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0
GP 364

RE:【主線劇情文字整理】CH17 圍捕 1-6

樓主 emily5202001

(七)烏鴉捎來的訊息
 
 
武極
這個烏鴉紋樣……
 
玩家
在藍烏鴉領地上看到過,是畫在精武堂旗幟上的東西?雖然這個看起來比較簡單。
 
武極
……是比那個還要歷史悠久的紋樣。這是從碧梧谷傳來的信件。
 
玩家
碧梧谷?那是哪裡?
 
武極
你現在看到的精武堂第一代是很久以前從碧梧谷分離出來的派系,
他們離開吾雲山峭壁,來到紅蓮宮定聚才建立了精武堂。
還真是什麼事情都會發生呢,近幾十年都沒有這樣直接的書信往來……(閱讀書信)
 
玩家
我也一起看。
 
來自峭壁村落的信件
尊敬的精武堂首長,也是與我們留著相同血脈的烏鴉的後裔啊。
半世紀前,移民派在離開碧梧谷之後,
花蘭宮主將我們無法監視不到的昭陽江大壩的水門一一開放。
每天都可以聽到無辜之人的悲鳴聲,只是被猛烈流動的水壩之水隱藏了聲息……
許久之前烏鴉群的分裂,只是花蘭藍圖下的一塊拼圖罷了。
然而現在,在那那無情的堤防牆壁的另一端,我們的家族正在消失。
尊敬的精武堂首長,請務必,救出被關在水壩內的可憐生命……
 
夏莉卡
在水壩廳到的水聲與悲鳴聲,都跟血槌老朽的證言重疊。
 
遺珠
那個……是說走道上有門對嗎?那扇門,會不會是通往花蘭秘密實驗室的門呢?
紅蓮宮庭園、競技場、流放地、藍烏鴉領地……看起來是平凡的居住地,
但事實上所有地方都是為了進行查德覺醒實現,由花蘭所設計的空間。
這些類似的設施為了能夠正常運作,還需要前置作業。
那就是從帝國實驗室出來的不完整的查德覺醒催化劑……再改良成目前的回血花的實驗。
但是,那個實驗室卻哪裡都找不到。
 
玩家
(這麼一說,花蘭在庭院種植的回血花,與我們在比武大會上獲得的回血花種子,)
(確實有很大的不同,分明是經過了改良實驗……)
 
克萊爾
萬一那個空間是花蘭的秘密實驗室,杰德也跟我們一樣在尋找實驗室的話……!
 
夏莉卡
他當然會想要去告發,司令官花蘭偷走貝斯緹娜的聖物的這件事。
所以才把我們一起捲進來嗎?偏偏是被最會出風頭的傢伙發現,內心應該很著急吧,花蘭。
 
杰倫特
哈,把我們玩弄在手掌心上不是嗎?要不是因為解藥,早就衝進去教訓他了。
 
玩家
一人拿一個吧。(分給大家貼有品貴符的缸)
 
武極
現在只要拿著這個在紅蓮宮走動就行了吧,等到杰德上鉤為止。
 
諾勒沛
是的,重要的是動線儘可能廣一點,區域不能重疊,先來各自決定負責地點。
 
玩家
好。(進行討論)
 
諾勒沛
……好,那麼我整理一下。
我跟夏莉卡負責朱雀大道跟街市、武極負責庭園、克萊爾與杰倫特負責競技場,
玩家負責流放地,都沒錯吧?
 
玩家
嗯,知道了。
 
夏莉卡
大家都知道吧?運氣好的話,可能馬上就會成功,但也無法保證杰德一定會上鉤。
就算上鉤了,也絕對不要太過興奮或當場跟他硬碰硬。
作戰名稱是平心靜氣,希望有個人可以好好聽進去……
 
杰倫特
…………為什麼要看我,大家?為什麼!
 
夏莉卡
日落的時候大家就到這裡會合吧,各自小心!
 
 
(流放地)
 
 
玩家
(從剛剛開始背後就感覺到有動靜……難道……真的被跟蹤了嗎?)
……!!(轉頭一看,遠處石頭山頂有個巨大的狼影,但沿著石壁身影快速消失)
(成、成功了!現在回城吧…不要讓跟蹤斷掉,自然地移動……!)
 

(街市)
 

克萊爾
在這裡!
 
夏莉卡
大家都到了,你那邊狀況如何?很可惜我們這邊都落空了。
你也是失敗了是嗎?也是,要引出全力躲藏的傢伙並不容易。來~就算感到無力我們也不要放棄!
 
玩家
好、好像成功了。
 
杰倫特
什麼?成功了?!
 
玩家
就是……(講在流放地的事)

武極
噓,太大聲了。(武極用手遮住玩家的嘴巴)
 
諾勒沛
還好事情進展得很順利,這裡很容易隔牆有耳,
要是有人目擊到在都城內的杰德,這消息一定會傳達到花蘭的耳中的。
 
翠蓮閣宮女
見過南部領地的勇士們,宮主正在等你們呢。
 
玩家
是要請我們入宮嗎?
 
杰倫特
哼,反應速度還真是有夠快的。
 
夏莉卡
進宮吧,大家都知道要怎麼做吧?
 
玩家
嗯,請帶我們去見花蘭吧。
(杰德上鉤之後,下一步就事去見花蘭並答應狩獵巨狼……然後製造名義進入水壩!)
 
翠蓮閣宮女
這就帶您去翠蓮閣,請跟著我。
 

 
 
(八)前哨戰
 
 
(翠蓮閣)
 

花蘭
歡迎。
 
玩家
找我們嗎?花蘭。
 
花蘭
是這樣,之前說過的巨狼狩獵一事考慮的如何?
 
諾勒沛
其實這段期間我們針對巨狼私下進行了調查。
因為就像你說的,還不確定是否要接下必須賭上性命的事情。
拜託我們的事情有些超出我們的能力了,
像我們這樣的人,怎麼敢將查德…與司令官作為對象……
 
花蘭
司令官?哎呀,這夢也做太大了。我吩咐的只是平凡的巨狼狩獵而已。
 
玩家
……
 
花蘭
你們在狩獵結束後,會以殺死巨狼的英雄來自南部領土,如彗星般現身來公諸於世。
那麼我就會因為你們的勇猛所驚艷,為你們鼓掌……作為一個連巨狼出現都不知道的人。
(花蘭露出微笑)
 
玩家
……看來是打算編造成與花蘭完全無關的事件呢,以我們作為擋箭牌。
 
花蘭
我只有一件特別要向你們交代的事情。
萬一那兇猛的巨狼徘徊在吾雲山周圍的話,只有水壩一定要死守。
若是水壩倒榻的話,紅蓮宮眾多生命都會活生生的被淹沒,是極為可怕的災難。
 
玩家
不知道您是如此愛護紅蓮宮的居民呢……是的,會盡可能阻止的。
 
夏莉卡
作為殺死巨狼的代價,我們能獲得什麼呢?
當然,考量到需要承擔的風險,總得是能具備相對價值的報酬才行。
 
花蘭
報酬啊……(花蘭慢慢地觀察玩家一行人)
第一眼就覺得面熟,你那雙眼睛跟你的父親一模一樣呢,武極。
 
玩家
!!!
 
花蘭
看起來狀況好轉點了呢,還以為已經成為冤魂,徘徊在流放地……
你弟弟患有跟死去父親一樣的怪病對吧?
 
武極
竟敢……!
 
玩家
不行,武極!
 
花蘭
我會製作能夠治療那孩子怪病的藥給你。
 
武極
花蘭!在你統治下的人因為你而感到痛苦!
要製作治療怪病的藥……?
藉由自己給他人的不幸作為擔保,還不知羞恥的討價還價,不覺得可恥嗎?
 
花蘭
呵呵……
當那些渺小生物為了生存而掙扎時,我能夠坐在這裡休息的理由不就是因為如此嗎?
 
玩家
你真的能夠治療怪病嗎?在這裡確切的給出答案吧,花蘭。
 
花蘭
當然。在天下所有事情都能依照我的意思運作的南部領地內,沒有我無法支配的東西。
不管什麼奇怪的病都沒問題。
還有,我會讓你們全部都能去參觀寶庫,好好期待吧,是平凡寶石都還進不去的地方。
能說是謎之大陸上最尊貴的人存放珍愛墜飾的地方也說不定?
 
玩家
(貝斯緹娜的聖物……!)
 
花蘭
如何?這種程度已經可以抵上一支巨狼的性命了吧?
 
玩家
好,巨狼狩獵就交給我們。
 
花蘭
那麼就去讓那不知好歹的巨狼好好沉睡吧,我期待你們的活躍。
 

 
 
(九)峭壁上鳴叫的鳥
 
 
(街市)
 
 
杰倫特
回來了?跟花蘭談的還順利嗎?
 
玩家
是的,決定要讓我們去狩獵巨狼了……這位是?
 
克萊爾
他在藍烏鴉領地前徘徊,所以就暫時把他帶過來了。好像是你的客人,武極,
 
舒慶
啊啊,你是……(臉上有汙水痕,外表看起來非常狼狽的青年)
 
武極
找我嗎?
 
舒慶
我是來自碧梧谷的舒慶!
 
玩家
(碧梧谷的人不就是發信給武極的地方嗎?直接來尋求協助了?)
 
武極
我讀過你寄來的信件了,這段期間應該對我們感到非常憤怒吧。(武極深深地低下頭)
 
舒慶
拜託你!請幫助我們村裡的人……!
 
武極
對不起,如今精武堂的狀況根本無法幫助碧梧谷。
 
舒慶
什麼?但、但是……!
 
武極
如果只有我也無妨的話,我願意幫忙。我是去是前堂主的長子,武極。
 
克萊爾
我也是!我也來幫忙!
 
玩家
呃……(偷偷地看著杰倫特)
 
杰倫特
為什麼發出怪聲?
 
玩家
那個…杰倫特。我們要不要也一起幫忙?當然尋找解藥還是最要緊的……
杰倫特
哼,還在想你怎麼會這麼慢才問。
你想就去做吧,反正看起來所有事情都是有關連的。
 
諾勒沛
舒慶,抱歉,沒有得到你的允許就擅自讀了信件。可以詢問信上所說的詳細情況嗎?
 
舒慶
水壩是為了防範旱災由花蘭建立起來的,一般只有在地面乾燥時才會開放水門。
但是……最近沒有任何原因就開放水門的頻率越來越高了。
這樣持續開放水門的時候……就會發生村子裡有人失蹤的狀況。
實在太痛苦了,我珍愛的妻女,被困在水壩裡懇求死亡的聲音……
(舒慶的淚水忍不住奪眶而出)咳、咳咳!
 
夏莉卡
扶去陰涼的地方吧,大家快幫忙!
 
玩家
(攙扶舒慶到陰涼處)他的狀況還好嗎?
 
夏莉卡
是體力耗盡了。聽說為了下山,好幾天都沒有休息,連一口水都沒喝。
 
舒慶
武極,請收下這個。
 
武極
這是…?
 
舒慶
昭陽江大壩的地圖。
吾雲山是人煙稀少的惡山,如果以遠方的水壩當做路引的話,一定會迷路的。
搞、搞不好我的家人們已經……嗚嗚,拜託你,請救出其他的人吧!
 
諾勒沛
舒慶你需要更多的休息,我會顧著的,閉眼休息一下吧。
 
武極
……玩家(武極手上拿著舒慶的地圖)
 
玩家
嗯。
 
武極
雖然也需要救出被關在水壩裡的村民,但在那之前得先解決杰德。
要是那傢伙摧毀水壩的話,碧梧谷會完全消失,必須阻止這樣的悲劇發生。
 
玩家
我也有同樣想法。
 
武極
……是我太愚蠢了。
我對陷入不值一提的感情而逃避了的自己感到後悔。
要是能更早察覺花蘭的惡行舉止……不,一年前的那天,沒有把責任都給墨痕的話!
 
玩家
現在也還不算太晚。
 
武極
我會讓你付出貪心的代價……花蘭!
 
玩家
夏莉卡,現在差不多該開始將杰德引誘到水壩了。
 
夏莉卡
等等,我先去找一下戀希。在我們離開的這段期間,需要有個人照顧舒慶。
 
克萊爾
我也一起,莉卡姊姊!
 
諾勒沛
這件時間大家各自去處理自己的事情吧,前往水壩後會有一段時間無法回來。
我……要寄信去拉達梅斯。
 
武極
好,那我去見見遺珠再過來。
 
玩家
(四人快速地離開後與留下的杰倫特交談)
好久沒有這樣單獨兩人留下來了呢,這段時間你過得還好嗎?杰倫特?
 
杰倫特
你問我好不好?有看到這個嗎?
為了要找離家出走的露比那特,翻遍了整個沙漠,被曬的黑漆漆的!
 
玩家
龍也會曬黑嗎?
 
杰倫特
喂!只有變身成龍的時候皮膚才會像鋼鐵一樣!
總之,趕快解決杰德,去找解藥吧。因為想快點回去,連鱗片都在發癢了!
 
玩家
……
 
杰倫特
你的表情是怎麼了?
 
玩家
不知道,一想到解藥近在眼前……
杰倫特,反女神派之後也會繼續行動對吧?就算我們回到阿堤依亞後也是。
 
杰倫特
哈~太有自信了吧。不會是沒有我的話反女神派就會漸漸沒落,類似這種想法嗎?
覺得自己能承擔所有責任嗎?你充其量也只不過是能活一百年的人類……
新的歷史或革命,要承擔這種巨大的責任,人類的壽命是絕對不夠長的。
 
玩家
是嗎……也是,杰倫特是活了幾千年的龍,我的話聽起來的確像是在自滿呢。
 
杰倫特
……即使是身為阿堤依亞之龍的我,也會把這些傢伙看在眼裡,你也不例外。
況且你的特長不就是對任何人都好嗎?
但是,玩家,反女神派的未來是我們無法負責的。
 
玩家
什麼?
 
杰倫特
我們沒有承擔責任的理由,也沒有那個資格。
因為之後會在這塊土地上發起革命的主角,不是我們,是活在謎之大陸的人們。
 

 
 
(十)趕獵
 
 
杰倫特
……懂了嗎?這就是為什麼我能忘掉對反女神派的擔心,開心回去的理由。
呃,都起雞皮疙瘩了,我在說什麼啊。
 
夏莉卡
我們回來了!
 
玩家
回來的很快呢,兩位。
 
夏莉卡
嗯,還好戀希願意答應我們的請求,很棒對吧?
 
玩家
嗯。
 
克萊爾
杰倫特,發生什麼事?你起雞皮疙瘩了?
 
杰倫特
不是雞皮疙瘩,是龍麟,你這個蠢查德!
 
玩家
那個…夏莉卡,從你過來紅蓮宮就一直受到你的幫助,真的很對不起。
這次的作戰也是,如果沒有夏莉卡的話,根本就想不出這個方法。
 
夏莉卡
你這樣說話我會傷心喔。
一起尋找遺物的時候,我對我們合作的部分還記的很清楚呢。難道你已經忘記了嗎?
 
玩家
什麼?
 
夏莉卡
那個,玩家。到現在我都還無法忘記遺物結界解開的那個瞬間。
你、貝勒妮卡……還有梅露卡的大家,我欠了你們好多好多。
所以我想過了,我能做到的最大報恩是什麼呢?
那應該就是,趕快幫助你找到解藥,讓你們能早日回到阿堤依亞。
 
玩家
夏莉卡……
 
諾勒沛
對不起,我來晚了!(氣喘吁吁地跑來)
 
武極
(也從諾勒沛後面走來)我先看過地圖上的路線了。
流放地跟吾雲山尾端是相連的,要進入水壩得從那邊過去。
 
諾勒沛
被跟蹤的玩家走在前頭,其他人稍微拉遠一點跟著。
有很多廢棄的房子,想藏身應該不難。
 
夏莉卡
大家都準備好了吧~那麼就開始趕獵吧!
 
玩家
(好不容易拉近與解藥的距離了,現在只要全心投入!)
 
 
(流放地)
 
 
杰德
哼,真是一場騷動。我還想說你們都拿著什麼呢。(搶走玩家抱在懷裡的缸)
 
玩家
杰德?!
 
杰德
果然是從帝國實驗室內帶出來的聖物,你們是在偷偷運送途中嗎?
 
玩家
還給我,杰德!
 
杰德
……總覺得你會妨礙到我呢。
不過,我沒有要阻止你的意思,如果會粉身碎骨你也想來的話就努力跟上吧。
 
玩家
不行!那個水壩裡……!
 
杰德
走!(通過吾雲山入口)
 
克萊爾
玩家!沒受傷吧!都還好嗎?
 
玩家
嗯,雖然回血花的種子被奪走了……
 
夏莉卡
很好的計策,諾勒沛。在缸裡放入回血花種子的這件事,讓杰德完全誤會了。
 
諾勒沛
還好他成功被騙。好,我們這邊也正式開始行動吧。
 
玩家
走,前往水壩!
 


(杰德戰敗)

 

玩家
(怎、怎麼會這樣……不可能……那雙黃色瞳孔,是查德的……!)
 
克萊爾
莉、莉卡姐姐……莉卡姐姐!!
 
杰倫特
可惡,露比那特!你到底做了什麼!!
 
露比那特
下一個是阿勒泰雅生下的蟲子嗎?(朝玩家的方向伸出手)
 
武極
危險,玩家
 
露比那特
…………佩德…?
 
玩家
(剛剛,那是什麼……?!)
 
 

(露比那特離開)


克萊爾
莉、莉卡姐姐……莉卡姐姐!!
 
諾勒沛
不行,克萊爾!
 
克萊爾
閃開!!
 
玩家
……夠了,克萊爾!(抓住要跑向前的克萊爾)
 
克萊爾
放開我!我要去找莉卡姐姐!
 
玩家
還沒…夏莉卡還沒走遠。
 
克萊爾
所以才要在更遲之前找到他才行!
 
玩家
你還不懂嗎!夏莉卡在最後使出了全身的力量!為了我們……
如果遇上完全覺醒成查德的夏莉卡,到那時候…那時候可能會打個你死我活。
 
克萊爾
嗚,姐姐……嗚嗚嗚……莉卡姐姐……!!!(克萊爾跌坐在地上)
 
玩家
(……不知道,腦袋一片空白,什麼想法也沒有。)
(我為什麼……為什麼還好好的……總是只有我……!)
 
武極
諾勒沛、杰倫特,你們來扶克萊爾,先回去比較好。(武極扶住發呆狀態的玩家
 
玩家
(夏莉卡……!)
 
 

 

(十一)無法響起的凱旋歌
 
 
(街市)
 
 
諾勒沛
克萊爾……很不容易才冷靜下來。
他將夏莉卡視作親姊姊一樣追隨,受到的打擊一定比誰都還大。
 
玩家
讓克萊爾再休息一下,我們自己去找夏莉卡的行蹤吧。
 
諾勒沛
你也知道,查德具有將自己人類時期所有痕跡都消除的習性,夏莉卡也不會有例外。
 
玩家
!!!!
 
諾勒沛
那麼……最有可能被襲擊的對象就會是貝勒妮卡。
在發生什麼事之前,得將這個消息傳達給貝勒妮卡才行。
……雖然我很擔心就算知道了,他還是會乖乖地等著。
 
玩家
我沒想到這麼遠…原來如此…得聯絡貝勒妮卡………才行……
 
諾勒沛
不用太過害怕,一時還不會發生什麼事,因為梅露卡有遺物的結界在守著。
但……只怕貝勒妮卡會因為外交問題而必須前去其他地方,
離開結界會有危險,所以才要先告知。
 
玩家
夏莉卡為了保護梅露卡而尋找遺物,連自己的命都賭上了。
但如今,遺物卻變成保護梅露卡不受夏莉卡襲擊?這……太殘酷了。
 
諾勒沛
呼……我明明都已經下定決心,無論碰到什麼狀況都要冷靜面對的,但真的好困難。
我去寫信給貝勒妮卡,三位就幫忙照顧克萊爾吧。
 
玩家
……嗯,諾勒沛,拜託你了。
 
諾勒沛
嗯。(離開)
 
玩家
(杰倫特沒事吧……?)
(即使露比那特墮落了,還是很相信他的樣子,應該會很難過吧?)
那個……杰倫特?在做什麼呢?
 
杰倫特
什麼啊,這種溫柔的語氣,難道你以為我在哭嗎?
威爾斯肯特該怎麼辦,我正在煩惱,現在已經沒剩下多少龍了。
 
玩家
露比那特……已經完全落入巫女手中了嗎?
 
杰倫特
之前也說過了,龍是神的工具。
只要是為了守護女神的創造物,就算要跳進火坑也義無反顧,這就是龍的宿命。
不管墮落幾次,露比那特仍然是守護阿堤依亞的神的工具。
你看,莫諾里斯的結界不是還好好的嗎?
……哼,如果是以前的我,就能更有公信力的說出這些話的。
我取消之前說的那句最多只能活一百年的話,你要活到我懂事為止!
 
玩家
謝謝你這樣跟我說,杰倫特。
那個,關於夏莉卡的問題……
 
杰倫特
放輕鬆。
……就算解藥再怎麼緊急,也沒有冷血到可以無視夏莉卡的問題。
可惡!有夠複雜的,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武極
抱歉,打擾你們了,有客人。(武極指向的地方站著花蘭派來的宮女)
 
翠蓮閣宮女
請跟著我來吧,宮主正在等待各位。
 
玩家
好的。
(我沒有時間可以繼續低潮下去…阿堤依亞、露比那特、夏莉卡……)
(雖然無法負起所有責任,但必須先集中於眼前的事情。)
 

(翠蓮閣)
 
 
花蘭
歡迎,剛剛聽說發現巨狼的屍體了。你們也給我一些失望的時間嘛~
不這樣的話,再託付辦事後仍然對你們半信半疑的我不就會感到抱歉嗎?呵呵……
但是,那個女孩去哪了?就是那個詢問報酬是什麼的孩子。
 
玩家
……因為有事所以無法一起前來。
 
花蘭
真是可惜呢。
 
武極
治療墨痕的藥準備好了嗎?花蘭。
 
花蘭
有藥方,但製藥還差的遠呢。
這都是因為你們太快抓到巨狼了,我會讓他們加快腳步的。
 
玩家
約定的事應該還有另外一件才對。
 
花蘭
就是因為那件事,今天才找你們過來的。(花蘭露出微笑)
寶庫……聚集了寶貝中的寶貝的地方,有人一生都盼望死前至少能參觀一次呢。
連不會熄滅的紅蓮宮燈火是由寶庫閃耀而出的荒唐說法也有呢,呵呵……
在此,我花蘭認可你們進入寶庫的資格。
 
 
 

章節十七 圍捕 完結

不是雞皮疙瘩,是曬黑的龍麟!BY杰倫特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