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24

【短篇創作長文】燃燒:魔劍‧艾索德《第三章》

樓主 Deadshot DSWizard
前言:
這篇相當地長......
尤其第三回到了5926個字......
原本預計寫三篇的
但礙於篇幅可能會到五篇......
然而每一篇都非常地長......
如果有耐心的大大願意看完的話
小弟會感謝的^^"
今天就先寫到這
休息去......
佔到版面不好意思囧......
 
另外這篇小說沒有任何的艾愛情節XD
小弟比較傾向於他們兩個是相當要好的夥伴......
雖然艾愛好像很熱門囧......
不過第四回兩人會同時登場就是了0.0...

III‧揭
 
如果說今天要寫篇日記,忠實記錄班德王國貴族一天的生活,或是出一本書,完整寫下班德王國貴族每天的日常起居,這本書肯定會滯銷。因為相當無聊,不可能會熱賣。
 
首先,早上起床享用早餐,之後待在房間花上兩三個小時梳妝打扮。打扮完後又回到宅邸的餐廳享用精緻的午餐。午餐完後出門前往東北的高級商業區選購更多的奢華品,或是學習一些他們認為很「貴族」的才藝,作為替自己加分與添光的工具。到了傍晚前的一兩個小時,待在景緻斐然的花園中或在東北區的高級咖啡廳中享用醇美的下午茶與綿滑的糕點,以遠凌駕於百姓之上的驚人消費力,享受午後的美妙時光。晚上則孜孜矻矻相當勤勞地出席每天不同貴族舉辦的晚宴,一面交際應酬拓展人脈,一面四處打聽別人的傳聞或談論他人的八卦,巴不得掌握有害於其它貴族的情報與資訊,以作為談判的籌碼,或是藉此威脅他人,提升自己世襲家族的地位。最後於午夜十二點前後回到自家宅邸準備就寢。等待隔天再度展開同樣的「社交」生活。
 
日復一日,一成不變,一般人或許會無聊到發慌,但對貴族來說,他們倒是很樂在其中。只要這一切有機會為他們帶來更多的錢財,更高的社經地位,即使是要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然而幾乎不管哪一戶貴族,一生當中都有一件事是無比重要的——嫁娶。
就像陳腔濫調的醜陋戲碼一樣,結婚這種事情對貴族來說,有沒有愛情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只有對象能否為自己帶來更多的利益。所以通常貴族與貴族間的婚姻,完完全全都只是為了炫耀財富的吹噓罷了。
以班德王國為例,此種現象更是嚴重。此外,在班德王國中還可見到一種匪夷所思的景象——遊行。為了展現雄厚財力以及強調自身是名門望族所辦的婚嫁前遊行。
 
這天正好是某一知名地方領主即將出嫁女兒的遊行舉辦日……。
 
§
 
市集依舊人聲鼎沸。冬天的寒冷顯然澆不熄交易的熱情。
 
「來喔!瓦琳希亞的玉照喔!今天特別大放送!沒簽名的二十五萬ED,有簽名的七十五萬ED喔!」
 
一名頭髮油亮,滿口黃牙,穿著頗為邋遢的大叔在市集的主要路徑旁叫賣著。在他前方的販售台上,正擺著一張張經過護貝的寫真照。照片中的主角是個有個暗金色捲髮的女性。
 
「老闆!我要一張!沒簽名的就好!」
 
「我!我要那張有簽名的!」
 
「欸,老兄!看來我這張的簽名比你那張簽得還要好看喔!我猜是瓦琳希亞小姐在簽我這張時心情比較好啦!哈哈哈!」
 
一名約莫四十歲的中年男子在看到一旁友人所購買的照片後,開心地比較著。
 
「最好是!小姐怎麼可能在簽不同照片時會有不同的心情!你少唬我!」
 
被瞧不起的男子不甘示弱的回擊道。他的年齡似乎也有三十五歲左右。
 
「小姐知道那張要賣給你,心情立刻鬱悶了起來,當然亂簽了啊!」
 
「你當小姐是通靈人啊?哪一張會賣給誰她會知道?」
 
「總之,你不能否認我這張照片不管是小姐的玉像還是簽名都比你好!」
 
「可惡……豈有此理!老闆!我要換一張!」
 
三十五歲左右的男子最後終於嚥不下這口氣,要求換貨。然而販售台前早已擠滿了大至七十幾歲老人,小至十歲未滿孩童的民眾。清一色的男性全都急著搶購叫做「瓦琳希亞」女性的簽名照。男子拚了命地想再擠進人群之中。
 
此時,一名有著及肩長髮的年輕少女,正從市集的另一端走來。
 
她的服裝造型相當地特別。肩膀處特別膨起,並在雙手手臂處各綁了一個黃橘色的蝴蝶結。長袖與手套的交接處像花一般地綻開,並有著一條條白色的紋路延伸至手肘處。脖子到胸前的部位扣上了一個圓型的別針,並在打結處留下兩條彷彿緞帶般地延伸段迎風飄逸。紅葡萄酒色的上衣為兩層的設計,外層在下襬處綻開並隨著白色的及膝短裙一同擺動,內層則在最下緣以一個黑色圓臉的裝飾品收合,兩層分開的地方也在腰的兩側各用一個白色的骷髏頭別針別住。白色的長筒襪上端有著一環黑色的緞帶,與黑色的鞋子一同散發出一種宛若女中學生的氣質,但貌似貴族的裝扮卻又將這種學生氣質徹底地消除。她的頭髮上夾著一個與腰間裝飾品造型相似的白色笑臉髮夾。笑臉粉紅色的眼睛雖然讓人覺得相當地可愛,但卻也同時令人感到一絲絲的邪惡氣息。她有著一頭比上衣顏色稍淺的紫髮。這顯示她並非出生於班德王國。
 
少女的雙手交握在背後,一邊走著,一邊四處張望,暗紫色的雙眸既清澈卻又深邃。這令人難以觀察她究竟是在參觀這個城市,逛著這個市集,還是只是不屑地睥睨這裡的每一項事物,亦或只是隨處看看而並無什麼特定的目的和心情。
 
「哎呀!我這裡的照片沒有多少張,你現在卻跑來跟我說你要換別張,這樣豈不是要別的客人拿被你買過的舊照片嗎?那我面子往哪掛啊?」
 
「這根本是瑕疵品啊!有人跟我說他買到的簽名照比我這張好很多。都是同一家店買的,出的錢也一樣,老闆你怎麼可以賣我瑕疵品啊?」
 
「哪裡瑕疵了!哪有什麼簽得好簽得壞!你別聽人家道聽塗說!我這裡簽名照的品質都是一致的好!」
 
「那這邊怎麼說?你看你看!為什麼這邊瓦琳希亞小姐的字跡顯得有些模糊?看起來怪像是墨水沒了一樣!」
 
三十五歲左右的男子在成功擠到販售台前後,便開始跟老闆爭論。他指著自己方才購買照片上的簽名筆跡,一處模糊又斷續的部分質問著。
 
「這……這……你怎麼知道可能是瓦琳希亞小姐的羽毛筆忽然墨水用盡了啊!這種事也有可能發生的啊!」
 
「那為什麼開頭的W起筆跟其它張簽名照不太一樣?」
 
「咦?我的好像也是耶!為什麼我的W寫得跟兩個U一樣?」
 
原先只在一旁觀看兩人爭論的一名男子,在注意到自己的簽名照上可能也有瑕疵後,加入戰局。
 
「為什麼我的W變成兩個分開的V?誰是V‧伐琳希亞啊?」
 
「老闆!你要解釋清楚啊!七十五萬ED不是鬧著玩的!」
 
越來越多人參戰,販售簽名照的老闆臉色越變越難看了。最後,這名彷彿流浪漢的大叔終於忍不住吼道:
 
「你……你們好吵啊!買了就是買了!還那麼多話!我照片都擺在這邊,是你們自己不挑好的關我啥事啊!打烊了!打烊了!我今天不做了,打烊了!」
 
然而抱怨聲非但沒有減退,還變本加厲的繼續增大。
 
「怎麼?賣了瑕疵品就想跑嗎?」
 
「快通知搜查隊啊!」
 
「騎士團呢?」
 
「混——帳——!通通給我滾!」
 
這個原先還向客人搖頭擺尾活像隻哈巴狗的「老闆」,此時卻幾乎快要把販售台整個掀倒,粗野的行徑一副要殺掉所有的客人似地。
 
「老闆要殺人了啊!」
 
「救命啊!」
 
此時,原先漫無目的走著的紫色頭髮少女注意到了這陣騷動,便慢慢地走向了販售台。
 
「我再說一次!滾!不然我就不客氣了!」
 
商人七竅生煙地威脅著,幾乎像是下一秒就要拔刀出來一樣。
 
「不客氣?是誰先不客氣的呢?」
 
少女的聲音穿過人群傳到了老闆的耳中,也傳到了爭論的人耳裡。幾乎所有擠在販售台附近的人都同時轉過頭來,望著正在端詳其中一張簽名照的少女。
少女一邊看著簽名照,一邊輕蔑的說道:
 
「技術真差。這種仿製手法還拿到這裡來騙,只能說首都的百姓都太單純了。」
 
本來早就怒不可遏的商人,聽到這話更是火上澆油。然而在他憤怒的面容上,此時卻多出了幾分驚恐。
 
「小丫頭,你說什麼?」
 
一聽到「小丫頭」這種稱呼,少女的口氣變得更加強硬。
 
「原來你不只技術拙劣,耳朵也有問題啊?我說你這照片上的簽名明明就是透過魔法仿製的……不,根本不是仿製,根本就是你自己寫的,到底是想騙誰啊?」
 
聚集在販售台前的男性們聽到這話,驚訝之餘也不約而同的低頭瞧向自己花上大把金幣買來的簽名照。商人見狀便趕緊加強了脅迫的語氣逼問少女。
 
「你倒說說看,我哪裡仿製了啊?不要盡拿些丫頭的幻想來說嘴!根本都是沒有的事情!」
 
「哦?你確定?我猜你這奸商根本就剛來這裡不久吧?」
 
「是又怎樣?我大概上個禮拜來的,關你這丫頭屁事?」
 
聽到這話,少女忍不住笑出聲來。充滿諷刺的嘲笑令商人不禁咬牙切齒,恨不得將眼前這位突然殺出的「丫頭」生吞活剝。然而少女在緩和了呼吸後,卻依然用同樣諷刺的口吻說道:
 
「你犯了三個錯。第一,我不知道是你自己還是誰幫你施的魔法,你讓你自己寫的簽名變得像是羽毛筆字跡一樣,但這魔法卻相當失敗——強度不一,變化的模式也不統一。這就是為什麼一堆照片上的W都長得不一樣,有一些還很明顯並非一筆完成。第二……」
 
少女指著商人攤販後一面用帆布蓋住的牆壁。
 
「雖然這張照片上的人,她的長相我不予置評,但總會有人注意到的。你這張照片根本就是從你背後的那面牆壁上貼的小型海報複製下來的,只是因為似乎很少人注意到,你以為用帆布遮住,就不會有人發現你愚蠢的方法!你當真那種破爛的遮掩手法騙得了所有的人嗎?第三!」
 
少女將雙手交叉在胸前,露出自豪的神情。
 
「你犯的最大錯誤,就是自以為自己可以把這種三流的東西賣得一乾二淨,然後逃之夭夭!可是你怎麼也沒想到我這個天才魔法少女會經過這裡,而你還天真的認為一般人都會直接地走過去!你不知道有些人天生就是會對魔法痕跡敏感嗎?」
 
被騙的民眾此時爆出如雷的掌聲,一面叫好,一面拿著所謂的「簽名照」擠向商人要求還錢。有的更是憤怒地將護貝破壞並且撕毀照片,丟到地上用力踩踏,有的則把照片直接丟向商人。
 
「我們不要你的爛貨!」
 
「還我七十五萬!」
 
「我要真的瓦琳希亞!」
 
「把他的攤位砸了!」
 
「贊成!」
 
越來越多被騙的受害者開始起鬨,周圍的店家不是紛紛捲起舖蓋竄逃,就是把自己的攤位拉得離起事地點越遠越好。許多婦女和其它店家的老闆則三五成群的躲在遠處交頭接耳,又是搖頭,又是一邊鄙視著商人,一邊對著照片指指點點,詭異的情況卻讓人不免疑惑究竟他們是瞧不起商人,還是照片當中的瓦琳希亞。
 
商人見到這越顯不妙的情況,決定豁出去放手一搏。
 
他先是將販售台整個掀倒,將作為屋頂的沉重帆布整個扯下來朝嚇得抱頭鼠竄的民眾胡亂揮舞。接著從傾倒的桌子底下拿出一把幾乎是他身高一點五倍的大刀,指著少女吼道:
 
「小丫頭……你戳破了我的手法算你厲害!你妨礙我賺錢我可以頂多認個倒楣!但你居然敢瞧不起我,這可是嚴重罪行!唯一的懲罰就是——拿你的小命來還!」
 
少女聞言,挑起一邊的眉毛打趣的看著眼前比自己不知道高大多少倍的彪然大漢。
 
「哦?真的?我倒想試試你的實力是不是連你體重的萬分之一都不到呢!」
 
言畢,少女便擺出準備戰鬥的姿勢。
然而,此時一個彷彿宣告般的高聲呼喊從遠方傳來。
 
「騎士團的人來了!」
 
§
 
但眼前慢慢走來的兩名士兵絕對不是騎士團的人,這點少女相當清楚。
 
一個是穿著黑色與深褐色簡單服裝,身材瘦弱又矮小的男子,一個則是穿著材質同樣粗劣的淡褐色上衣與綠色褲子,身材壯碩卻顯得笨重的男子。一胖一瘦,顯得分外滑稽而可笑。
 
這兩個號稱「士兵」的人全身從上到下沒有任何一處散發出身為一個士兵的氣質。不僅連件像樣的盔甲都沒穿上,內裡的服裝更像是窮苦人家又補又釘的粗劣衫衣。就算頭上勉勉強強地戴了頂骯髒又破舊的頭盔,臉上還特別戴起貌似骷髏般的詭異面罩,也完全沒有加到任何的分數,反而還使他們又更像是舞台劇中軍紀渙散的懶惰士兵。
 
『不僅穿著顯得很渙散,實際上他們也的確那麼渙散……』
 
少女不禁臉色一沉。眼前這兩個不像士兵的士兵所屬的部隊曾與少女有過一番纏鬥,雖然最後少女
與自己的夥伴徹底擊潰了這支「軍隊」,但那段煩人的過程至今依舊是少女的夢魘。當時她完成任務後,最大的慶幸就是自己再也不需要碰到這些討人厭的「士兵」了。
 
然而此時此刻,少女仍然跟這些「士兵」重逢了。這讓她有了想立刻逃離此地的念頭。但現實往往是事與願違的。
 
「讓開讓開!今天下午瓦琳希亞小姐即將遊行經過此地!貴族遊行,你們應該知道怎麼做吧?嗄?」
 
胖子士兵彷彿生吞雞蛋般,用著模糊的口音粗魯地喊道,一邊大搖大擺的開路。一旁的民眾與攤販紛紛走避。
 
「今天市集區主要路徑上不許設攤!違者一律逮捕押送城堡!」
 
瘦子士兵在一旁幫腔,聲音簡直就跟老鼠說起人話來一樣。
 
商人一見到兩名「騎士」慢條斯理的踱步而來,便認為有機可趁,打算使出最爛的誣陷手段。他把大刀一扔,膝蓋一跪,連滾帶爬的匍匐到胖子士兵與瘦子士兵的跟前,擺出一副求饒的姿態說道:
 
「兩位騎士大人!饒命啊!但你們要為我主持公道!我只是個秉持著童叟無欺信念,做著良心生意的可憐商人,可是旁邊那個紫色的妖怪突然跑到我的攤位大鬧特鬧,不僅把我的商品全部毀壞殆盡,還把我賴以為身的工具和店鋪全都砸得不成模樣了!」
 
看著眼前跪地求饒的中年大叔,胖瘦士兵面面相覷。
 
「欸,欸,他叫我們騎士耶?」
 
瘦子士兵驚訝地對著胖子士兵說。
 
「哼哼……也許剛剛瞧見我們的霸氣,這裡的死老百姓都怕了我們了!」
 
胖子士兵神豬似地自滿說道。
 
「把這件事情傳回城堡,說不定這個月會加薪咧!嘻嘻!」
 
「可以多把幾個妹了,哈哈!」
 
兩個不務正業的士兵,一邊用色瞇瞇的眼神望著天空,思考著如何拓展各自的美麗生涯,一邊打呼似地發出一陣一陣噁心又猥褻的呼呼聲,讓人懷疑究竟這兩名士兵是人,還是衣冠禽獸。
 
前一刻還囂張得無法無天,此時卻跪在地上假惺惺的商人,見到這個景象也不由得開始懷疑究竟眼前這兩名士兵是否真為騎士團成員,但為了顧全大局,他仍選擇繼續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繼續控訴少女的惡劣行徑。
 
「騎士大人!求求你們為我這可憐被砸攤卻還要養家的小商人主持公道啊!」
 
胖瘦士兵聽到哀求,這才被拉回現實。他們望著一副可憐兮兮模樣的商人,打算順水推舟地隱瞞自己的真實身分,做做所謂「主持公道」的事情,卻完全沒注意到周遭的其他所有百姓早就已經用極度輕挑的眼神看著那名商人。
 
「咳咳……所以,你說是哪個逆民砸了你的店?」
 
胖子士兵清了清喉嚨問道。
 
「是她!就是她!那個站在那邊的女惡魔!騎士大人,你們要救救我!」
 
忽視商人故作顫抖的指尖,少女正把玩著從商人倒塌的攤位中滾落的一顆珍珠。
 
「大膽!那邊那個逆民,報上妳的名來!或許在把妳拖到城堡接受審判時,我們可以為妳說上幾分情!」
 
「說謊還真不打草稿,也不看看周圍的百姓是用什麼眼神看著那奸商,瓦利城堡的士兵在城主逃跑之後,仍舊一點長進都沒有嗎?」
 
胖瘦士兵聽到自己的身分以及城堡現正宛如空殼般虛有其表的事實毫不留情地被輕鬆揭發,驚愕地霎時說不出話來。但瘦子士兵仍試圖要讓少女屈服於自己渺小的淫威之下。
 
「看來妳倒是很清楚城堡發生了什麼事?但讓我來告訴妳!就算只是一個地方領主,他還是有權利將妳逮捕到城堡進行審問!而且貴族的身分是世襲的,就算城主不在,他的子女還是可以拷問妳!」
 
「小妞!報上妳的名來!或許強壯的哥哥我在押送時會對妳好一點的喔!」
 
胖子士兵口水幾乎快要流出來似地,用著毫無吸引力的口吻試圖說服少女順從。這使得本來就對這支潰不成軍又驕奢淫逸的鬆散軍隊相當感冒的少女,更是青筋直冒,越顯得不耐煩。
 
「愛莎,我叫愛莎。這名字你們這些肥河馬應該聽過吧?」
 
名叫愛莎的少女轉過頭來,瞪著兩名士兵。從暗紫色的雙眸中透出的銳利眼神令胖瘦士兵光是看到就不禁打起寒顫,幾乎要退避三舍。
 
「你們不知道裝了些什麼的腦袋倒是很清楚瓦利那傢伙是逃走的事實,根本沒有餘地可以為他辯解!我就是當時一同揭發他低劣罪行的那個天才魔法少女!」
 
愛莎鏗鏘有力的聲音彷彿要在胖瘦士兵的頭盔上撞出回音般。相較於兩年前那個愛耍賴又喜歡鬥嘴的少女,簡直判若兩人。
         
板務人員:

3378 筆精華,02/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