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8
GP 120

【其他】羈絆 - o7

樓主 戚〃 empty0112
我們回家好嗎?
 
 
異常龐大的能量散成細沙般的微粒撞擊在臉與手臂上,即使間隔著耐打擊的厚重金屬牆壁,波動卻一步步逼近蕾娜的感知範圍裡。
而這個波動...
『伊芙...』她確認似的轉頭,白手帕被一片片血花染得殷紅。
恐懼不安凝結。
以經到達可以延緩的極限了。
蕾娜轉動僵硬的脖子掃視整個戰場,眼淚不由自主滴落,被銀彈穿過的左肩再提不起弓,但事實上也並沒有任何必要,以往被擦得光亮的弓此刻躺在腳邊,弓弦在戰鬥中綻成一縷縷銀絲,弓身面目全非。
繼紫髮少女以後,艾索德也在抽乾最後一點力氣施放赤色的紅蓮後倒下,數片由金色符文勾勒出的劍氣自圓中心伸展開來,在不斷加速旋轉下讓大多數納斯德消逝殆盡,卻也讓自身的體能達到上限,蒼白著一張臉他連任何逞強的話都說不出口。
在止痛劑消散後愛莎恢復意識,然而少了魔法作為中距離的掃蕩作業加上行動上不便,不想承認的是在昏迷期間她確實打亂了整個作戰節奏。
在後方支援與持續進行解碼作業的伊芙比起其他夥伴算是傷勢最輕的,然而這並不代表她僅剩的餘力能夠庇護四人下一波襲擊,納斯德人無差別的攻擊下她雖及時破解防衛系統,但地板上散落的彈核與利刃中灑下擬真的血跡,卻也證實這殘酷的事實。
 
接不下下一次攻擊的事實。
 
『雷文的波動。』將話接下,原本短暫放鬆的肩膀緊繃。
是雷文,這樣與她相近的波動她再清楚不過,
而一份不知從何而來的恐懼卻自牆後的波動源頭襲上心頭,
這份波動好像多了些什麼。
一些不屬於任何人類的什麼。
蹙緊秀眉,她護緊身邊的三人低喃。
『...要來了!』
鋼硬的金屬牆在一瞬間被暴躁襲來的熱風中炸個粉碎,轟隆隆的巨響,在刺鼻煙硝瀰漫中將身邊納斯德人的殘骸吹得四散,撞上金屬面板或在哭嚎的空氣中碎散,不亞於利刃的焚風割開空氣劃破皮膚,灼熱火星在四周飛揚。
Seven burst...
不會錯的,那個架勢、那種撞擊的力量的的確確來自強化的納斯德爪,由手臂裡複雜機構所噴發出的火焰,在暗黑克勞爾號上讓四人吃盡苦頭的能量她不會認錯,然而這股強大到顯得異常的爆炸威力卻讓蕾娜感到陌生。
讓人陌生的還有自煙硝帷幕中逐漸清晰的人影。
是雷文。
卻也不是。
 
黑髮中同樣挑染出銀白色澤在煙霧瀰漫下清晰,略長的髮絲交錯間那道熟悉的疤痕掠過左邊臉頰,比膚色更深的褐色像懺悔的告解烙印。
他是那樣的與她記憶裡的雷文分毫不差,然而那雙黑髮掩不住的茶金色眼眸裡流動的不是往日的溫柔或其他,而是殺謬流竄。
心臟懸空,她記得那股只願意為殺而存在著的眼神,那是他們出次見面而他那時候還──
思緒被中斷,雷文自毀壞的窟窿中一躍而起,納斯德左手在異常力量增幅下變得血紅,蓄積起白熱掃過四周,彷彿是要宣誓那股不知從何而來的能量般,憑空出現的黝黑色刀械停滯於四面八方而後尖銳地俯衝而下,一點猶豫也沒有地劃出銀白色軌道,而目標正對著無力移動的愛莎──
黑槍在落地後瞬間自接處面炸開來,頓時火光肆虐,將四周摧毀殆盡。
『愛莎──』
煙硝散去的那一刻眼前浮現她這輩子怎麼也不要看到的,艾索德在火槍落下的一剎那持劍倔強扛下所有攻勢,巨劍在爆炸威力中自中斷成兩截,即便沒有正面承受,他卻再站不起身。
『笨、笨蛋...誰、要你多管閒事?喂、艾索德...』失焦的紫眸逐漸堆積淚水,愛莎手忙腳亂拍開落下的殘骸,吃力移向人影。
『妳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我們都、會很傷腦筋啊...』一笑,紅髮青年失去意識。
『雷文,為什麼...為什麼...』擠不出任何字句,她雙腿發軟,只能不住重複斷斷續續的單字,而有著雷文樣貌的意識卻在此刻趨動著嘴角笑了開。
狂喜。
猶如嬉笑著這部鬧劇,隨著笑聲纏繞,另一帶著機械般了無生氣的語音自納斯德手臂竄出而後重疊合一。
肩膀抖動。
 
『它早就知道了,今天的突襲,它早就知道並且做好準備。』
橘與黑交錯成型的手臂上,硬生生嵌入一枚鮮紅色半圓,所有線路至今改變依附方向,自半圓中逐漸分支出纏繞至頸間,隨脈動將紅光不斷不斷注入手臂。
『而這股力量、太過龐大...過快的自行竄改程式與雷文自身產生、強烈排、斥力量,再這樣下去怕是終將要把雷、文的意識抹煞。』伊芙一手撐地坐起,大量能源自被撞擊開來的殼身流逝。
 
抹煞。
雷文、會被抹煞掉...
她腦中一片空白。
 
『現在唯一、的辦法、去、破壞核心、操縱的、破壞、要...快...』無法接續下去的單音湊何成奇怪的片段,將話梗在嘴邊,王女在下秒便再無動彈過。
勢必不能再要同伴支援破壞核心,無數個相遇的片段在腦海中猶如跑馬燈般稍縱即逝。
雷文,你會希望我這麼做嗎?你會嗎?
然後她做了決定。
『愛莎,還有力氣發動空間移動嗎?』
不可以。
『有是有...可是、』
她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帶艾索德和伊芙離開,可以答應我嗎?』
『蕾娜姊...那妳...』
『我要留下來。』她彎腰拾起殘破的弓,重新拉上銀弦。
這是她的決定。
『...不可以!這樣連蕾娜姊都、都會──』會死掉。
會死掉。
『雷文他,現在一定也在努力抵抗核心的控制,他不會甘願自己就這樣被吞噬的。所以我不想放棄,也不會放棄,一定還有辦法,一定還...』像是解釋著,也像是正為失控的雷文辯解,更像是自我催眠。
 
很想在見到他啊...
一次也好...那個背影、那雙眼、還有她愛上他的原因。
很想再見到他。
很想很想。
滴答。
她注意到雷文的眼角有一顆晶瑩淚珠,而淚珠正匯聚成一道淚痕一點一滴的滑落,滴入斷垣殘壁中。
『雷文他一定也很努力想要脫離控制吧,所以一定還來得及...至少、我是這麼相信的。』
『就算希望渺茫成這樣,我也想要努力一次看看。』她回頭朝著愛莎堅定一笑。
『...我知道了。』愛莎揮動魔杖催動魔力,而後三人迅速消失在燦金的光圈裡。
 
雷文身後一把把金屬黑槍在增幅下紅的要滴出血來,在非意識侵襲下納斯德手臂一揮,黑槍倐的尖嘯著落地而後爆炸,血濺開。
她其實沒多大把握可以在短時間內箝制失控的雷文,她很清楚光憑她的力量根本難以接近力量被增幅得非人的他,她甚至對該如何破壞操縱的核心沒有任何頭緒。
可是,可是...
『雷文,你知道嗎?』無數個記憶片段轉動。
妳也喜歡螢火蟲?
『其實這些話本來是想要等這些都結束的時候,我可以鼓起勇氣這麼對你說的。』
雪莉她、也很喜歡螢火蟲...
『我、一直都...一直都很喜歡你,無論是那時候,或是現在這樣,都是。』她自地面的瓦礫中翻出布滿裂紋的銀色匕首和幾支完好的箭矢。
『我一直都很膽小,直到這個時候,在你都不是你的時候才有力氣對你說的...』
這樣,我的罪孽也可以就此得到救贖嗎...?
會的,一定會吧。
『這會是最後一次見到你嗎?這會是我最後一次和你說話嗎?我還會有機會,再看到你笑嗎?雷文...』嘴角揚起一抹苦笑,她撐起彎弓將灌滿自然之力而轉為翠綠色的箭搭上銀弦,拉緊,拉緊,再拉滿,左肩的重傷一陣陣劇烈抗議,血順著手臂彎出一條曲折紅線,自銀色的弓弦上點點滴落。她將銀弦放開,箭自銀線上彈出,銀色箭頭銳利劃開凝結的空氣,伴隨著倏的聲音切開濃重煙霧。在箭離開弓的一剎那,蕾娜將承受不住後作力而斷開的弓丟開,緊接在箭發後,她也自地面瞬間離地。
充血的瞳孔一個緊縮,眼見迅雷不及掩耳的箭矢朝自己射來,他一雙鷹眼眨也不眨地抽手拍開箭矢,銀箭在與金屬擦出金亮火光後無力地掉落。
下一秒,運用閃避造成的微渺空檔,蕾娜像陣風般衝入他懷中。
她本來就沒有打算要讓這支箭瞄準雷文,只要能夠支開致命的那隻手臂,她就有機會拉近兩人的差距。
然而抽出匕首的同時,她並沒有注意到他微瞇起的細眼和嘴角勾起的一抹連他自己都不認得的邪笑。
得逞般的笑。
和他身後早騰空著張牙舞爪的一把閃著殘暴光芒的黑槍。
 
接下來的一切像是慢動作一般。
兩人身影相互交錯,黑槍毫不掩飾力量地強襲刺入她柔軟的腹部,然後貫穿。
劇烈痛楚一瞬間自身體深處排山倒海的炸裂開來,猩紅色的溫熱像是找到出口般湧出,飛濺上他的臉。
『...好痛...』喉嚨裡猩甜充斥,銀白的短匕首此刻被握在雪白手心中,而刀刃地深深沒入紅色半圓,順著刺入的部位,細碎裂痕正一點一點伸展開來,電光碰撞發出嗤嗤聲響。
她顫抖的手再握不住匕首而無力垂下。
她仰起蒼白的臉對上他失焦的茶金色雙眼。
輕微的,她好像自他的左胸口聽到什麼東西瞬間崩解的聲音。
銀鈴般的,瓦解。
無神雙眼漸漸變得澄清。
但成功與否她都再沒力氣確認。
 
『雷文...』嘴唇輕啟,她用右手撥開他零亂的髮絲。
血一串串順著傷口在腳邊滴成水漥。
『我們、回家...回家好嗎?回家好不好...我...』意識變得模糊起來,她感覺雷文全身顫抖地擁她入懷。
好溫暖、好溫暖,
可是這一切是否都來得太晚了呢?
無論是這個擁抱或其他。
『妳、為什麼、為什麼...!』心揪痛,他只能緊緊抱住此刻呼吸微弱的她。
『不、不是你的錯...』她勉為其難用右手抹去他的眼淚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他不斷道歉,手忙腳亂在她傷口上施壓,卻徒勞無功。
『雷文、我好想再跟你去...去、看螢火蟲...然後...我...』鮮血止不住的自她嘴角流洩。
她漸漸看不清楚他的臉。
然後迷濛間她看見愛莎自金色光圈裡朝她飛奔而來,尖叫或呼喊...聲音卻像隔著什麼般她一個字都聽不見了。
而後隨著漸小的話語墮入漫無邊際的黑暗。
 
 
 
後記:
耶屎 本章快樂突破3500字(灑花花)
實不相瞞,在斷斷續續補滿這坑的時候不斷出現無法理解的瓶頸,無論是打鬥畫面或是人物揣摩感覺都不若往常順暢。我想除了表達能力的不足,填新坑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兩個坑裡重疊的職業與人物性格偏差等等需要重新塑造設定以外,兩個故事的不同取向因而必須不斷作切換這點也讓羈絆遲遲無法延續下去,但是第七章依然以我認為最好的姿態呈現了,這都要感謝不停催稿給我動力的你們,我認為如果少了讀者的支持催稿,這個故事可能就在命運構思完大鋼後就腰斬了也說不定。
並不是因為喜新厭舊而變得不再喜歡這個故事了,相反的,比起命運,羈絆應該是更貼近我心境的故事吧,就是如此感同身受才無法以旁觀中立的角色完美詮釋,或許也是自我保護的心態使然,讓再次從序章翻閱至本篇的敝人我百感交集。接著下來就是最後一章了吧,想到這裡心中就莫名的激動也膽怯,終於這個故事就快要不再屬於我了吧。依然謝謝大家看到這裡,以上是麥麥兒的感性時間  XD 以上!
另外,經歷了難產的第七章,我應該可以很順利的寫完老早就腦補完成的尾聲,不過尚未熟知敝人惰性的各位,這一切當然又是一張空頭支票啦哇哈哈 以下仍然開放催稿與喇賽,對劇情發展有任何不滿也拜託不要打臉好嗎我是靠臉吃飯唔唔唔 ── (核爆)
 
板務人員:

3378 筆精華,02/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