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3
GP 447

【小說】散碎之光 第十四回(上)

樓主 守護之熊 andyoyo2727
散碎之光 第十四回(上)


  時間回到數個月前,班德斯和黨羽們藏身的幽暗酒吧內。雷文獨自追趕班德斯直到一處密室,但班德斯卻說出了讓雷文無法不動搖的一番話語。雷文銳利的瞪著班德斯,班德斯仍然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看著雷文。
 
 
  「真的……有辦法解除這東西的詛咒?」
 
  「哈哈,當然!這不是詛咒,而是當初那些人匆忙做出半成品就套到你身上去了,他們並不知道這會侵蝕人的心智。因為那手甲的缺失,導致失去你這個人才,王國的人可後悔死了!如果你願意重新為他們效力,他們高興都來不及了,當然願意為你改良手甲!」
 
 
  班德斯頓了一頓,又繼續說道:「而且你心裡也知道吧!班德王國從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自私又狡猾,這種國家值得你幫他們效力嗎?現在稍微懂得些時事的人都知道,納斯德王國比那老不死的班德可靠太多了,趁現在快棄暗投明,回到我們這邊吧!」
 
 
  漆黑的密室中靜默了良久,氣氛快要令人窒息。最後,雷文終於收起了劍,把頭別向一邊。
 
 
  「明智的選擇!你六天之後,在艾德這處等我,到時我們詳談!」班德斯匆匆拿出一塊紙張,在上面寫了些字後交給雷文。
 
 
  「如果你敢騙我,下次見面就是你的死期。」雷文接過紙條,仍沒看班德斯。
 
  「怎麼可能!我可是非常敬重你的啊,雷文。六天後再會!」班德斯一面說,一面在牆上摸索,打開了一道密道,便邁步走了進去,消失在無盡的黑暗當中。留下雷文一個人站在原處,默默嘆息。
 
 
 
 
 
※    ※    ※
 
 
 
 
   到了班德斯約定的那天,正是第0小隊在艾德賦閒之時,艾索德等人都一早就去城中亂晃了。雷文看看時間差不多,便出發前往約定的地點,來到了一間看起來很普通的餐館,裡面有提供安排好的密談室。
 
 
  這間餐館位於艾德舊商區,建築都是有些年紀了。這密談室更是四周牆壁斑駁,頗有年久失修的感覺。倒是室內桌椅雖舊,但沒有久積的灰塵,應該是今天才剛清理過。
 
 
  似乎比預定的時間早了些,雷文獨自在裡面默默坐下。想起最近艾德各地正在大肆通緝班德斯,班德斯要混進來恐怕不易,果然那時只是隨便找個理由逃離嗎?
 
 
  正胡亂思考,門卻「呀」的一聲打開了。一名魁武的大漢走了進來,雷文轉頭一看,卻是又驚又好笑,雖然臉上只是嘴角微微牽動了一下。
 
 
  「哈哈哈!久等了,雷文老弟,這外面都在通緝我,所以老哥我當然少不得變裝了一下。」班德斯還是那副囂張的姿態,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
 
 
  (這……的確是變裝了沒錯,可是……這……艾德的守備隊都在做什麼?)
 
 
  只見班德斯身上如聖誕樹般掛滿了一堆飾品。頭上戴的是一頂翠綠的歐波洛德花冠。
 
  (這一定是仿造品!聽說這種花只有沛塔的神聖庭院才有種植,怎麼可能拿來被這傢伙做成花冠?)
 
  班德斯臉上則是紋著貝爾德的紋路。
 
  (該說他品味特別嗎?這種紋身圖樣聽說是魔神身上的紋路啊!他拿來紋在臉上?)
 
  手臂上,班德斯別著一枚「愛與和平」徽章。
 
  (我敢說這傢伙一輩子都與這四個字無緣。)
 
  班德斯背後還背著一只可愛的小書包。
 
  (這、這巨大的反差,路人看到難道不會更起疑嗎?)
 
  最後,班德斯的屁股上,插著一條巨腥王的尾巴。
 
  (可憐的猩猩……)
 
  不知不覺,雷文在心中把班德斯身上的飾品從頭到腳吐槽了一遍。「的確。」嘴上說的卻比心裡想的精簡了許多。
 
 
  「在這裡談話可以放心。」班德斯老實不客氣的坐了下來「不過再談正事之前,我們可以先交個朋友,雷文老弟。」
 
 
  「……。」雷文覺得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和班德斯這種人交朋友。
 
  「你以為我是誰?我父母曾經都是班德王國的大臣,我也曾經加入過當時貴族出資成立的『秩序團』──那是艾爾搜查隊的前身,結果後來宮庭內鬥,我父母都被貴族殺了,我也遭到了囚禁。」
 
 
  那段內亂雷文可也是切身經歷過的,甚至自己的未婚妻,以及當時傭兵團中最好的幾名夥伴,全部都為了救出被囚禁的雷文而喪生。
 
 
  「後來內亂是平定了,我被新政權放了出來,他們讓我加入新成立的艾爾搜查隊。我已經沒有家人,想說好不容易撿回一條命,一定要好好幹下大事業,不能汙辱了我父母的名聲。哪知道──!」班德斯的語氣又激動起來。
 
 
  「我有一次去魔奇護送艾爾碎片,途中碎片莫名的消失了。我承認我可能有疏忽,但上面那些人開始不分青紅皂白懷疑我,想起我曾是囚犯,覺得是我私吞碎片,甚至想再把我囚禁。老子哪能再被抓?我便當機立斷投奔了納斯德王國。」
 
 
  「以前的我,想在班德得到一席之地,現在我可不屑!我要親手毀滅班德,那個蒼老的王國已經腐敗,只有毀掉它,這塊大陸才能獲得新生!你說是不是?」講到最後,班德斯雙眼精芒大盛,看得出他對班德的仇恨非比尋常。
 
 
  「……辛苦你了。」雷文的經歷與班德斯有太多相似,他也因對班德的仇恨而效力於納斯德王國,並獲得了納斯德裝甲的強大力量,在力量與仇恨的驅使下開始無止境的殺戮,直到被艾索德等人救出。
 
  
  雖然納斯德裝甲的巨大力量使人失去理智是個原因,但雷文更意識到,沉浸在仇恨當中是自己內心的墮落,不能歸咎於外力影響。為了贖罪,雷文才毅然決定加入艾爾搜查隊,希望以微薄的努力來彌補自己的過錯。
 
 
  從班德斯的眼神中,雷文彷彿看到了以前的自己,那個心靈被怨怒填滿的自己。眼前的班德斯,似乎沒有因手臂上的裝甲而陷入瘋狂,大概真的是裝甲改良的關係吧!可是不會變的是內心,無論身上的裝置是什麼,哪種失去重要事物的仇恨是一模一樣的。
 
 
  「你既然跟我說了這些,那我的事情你大概也很清楚?」雷文很快從回憶中拉了回來,對班德斯說道。
 
 
  「沒錯,抱歉查了些你的資料。我想表達的是,我們應該是同路人,共同對抗班德才是我們的使命。」班德斯將頭往前傾,盡量擺出誠摯的姿態對雷文說道。
 
 
  「你知道,仇恨會帶給更多無辜的人傷害。」雷文不禁想試探,眼前這個班德斯與當時的自己有多像。
 
 
  「哼,我要毀滅班德可不只是想報仇,而是我看透了班德的腐敗!想要讓這塊大陸重生,必要的犧牲是免不了的。」班德斯頓了一頓,然後繼續「而且如果不想傷害無辜的人,將你的裝甲修正是必要的吧!我也是為你著想,重新為納斯德王國效力,是你唯一的道路,你得考慮清楚啊,雷文老弟。」
 
  
  應該相信這些人嗎?他們可是狡詐的班德斯,與不知底細的納斯德王國。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或許雷文根本無從選擇?
 
 
  雷文自己也有所感覺,當時砰咕族幫他加上的壓制裝置不是長久之計,就算自己已經盡量不使用納斯德裝甲的力量,壓制裝甲的裝置仍會隨著時間鬆動。一旦裝甲內的力量重新爆發出來,雷文的理智能夠克制住嗎?雷文並不確定。
 
 
  或許……這樣的自己真的不適合留在那群光明開朗的夥伴身邊?早就已經失去一切的雷文,意外的得到了現在擁有的這些羈絆,但是,自己真的應當擁有這份羈絆嗎?對他們也對自己更好的方式,應該是……?
 
 
  「你們要我做些什麼?」雷文再試探。
 
  「哈哈!儘管放心,我們當然不會叫你對你的『同伴』刀劍相向。我知道老弟你心腸軟……」
 
  「我只是分清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雷文打斷。
 
  「啊啊,當然……我們暫時只需要你提供些班德的情報,你知道什麼是『臥底』吧?哦,當然,我們納斯德王國也需要一些艾爾碎片……。」
 
 
  如果雷文真的拿取艾爾碎片給納斯德王國,恐怕很快就會失去班德的信任,而被迫徹底投靠納斯德王國。雷文也意識到,這大概也是他們令自己屈服的手段。
 
 
  「什麼時候,可以處理這東西?」雷文舉起自己的左手。
 
  「這要看你的表現啦!看你能不能取信於我們王國。上面已經指派我,負責你和我們王國之間的聯繫,所以以後你會常看到我,我會帶任務給你。」雷文微微皺眉,班德斯則繼續說明。
 
 
  「放心!只要你夠誠意,裝甲的更新一定很快能進行。那麼以後多指教,別忘了,雷文,我把你當朋友。」班德斯似乎看時間差不多,而雷文似乎也沒有其他話說了,便很快的交待完,匆匆離開了。
 
 
  幾天之後,第0小隊接到新委託,往貝斯馬出發。
 
 
 
 
 
※     ※     ※
 
 
 
   
 
 
  痛。好像有蟲子爬滿全身,不停的咬嚙一般,又痛又癢。身體動不了,連重心在哪裡都搞不清楚。在漂浮嗎……?有點想努力著動起來,但是全身上下令人麻痺的苦痛,使人失去掙扎的動力。
 
 
  似乎有點意識,但是除了知道全身劇痛外,什麼都不清楚。連睜開眼的力氣都沒有,四周有什麼……乾脆昏過去算了……好痛苦。
 
 
  意識再度遠去。
 
 
  沉睡……身子好像一直在往下掉……不重要。
 
 
  意識逐漸消失。
 
 
  「艾索德,站起來!」
 
 
  ……蛤?
 
 
  「給我站起來,艾索德!小心我踹你!」那可大大不得了。
 
 
  身體好像沒有剛剛那麼痛了。努力挪動雙手,不確定手到底有沒有真的在動……找到著力點了,那是地面的感覺。青草和泥土的味道傳入了鼻子,不是很好聞,由其是整個趴在地上的時候。
 
 
  身體的感覺慢慢回來了,總算能確信地找到自己的身體。雙手按住地面,勉力從地上爬起。
 
 
  不知花了多久的時間,終於坐起來了。視線雖然模糊,但四周的景像真的很熟悉。綠草如茵的地面、四周隨意圍起的欄杆、簡陋的小木屋、放在木屋前的練劍用草人……。
 
 
  那是,家?位於魔奇村莊郊外,從小自己和姐姐兩人居住的家。每天早晨都在家門前的空地練劍。後來姐姐離開了,還是維持著習慣,獨自一人每天早晨起來練習。
 
 
  後來,自己也離開了。等到有機會回到魔奇出任務,順道回家一看,已經雜草蔓生,連房子都垮了,聽說是被某場暴風雨吹倒的。後來就沒再回家。
 
 
  但是,現在身邊的草地,整整齊齊的,木屋雖然破舊,但站的好好的。然後眼前……再熟悉不過的身影。兩眼努力聚焦。火紅的長髮,颯爽的身姿,那是……姐姐?
 
 
  「終於爬起來了,動作真慢!給我站好!」
 
 
  力氣大約恢復一半了,只稍微頓了頓,便站了起來。姐姐終於有點滿意的點點頭,然後仔細往這邊打量。
 
 
  「看你呀,實在是不長進!只不過一點點敵人,就讓你傷成這個樣子。這種實力以後要怎麼保護別人?」
 
 
  果然是自己太沒用了嗎?
 
 
  「聽好了,艾索德!在你身後,還有一大堆考驗在等你,如果你連這關都過不了,乾脆不要起來算了。現在你拔劍!」姐姐說著,把劍抽了出來。
 
 
  咦!姐姐不是使雙劍嗎?什麼時後剩下一把劍了。啊,姐姐說要拔劍……沒問題的,劍就在腰間。把劍拔了出來,習慣性的擺好架式。
 
 
  「很好!現在我就來試試你,看你劍術有沒有長進,夠不夠格繼續前進!」
 
 
  姐姐話才剛說完,她的劍已經來到眼前了。姐姐的劍術仍是和以前一樣,難以捉摸,更難以阻擋。哼,以前也常這樣訓練的,雙劍都能擋住好一陣,單劍又有什麼難的?
 
 
  努力驅動有點沉重的身子。沒問題的。揮劍!


------------------------------

總算是把字數壓下來了(呼)

其實在第四部份之後的劇情會有些亂
雖然我很早之前就在構想了,但是還是有些部份難免理不清

我在前面幾回有先消化掉一部分的內容
那些東西本來是打算一次堆在後面的(就是前幾回時間突然跳開的那些部份)
希望這樣會讓後面劇情好處理些...

話說再10天就是散碎一週年了呢
不知不覺就這樣寫了一年
這段期間真的很感謝好多觀眾的支持!(感動當中)



板務人員:

3378 筆精華,02/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