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0
GP 472

【艾X伊 向】 那一日,妳的笑顏 (下)

樓主 幻影sa atsalf2
昏暗的巨大空間中,僅有數根殘存的燈管發出光芒。
微弱地照著在經過激烈的戰鬥之後,已不復平坦的地面和牆壁。
四周只有偶爾因電路短路而發出的滋滋聲,沒有其他的聲音。
我抱著膝蓋,坐在地上的陰影處。
看著眼前殘破的景象。
 
巨大的納斯德兵器,失去動力後坐倒在空間的一角。
雖然有些改變,基本的外貌還是和當時甦醒時看到的相同。
……也同樣是傷痕累累的毀損狀態。
「結果、結果還是……」
還是和以前一樣。
一樣是,四周只剩下納斯德的殘骸。
一樣是,和巨大納斯德兵器一體化的核心,被摧毀的模樣。
一樣是,只剩我孤單地一個人活在世界上。
 
我不知道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如同那些自稱艾爾搜查隊的人所說的,在來到這裡的路上,倒臥著一大堆武裝的納斯德。
這些納斯德安裝上沒有高級的思考迴路,僅能服從簡單的命令。
就像是那些貪婪的人類所想要創造的,用完即拋的道具-而且是作為破壞殺戮用途的兵器。
和我期待的結果完全不同。
「為什麼……會這樣子……」
喉頭發出的小小聲音,得不到任何回應,迅速地消散在四周漆黑的廢墟中。
雖然想調查看看,面對接近完全毀損的核心,應該也無法得到什麼有用的資訊。
……不,就算能夠調查,現在也沒用了……
 
「明明只是希望、只是希望……」
只是希望,能夠重新製造出其他納斯德的。
只是希望,能再度和其他同胞在一起生活著。
只是希望,不要再自己個一個人,渡過無數漫長的夜晚的。
……我的願望……應該沒有不可行的部份……
但是,做了總總的努力,最後的結果居然是這樣子。
在漫長到數不清的孤寂的日子中,獨自努力修復核心,所創造出來的納斯德……最後居然自己發動了戰爭,導致自我毀滅的命運。
簡直就像是我親手毀滅了自己所創造出來的納斯德一樣。
 
是核心在我沉睡的時候,系統上出現了什麼問題。
還是我太過愚蠢,抱持著過份的奢求所得到的懲罰呢?
我不知道……
就連為什麼我現在會有這些想法和感覺也不知道。
納斯德雖然需要讓身體零件休息,可是並不會感覺到疲累。
但現在的我,卻有種莫名的疲倦感,不想再動了。
同樣地,應該沒有安裝感情迴路的我。
現在動力爐中卻有種無法解釋,像是受傷般的疼痛;眼角開始莫名地溼潤,邏輯系統也無法下達正確的命令。
無法理解……
我將頭埋進手裡。
……什麼都不想做了,就這樣待在這裡……
 
打破一切沈靜的,先是雜亂的步伐聲。
「喂,找到妳了!」
……是那個野蠻的紅髮少年的聲音。
 
 
*    *    *
 
 
「唉……真不知道她跑到哪裡去了……」
被雷文哥從剛剛的房間拉出來,和他並肩而走的我,嘗試說些什麼打破沉默。
「嗯……」
不過還是只得到他空洞的回應,並繼續維持沉默的氣氛。
果然和平常不太一樣啊。
雷文哥平常十分沉著冷靜,有時候也會一人獨處像在想什麼事情。
但我卻很少看到他會這樣有點……該說痛苦嗎?而且煩躁地思考著什麼。
是因為打倒了曾經指使自己侵略人類的納斯德王,開始在思考之後的事情?
還是……跟我一樣在意那名少女的事情?
 
站在我身後,最靠近房間出入口附近的雷文哥,不可能攔不住她的。
他卻跟我一樣沒有伸手阻擋。
是和我一樣,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沒有伸手?還是其他的原因呢?
 
當我邊眺望四周的通道尋找少女孤單的身影,邊胡思亂想時,他說話了。
「艾索,你覺得納斯德是什麼呢?」
「咦?」
突然被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
而且是被正面,以堅定的眼神問了這個問題。
「這個嘛……擁有金屬的身軀,可以靠艾爾結晶作為動力能源運作。」
我開始絞盡腦汁把對納斯德的印象整理成句子。
「除了少部份隊長型的納斯德以外,都只會聽命令行事,沒有思考的能力。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對人類有敵意。
對很多人類村莊發動了攻擊,到處搶奪艾爾結晶,還對雷文哥你進行了那樣的改造,指使你去侵略。
說真的,我不怎麼喜歡納斯德啊。」
回憶起和納斯德的戰鬥……真的很多次都十分驚險。
單純遵從命令,沒有個人想法或思考能力,朝我們發動攻擊。
……甚至連自暴指令都不會感到畏懼,完全就像是工具一樣被使用著……
 
儘管如此,還是有不同的納斯德存在著。
我稍微停頓了一下,用跟剛剛不同的口吻繼續說道。
「可是,剛剛卻遇到了……從休眠倉中甦醒,自稱是納斯德的少女。」
腦海中浮現的,是她臉上,那像是沒有表情的各種表情。
「明明是納斯德,卻能夠進行對話。
突然生氣地打了我一巴掌。
自稱製作出了那些納斯德,卻似乎對這種結果感到困擾。」
說著說著,剛剛被她打的臉頰似乎又感覺有些麻了。
「雖然說話有點不客氣,又會擺架子。
 可是她和我們一樣,覺得這種戰爭是不正確的,不應該發生的。
也許造成這種結果,對她來說也感到十分痛苦。」
我又想起了,當時最後,她臉上的表情。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雷文哥的眼神也有了一絲變化。
「她跟我們之前所遇過的納斯德完全不同,不是那種冷血沒有反應的機器。
自己會思考、擁有情感,簡直跟人類一樣……
讓人會懷疑她真的是納斯德嗎?還是真正的納斯德其實才是那個樣子呢?」
我像是在跟不知道什麼人爭辯一樣,大聲地說著。
「但是我覺得,不管她是不是納斯德,她跟我們一樣,都有『心』啊。
雖然她的表情看起來沒有什麼變化,但是我讀得出來的。
最後她的表情,是一個無助的女孩要哭的樣子啊……」
 
說完最後一句話之後,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沒有拉住她。
一直以來,我都不喜歡看見女生在我面前哭泣。
如果我拉住她,也許……不,她的眼淚肯定會掉出來的。
跟之前有一次,愛莎看到我突然一副快哭了的表情那時一樣,再怎麼樣痛苦也得打起精神強顏歡笑,不會讓她落淚的。
 
「看到那種表情,我就沒拉住她了,雷文哥你也……」
話還沒說完,他就用他的右手摸摸我的頭。
「哼……看來是我自己執著在多餘的事情上了……」
他對我露出苦笑之後,開始以比我快的速度走在我前面。
「什麼啦……」
有種被敷衍過去,當成小孩子看待的感覺。
我也趕忙加快腳步跟上他。
「該憎恨的東西……已經結束了……」
前面似乎傳來雷文哥的喃喃自語,我從後方望向他。
他的表情,已經不像剛剛那樣苦悶了。
 
「那麼,在這邊分開搜尋吧。我往那邊走,你就往核心的方向去吧。」
「嗯。」
我和雷文哥分別走進不同的通道。
雖然要再度獨自一人面對巨大的納斯德王有些畏懼,不過應該已經沒有具攻擊性的納斯德會阻攔我們了。
如果再次見到那名少女,我應該對她說什麼呢?
問她為什麼會生氣地打我一巴掌嗎?
為什麼會製作出這些會攻擊人類的納斯德呢?
是不是對我們摧毀了這些納斯德感到生氣?
還是……問她為什麼會露出那種難過的表情……
 
在我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
那孤單又嬌小的背影出現在昏暗的通道盡頭。
 
我跑了起來,大聲呼喊。
「喂,找到妳了!」
 
 
*    *    *
 
 
我沒有回應那個紅髮少年,維持原樣繼續抱著頭坐著。
「終於找到妳了……」
我沒有抬頭,只是聽著他逐漸接近的腳步聲。
踩在納斯德殘骸上,像是種可以結束一切的腳步聲
 
對於這些人類來說,我所製造出來的納斯德是侵略者、破壞者。
還對他們的同伴進行改造並操控。
納斯德一族大概只會被怨恨吧。
因此製造出他們的我,沒有逃避這些怨恨的理由。
 
我是納斯德的女王……最後一個納斯德……
對同族的復活和種族的興盛……有義務去實現。
……但是現在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麼。
明明經過了這麼長一段時間的辛苦和努力,最後的結果卻是這個樣子。
感覺到很疲倦,已經不想移動身體了,就算那個紅髮少年舉起了劍也一樣。
如果這就是納斯德一族該有的宿命的話,就到此結束吧。
 
「不要一直低著頭啊,我有很多事情想問妳的。」
意外地,紅髮少年只是坐到了我的前面,將那把劍放到了旁邊。
我從縫隙中偷看他的表情。
沒有我預期的憤怒,只有和剛剛一樣的天真面容。
像是什麼都沒在想,卻又像是什麼都已經考慮過了的臉。
「啊……我最不會應付這種沉默的場面了,平常和愛莎吵嘴慣了……」
他有點傷腦筋地抓了抓頭。
「那個啊……這些納斯德是妳製造的嗎?」
我沒有回答他,也不打算回答他。
「這些納斯德啊……只會單純地遵從納斯德王的命令攻擊人類。
 不會思考,沒有自己的意志,純粹作為工具被使用。
為什麼妳會製造出這些東西呢?」
「才不是、才不是『這些東西』呢!」
無法克制地抬起頭回了話。
可是雖然否定了,自己卻是知道的。
……知道他說的是正確的。
這些納斯德根本不能稱為生命,只是跟東西、道具一樣的存在。
 
「我想製造的納斯德……才不是這個樣子呢……
戰爭什麼的……愚蠢……」
說完話之後,我又低下了頭趴在手上。
我所期待的,是具有智慧的納斯德。
會服從我的命令,卻也自己擁有思考的能力。
和我有所互動和交流,不是只是人偶或是工具。
能陪伴著我,不要讓我再像當時獨自渡過漫長的黑夜……
「……但是……一切……都結束了……」
不是對任何人,而是對自己說。
 
「嗯……」
閉上眼睛的黑暗之中,只有紅髮少年的聲音清楚的傳過來。
 
「雖然我是不太清楚你想製造怎麼樣的納斯德啦……
不過造成這樣的結果,似乎不是妳所希望的,我也沒辦法對妳生氣。」
……不知道他想說什麼……
 
「也許反而我才要和妳道歉,雖然沒有其他辦法,但我們還是毀滅了妳們納斯德一族。」
……突然又向我道歉……明明讓我辛苦了這麼久的期待……一瞬間破滅了……
無法就這樣原諒他……可是也無法原諒,也許是造成現在這種狀況的罪魁禍首的自己……
 
「而且啊……
看見妳一個人坐在這裡的身影,感覺很孤單寂寞的樣子。」
……寂寞什麼的……我才沒有這種感覺呢……一定……沒錯……
但是,無論如何……自己一個人活在世界上……是很痛苦的一件事……
也許……真的有那麼一點點……只有一點點……
 
「總覺得不能放著不管啊……」
……不知道他把身為納斯德女王的我當成什麼了……
可是……以人類,還是個野蠻人來說,他的話……感覺很溫柔……
 
接著,紅髮少年說了一句非理性的話。
「那麼,我來做妳的朋友吧。」
 
「什……」
我不自覺抬起頭看著他。
他直視著我的紅色眼睛中,沒有虛假,單純像是閃耀的寶石一樣。
「如果妳覺得寂寞的話,就由我陪著妳,當妳的朋友。
 不用再自己一個人承擔所有事情,不用再自己一個人肩負所有的痛苦。
只要和大家在一起的話,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一定能快快樂樂的渡過的。
所以,不要再露出那種臉了。」
他向我伸出了手。
 
思考和邏輯迴路瞬間陷入了混亂。
為什麼他會說出這種話,還有為什麼我會有這些反應,都無法理解。
「笨……」
「你你你這個笨蛋,你在說什麼啊?」
突然傳來那個紫髮少女的大吼,打斷我也不知道想說什麼的話。
轉頭過去,發現她正氣喘吁吁地站在剛剛通道的入口中央。
而且不只是她,剛剛的妖精還有那名有著納斯德手臂的男子也跟在後面。
「喝啊啊~~~」
「啊,大家……噗啊啊……」
紫髮少女以驚人的氣勢衝過來,狠狠敲了紅髮少年一杖後,又抓住他的衣領。
「等、等等……妳幹麼啊?」
「你、你居然就這樣對一個還不清楚來歷的女孩子說這種話……」
「什麼話啊……就是要跟她作朋友而已啊……咳啊啊……」
 
哼……我、我才沒有說過需要人類的朋友。
更、更不需要拿著刀胡亂揮舞……的野蠻人做朋友……
應該是這樣沒錯……可是……
自己的腳,沒有辦法移動。
自己的目光,沒有辦法從那名紅髮少年的臉上移開。
為什麼會……這樣子呢……
 
「啊,等等。」
正在和紫髮少女吵架的他,突然地把手伸了過來。
像是發現我想跑掉的意圖一樣,強而有力地握住了我的手。
「這次不會再讓妳跑掉的……」
他直直地看著我。
「如果妳又再跑掉的話,一定又會像剛剛那樣子哭泣的……
我不想要,再看到妳哭泣的樣子了。」
堅定無虛假的想法,透過他的手傳達了過來。
 
「你、你……說哭什麼、哭什麼的,納斯德才不會呢……」
明明是這樣說的。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視野有點模糊,好像有什麼東西擋在眼前。
但是就算是這樣,還是能看清楚眼前的人們。
紅髮少年露出困擾的表情,不知所措地看著一旁臉頰微紅鼓起來的紫髮少女。
後面的妖精女子臉上似乎露出滿意的笑容,看著我們。
黑髮男子也不復流露剛剛那種刺人的氣息,停下腳步靠著牆壁,露出淺淺的笑容。
 
這就是……朋友嗎?
 
喉嚨發不太出聲音,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
不過,似乎也不需要言語了……
……我回握住那雙手。
握緊那雙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很溫暖的手。
彷彿能拭去那個雨天,所殘留下的冰冷。
 
 
*    *    *
 
 
如果哪天有這個機會……
如果哪天我終於能夠說得出口的話……
我一定要認真地,當面跟那名紅髮少年說……
 
你說的那句……要當我朋友的話……謝謝……
 
 
 
Fin.
   
板務人員:

3377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