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4
GP 395

【短篇】前祭夜序曲【末x終】

樓主 紫月☆語 mindy31130
曾經,你問過我,「如果有一天我忘了妳呢?」
我還記得那時候,我淡淡的回答。
「或許你會忘了我,但我會永遠記得你。我的核心,是完美的記憶體。」
你只是訕訕的笑了笑,沒回應什麼。
「雷,」輕輕的我給了你一本厚重的筆記本,「如果你怕忘記,就寫下來吧。要是你哪天又忘記,我會提醒你,不管幾次。」
你愣了愣,接過那本筆記。「…妳這樣簡短的叫,不怕我連自己的名字都忘記?」
「不怕。」我第一次打從心底微笑著,「我幫你記。」
你習慣性的閉起右眼,黯淡的金黃色眼眸透露出開始動搖的自信。
我知道、也明白,總有一天,你會忘了我、忘了全世界、忘了你自己,這個故事…注定是個悲傷的結局。
但沒關係,我們可以讓過程變得溫暖,而我們…能改變的也只剩下路途。

※※※

「雷,你是不是又忘了什麼?」終結端著一碗還冒著煙的熱湯,問著在書桌前埋頭猛拼的某人。

「啊?」末日回神似的轉頭看她,「我有忘了什麼嗎?」

「你仔細想想。」

末日咬著筆桿,認真的想了一陣,終究還是搖搖頭。

「給。」終結將熱湯往他面前一放,「你忘了吃藥。」

末日皺著眉,似乎非常厭惡。「我能說我不吃嗎?」

那碗熱湯冒著煙,湯的表面是青色的,還有像是岩漿般的泡泡,不斷的冒出和破裂。這真的很有視覺上的殺傷力,能面不改色喝下這種東西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氣,可惜末日的勇氣沒那麼大。

「不能。」終結堅定的回應:「要按時吃藥才不會讓情況加重。」

「…就算按時吃藥也不會讓情況穩定。」他氣餒的作最後掙扎。

「不行,你還是要吃。」

末日看著這碗「熱湯」,困難的吞了吞口水。「…妳確定嗎?這是謀殺…」

「就算變成毒殺你也要喝。」

他倆對視許久,末日放棄似的癱在桌上,「…我真的不想喝啦…」像個耍賴的小孩子般。

「喝。」終結將碗往前一推,「至少求個心安。」

末日看著她,抱著壯士斷腕的心情,拿起湯碗。「…我休想吃任何東西了。」

「青菜可以。」

白了她一眼,非常不情願的仰著頭將那碗湯一飲而盡。放下空碗,末日的眼神開始放空。

「感覺如何?」終結問。

感覺?啊哈哈…

末日茫然的看著窗外,突然眼角泛淚。「我感覺我像是吞了幾百條蚯蚓,而這些蚯蚓全在我的喉嚨裡滾。」

「嗯。」終結認真的作筆記,「比上次好一點。你上次說像是有幾千隻小蜘蛛在喉嚨裡爬,上上次說像是有蜈蚣在胃裡面打架,上上上次說……」

「停。」末日面色鐵青的阻止她繼續說下去,「我已經很想吐了,麻煩別增加我的噁心感好嗎?謝謝。」然後仰著面趴倒在書桌上。

終結收走那個空碗。「雷,要睡覺去床上,在這睡會感冒。」

「…頂著蚯蚓滾是睡不著的…」末日賭氣似的回應。

她笑了笑,沒有回應。

癱瘓在書桌上的末日抬起頭,看了看四周,從桌子最底下的抽屜裡拿出那本厚重到足以壓死人的筆記本,翻開了空白的頁面,開始刷刷刷的狂寫。

中途他停頓了很多次,像是在努力回想著某些文字,最後氣惱的用了艱澀的密碼文,在結尾的地方畫上了細緻的圖──終結離去前的微笑。

疲憊的靠在椅背上,他看了看時鐘,暗暗罵了聲糟。這次的小型紀錄,只寫了不過半面,就過了三個小時。

他將筆記本推到旁邊,拉過原本一直在寫而且還寫的頗順的報告書……末日錯愕的僵在原地。

不過三小時而已…不是才過了三小時而已嗎?!為什麼、為什麼我看不太懂我在寫什麼?!

這些字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怎麼會寫這些我看不懂的東西?!

他苦惱的咬著筆桿,神情充滿慌張和不安。我…我到底該怎麼辦?能記得的文字越來越少…

瞄了一眼厚重的筆記本,拉過來隨意翻了一頁。這本筆記…剛開始還是正常的文字,到了某個段落後,開始頻繁的出現難懂的密碼文,而且次數隨著頁數持續增加,整本筆記,像是文字大雜燴,東湊西拼。

末日翻動的速度越來越快,他發現自己有紀錄下很多有趣的事情和圖畫,但是他想不起來,完完全全想不起來,連一點印象也沒有。

越來越慌張,冷靜的心已經被「遺忘」的恐懼給佔滿,最後他將桌面上的紙張啊、書本啊、筆啊…全部用力的摔到地上。發出絕望的悲鳴。

「雷!」在樓下的終結聽到聲響,不安的衝上樓,用力推開門,看著坐在書桌前不斷發出受傷野獸似悲鳴的人。「雷?」

他轉過頭,兩條透明的淚痕順著臉孔,悲傷的神情映著夕陽的光輝顯得格外悽楚和可憐。

終結看了看他,用自己纖細的手撫去他的淚痕,「怎麼了?想不起來嗎?」

他點點頭,卻反身抱住終結,哭倒在她懷裡。這個高傲而充滿自信的男人,只有在承受不住打擊時才會顯現出他本身的脆弱,他從不跟任何人說明自己的情況已經嚴重到幾乎是拿性命在拼,燃燒自己殘存而破碎的心靈。

「…就和大家說吧。」終結抹去他臉上的淚水,勸著。

「不要。」末日倔強的回應,「我不允許自己在事情結束前離開戰場。」

「但是…」你的狀況已經不是用糟糕就能形容的了。

「芙,」他帶著哭泣的聲音向她乞求,「幫我好嗎?」

她點頭,落下珍珠似的淚珠。

末日短促的笑了下,用爪子輕輕抓住她的手。「明天…幫我買給小孩子用的教材…我想,我應該要從頭再學起。」

緊緊地抱住,終結早就泣不成聲,只是拼命的點頭,好怕他等等又忘記。「我會每天督促你看書、每天逼你吃藥、每天陪你認字。我還會幫你記得你所有告訴我要做的事情…我一定會…」然後像個小孩子般嚎啕大哭。

「芙…我怎麼都不知道妳感情這麼豐富呢?」他哭累了,慢慢的閉上眼睛。「還是說我又忘了?」

「你沒忘。這也是我第一次哭的這麼慘。」她溫柔的回應。

終結指揮拉比摩比一起,吃力的將睡在地板上的末日搬到床上去,拿了張椅子,坐在旁邊,又開始嘩啦啦的掉眼淚。

她知道,末日是個很聰明的人,但是「重生」卻奪走了他原本完整的心靈,他的生命在被慢慢的啃蝕,總有一天…他會忘記自己、忘記她、忘記這個世界。

就像是個智商180的人被困在無法靈活思考的身體中一樣,末日就是這樣,受困於破爛的身體中,他卻堅強的不斷掙扎,企圖從中找到一點希望,持續而不放棄的將惡化拖延。

他不知道承受著多麼大的痛楚,咬著牙,努力的撐下去。

吃藥很痛苦,這藥方的副作用也不是那麼輕鬆。有些時候,末日會在半夜從睡夢中爬起來,茫然的說「天亮了」,但是窗外的天還是黑的。

他從遺忘文字到遺忘時間,連一年都沒到,他已經忘了一大半。這藥方是阿格雷提供的,只是治標不治本,終究還是徒勞。

上策是拔掉埋在左手爪子裡的運轉核心,這樣就會停止侵蝕,但是身體的健康卻會是直線下降,然後迎接的是死亡。

「上策是很好啦…可是我不太喜歡。」

終結和他建議的時候,他搔搔頭如此應著。

「如果硬要在這兩者中選一個,我寧願我自己心靈全毀。」

有時候真的不明白他在執著什麼。

「吶,芙。」不知什麼時候末日醒了過來,失去自信的金眸像是被烈火燃盡後的餘灰。「如果有一天,我是說如果,到時我忘了全世界,不分敵我的殺戮,像是殺人狂存在的時候,妳能不能幫我最後一次?」

終結看著他,沒有回應。

末日沒理她,繼續把話說完。「到那時,麻煩妳提起勇氣,殺了我,好嗎?」

「不好!」她發脾氣的大吼:「為什麼非死不可…?」

「我見過失去理智時的自己。」末日習慣性的閉上右眼,用著左眼看她,微笑的說著:「比被控制時更兇猛、更狂暴,我甚至不能說出我自己在做什麼,但我知道…當我清醒過來時,我在現場找不到比巴掌還大的肉塊。」

終結盯著他好幾秒,又大哭起來。

「我、我一定會抓住你…不管會如何傷痕累累…我,伊芙.黎夏娜在此宣誓,一定會抓住你。」

「要記住哦,妳答應我了。」他閉起眼兒繼續睡,聲音輕柔,「……我忘了我的名字。」

終結呼出一口氣,眼角還掛著淚珠,微笑道:「雷文.特洛伊。你的名字。」

「…哦,那我又寫錯名字了。」他發出均勻的呼吸聲,顯然已經熟睡。

「沒關係,不管多少次,我提醒你。」

※※※

雷…不要說什麼死不死,更不要說些像是遺言似的話給我聽。
我知道、我知道。
這份愛情像是山中虛幻飄邈的霧氣,亦像是短暫花期的荼靡,這種宛如曇花一現的愛情根本就不存在。
明天…?
我們彼此都不清楚「明天」還在不在。
無論如何,不管你還會不會記得我,我都會不斷並且不厭其煩的提醒你──
我是伊芙.黎夏娜;
你是雷文.特洛伊。
只要你問我,我一定會答。
不管幾十次、幾百次、幾千次,我都會告訴你。
為什麼?
因為…
我是真的、真的很愛你啊!
所以…請你一直帶著堅定的自信活下去吧。若是你遺忘一切成為殺人狂,我會陪你一起墜落。
雷,不要害怕,相信吧。
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就像小艾他們從來不曾懷疑過你的判斷那樣。
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直到默示日為止,直到你呼出最後一口鬱結的氣。



嘿!我又來發不負責任的文章了!

話說我原本在拼十祭,這篇是十祭的延伸,原本是要打在裡頭的......

但是這麼長一篇打進去我其他怎麼打?!

最重要的是,這還是因為聽聯合公園聽著聽著不小心被雷閃到才出現的,一開始非常不想打,可是故事在我腦子裡荼毒我,逼得我不先打好。

末日像是阿茲海默症一樣。

好啦,我看了我家末日轉職任務的前幾個,然後又被雷閃到,才出現的。

十祭是一個不一定會出來的東西,請不要期待他。謝謝。
(我開始自我小宇宙狀態了。囧。)
   
板務人員:

3377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