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
GP 94

【短篇】雷艾Second D-Disappear ,Elsword

樓主 欣鼠 nk3a1135
Second D-Disappear ,Elsword
 
好好活下去,連我的份一起…
好好活下去,艾索。
 
這是雷文哥的請求。
 
去吧,去看看他。
 
這是蕾娜姊對她的鼓勵。
 
完全兩方的目標給他選擇。
 
 
而答案淺顯易見。
 
**
 
身為史上最年輕的騎士領主的副手,多藍多相當以自己的工作為榮——雖然自從雷文先生…了後,領主大人冰如霜的態度也同樣讓他敬謝不敏,但領主大人的強悍和工作能力可是眾人有目共睹的,所以請原諒他再申明一次——他以身為艾索德領主唯一的副手為傲。
 
既然身為艾索德領主唯一的副手,當然也是全城唯一一個可以就近看到艾索德工作狀況的人。
他發現領主大人最近表情不再冰冷到能讓人有身處暴風雪中的錯覺,而且常常恍神,紅眸失神的望著遠方。
 
像是在期待什麼似的。
 
「領主大人。」多藍托抱著一疊報名單,困難地伸出手來敲門
「進。」門的另一端傳來艾索德的聲音,多藍托小心的抱好單子把門打開
「領主大人,」他努力站得挺直「這些是這一屆想申請進入您旗下的名單,請問要——」
「全部駁回。」把最後一件公文放到改好的地方上,艾索德站起身,順手提起愛劍,看也沒看多藍托一眼就要離開——這多藍托早已習慣——「對了,幫我把那疊交上去,我看完了。有急事可以到訓練室找我。」
 
直到艾索德踏出辦公室,多藍托才大夢初醒般震驚地上前叫住艾索德:「請、請您等一等!領主大人!您不能看也不看就全都駁回啊——」
「喔,也對,」艾索德停步,認同的點點頭,伸手把一份份報名單拿到面前過目「好,全部駁回。」他把紙疊塞回多藍托的懷裡,回答仍是讓後者心臟麻痺的四個字。
「領主大人!」多藍托忍不住抗議,這次報名的人中他相信這些人全部都是因為景仰領主大人才來的,可是為什麼領主大人連測試都沒有就全部拒絕?
 
「我不需要。」艾索德淡淡瞥了多藍托一眼「我不需要更多可以為了我而犧牲的人。」
 
多藍托心中一凜,他知道領主大人是在暗示著誰。
 
「而且…跟隨我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喃喃自語似的說出這句話,艾索德丟下滿臉不解的多藍托逕自離去。
 
**
 
「咦咦?!蕾娜姊,妳、妳居然跟死小鬼那麼說?!」愛莎嚇到站起身來還把椅子撞倒,太過用力拍桌的手掌傳來火辣辣的疼,不過愛莎不在乎,她現在在意的只有精靈的回答
「嗯,我是這麼告訴他的。」長耳動了下,相對於愛莎的激動,蕾娜道是冷靜的啜了口茶「愛莎,冷靜。有人在看妳了。」
愛莎不甘不願的把椅子拉好坐下,她看向沒有一絲反應的伊芙,有些賭氣般的說:「伊芙,妳不介意嗎?」
「介意什麼?」伊芙反問,看著蕾娜送她的歷史書籍「妳不是很清楚艾索德有多想雷文嗎?」
「這個…我是知道,可是我——」
「我懂,愛莎,其實我也一樣。」蕾娜淡淡的勾起嘴角「但是,我更不想再看見艾索德那個樣子。」
「同意。」伊芙點頭附和
愛莎低頭,粉拳緊握:「…這我也一樣啊…」
蕾娜笑了,「妳想阻止、想反對我不介意,前提是妳要有能力喚回艾索德的心喔。」
「最好辦得到啦…」愛莎翻翻白眼
「所以,妳支持?」伊芙挑眉
愛莎笑了,不帶一點苦澀:「本天才小姐打從一開始有說過任何一個『不』字嗎,女王陛下?」
「是沒有。」
「那我們走吧?」蕾娜笑著站起身
 
「去見艾索德最後一面。」
 
**
 
艾索德差點一口水吐出來。
 
「咳咳,蕾、蕾娜姊?愛莎?伊芙?」艾索德一邊咳嗽一邊驚訝的看向三位女性
「喔喔,好久沒看到你這個反應了耶~真令人懷念啊~」愛莎笑嘻嘻的說
「妳們怎麼、一起…」艾索德試著撫平情緒
 
唔…今天飯有好好吃、睡也睡飽了、工作也都完成…所以說…「有急事?」
 
「私事。」蕾娜笑
 
伊芙安靜的走向艾索德,微微抬頭,注視著那雙紅寶石的雙眼。
 
就是這個人,對於是納斯德的她毫不考慮且沒有抱著任何心機的說出「那我來當妳的朋友吧?」這種蠢到不行的蠢話,讓她的主程式第一次無法好好計算
 
「以前,你跟我一般高。」伊芙淡淡地開口,還在額前比劃了下「現在…你比我高半顆頭了。」她微笑,張開雙手抱緊了沒有心理準備的艾索德,讓他嚇了好大一跳
伊芙一下子就收回手臂,退到蕾娜和愛莎身旁。
 
「啊…對了,差點忘了,艾索德,我有句話從以前就想告訴你。」伊芙淡笑
「第一次見面時,你對我說的話,我真的感到很開心。」
 
艾索德愣了愣,有些訝異伊芙會提起對他來說已經非常遙遠的往事。
 
蕾娜走上前,甚麼話也沒說,只是帶著美麗的笑將艾索德抱個滿懷;然後她開始低柔地歌唱,精靈語,艾索德聽不懂,但他知道這是祝福。
最後一個音符落下,蕾娜拍拍那顆紅色腦袋後放開了他。
接下來換愛莎了。
 
「笨蛋小鬼,」她笑著,用法杖輕捶了下艾索德的胸膛「任性一點,這才像你。」
艾索德挑眉,反譏一句:「那是妳吧?」
「…我不是來找你吵架的,艾索德。」愛莎給了艾索德一個白眼「啊—啊—,反正,過得快樂一點啦,現在不行我懶得管你,不過未來一定要好好笑個幾聲喔!」她笑著
「別擔心,我們都站在你這邊。」
 
艾索德挑眉,突然抱住了愛莎。
 
「@#$%*&%#?!!喂喂喂喂死小鬼?!」愛莎大驚,整張小臉紅成一片
「謝謝妳,愛莎,」艾索德在愛莎耳邊輕聲低語,然後鬆開手,看向蕾娜和伊芙,
「謝謝妳們,蕾娜姊、伊芙。」他試著微笑
 
她們都笑著搖頭。
 
「我們會永遠支持你的。」蕾娜握了握拳
「去做你想做的事吧。」伊芙微微笑著
「不需要顧慮,一口氣衝到底吧!」愛莎給了他一個拇指
 
艾索德對愛莎翻了翻白眼,朝離去的三人用力地揮了揮手,專注盯著她們的背影,直到離開視線。
 
這是最後一次見面了吧。
 
他們心知肚明,但沒有逗留、但沒有挽留。
 
 
 
因為那是他唯一的夢。
 
**
 
多藍托不小心又走神了。
 
他甩了甩頭,抱歉地看向瞪著他的藍托隊長。
 
「又想起你的前上司了?」藍托白了他一眼
「抱歉,不是故意的,只是總會下意識地思考如果是領主大人的話會怎麼做…」
「現在的『領主大人』是你吧,名字和我只差一個字的多藍托領主。」藍托無奈的揮手「艾索德那傢伙都失蹤這麼久了,你這人還真是忠誠啊。」
「啊,習慣嘛。」多藍托苦笑
 
藍托換了個姿勢,想起往事般的開口。
 
 
「一年前,你發現辦公桌上有放艾索德寫的辭呈、給你我、蕾娜她們的信,但人卻怎樣都找不到——魔奇、艾德、貝斯馬,或其他地方全都一樣。根本就是人間蒸發了嘛。真是的,要離開也不是用這種方法啊,留了那麼多麻煩事給師父處理是怎樣。」藍托低聲抱怨
「領主大人下了決心就很少人能改變他。」多藍托笑笑,沏茶
「這麼說也是啦。」藍托聳聳肩,拿起茶水灌了一口「算了,消失就消失吧。扯遠了,來談談正事了。」
「是。」多藍托一笑
 
**
 
多藍托是自創腳色!
D&D系列就此完全結束!(灑花)說起來結尾真的超弱的這超級抱歉啊啊啊不過我盡力了別丟我東西(掩面逃
接下來要專心打寂寞邊緣了ˇ各位下次見ˇˇ
板務人員:

3378 筆精華,02/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