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23

【短篇創作長文】燃燒:魔劍‧艾索德《第二章》

樓主 Deadshot DSWizard
前言:
本來是想寫在一起的
但後來發現第二篇光是開頭的部分就寫太長了
所以只好又拆了......
這篇原則上算是第二篇的開頭@@"
 
人名的部分如有雷同 純屬巧合^^"

II‧憶
 
「老大……」
 
一名身著制服的士兵,匆匆忙忙地打開艾爾搜查隊首都分部的一扇木門後,對著正坐在小型辦公桌後方,有著一頭紅髮的少年喊道。然而雖然他稱那名少年「老大」,少年的年紀卻很明顯地看起來比他還要小。
 
「啊……煩死人了。雖然沒有太多嚴重的紛爭發生的確是好事,但每天接到來自民間一堆這種芝麻小事的通報,還老是聲稱跟艾爾之石碎片有關,也實在不是什麼讓人覺得很舒服的事情……」
 
紅髮少年一邊懊惱著抓著頭髮,一邊低頭繼續翻閱著一封封通報事件的信件,顯然並沒有聽到士兵的聲音。
 
「嗯呃……我說老大……呦呼?有人在嗎?」
 
士兵仍不死心的繼續喊著。
 
「偏偏愛莎和蕾娜她們剛好都不在,害得我得來暫時接下這份苦差事。為什麼我一定要在團長說要出差的這時候坐在他的辦公桌前,讀著應該是他要來處理的信件啊?」
 
紅髮少年仍自言自語地繼續埋怨著。這讓士兵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
 
「老……老大……團長?紅番?艾索德?……」
 
這名可憐的士兵打算開始嘗試各種不同的稱呼,看看當中是否有什麼名字是可以引起紅髮少年反應的。
 
「早知道我應該趁大難臨頭前就先落跑的……叫堂堂一個熱血劍士坐在這裡發芽簡直是奇恥大辱。我想跑到貝斯馬應該就不會被——喂!你是在叫誰死小鬼?」
 
一聽到「死小鬼」三個字,艾索德便馬上以彷彿膝跳反應的速度丟出一支羽毛筆。
 
「……鬼——哎唷喂呀!」
 
筆尖不偏不倚的正中紅心——菜鳥士兵的鼻頭。可憐菜鳥的臉馬上就因為紅腫的鼻子而變得跟小丑一樣滑稽。
 
一看到自己「狙擊」的對象是誰後,艾索德不禁嘆了口氣,身體往後一靠,更陷進了椅子些。
 
「原來是你啊,菜鳥。」
 
「痛痛痛痛……為什麼老大你會對死小鬼反應那麼激烈啊?」
 
外號「菜鳥」的士兵一邊摀著鼻子,一邊痛到幾乎快要流眼淚地問道。
 
「抱歉啦,我聽到『死小鬼』這三個字就很直覺的做出反應了。我以為是愛莎那傢伙不知道啥時跑回來了,反正通常她都可以閃掉我丟過去的東西,說實在的為此我還正在思考有什麼新的攻擊方式可以讓她防不勝防說……」
 
艾索德不甘心的咕噥著。
 
「呃?你們不是好一段時間的夥伴了嗎?」
 
「是啊,也就是說我那外號也被她揶揄了好一段時間了……我想剛剛應該是我聽錯了吧?還是那是你叫的?」
 
「沒……沒那回事!我都叫你老大啊!誰會叫你死——那個外號呢?對了對了!話說老大你在煩什麼呢?」
 
菜鳥嚇到完全不敢承認剛剛就是自己叫出「死小鬼」這個名稱的,於是開始試圖把話題往別的地方帶。
 
「這堆信件啊。本來也只是搜查隊團員的我,是不需要碰到這類東西的,但團長他說什麼要去魔奇進行『農村生活體驗與考察』,剛好我人又在首都,就被抓來代理他啦。」
 
「很重要嗎?我說那些信件的內容。」
 
「完全不重要,一堆無聊的事情。我覺得團長大概是人太好了,現在不管什麼事情,很多人好像以為只要一說『跟艾爾之石碎片有關』,我們就會馬上到府服務一樣。簡直快把搜查隊變成什麼守望相助隊了。」
 
「呃……難道真的完全沒有重要的通報嗎?」
 
艾索德隨手拿起數封信件開始瀏覽。
 
「你看嘛。這封是那隻威廉噗魯說牠愛上魔奇的安安姐了,一定是跟艾爾之石消失的影響有關。這封是艾德的艾可說毒磨菇的粉末對艾爾之石碎片可能有反應,所以希望我們取一點給她。這封是安安姐她本人寄過來的,說香蕉可能對於艾爾之石消失所帶來的不良影響具有抗性,因此希望我們幫她摘一些過去。你覺得光是這三封,有哪一封的通報是重要的?」
 
「香蕉可以讓自己產生抵抗力?真的?」
 
「你是白癡嗎?當然不可能是真的啦!」
 
艾索德順手將信封丟回雜亂的辦公桌上,閉上眼睛稍作休息。
 
「最好是魔奇有什麼農村生活體驗實習啦,難不成搜查隊也需要接受這一環的訓練?我看八成是團長被這些荒唐的信搞到快崩潰了所以才想暫時投奔原野一下。」
 
看到身為資深團員的艾索德苦惱的模樣,菜鳥開始慶幸自己才剛加入搜查隊不久,而不用幹這種一點也不討好的事情。
 
「對了,那你是有什麼事情嗎?不要跟我說市集區那邊也有人寄信過來說急需搜查隊的幫助。」
 
「呃,不是。其實只是一點小事情而已。那些廢紙……」
 
菜鳥指著辦公室角落的一堆紙。
 
「是一些已經過了好一段時間的通報信件。早上庶務組那邊說要清掉,但我去看過回收區後發現回收箱早就滿了,偏偏今天剛好是亞利森侯爵愛女即將出嫁的遊行,路上都是交通管制,就連拿去城西的統一處理區都不行。」
 
「你沒跟他們說我們是艾爾搜查隊的成員嗎?」
 
「連騎士團都不見得能隨意穿越了,我們應該更不用說了吧……當然是沒用。我看只有王室禁衛軍或位階更高貴族的護衛才有機會。」
 
「好吧,那你先拿過來,我來處理。」
 
菜鳥聞言便走向角落,接著將捆成一疊一疊的信件抱到艾索德的面前。艾索德拿起了其中一疊。
 
「雖然不太好,畢竟本來就是出任務時才能用,不過我想偷偷用一下應該可以。」
 
菜鳥疑惑的看看艾索德,又看看艾索德手中的信件。
 
忽然,一陣紅光閃現,亮得菜鳥登時睜不開眼。火焰從艾索德的左手竄出,不到三秒就將那疊信件燃燒得一乾二淨。等到菜鳥恢復視覺,睜開眼後,只看到灰燼從艾索德的掌心飛走。
 
「嗚哇!老大好厲害!這是怎麼辦到的?這是巨劍騎士的能力嗎?」
 
菜鳥興奮地望著灰燼消失在窗戶外。
 
『呃……難道都沒人告訴他嗎?』
 
艾索德看著菜鳥充滿熱情的笑容,心裡不禁想著。
 
他轉過頭去,望著外頭充滿生氣的風景。春天的陽光正在萬里無雲的藍空中燦爛,與穿過樹梢與葉片後,灑落在辦公室地板上有如冬天暖陽般的柔和光點形成對比。
 
『只不過才幾個月,怎麼感覺好像已經過了很久了……』
 
『那是去年冬天的事情。當時的我,無論是從自己還是他人,都不可能贏得讚嘆與掌聲……因為當時的我,一點也不厲害……』        
       
板務人員:

3378 筆精華,02/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