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39

【雷艾腐向/短篇集】成年禮

樓主 煉天琊 Lesbia
《成年禮》

配對:雷文(末日)x艾索德(騎領)

很抒情很文藝很狗血很芭樂,進來請自備抓吐桶。
此為BL,不喜者嚴禁慎入,謝謝合作。




  少年漲紅著臉,卻掛著意義不明的笑容,身體無力地倚在自己懷中,手腳卻不肯安分,不斷亂晃著,嘴裡還念念有詞,卻根本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雷文將少年拖回床上時,臉上滿是無奈。

  幾個小時前,他因為不放心少年晚歸,只得偷偷摸摸到王城裡找尋,沒料到他心繫之人居然喝得醉醺醺,就靠在三樓的欄杆旁,對著天空傻笑著,上半身完全傾出陽台外,眼看著就要摔下來。

  他將少年無故在宴會中離去的後果給拋下,縱身一躍,立刻上前將少年摟進懷中。看了看還在享受宴會的貴族們,確定沒被發現,才帶著少年循原路回去。

  其實少年會晚歸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身為班德城騎士領主的少年,年紀輕輕便成了眾人眼中前途不可限量的可造之才,隨著宮中人脈延伸,也莫名其妙多了一些應酬。

  少年本身其實不喜歡,對於那些奢華的款待毫不心動,只是努力為這王國打下穩固的基業,以及訓練未來可以守衛家園的士兵們。

  然而這次的邀約他卻無法推拒──班德城主特意為年輕的騎士領主舉辦的成年禮,怎麼說都該捧場。

  所以少年今早出門前才有些為難,但成年對一個孩子來說是期待許久的事情,少年無奈的神色中也多了幾分欣喜,並多次強調他一定會早點回來兩人再好好慶祝一下。

  其實自己明白,一旦被那些貴族名流纏上可不是一時半刻可以脫身的,但他還是準備了餐點,靜靜等待少年回來,直到發覺實在太晚了,才忍不住出外尋人。

  設想過許多狀況,但他萬萬沒有料到,少年竟醉得不省人事,甚至差點從三樓跌下來;話又說回頭,本該是主角的他,怎麼會獨自在窗台發呆呢?

  替少年解開緊縛的禮服後,默默凝視著那駝紅的雙頰,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撫摸,肌膚傳來的觸感是炙熱的,可見少年喝了不少。

  他有些生氣;即使成年了,也不該這麼不自制吧?

  儘管如此,少年目前的情況也無法訓斥,只好苦笑著搖頭;不知道少年隔天會不會宿醉?他應該先做好準備。

  正打算起身離開,有股拉力讓他無法離開,低頭一看,少年的手正緊緊拽著自己的衣擺。失笑,他正想掰開,手碰觸到少年的手時,對方卻忽然睜開了那雙火紅色的雙眼。

  「雷文哥,」少年的雙眼清明地無一絲瑕疵,讓人懷疑剛剛的酒醉是演戲,「我今天成年了喔。」

  他愣了愣,再度坐回去,本是想摸摸少年的頭髮,略一猶豫,改為拍著少年的肩。

  「我知道,恭喜你。」看著少年依然睜著那雙大眼望著他,接著道:「你不用介意沒早點回來的事情,我沒有因為這樣不高興。」

  少年抿了抿唇,眼中流過幾絲落寞。

  
  成年禮,其實平常忙於公事與鍛鍊,他自己幾乎都要忘了這件事情,若非城主提起,他大概一輩子都不會有成年禮這種儀式。

  雖然只是一種儀式,但也代表了他不能繼續當個任性的小鬼,而是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出責任的大人了。

  儘管在當上騎士領主後他就對自己有所警惕,可一得知成年禮的到來,他又有了不一樣的想法。

  成年了是不是就代表……他跟雷文可以更進一步了呢?

  和雷文認識已經五年了,這五年內經歷過大大小小的事情,由一開始的敵對到成為夥伴,而今的相依相隨。

  冒險結束的當年,雷文不怕惹來異樣的眼光,陪他一起回班德城實現夢想──本來他已經做好分開的心理準備。──這是讓他感到最幸福的一件事情。

  但人是種貪心的生物,一但有了就會想得到更多。他總是想跟雷文多親近些,可是當上騎領後並沒有他這麼多閒暇時間,導致他覺得自己冷落了雷文。

  然而這個溫柔的男人一點都不介意,甚至願意每天都等待著他歸去,然後一起度過晚上的休息時間。

  而當他出任務有好幾天無法回家時,雷文總是會偷偷跟隨在他的隊伍後,暗中保護著他。

  即使他抗議過,那個男人也總是溫柔地摸著他的頭,說些令他感到害羞的話──保護自己所愛的人有什麼不對嗎?──,然後輕輕吻著他。

  也僅是如此而已。

  一開始還覺得很幸福,久而久之,他對這種蜻蜓點水般的淺吻感到不滿足;男人依然很溫柔,那麼是自己變了?

  他無法理解內心這份空虛由何而來,只是努力的辦公以及鍛鍊,好安撫那無法名狀的鬱悶。

  一直到成年禮的宴會上,幾名一直關注他的貴族們帶著他們嬌滴滴的千金小姐們,一個個介紹給他認識。

  他覺得很不高興;一方面是他根本沒興趣,二來,家裡還有人等著他,他不想失言。

  可是當其中一名比較大膽的女孩主動靠近並伸手想挽著他,他還來不及退開時,女孩低聲道:『聽說領主大人是一個人住,不寂寞嗎?』

  他根本不懂女孩的意思,只是對於放在自己手臂上的手感到厭煩,正想甩開,城主卻忽然朝他走了過來,他只得暫時忍耐。

  似乎是看到女孩與他親暱的舉動,城主喔了一聲,然後笑嘻嘻地說:『艾索德騎士領主也到了這個年紀了啊,是時候成家了。』

  他只得一同虛偽地陪笑,等城主轉移目標後,才迅速地退開,『請你自重。』

  女孩只是挑眉,倒是沒幾分生氣的意味,只是曖昧地道:『領主大人可真純情,這種事情只要你情我願,沒什麼不可以的,不一定要建築在婚姻之上。』

  他根本沒聽懂女孩話中的暗示,只是與女孩道別後,快速退到廳會的角落,並決意立刻離開。

  只是還來不及走,他又被纏住──這次對象不再是女孩,而是與他一同訓練新兵的副手,所以他再度忍下回去的衝動。

  『大人,剛剛那女孩跟你說了什麼嗎?』他的副手有著亞麻色短髮,以及略微尖長的瓜子臉,深色的禮服使他的副手身材更加細長。

  他搖搖頭,『沒說什麼,怎麼了嗎?』

  那人嘿嘿一笑,居然露出與方才女孩相仿的曖昧笑容,『我以為她找上你當目標了,不過照你像苦行僧一樣的生活,想必不會受她誘惑。』

  他越聽越不解了,『什麼誘惑?』

  那名副手也不愧是跟在他身邊許久,非常了解上司。於是他湊近好奇的少年領主耳旁,竊竊私語後,滿意地看著少年瞬間嫣紅的臉,然後笑著走開了。

  被留下來的人對於剛剛那段解釋一直都無法消化,當他看到自己的副手取笑他的模樣,又想起那輕薄的話語,忍不住走到桌旁,狠狠灌了幾杯根本不知道是什麼飲料的液體。

  雷文詫異地看著少年忽然抓住他的手,並輕輕地吻著。

  雖然無法理解少年為什麼這麼做,可是看著那通紅的臉蛋,也只是覺得少年醉迷糊了,於是輕輕地替他脫去繁複的外衣,然後蓋上被子,靜靜等待少年入睡。

  只是,少年卻不肯安分睡覺,反而變本加厲往他身上靠近。他微微苦笑,伸手將少年抱進懷裡,只當少年第一次喝酒感覺不舒服,想找個依靠。

  當少年胡亂在他身上摸索的手撫到他的下腹處時,他才感到不對勁,連忙將少年抱了起來,制止了他意義不明的舉動。

  「艾索德,你該睡了。」他輕聲安撫著少年,並調整好姿勢,避免少年繼續剛剛的動作,但沒想到少年又抱了上來,那雙眼盯著他看。

  「雷文哥,」少年將臉埋進他的脖子,濕熱的氣息撲上他的耳朵,「我已經成年了……」少年攀著他的雙手緊了緊,「所以沒關係吧……我不是小孩子了……」

  他只覺得被少年觸碰過的地方忽然像被火灼燒過,抱著他的雙手也僵硬起來,短暫的沉默後,他才將少年放回床上,並俯下身,湊近少年的臉──

  「艾索德,你醉了,早點休息。」

  「我沒有!」少年本來緊閉的眼睛猛然一睜,迅速地抓住他,並翻身將他按倒在床上。

  「艾索德!」他大叫,正想掙扎,卻看到少年臉上露出明顯的憂慮。

  「雷文哥不喜歡我嗎?」少年垂著頭,受傷的模樣相當明顯,「我只是想要這樣做而已,不是很隨便的,也不是因為喝醉了……」少年接著趴在他的胸膛上,「我知道我今天很奇怪,可是,我沒辦法控制……」

  低低嘆了口氣,他伸手撫摸少年的頭髮。

  「我不想傷害你……」

  「我喜歡的雷文哥絕對不會傷害我。」少年迅速地從他胸前爬起來,雙臂壓著他的胸膛,「我成年了,所以我會為我做的一切決定負責!」


  身為一個男人,並不是沒有那方面的慾望,可是當少年臉上的笑容為他綻放時,他只覺得那種慾望只會玷汙了少年。

  他相信有一天少年會有更適合他的人站在他身旁,而自己只是少年生命的過客;即使他已將少年當成他餘生的全部。

  所以能夠看著少年幸福,那麼他也會得到滿足。

  然而那些話只是安慰自己用的,當少年躺在自己的懷中時,他只想不顧一切地留下少年,在那削瘦的身軀上烙印屬於自己的痕跡。

  這是他付出一切想珍惜的人。


  隔日早晨,幾乎可以領全勤獎的騎士領主卻破天荒地請了病假,轟動了整個班德城,可等他們想拜訪騎士領主時,卻發現根本沒人知道他的居所。
  

  撇開在班德城鬧得沸沸揚揚的病假意外,主角正以一種想把自己悶死的姿態如縮頭烏龜般窩在被窩裡。

  「你在生氣嗎?」一進房,端著餐點的雷文看著少年逃避的模樣,忍不住為自己昨天的舉動感到深深的歉意。

  他走到床沿旁坐下,將餐點放在床頭櫃上,拉了拉那隆起的棉被,「若不想見到我,起碼要吃點東西,不要和自己的身體過不去,我將食物放在這裡,等等再來收餐盤。」

  正想離開,卻被拉住,轉頭一看,一隻手正伸出棉被拉著自己的衣擺。失笑,這情況怎麼跟昨晚很相似呢?

  他再度坐下,等待少年下一個反應。

  似乎是覺得這種鴕鳥心態沒用,少年鑽出了被窩,赤裸著上身靠在床頭,直勾勾地盯著他。後者也相當有耐心,等待少年開口,直到少年臉上忽然竄出紅暈才打破僵局。

  「我、我……」少年咬牙,極為委屈地看著他,「我沒有力氣自己吃飯……」

  再怎麼逞強,事實就是如此,想他堂堂騎士領主居然要人餵他吃飯,就覺得羞恥。

  恍然大悟,他趕緊端起一旁的食物,一口一口地餵少年吃下。

  「抱歉,」他一面餵一面說,「我昨晚沒有顧慮到你的身體狀況,對不起。」

  少年紅了紅臉,撇開頭不再進食,「反正是我先開頭的,你為什麼要道歉?」想到昨晚的情形,更加無地自容,一頭埋進棉被裡。

  「昨晚你喝醉了,所以……」他想安慰少年,沒想到換來後者的憤怒,瞪視著他。

  「什麼喝醉!喝醉了我還會記的這麼清楚嗎?我、我……」少年咬咬牙,又轉過頭去,「我就是想要啊!」

  他看著少年揪緊被單的手指幾乎泛白,露出微笑,輕輕地將手放在上方,包覆那比自己小上許多的手背。

  「嗯,我知道。」

  少年身子一僵,然後慢慢軟化下來。

  雖然現在的生活很幸福,可是還不夠,人就是這麼貪心的生物,得到更多,想要更多。

  「我想和你在一起。」

  不滿足於現狀,因為未來共同相處的日子,還很長,可以做的事情,還很多,不僅止於此。

  少年轉過頭來,凝視著他,然後湊上前輕輕吻了一下。

  他環住少年的腰,收攏,讓彼此靠得更近。

  「約定好了,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少年這麼對他說,露出了滿足而幸福的笑容。



  -FIN-


  其實這是一篇H文,為了滿足我內心的飢渴...(遭彗星+核爆)
  不過為了和諧的巴哈,我把H部分通通鬼隱掉了
  因為最近都更新某篇悲劇連載文,所以放篇比較閃的來彌補(其實是根本沒寫完)
  最後,感謝賞文。  
板務人員:

3377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