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9
GP 88

【雷艾腐向】《人生若只如初見》一

樓主 煉天琊 Lesbia
人生若只如初見(一)


配對:雷文(末日)x艾索德(騎領)
警告:角色死亡有,BE
此為BL文,敏感者絕對慎入,感謝配合。




  四周都是爆炸聲,天空被濃厚的黑煙籠罩,他獨自佇立在經歷砲火洗禮的廢墟上,觸目所及皆是斷垣殘壁,無一處完好,難以想像這裡曾經是一座繁榮的城市。

  他緩步前行,那震耳欲聾的砲火聲漸漸消失,當全部靜止下來,整個世界連時間彷彿都停止了,只有他依然不急不徐的前進。

  漫無目的的前行,連他都不明白將行至何處,他覺得自己應該停止這種可笑的行為,然而他的雙腿彷彿背棄了他的想法,兀自行動。

  他感到困惑,卻無能阻止,便順其自然。他筆直前行,沒有繞路、沒有拐彎,踩過破碎的磚瓦,踏過銳利的玻璃碎片,他的一舉一動都如此清晰醒目,整個世界只有他在移動,時間只為他轉動。

  穿過因燃燒產生的大量黑煙,他停下來,止在煙幕的後的廢墟前,這原該是一間普通民宅,此時早已傾倒,被大火吞噬,留下燃燒殆盡的殘骸,原本的模樣已不復見,面目全非。

  他疑惑,理智告訴他,僅僅看一眼這種分不清原樣的殘骸,為何腦海會立刻浮現這裡本該有的面貌;隨處可見的兩層式建築,緊鄰著森林,二樓臥室的窗戶永遠是開啟的……

  一抹鮮豔的色彩忽然閃過眼前,猛地一驚,他重拾注意力,集中於四周的環境,卻並無發現任何異狀,他低首望著正緩慢侵蝕最後一點餘燼的火焰,懷疑自己過於疲憊出現幻覺。

  該回去了。他如此想,轉身,離開這令自己感到莫名其妙的地方。

  
  無論需要花費多少時間,他都會向其他人證明自己的想法不會有錯,他會保護他不受那些惡意攻擊。他在心中如此發誓。

  「沒事的。」紅髮青年拉著黑髮男子的手道,「我跟他們提過了,今天要介紹一名非常厲害優秀的人給他們見識一下,所以不會有問題的。」

  保持沉默的男子任由青年拉著他的手,後者似帶孩子般,口中不斷說著安撫的話。男子並未表現一絲不悅,也無任何欣喜的情緒反應。

  青年拉著他一會兒,發現他毫無反應,終於停下,與髮色一致的眼眸小心翼翼的看著對方。「雷文,你在生氣嗎?」他的模樣像極了做了虧心事的孩子。

  黑髮男子搖了搖頭,依然面無表情,這使得青年更加無措了。但清年很快甩去眼中流露的不安,道:「雷文你放心,他們都是很不錯的人,我相信他們不會介意的。」

  青年拍胸鋪保證的模樣一點都沒有成年人該有的成熟表現,反而顯出一種孩子氣。黑髮男子看著表情非常認真的人,終於鬆懈下來,剛毅的臉部線條也柔和許多。

  穿過人聲鼎沸的街道,一路上男子注意到兩旁的人們對他們指指點點、頭以各式各樣猜忌厭惡的目光,但青年握著他的手始終沒有鬆開,彷若無人般逕自往前走。

  行至王城大門,守門的衛兵見到青年時正準備退開,才剛要敬禮,卻撇見青年身後的男子,立刻停下動作,反而向前一步擋住大門,阻止青年繼續前進。

  「怎麼了?」青年看著擋在身前的兩名衛兵,問道:「我要進去,請讓開。」

  兩名衛兵對視一眼,其一再度往前邁進一步,朝青年微微躬身,畢恭畢敬道:「騎士領主大人,不是我們不願意讓行,您可以進入,但您身後那位恐怕……」

  「胡說八道!」青年不甘示弱向前一跨,「他是我特地邀請來的貴賓,豈可無禮!」

  「請大人原諒。」兩名衛兵並未被青年的氣勢嚇到,反而齊聲喊道:「城主大人有令,納斯德人不得進入班德王城。」其實連城內都不許。然而看著青年憤怒的表情,他們明智的將後面的話吞回去。

  「你們……!」

  「算了,艾索德。」

  聞言,青年立刻轉頭看著面無表情的男子,不知何時,他的手已經被鬆開了。

  「雷文……」青年望著男子的眼裡流露歉意,但男子只是搖搖頭,說:「我先回去了,沒事就早點回來,晚點見。」

  注視男子的黑色背影,青年難掩失落的神情,直至看不見對方才轉身,見兩位士兵已讓出通道,一句「滾開」卡在喉頭,最後悻悻然的走入城中。

  兩名衛兵目送他們的騎士領主拖著步伐慢慢走入,經過他們身旁時忽然開口,「剛才為難兩位了,我很抱歉。」

  衛兵們看著緩慢離去的紅色背影,深深一鞠躬。

  
  這個世界似乎僅剩下黑色與灰色,到處都是刺鼻的硝煙味,影響能見度的濃密黑煙,頹倒的斷垣殘壁。

  一名男子獨自坐在一處隆起的破敗屋瓦上,看起來若有所思,事實上,他根本什麼都沒有想,只是呆望著前方。

  「你有什麼想法?」無機質的清脆女聲從他背後響起,一身黑衣卻有著及腰長髮的少女緩步而來,身旁跟著兩個精緻小巧類似寵物的小東西,它們卻是漂浮在半空中。

  男子看也不看少女一眼,依舊望著充斥死寂氣息的大地,保持相同的姿勢。被如此無視,白髮女孩倒也不惱,逕自走到他身旁──

  直接坐上男子微彎的背脊。

  「……你的核心沒用了嗎?」

  「換個座椅,換個感覺。」

  「我不是你的納斯德核心。」

  「你是個納斯德。」女孩說完,慢慢的起身,她身旁的小東西緊隨在側,跟著她離開。

  被留下來的男子在女孩徹底離開後,才動了動那特殊的左手;銳利的手指,宛若血管般盤旋在手臂上的鮮紅線條,巨大的尖刺足以嚇退所有敵人。

  他看著左手五指,張開、合起,反覆相同的動作。

  
  蕾娜行走於森林中,她天生的體質可以得知森林中一草一木的動靜,當氣流略有變化時,她很快發現,並快速移動到不平靜的地方。

  迅速移動到她找尋的地方,敏感的耳朵在靠近目的地時捕捉到流動的水聲,蕾娜停下腳步,呈現在她眼前的是一條貫穿樹林的河流,以及一名背對著她席地而坐的人。

  蕾娜慢慢靠近那個人,最後停在他背後,與他一起靜靜聆聽潺潺的水聲。

  「雷文。」長髮的精靈溫言開口,她思索了會兒,決定保持沉默。

  男子的處境十分困窘,一半是人類肉體,另一半卻是被改造過後的納斯德強化身體,對於曾被納斯德侵略的人類而言,是除之而後快的存在。

  然而男子原本就是人類,因遭逢困境而險些喪命,正是被改造成納斯德後才得以生存,也因此,他再也無法恢復本來的肉體,甚至會因失去納斯德部分身體而無法倖存。

  男子的身分使那些人類對他格外敏感,甚至發出對他的通緝令,倘若不是被某人擋了下來,恐怕也難逃此劫。

  思及此,蕾娜嘆了口氣。

  「我也不知道這麼做是對是錯……」不清楚是安慰男子還是堅定自己的信心,蕾娜喃喃道:「但我們都要相信他。」

  黑髮男子不言不動,直到精靈離去許久,夕陽餘暉透過層層枝葉灑落在他身上時,才起身離開。

  
  班德城內。

  年輕的騎士領主坐在諾大且栽有少見花卉的王宮庭院裡,而不是自自己專屬的宮殿內,處理那些有名無實的形式文件。

  幾位從旁邊走廊經過的貴族們,看到坐在涼亭內發呆的青年,都投以輕視嘲笑的目光,甚至有些明目張膽的指指點點,直到某人出現為止。

  紮著雙辮,身著雪白服裝,點綴著淺紫衣飾的少女快步走來,無視那些跋扈的貴族們,走到青年面前。

  「聽說你帶雷文來城裡了?」女孩的表情非常嚴肅,口吻更是夾槍帶棍。

  青年頭也沒抬,「又沒有成功進來……」話還未說完,便遭到對方手中那笨重的書本攻擊。

  「做什麼呀?很痛耶!」撥開對方打在自己頭上的書,青年站起來等著矮他幾吋的女孩,「你吃錯藥啦?愛莎!」

  「這才是我要問的!」女孩當然不甘示弱,氣勢上甚至勝過對方,比青年更加憤怒「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處境已經很危險了?還鬧出這種事情?你是想被剝奪騎士領主的資格嗎?」

  「我才沒有這樣想,」青年反駁道,「我只是想讓他們見識一下雷文的能力,讓他們認同他罷了。」

  「你也想得太美了!」女孩這聲宛若河東獅吼,將青年辯駁的話通通堵回去,彷彿將所有肺活量都用在那震天之吼上,女孩白皙的面頰也染上少許緋紅,微微喘氣。

  青年同女孩瞪視一會兒,率先轉移視線,露出挫敗模樣。「不然我要怎麼做?即使雷文每天不出門,那些人還是不放過他……」

  越來越緊迫盯人的監視,讓他幾乎喘不過氣,所有要求他都做到了,為什麼就不能放過他這一次?

  「……將雷文送到伊芙那去吧。」愛莎看著難掩憂容的青年道,「在那裡,他會有更自由的空間。」

  俯視女孩同樣憂心的表情,青年忍不住別過頭去,說:「我回頭會去問雷文的意見。」
  

  第四天了,距離最後一次見到活人,已經過了三天。

  白髮的女孩站在最高處。──可能曾是教堂或醫院的建築,現在只剩下一堆破磚碎瓦,巨大的斷壁殘垣,形成類似小山丘般的隆起。

  「……全數殲滅完畢,進行下一步了。」毫無感情的聲音如此訴說著,女孩轉身走下方才佇立的地方,經過黑髮男子的身旁。

  「現在……需要補給,然後重建。」女孩忽然伸手抓住男子那漆黑的納斯德手臂,「一個……完全的納斯德王國,沒有……人類。」

  「是的。」男子聽見自己的聲音如此回應,然後見到始終面無表情的白髮女孩,雲淡風輕的笑了。



  -TBC-
板務人員:

3378 筆精華,02/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