不高,但遠不到仇恨的地步。至於第三章到結局,其實可以合理推論她已經漸漸被IDOL的力量影響而走火入魔了。
Meredith不信任Mage不信任Circle是基於她小時候的經驗。
Meredith有個sister具有魔法天賦。她們和許多發現有著異常性小孩的家庭般努力去隱藏,不斷逃離Templar的追蹤。直到有一天她的sister屈服於Demon,成了Abomination。
她沒有像Connor那般那麼好運被正好路過的「鄉民」解救(在最新DLC:MotA當中Connor的下場被預設為最好的)。

在殺死許多人(包括她的父母),然後被Templars剿殺之後她便下決心加入Templar。

我相信這個傷痛成了她在Order of Templar奮鬥的原動力,可能也因此被Red Raw Lyrium給利用了。

> 而且K城的血法問題頻出並非沒有原因的,M的手段相較Ferelden的方式是相對嚴厲。但還在合理範圍內,然後問題很大一部分出在法師首席Orsino身上,還記得一代的法環首席嗎 ? 很明顯睿智程度還有處理事情的手段比O出色不少,O相對來說在血法的問題上面有令人覺得不明快甚至有曖昧的包庇,這也更相對刺激了本來就對法師不信任的M,無疑是惡性循環。

就好像我將Circle翻作法師(公)社,在Thedas上所有Orlesian Chantry轄下的Circles都是「半」自治的公社架構(Tevinter Circle則是例外)。

各地Circle當中的First Enchanter選拔基本上是完全自主的,是由Circle當中的council所選出;換句話說,當一處Circle的Fraternities過度傾向某一陣營時,該Circle的氛圍就會跟著改變。而Templar的高層被調任時最最重要的就是要搞動當地Circle的Fraternities分布情況。

因此Meredith對於Circle的處置方式,除了部分基於前述的經歷外,也有一部份是讀到了the Gallows的「空氣」。如果Fraternities天平過於往某一方傾斜,那麼該地紮營的Templar就有義務平衡化。

而the Gallows是整個Thedas當中Mage-Templar的火藥庫,是其來有自的。而且從很多角度來看,歷史方面的影響是最大的。

> 另一方面。K城的情況也較複雜,看得出Vicount Keeper的手下勢力基本只靠Guardsman而已,跟聖殿還有法師兩大陣營相較沒太大優勢,Keeper本身也十分忌憚Qunarii與Arishok ,在這種複雜的局勢之下,小人自然輩出並四處謀求利益。最後灰袍在K城也無任何實力可言,就整天混地下Deep Road打怪而已。Ferelden在一代是一個新興國家,皇權還算穩固,又有枯潮威脅。灰袍做為團結安定各方的領導者還是被各勢力接受的,所以法師與聖殿的對立不嚴重。畢竟在"怪"眼裡,法師或是聖殿都是一樣的。有共同的外來威脅,自然容易為大局互相忍讓。

正確的說法是在9:21 Dragon之後Kirkwall的Vicount「幾乎」成了Templar的傀儡,也因此Kirkwall的Guardsman都得仰Templar的鼻息辦事(為此Anders還「狠狠地」嘲笑了隊長Aveline)。Hawke一家剛抵達Kirkwall時的情況(那位隊長被Aveline的前任給除掉了)便可窺得一二。

我之所以說是「幾乎」,理由是Grand Cleric Elthina的介入,給予Vicount Marlowe一定程度的尊重,而Meredith也沒有因為Templar過去與Vicount的糾葛,相當的自重。

因此當Marlowe被戮首、Elthina被炸死而Meredith又受Lyrium Idol蠱惑之後,Kirkwall已不可能再保持局勢穩定了。

至於Marlowe忌憚Arishok的理由很簡單,Kirkwall曾經有兩年因為Qunari而造成「社會崩壞」的陰影,儘管Qunari與Tevinter以外各國簽屬了「停火」協議,但只要稍微了解Qun這個社會的人都知道,那根本沒有意義。


> 我個人用一個現代文明社會人士的道德觀來看待2代,並且擺脫覺醒的先入印象後,我發現,在三章之前,對Ande大部分的想法是令我不同意的,Anders是一個比較無視秩序兼浪漫主義的人,從他先逃法環,再逃灰袍就知道,他並不太重視義務跟責任,基本上是一個有些自我或是自私的人。所以在我把2代的Anders當做一個新人物來看以後,我就理解了,這樣特質的人看待事物其客觀公正的含量大概不會有多高,因此他整天喊法師被拘禁被迫害,我就開始覺得有點過度了。而且Anders從來沒提到,如果不是法環教導法師控制力量,會有多少法師還沒長大就死在惡魔手上或是發狂屠殺親友 ? 再者若非一代的英雄徵召他進灰袍,他早就被抓回去或是被殺了。但他仍舊逃避對抗Dark Spawn的義務,來進行他所謂的解放事業,只看到別人對他不公之處,卻從未思考他人的立場。進一步說他對Meredith的成見更是開始就存在了,可不是到後期才厭惡Meredith,他根本沒相信過M是一個有理性的聖殿指揮官。

我覺得不能用因為Warden徵召了Anders,所以他應該如何如何看待這件事。事實上就算在Awakening當中利用完Anders之後再把他交給隨王而來的Templar,他依舊能夠再度逃走。

而在Awakening當中,Anders也問過類似的問題。結論很簡單,被徵召的人在知道自己命運之後很少選擇逃避的--因為這麼做沒什麼意義,只是徒然消磨生命(而一般徵召Warden的人幾乎都有類似的傾向,除了Anders以及某個「潛入」Warden的前Templar之外。但若非Justice的緣故Anders本也打算永遠留在Warden之中的)。

至於Mage該不該管收,我個人認為是無解的。其實Dragon Age對於Mage--Enchanter真正的生活情況著墨的不夠深入。就連Bethany(Enchanter路線,可能是她的預設路線)都可以和Anders對嗆了,旁人不就更霧裡看花了?


> 順便提到跟Anders對幹的Fenris,除了他因為自己本身原因而對法師仇恨的部分,其實F大部分的觀點是正確的。在他沒陷入仇恨的狀態時,他對法師並不會無理由的仇恨,頂多就像Meredith一樣,保持戒心罷了。如果妹妹存在或主角是法師,F也承認他們都是意志強大足以克制慾望的法師,他也沒認為Hawk跟妹妹都得進法環不可。

然而相比之下Bethany比較適合Circle的生活,她的性格比較接近Wynne,因此她指責Anders只是適應不良罷了(其實以Awakening的Anders來看,Bethany的說法是一針見血);反觀如果Bethany成了Warden那麼她會相對的「消沉」許多連Varric都替她擔心。

> 之前提到的,K城法環本身的情況在2代根本沒讓玩家實際看到,我們無從知道K城法環跟F國法環的管理方式是否相同,但我相信Anders也了解,他只願意相信那些不滿法環跟聖殿,跟他同樣立場的"受害者"的話而已。我再重複一次,他逃的可是F國的法環---那個在玩過一代的玩家眼中已經很不錯又開明的法環,連這樣的環境他都不能適應了,可想而知Anders的偏見有多深。

前面也提過了,各地的Circle自治的情況其實並不相同,很難去做類比。而Anders好死不死的逗留在Kirkwall這個「火藥庫」--只因他的「愛人」(老實說這個設定理由有點...瞎)在這裡關押中。

另外也不排除他還受容器中的「房客」影響判斷的可能性。

> 劇情來說,三章之前跟Anders對立,Fenris友好算是比較符合客觀理性的思考方式,而三章之後,M瘋狂的跡象慢慢顯露,一直到最後我才決定支持法師。當然,劇情就是想打玩家耳光,首席Orsino自己都在用血魔法,等於在告訴玩家,能抵抗血法誘惑的人少之又少。但我個人感覺即便是最終戰之前,Anders仍然將他喜歡逃避,為自己找藉口的作風表露無疑-----他把爆炸推到Justice身上。說實在話,一看就知道還是他的一貫風格。所以王子才會砲他,以為人來說,雖然王子就像是唱詩班的少年一樣無趣,但至少王子是一個君子,所以宰掉Anders我也只能說是再正常不過了。

我也是令Anders必須為這件事負責而殺死他。但有更大的理由是因我希望Anders能因此「解脫」。

Hawke與Sebastian當然不知道Anders被棲宿前是怎樣的個性。事實上沒有任何人能夠真正體會精神分裂者的痛苦,不過請注意--這不代表他所做的事是能夠被原諒的。

他當然必須為此負責--也許應該要來個酷刑什麼的,但站在共事多年的情面上,賞他個痛快算仁至義盡了。

至於Orsino使用Blood Magic這部分貶謫與否我在別的主題談過,而且這很主觀,所以我不打算再談。

> 總體來說,DA2的夥伴裡面,人格方面比較糟的第一名無疑是Anders。Isabela可以排在第二,偷取Qunari的聖物,一藏就是好幾年,陷城市於Qunari的威脅之下,但Hawke靠著對立的選項可以引導她做正確的事情。雖然小奸小惡不斷,但在大是大非之前Isabela還是能夠懸崖勒馬的。

Anders的「人」格真的無可救藥(苦笑)

不過Isabela雖然能夠懸崖勒馬,但是Marlowe被不耐「無序者」的Arishok給戮首,Kirkwall再度陷入Qunari的風暴中的帳卻也因此得算在再度接納Isabela的Hawke身上了。不過Hawke還好成了Champion,這足以將相關責難給壓制住。

> 第三個有問題的大概就是Merril,很多人大概覺得她只是好傻好天真而已,但事實上仔細品味劇情,Merril其實內在充滿著傲慢,她明知道她口中所謂的spirit就是惡魔,但為了自己認為崇高的目的卻選擇視而不見,試想,連Dalish一族的首腦keeper都害怕的惡魔,又怎可能是她一個沒經歷過風雨的First可以操控的,看不清這點正是Merril盲目跟自大的表現。不過還好Hawk還是可以保住Dalish族,只讓他們驅逐Merril......當然最壞的結果是Dalish族被玩家不得以殺個精光。

這種人真實社會上其實不少(我身邊就有個類似的......),你說他傲慢,他還不知所指為何哩...(攤手)

> 其他夥伴方面,Fenris缺點在於對法師顯得偏執的仇恨,但考慮到他的背景,大致是情有可原。另一方面他雖然是奴隸卻能勇於反抗,而且明知自己的姊姊試圖殺害自己還是選擇了去赴約,也表示Fenris是重親情的人。其它的面貌,他說謊騙取Danarius手下的情報,然後果斷食言下手殺掉對方,也有他狡猾而非不知變通的出乎意料之處,這點上我是欣賞的。他也相當博學,遊戲中很多Tevinter還有Qunari的知識可以透過Fenris了解,總而言之Fenris可說是一個人格略顯瑕疵,但是意志堅強富有情義的勇敢戰士,也難怪他會看不順眼Anders這類軟弱的人。

Fenris身上還有很多謎團,別的不說,光就一名奴隸而言,他知道的東西實在太多了。除了只能說他與Danarius的「交情」非比尋常之外就難以想像了。(Magister一般來說不會讓奴隸去知道這些東西;而當你質疑他的經歷與Tallis類似與否時更是不忿)

> 至於V叔與其說是夥伴,到不如說是DA2的地下主角才對,慧眼識英雄(發掘Hawk),機智幽默(太好笑),也相當有同情心(連Anders都同情啊),玩著玩著我都覺得其實K城的Champion應該是V叔才對啊......基本上,V叔的正義感不少,不過也許是盜賊的本性,他並非一個全然守法律的人,可說是一種義賊或說是俠盜的典型,反正我怎看都覺得是當英雄的資質啊...沒回一代打Dark Spawn真真可惜了。

Varric是DA2真正的主角這點是沒錯的。Hawke只是他的「傳奇」之中的人物,而這是否為真人真事,還端看Hawke與他的交情呢。

至於Varric的活躍,希望接下來的DLC與線上漫畫會有更多著墨。

Varric算是反英雄(雖然他在Legacy曾「自比」過福爾摩斯),而且擅於操作情報。但他確實對夥伴--自己人相當照顧,至於替人取暱稱是不是出自於他的興趣雖難以確認,但無形中拉近夥伴的距離也是真的。

> A媽跟王子就算是比較中規中矩的守序善良陣營,也就是那種你一看就知道是好人,實際上也是可以把背後交給他的好人那種類型。現實人生裡面如果能跟這種人成為好友,雖然有時你會嫌棄他們死板,但他們的忠誠還有堅定絕對是你的良師益友。

Aveline確實具有正面英雄的要素,但實在太過硬板。她身為半個Fereldan卻能成為隊長完全是基於她的能力以及因此產生的領導魅力,

> 總體來說,DA2除了硬要把聖殿跟騎士湊成不死不休這方面做的比較欠說服力之外,大部分的劇情還是很不錯的。只不過難免會讓人覺得,Hawk在很多方面的主動權並不多,成為Champion感覺更像是因為自身武力強大打敗Arishok,而非像一代的主角那樣,團結各方揮灑領導者的定位,我想這也就是一代主角是Hero of Ferelden (國家英雄) ,而Hawke被稱呼為Champion of KirkWall (城市守護者)的原因,格局方面還是起源比較壯闊有史詩一般的感覺,二代則算是描述城市英雄崛起的佳作。
Hawke仍然可以靠著小隊作戰來對抗Arishok--不過對Varric來說就少了那麼點傳奇英雄的魅力(儘管Varric曾將Hawke描述成肥胖、無時無刻都在吃東西的肉汁大布丁)。

以某種角度--護航(不本意)的角度來說,不妨將某些缺點視為Varric刻意述而不作的編輯技巧,然而這也代表,玩家將自己帶入Hawke這點是「愚蠢」的--故意讓Hawke的真實面貌得以重新編輯的BioWare在這角度上則變得更加可惡了。

> ps.2代的Anders真的是做壞掉了,一個本來可說是瀟灑跟不羈的魅力法師,變成一個自我邏輯當機的人格分裂者,這真的是一大敗筆,很難說服人啊...
偏見認為在知道Spirit對於Vessel的影響後篤定的認為沒有壞掉。

還記得Justice在Awakening時面對女男爵的場面嗎?

還記得Justice在當主人公決定與the Architect達成協定時,是怎樣痛斥,甚至導致與之決裂的?

把那種Justice帶入目前的Anders後應該就有譜了。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344 筆精華,09/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