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24

【小說】交心 Chap.3 (雷X雷 腐向け慎入) *6/28更新*

樓主 湟雪 kz0000
§交心 Chap.3
 
 
  嘩啦啦的水聲沒有停止,熱水不斷的灑落澆在了相疊的身影,冰冷的地板在經過熱水的澆淋後顯得溫暖了些。
 
  末日仰躺在地板上,雙手交叉著擋住自己的視線。
 
  狂鋒舔了舔嘴角的白濁,剛才替末日服務了一次,而此刻身下的人毫不反抗的敞開身子任由他予索予求。雖然看不到末日的表情,但那含著泣音的呻吟及敏感的顫抖的身子已經足夠激起他強烈的慾望。
 
  「末日」
  「幹、嘛?」
 
  狂鋒沒有接下去說,連帶著動作也停了下來,只剩下連蓬頭落下的水聲迴盪在浴室中。
  覺得莫名其妙的末日疑惑的放下手,抬眼看向狂鋒的同時,立刻就看到了狂鋒唇角上揚的弧度帶著『得逞了』的笑容。
 
  「啊…啊啊啊!!」眼角被逼出的淚珠滑落,與灑落下來的熱水混合著落在地板上。雙手不由自主的往後放撐著地,末日難受的閉緊眼睛,嘴唇緊緊的抿著。
 
  「嗚、嗚嗚」吻上末日抿的有點慘白的唇,強硬的撬開牙關,伸出舌探入對方的口內,勾起對方逃避的舌強迫與之交纏,來不及嚥下的唾沫從末日的唇角流出,劃出一道委靡的痕跡。
 
  「呵…果然,還是無法這麼簡單的放過你。」
 
  宣告著今夜又是不眠之夜的開始。
 
 
  不知不覺從浴室轉移到了兩人房間,潔白的床單因為兩人的動作而凌亂的散著。
 
  「嗚…啊啊」右手攬住狂鋒的肩頸,無意識的在對方的背上留下數道痕跡,左手緊握成拳,狂鋒知道那是末日不想傷他的溫柔。
 
  狂鋒在末日的臉上輕吻著,額頭、緊閉的眼簾、挺翹的鼻子、被吻的紅潤微腫的嘴唇。
  「末日…」輕聲的呢喃著,狂鋒無法克制自己的不斷索取伸下的人,明明就是另一個自己。
 
  末日微微睜開緊閉的眼,看著狂鋒陷入情慾的模樣,唇角淡淡的勾起,張口,微弱的像是融入在空氣中的聲音。靜等了幾秒,確定狂鋒並沒有聽到剛才的那句話,微微斂下的眼簾遮蓋住了失落的哀傷,手臂更加使力的攬住了狂鋒的肩頸。
 
 
  只有此刻,他才能擁有對方。
 
  當完結之時,對方依舊是雷文‧狂鋒武者。
 
  卻不是屬於他的狂鋒。
 
 
 
 
  『狂鋒,你愛我嗎?』
 
 
 
 
***
 
  現在,延續昨天的場景,末日一臉陰沉的站在愛莎的房子門口,奇異的納斯德左手上拿著一個很不符合身分的東西,一個裹著白色包裝紙並繫上一條紅色緞帶的小盒子。
 
  所以現在該怎麼辦?照愛莎他們所說的拿去送給狂鋒?不對不對,為什麼他一定要送給狂鋒?那個根本就不管別人意願又惡劣到極點根本就是個超級大混蛋的傢伙憑什麼要送給他啊!可是…可是…
  或許趁這次機會把話說清楚講明白比較好,他不想在這樣不明不白的獨自在家,等待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回來的人。
  露出無奈的笑容,末日輕嘆一口氣,朝向狂鋒目前最有可能所在的地方走去。
 
 
  「去哪了…」到狂鋒的辦公室找人卻撲了個空,又去了一趟騎領的辦公室卻得到不知道的回應,只好在城堡內四處走動找人,反正城堡內的士兵都認識他,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大家看到他都好像是看到什麼危險物品一樣的快速閃避…
  晃了快一圈,末日還是沒找到狂鋒,有點沮喪的抿著嘴,經過一個轉角的同時看到了眼熟的背影。
 
  找到了……誰?
  本來露出欣喜的眼中隨即被疑惑取代,狂鋒背對著他,而對面正站著一名女性,長得很可愛,服裝樣式很像之前去騎領辦公室時看到拿著一疊公文送給騎領的人的穿著,所以是城堡內的人?
 
  在…說什麼?
 
  從他的視線只能看到對方滿臉通紅的害羞表情,然後…然後…
 
  啪嘶。
  末日捏爛了手上拿著的盒子,那是跟愛莎一起做的,要送給狂鋒的巧克力。
  楞楞地看著那名女性撲進狂鋒的懷裡,手臂攬上狂鋒的背,那是他昨晚也曾做過的動作,不是…只有他能做的動作?
 
  似乎,有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響起。
 
  「末日」一隻手拍上了末日的肩,瞬間驚嚇到的末日鬆開了手,被捏爛的盒子落在了地上。
  「怎、怎麼了?」是騎領,對方有點訝異的看著難得會被嚇到的末日。
  「沒有。」沙啞著,連他自己都聽不下去的聲音。「有事?」
  「伊芙說要請你過去她那邊一趟,好像是例行檢查。」
  「……我馬上過去。」轉身,沒去回答騎領關心的詢問,只是頭也不回的離去。
 
  不想在待在這裡,不想在看到那些,不想去了解事情始末,不想知道…
 
 
  原來一切都是他自作多情。
 
 
***
 
  「好久不見~」蕾娜.守護者張開手用力的把符文抱進懷中,雖然紅髮少年很開心見到許久未見得姊姊,但……
 
  「蕾娜姊,臭小鬼快窒息了。」
  「啊啊,抱歉,艾索德。」
  「沒、沒關係。」人在失去空氣時才會了解空氣的可貴。
  「最近好嗎?」一邊寒暄著,守護四處張望的找尋某人,「雷文不在嗎?」
 
  「雷文哥啊,恐怕現在…」虛無笑的很…惡魔。
 
  「什麼啊…」符文抖了抖,虛無現在的表情超級像剛才拿辣椒巧克力給他時的樣子。虧他還以為虛無總算有點女孩子了,結果居然……符文在心中默默哭泣著。
  「不在啊…我還準備禮物要給他說…」長長的尖耳下垂著,表示主人心中的遺憾。
  「……」符文跟虛無默默的回頭看了一下守護準備的禮物,然後非常一致的轉頭回來,『好險雷文哥現在不在。』他們第一次知道原來厄泰拉西亞可以當做花送人。
 
  「守護姊,好久不見。」聽到聲音,三個人同時轉頭,看到的是騎領帶著元素、風行跟狂鋒走過來。
  「好久不見~最近過的如何?」準備再一次上演剛才的熊抱畫面時馬上被騎領阻止了,「我想就不用擁抱了…」汗顏,該說不愧同樣是蕾娜姊嗎?其實剛才騎領才接受過符文享受過的待遇,只是對象換成了風行罷了。
  「狂鋒哥,只有你一個人?」虛無疑惑的詢問,剛才分別前才又提醒了末日哥一次,總不可能過不到幾小時就忘記了吧,如果末日不敢送出去就另當別論了。
 
  「嗯。」
  「末日哥沒有去找你啊?」
  「沒有。」
  「怪了。」
  「怎麼?」
 
  食指伸出放在唇邊,虛無正在考慮是要幫末日說出去還是讓狂鋒慢慢等。
 
  「末日哥去厄泰拉島了吧。」
  「疑!」眾人齊齊回頭看向發話來源的騎領。
  「剛、剛才收到伊芙的消息,說、說要去做例行檢查。」被六雙眼睛盯著看,騎領滿頭黑線的解釋。
「啊~那不就剛好錯過了。」守護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必定可以秒殺一票男性,但不包括現在的幾人。「這拔下來過不了幾天就死了。」淚光閃閃的看向……據說是要當做情人節禮物送給末日的厄泰拉西亞。
 
  就在閒聊同時,一名士兵朝向這邊跑過來,「領主大人。」
 
  「怎麼了?」
  「剛才在您的辦公室門外撿到這個。」伸出手,捧在手上的是…拉比!
  「謝謝,給我就好了,你回去吧。」
  「是。」
 
  「拉比怎麼跑來這…哇!」本來安靜的像個普通機械的拉比突然間飄起來,小小的眼放出一閃一閃的光芒。
  「錄音模式?」風行看到拉比的變化隨即想到以前伊芙有給他們看過的一項功能就是這個,可以錄下聲音、影像。
  眾人疑惑的表情在聽到從拉比傳出來的伊芙的話後,紛紛變成嚴肅的模樣。
 
 
  『末日失控,速來。』
 
 
=續=
 
 
後記:
自從上一篇給了一點肉肉出來後…大家重點都放在浴室是怎麼回事ADA!
不過這篇還是…這樣W(欸)友人幫忙排版後剩下這樣的東西OAO~不知道有沒有破巴哈尺度就是了。不過剩下就沒肉肉了,吃太多不好唷A_A+
 
接下來是末日叔叔暴走片段w現在卡文在打架片段orz
其實作者在構想打架片段時曾經想到下面的蠢畫面>>
 
末日一邊將隨手取的的任何東西通通往狂鋒丟過去,眼眶含淚一邊大喊:「你這個負心漢!!!!」
於是眾人囧了,紛紛轉頭看向被叫做負心漢的某人……
 
於是沒有了ODO!不過這只是惡搞不可能寫出來啦…雖然我超想這樣一筆帶過。
 
再來,因為上一篇似乎有……很多壞孩子說想要後續ADA
但不知道艾爾版底線在哪邊,所以我把連結丟到小屋去,要看消音片段的自己去找吧W
 
以上,今天更新到此為止。
板務人員:

3377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