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7
GP 8

【末日x騎領】Question I

樓主 羅小納 JinxRonan
Question I
 
 
他知道,自己一輩子都脫離不了那個地方。
 
明明知道這麼作只會讓他受傷,為了能夠守護他,他願意犧牲自己的愛情來換作對他有如手足般的感情。
 
「對不起,我沒辦法回應你的感情……」說出來的話只是輕描淡寫的帶過去,不是他不值得他愛,是他沒有資格擁抱對方。
 
天空染上一層淺灰,開始下起濛濛細雨,艾索德只是低著頭,似乎是不想讓雷文看到他現在的表情,他知道自己一直對雷文抱持著他也不算了解的感情,其實他也想過,就算他說明了,對方也未必能夠接受他。
 
原本緊緊握住的拳頭慢慢的鬆開,艾索德只能輕輕抓著自己的衣領,直視著待他如親兄弟般的雷文。
 
啊啊……這樣子就算是失戀了,對嗎?
任憑雨水打在艾索德未脫稚氣的臉上,分辨不出臉上的是雨水還是淚水,漂亮的火紅眸子只是很單純的看著雷文澄澈的金眸,並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雷文知道,他傷害了他,而且傷得很深。
「……雷文哥,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只是平靜的出乎雷文意料之外,他以為他不是大哭大鬧,就是已經準備好巨劍來好好問候他,雷文只是點頭,沒有回答。
 
「雷文哥,你還是愛著安琪小姐嗎……」當艾索德提到他深愛的妻子時,雷文的心如刀割,原是隸屬於班德王宮傭兵團的他,遭到貴族的嫉妒,以莫須有的罪名被關入不見天日的牢獄,在即將服刑的前一晚,妻子和同伴們費盡心思將他救出來。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每當雷文醒來,枕邊人卻已經在冰冷的湖底等待著他,喪妻的痛苦總是伴隨著他的過去,甚至在被製造成為納斯德殺人兵器時,模糊的意識支撐著他的,就只有在記憶中體弱的妻子。
 
「嗯……」顫了顫那雙眼睛,雷文選擇回答。
「那真的是、太好了呢。」明知道自己跟雷文之間是不可能的,艾索德只是露出笑容,對他而言,只要能夠在雷文的身邊就夠了。
 
既然這樣,為什麼他的心好痛,痛到沒辦法呼吸過來?
 
當初把他從黑暗中救出來的,就只有當時才13歲的少年。
 
對一無所有的雷文來說,殺戮是解決一切的方法,嗜血成為他日常的一部份,但再怎麼嚐盡鮮血的滋味,他的心靈仍是空虛的。
 
那抹火紅從以前就是那樣的率真,即使自己和其他的同伴們都已傷痕累累,
即使明白這麼作也可能會喪失性命。
 
站在他面前的,是那瘦小的身影。
 
「難道你還在為過去感到迷惘嗎……」他的身上沒有任何的武器,毫無畏懼的,艾索德伸出雙手。
「拜託你,快回來吧。」不管再怎麼痛苦,再怎麼害怕,面對他的表情,就只有那抹微笑。
那抹他揮之不去的微笑。
 
 
一直潛藏在深處的真心,在不受納斯德裝置的狀態下被解放開來。
讓他從束縛中解脫的就是艾索德。
是他溫暖了他的心靈,也只有他才能這麼作。
 
 
雷文沒有說話,只是前去擁住那具纖細的身體,緊緊擁住。
「你終於,想起來了嗎?身為人類的你?」怕對方會因為自己的體溫而嚇到,他緊緊抓著衣袖,不讓他就此離開。
 
 
他看到了,雷文因懺悔而留下的眼淚。
 
 
 
「歡迎回來,雷文。」
 
 
 
× × ×
 
 
為什麼他要傷害他?從那次之後一直在他身邊的,就只有艾索德。
只有他對自己是真心相待的。
只有他對自己是無怨無悔的付出。
 
-……雷文哥,你還是愛著安琪小姐嗎?
從艾索德口中說出來的竟如此的刺耳,但雷文卻沒有給他一個明確的答案。
是他讓艾索德抱持著一線希望,是他讓艾索德有那種表情。
 
一直背負著殺戮帶來的罪惡感,他知道再怎麼努力掙扎也沒有用。
他仍相信著即使他償還了身上的罪,死後到的絕對不是天堂。
 
 
其實死亡他不畏懼,最令人恐懼的是沒有他的日子。
 
 
「艾索德,艾索德……」輕聲呼喚名字的主人,雷文的腦海裡就只有他的身影,他的笑容,還有他們之間的一切,就像戒不掉的毒癮,他的心早就被他占滿,但他忽略掉這段不適合的愛情。
 
只想守護他,只想為他犧牲他所有的一切,也要保護艾索德。
就算背負著罪惡也在所不惜。
 
 
雷文轉過身來,卻不見那抹熟悉的背影。
 
 
 
 
 
 
 
 
 
 
To be continued
 
 
× × ×
 
大家好,我是小納( ゚)
第一次發末日x騎領文有點粗糙請多指教m(_ _)m
其實這文是騎領13歲養成(?)計畫,用愛來灌溉
預計可能會推長篇,一想到這我的靈感就喪失光光(
目標是推廣末日x騎領,讓他們的愛發揚到全世界(
讓我們一同歡呼末日x騎領吧(ry
 
騎領果然是俺の嫁(′▽`)~
板務人員:

3378 筆精華,02/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