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4
GP 702

【長篇小說】Raven。章十九。

樓主 弒約 ibmse16
很極限的在今天結束之前寫完了。
 
  ※這與正文無關。
  ※這根本沒有聖誕氣氛。
  ※這裡的每個人多少都有點崩壞。
 
  以下

聖誕節賀文
 
  關於佈置客廳這樣的活動,我記得自己在不久前就有做過一次。雖然當時之所以那麼做的原因與現在不同,但感覺上是差不多的。
  總之,目前的我們正在將彩帶、彩球,還有數串閃爍著各色光芒的迷你燈泡掛在牆上與樹上。而那棵樹是棵約三公尺高的松樹。至於為什麼這樣的一棵樹會出現在屋內……不曉得。我不清楚。
 
  「現在,我們有兩個選擇。」蕾娜她突然對我們說,並順手將一套紅色服裝攤開。只見那套紅衣的衣領、袖口,以及衣擺均有著一圈白色絨毛,則除此之外別沒有其他裝飾。「第一,換上這套聖誕裝。第二,穿平常的職業制服就好。為了講求一致性與民主的緣故,我們現在開始投票。首先,我個人支持大家穿聖誕裝。」
 
  「……職業制服就好。」
 
  「雷文,你真的很沒有過節氣氛耶。」
 
  「哎、我也想要穿聖誕裝!」艾索德他揮揮手,隨後踩上木椅,把一顆手掌大的金色星星放上樹頂。
 
  「我也穿穿看好了。反正難得過節嘛!那,伊芙妳呢?」愛莎她問道,而伊芙只是淡淡的回了句無所謂。「喔。那這樣也算是四票……」
 
  結果事情就這麼定案了,可我突然有種自己其實沒必要參與投票的感覺。順帶一提,衣領上的白色絨毛搔得我脖子有點癢。然後,蕾娜接著又拿出了與衣服成套的帽子要我們戴上。
 
  「戴一下也不會怎麼樣,別一臉不甘願啦。」說完她便將帽子強制塞給我。「話說回來,等一下說不定會很熱鬧喔。」
 
  「怎麼說?」
 
  「因為等一下也會有人來呀!上次那些人!」艾索德告訴我。「這樣這裡就會有整整十個……喔,不對,加上歐貝倫跟歐貝莉亞的話是十二個人。」
 
  「那兩個也算是、也對啦。」愛莎改口。「要不然伊芙也不算了。不過如果真的要細分的話,那應該是四個納斯德、八個人吧?」
 
  「我是精靈喔。」
 
  「咦、對吼。那改成四個納斯德、兩個精靈、六個人好了。」
 
  「不對不對。嚴格來說應該是五個納斯德、兩個精靈,還有五個人吧。」
 
  「等一下。」聽到這裡,我才開口。「那五個人是指哪五個?」還有,為什麼納斯德會多出一個來?
 
  「就、我算兩個。而這傢伙,」她指指艾索德。「也算兩個。再來雷文哥你的狀況比較特別,一個要算零點五。所以兩個人在一起就剛好是一。至於另一個零點五是分在伊芙那裡,加起來也是一……」
 
  是喔。我看著其他兩人也露出了「的確如此」的表情,只覺心情複雜了起來。
 
 
  「……你這個樣子還挺好笑的。」
 
  「閉嘴。」
 
  我果然還是沒辦法接受這樣的事,且完全不能以習慣、自然的心情去看這跟自己有著相同面貌的人,尤其是他正一臉隨便的晃過我,又用十分輕鬆的語調去與其他人打招呼,再來還很不客氣地直接往沙發上倒,隨後又起身說是要去另一個自己的房間做突襲檢查,便在說完後當場走上樓……給我等一下。
 
  「你拉住我幹麼?」
 
  「……誰准你去了。」
 
  所以我說我真的很不喜歡這傢伙。
 
  「反正你又沒有什見不得光的東西。難不成你會去寫日記、做刺繡?」
 
  「當然不會,只是這和我個人隱私有關。」
 
  「在說看房間嗎?」艾索德他湊上來插話,旁邊還跟著頭髮較長的那一位。「嗯,我好像也沒看過雷文哥的房間耶。」
 
  「我倒是有看過大家的房間喔!不過是用偷溜進去的。」另一個他說。「那其實還挺好玩的耶,特別是遇到有鎖門的。而通常在這種時候,我會到外頭爬樹、或是用其他方法跳上陽台,看一下陽台的鎖有沒有扣上。若是有扣上的話,只要抓著窗框一直搖,基本上都會打開……」
 
  「……你從哪裡學來這種事的?」
 
  「這個嘛、是之前愛莎跟我說的。她就是那種會鎖門又會搞丟鑰匙的人。可是事後仔細想想,她只要用瞬間移動進去就行啦!超好笑的……」
 
  聞言,另一邊的愛莎回嘴。「吵什麼啦!我只是不想凡事都靠魔法好不好。哪像你在外面生個火也要用上你那半調子的魔法!」
 
  「什麼半調子的魔法!你還不是會因為無聊,就把你那隻叫什麼安古的紫色怪蝙蝠抓來打排球!」
 
  「哼、別忘了你那個時候還跟我吵著說也要玩呢!」
 
  「對啦!而且後來還用了十四比一的超高分距離贏過你~」
 
  我看著他們,總覺得對話的方向變得稍微奇怪了些。甚至接下來連我們這裡的艾索德與愛莎也開始一起互相爆料,則後方的兩名蕾娜幾乎在同時間嘆氣。
 
  「難得的節日就不能和平點嗎?」她問。
 
  「在我們那裡,只是鬥嘴就已經算是和平了。」她回答。「絕大部分的狀況是直接打起來。有時候雷文他也會跟著他們一起鬧。」
 
  「我們這的雷文倒是只會在旁邊看戲……」
 
  「只是純粹看戲就很好了。你一定不知道屋頂動不動就被炸掉的心酸吧?」
 
  炸屋頂?
  聽到她們這樣的談話,我下意識的看向我自己。怎知,他也正看著我。
  「你真的會炸……?」
 
  「別聽她胡說八道。」
 
  「我沒有胡說。」她認真的表示,接著指指旁邊的伊芙、那位創造者。「要知道,伊芙的拉比裡還存有著些現場影像呢。話說,我記得每次只要屋頂被掀了,好像都是歐貝倫負責去修……」
 
  「那個影像,我等等能借來看看嗎?」
 
  「喂、你討打啊?」
 
  「嘿,別說什麼打不打的啦。」這裡的蕾娜再度開口。「今天應該是個和平的日子才對,我能不能請你們心平氣和些?」
 
  「我一直都是很冷靜的。」
 
  「是喔。那怎麼我上次在競技場拉住你的大衣向後拖時,你可表現得一點都不冷靜啊?」
 
  「衝著你這句話與你當時的舉動,我決定判你這傢伙死刑。」
 
  「……我越來越想把你們兩個丟出去了。」蕾娜她扶額,另一邊的則是淺笑。「嗯,目前外面在下雪吧?剛好是個讓人可以吹冷風的好天氣。」
 
  「那樣,會凍傷的。」伊芙猛然出聲表示,則那創造者跟著點頭。「在納斯德手臂與身體的連結處會凍傷。」
 
  也對。是說關於這點讓我想起了,先前在貝斯馬時的感覺。不過眼前這人表現卻是得一點也不在乎。
 
  「我這比較特殊。」他舉起左手。「也不曉得是改得怎麼樣,總之對於過於炎熱或寒冷的天氣,我也不會發生什麼事,其實還挺方便的。」
 
  「……當真的是個零點五。」
 
  「啊?」
 
  「不,沒什麼。」我說。只見他挑眉,但我相信他是聽不懂我在說什麼的。
 
  「嗯,話說回來,今天再怎麼樣也是聖誕節吧?」愛莎問道,隨即頓了下。「可是我總覺得聖誕氣氛沒有很重呢。」
 
  「那來辦個臨時活動好了。」艾索德他提議。「我們大家現在就去卡蜜拉姊姊,請她空個場地出來給我們。然後,我們來玩分組對戰……」
 
  聞言,蕾娜給了他對白眼。「我不是一直在強調今天是個和平的節日嗎……?」
  可惜關於這發言,似乎沒有人理她。
 
  「至於贏了的話,可以要求對方做一件事情。這樣好不好?而關於怎麼分組嘛、抽籤好了。」
 
  「伊芙那算是一個人還是三個人呀?我還記得上次跟她對戰,總有種被圍毆的感覺……」
 
  「這叫戰術。」她回答。
 
  「等一下、『可以要求對方做一件事』這是指任何事都可以?」
 
  「基本上不要太誇張都可以吧?嗯。」
 
  「那好。我已經想到要做什麼了。別抽什麼籤了,直接跟自己打好了。」
 
  我相信,他這發言根本就是在針對我。
板務人員:

3377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