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6
GP 10

【其他】羈絆 -o2

樓主 戚〃 empty0112
讓我寄放著好嗎?
                    收了眼淚卻怎麼也收不回的感情。
                                             
『──死小鬼你幹什麼滾啦你!』
『搞清楚狀況放下那把菜刀妳給我慢著──』
『...啊、要爆炸囉。』
『咦?!』
森林的出口不遠處能清楚看見一棟以深淺不一的木板打造成的小屋,
雖然是村莊裡隨處可見的木屋型態,
但依然不難看出建築者想詮釋出的「親人」的意味
不起眼卻溫馨的存在。
 
以深咖啡色構成的尖形屋頂上,煙囪此刻正冒著與正常木屋相異的詭異灰煙,
而煙霧瀰漫裡混雜著咳嗽與幼稚鬥嘴的聲音。
『唔,晚安。』
從容得好像旁觀者似的,納斯德王女推開窗門以慢半拍的優雅姿態灰頭土臉的向蕾娜與雷文打招呼。
能源爐過熱停滯的魔比與拉比咚咚咚的從半毀的階梯滾落。
 
『欸、我說你們呐...』笑容滿面的蕾娜將左右手分別搭上衣衫破爛的爆破來源,
指節掐入。
『蕾娜姊姊晚晚晚安...』充滿默契的轉頭,愛莎與艾索德同時對上笑得燦爛的蕾娜。
毛骨悚然毛骨悚然。
『天氣這麼好,很適合指關節活動哦?』掐深、掐深。
『這是這個禮拜第幾次了不要我說半個小時以後我要看到廚房一點灰塵都沒有!』
伊芙坐在不知何時出現的精緻單人沙發上邊喝著茶邊順手按下拉比的鬧鐘開關。
 
將速度發揮到極致以異常的體能重整木屋,
艾索德與愛莎戰戰兢兢地站在檢視爆炸遺留唯一證據的蕾娜身邊,
嘆了口氣,蕾娜將稍大的木板暫時擋住牆上的爆破痕跡,
回頭向雷文以眼神無聲的道歉並且拜託。
雷文望望一目了然的廚房內部,餐桌依然有無法抹滅掉的黑色紋路宣告著爆破的事實。
他走入屋內稍微墊了腳將櫃子上的工具箱子拿下,
彈走在爆炸時沾染在箱上的碎肉屑。
『...唉。』
對上爆破的兩位主謀臉上淚眼汪汪的懇求的意味,他認命地咬起釘子手夾木板,
準備彌補兩人開的天窗。
『...辛苦了。』
伊芙動手拆開魔比時頭也不抬的說。
 
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似的。
她很清楚自己無法介入他的世界,
也許有些自私但是她想要他偶爾,
偶爾就好,能正視她說也說不出口的感情。
看著雷文面露無奈的掃視牆上的破洞思考該怎麼下手的同時,
她這麼想著。
搖搖頭,蕾娜繫上圍裙走入廚房。
 
『大部分的食材被爆破的威力炸得灰都不剩了嗎...』
蕾娜在櫥櫃裡翻找能湊合成晚餐的食物。
半晌,她苦笑的對餓得沒力氣吵嘴的艾索德與愛莎宣告今晚只剩下寒酸的馬鈴薯沙拉。
『咦...』兩人的哀號聲令她皺皺眉,
堆起笑容她示意兩人識相的話是該閉嘴的。
『哦,好強大的電波。』伊芙瞥向忍笑的蕾娜,喀恰一聲俐落的蓋上魔比的機殼。
叩咚、叩咚。
屋外將釘子釘入木板間的規律敲打持續,
原來趴在木紋餐桌上無精打采的愛莎眼睛一亮,
隨著與一旁的艾索德窸窸窣窣的對話聲,愛莎賊笑著走進專心將芹菜解體的蕾娜,
『蕾娜姊今晚跟誰賞夜螢去了?』
圍裙細帶繞成的蝴蝶結明顯的隨肩顫抖,
不過那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注意到的也只有感應著微弱生命波動的王女而已。
『愛莎...』
 
『我去摘花了呀。』
本想化解尷尬的伊芙略顯訝異的挑眉,隨即低頭繼續品茗。
『咦?』答案不如預料的愛莎與一邊看好戲的艾索德不約而同的咦了一聲,
『野薑花開得很漂亮吧,這個季節很適合吃野薑花餅不是嗎?』
蕾娜笑著將砧板上的馬鈴薯撥進透明大碗裡,轉頭支解洋蔥。
『這麼說也是,啊、笨蛋你的手很髒快把手給我拿開!』
注意力被艾索德正要伸往碗裡沙拉醬的手轉移,愛莎一把拍開他準備襲擊沙拉的手。
『嘖矮冬瓜妳好吵哦...唔這個好!』
『你叫誰矮冬瓜!』
『不就是妳嗎?』
『你!』
面無表情的看著準備抄傢伙的兩人,伊芙抱起自己的那份沙拉準備遠離戰場。
 
『住手你們...唔!』從好不容易補了一半的牆外探頭,
雷文險些被劍拔弩張的兩人毀屋的預兆給嚇的失神,
鐵鎚沒對準釘子卻砸上他的手。
一把閃寒光的菜刀飛過兩人,巧妙的嵌入木桌。
『不可以唷?』
『是、是...』
手上欲結起的實體化冰霜被愛莎捏碎強行泡入柳丁汁中。
滿意的拔起菜刀,蕾娜轉身。
艾索德默默的找了一張桌巾蓋上菜刀的刻痕。
『很和諧嘛。』伊芙又倒了杯茶。
 
笑容在持續小小生鬥嘴的背後剝離,
蕾娜撫過笑容僵硬的臉龐,
我果然還是無法釋懷。
她切開洋蔥。
蕾娜低頭藉由洋蔥刺激的氣味任淚水滑落。
 
 
後記:
依然很爆字的這一章節,而爆字的還有我停不下來的感想(艮)
原來這一章預定就會開始發雷文雞腿便當的,
不過沒關係吧?他也已經被發配去整修木屋了啊?
整章的台詞我沒記錯的話只有唉住手你們唔了啊咦咦咦──(核爆)
兩人鬥嘴的對話比雷文的心思還難揣摩,
像海底沙一樣摸不著邊又老是撈錯(抖)
我以為可以在這上面發展出歡笑(你們的)與淚水(主角們的),
我想也許是因為我很成熟...吧
還是不要騙自己了講到後來我都心虛了起來。
愛莎跟艾索德對我來說是既可愛又可惡的存在,
啾。
王女請用我的杯子喝茶好嗎?
這篇寫到小木屋裡的日常光景,除了鬥嘴與偶爾的爆破,
我想詮釋的是家人的瘟猩...啊,錯字。
不過就這麼溫馨到結局去真的可以嗎...
另外紳士的show time我在生了,
我很加油了真的。
寫這篇的時候我很分心,
Word的視窗被縮小,伴我左右的是狄大發表的相依相存,
我發覺我被腐化得很快樂。
哦哦雷文請來我的房間換個電燈泡吧?
不這麼做的話劇情要全新走向了喔?
我用人格發誓我什麼都不會做的哦(眼神飄移)
 
板務人員:

3377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