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406

【小說】散碎之光 第十一回(上)

樓主 守護之熊 andyoyo2727
散碎之光 第十一回(上)


  日正當中。位於魔奇一帶的魔法森林,一群看似旅行隊伍的人群正趕路著。
 
 
  仔細觀察,這群人莫約二十人上下,成員中有不少老幼婦孺。小孩子們看起來似是在郊遊一般,興高采烈、嘻嘻鬧鬧的;相比之下,不停的告誡小朋友不要走丟的成年人們,臉色可就凝重多了。
 
 
  因為他們是為了避難而遷移的。
 
 
  精靈村莊,是由精靈界來到人界的精靈們,唯一的固定聚落。不過,精靈村莊並不是只居住著精靈。
 
 
  偶爾,嚮往與世無爭的山林生活的人類,會來到這裡定居,甚至就在這裡傳宗接代。因為同樣是愛好和平者,兩個種族的居民相處的非常融洽。人類與精靈相戀而共組家庭的故事也有耳聞,只是礙於壽命差距,這些故事並不會完美就是了。
 
 
  總之,這裡原本是個接近理想的世外桃源。
 
 
  但是,這裡的居民們萬萬沒有想到,有一天,戰火的苗頭會指向這裡。外面即將有人攻打精靈村的謠言已經風聲鶴唳,精靈村長老馬上決定,將非戰鬥人員的精靈們,撤入森林更深處的精靈山谷。
 
 
  至於人類們,因為考量到對方的矛頭似乎只指向精靈村,所以長老希望居住當地的人類們能避開這場戰爭。其中,有願意隨著精靈們撤入山谷的,也有決定遷離森林,回到人類地區的。後者,就是現在走在森林中的這群人,他們的目標是魔奇村莊。
 
 
  「好煩啊!自告奮勇的小芙雅也就罷了,為什麼連我也要被那個智者妹妹叫來郊遊啦!」人群中,卻有一男一女,兩隻戰鬥裝束的精靈跟著隊伍。開口抱怨的這男精靈,雖然面容勉強符合一般對男性精靈「美男子」的印象,但是臉上輕浮的表情,卻不太符合精靈的高雅氣質。
 
 
  聽到他的抱怨,旁邊幾個人只是隨意笑笑沒有回應,似乎是習慣它的個性了。但是,一旁臉上略帶稚氣,金色短髮上綁著藍色蝴蝶結的女精靈卻忍不住對他說教了。
 
 
  「羅傑,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啊!你不是自己不幫忙準備防禦工事,說什麼你負責打架就行了?而且這森林變異越來越嚴重,產生很多厲害妖怪的,給我打起精神警戒四周啊!」女精靈一口氣數落了名喚「羅傑」的男精靈。
 
 
  簡單來說,他們是負責保護這個避難團的,現在的魔法森林,隨著變異擴大,魔物的級別也越來越危險。名喚「芙雅」的女精靈,當時自告奮勇的要來擔任護衛,其他人則擔心芙雅一個人應付不來,才又多叫了羅傑協助。
 
 
  因為隊伍中有許多老人、小孩的關係,行徑速度非常緩慢。如果是芙雅或羅傑任何一人獨自趕路,一天就能到達魔奇了,但是現在這個隊伍已經出發第三天了,仍然在魔法森林中打轉,因此羅傑才會「有感而發」的抱怨起來。
 
 
  「哈……小芙雅你太認真了啦!跟那個智者妹妹一樣,給你們這樣的人來指揮,真是有夠喘不過氣來耶!」對於芙雅的說教,羅傑仍然輕浮的回應。
 
 
  「什麼啦!因為長老要帶領大家進入精靈山谷,所以把防禦的指揮工作交給瑪那叔,現在瑪那叔又出去探聽情報,繧繧姐來代理指揮是當然的呀?利亞姆姐姐又才剛從西邊沙漠趕回來,必須好好休息。想一想,真的是你最閒耶!」芙雅又數落了一大堆。
 
 
  其實整體來說,羅傑這幾天在照顧大家,以及防禦魔物這些事情上做的挺可靠的,所以雖然講話隨便了些,倒沒有人會特別數落他什麼。就只有芙雅有這股傻勁,好像非矯正羅傑隨便的性格不可的樣子。
 
 
  其他人就當作聽相聲般,順邊趕走些避難的苦悶心情,隊伍就這樣繼續緩緩前進著。
 
 
  突然。
 
 
  「!」顧著拌嘴的兩名精靈,瞬間安靜了下來。
 
 
  「不是吧……我真的不記得這邊有……」芙雅的聲音突然放低,語調甚至有點顫抖。
 
  「隨著艾爾力量的散落,這些分布會一直改變啦!可惡……!」這些應該是常識,羅傑心裡也暗罵著自己不小心。
 
 
  避難的人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也跟著緊張了起來。小孩們都停止了嘻鬧,大人們不自覺的握緊了手上的行李。
 
 
  芙雅和羅傑,緩緩的舉起了各自的武器。漸漸的,聲響已經大到連一般人都能清楚聽見。
 
 
  一行人已經誤闖了魔物們的狩獵區。
 
 
  「!」然後羅傑又注意到另一件事,接近中的腳步聲,有其中一個聲響異常巨大。
 
 
  「他馬的,是塞亞噗魯!給牠噴火就不用玩了!芙雅,這裡交給你了,我去引開牠!」塞亞噗魯是狂化變種的噗魯當中,威脅性極大的一種,牠噴出的熊熊烈焰,就算是精靈戰士也難以應付。
 
 
  「等一下……啦!」芙雅話還沒說完,羅傑已經「唰!」的一聲,拔出了他愛用的白狼刀,往森林某個方向飛奔而去。
 
 



※    ※    ※




  沒有多餘的時間給芙雅猶豫了,除了賽亞噗魯以外,還有其他的魔物正朝這支避難隊伍虎視眈眈,而現在能保護他們的,只剩下芙雅一個人。
 
 
  芙雅架起了弓。因為天生體質較為纖瘦,精靈戰士通常是以輕便的武器為主,如羅傑一般以刀搏擊者算是奇葩;相較之下,以弓作為武器的芙雅,在精靈中算是平凡了許多。
 
 
  然而,芙雅手上的那把弓並不平凡。普拉西斯音速弓,又名天使的左手,以能趨動天使般的力量而聞名,而這把弓的頻率竟與芙雅意外的契合,因此村中長輩便將此弓贈與了芙雅。
  
  
  芙雅架著天使左手的姿態,觀察著四周的狀況。避難團的成人們各自抱著自己的孩子,瑟縮在一旁。芙雅預測著魔物們出現的方向,搶前數步擋在眾人前面。
 
 
  從森林中,搶先冒出來的,是兩隻小型艾特。原本艾特是一種溫和的生物,在艾爾碎片散落造成的變異之後,變成會亂攻擊人的兇暴魔物,而且還大量繁殖,只是繁殖後的艾特並不巨大,就如眼前出現的這兩隻。
 
 
  另一方面,三隻獸型生物也緊跟著從森林中緩緩出現。芙雅定睛一看,是兩隻狂熊噗魯帶著一隻布迪噗魯出現了,似乎是父母帶著子女一起獵食的樣子。布迪噗魯雖然是孩子,但是體型可也是有成人的規格的,更不用說比人類大上兩倍不止的狂熊噗魯了。
 
 
  艾特與獸型噗魯,兩種完全不相及的生物竟然會一同行動,究竟是牠們魔化之後產生相似的氣息,而誤以為是同類,還是有其他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只見其中一隻小型艾特,很快的鎖定芙雅為攻擊目標,雙手一招,地上冒出了一整排的荊棘刺向芙雅。芙雅輕巧的一躍避開了荊棘,蓄勁已久的弓弦放開了。
 
 
  「───────────!」射出的弓箭,發出了飽滿清亮的鳴聲,如美聲女子的歌唱一般。
 
 
  「天使降臨的歌聲」,精靈族人是這樣稱呼「天使的左手」所發出的箭音的,而只有歌詠者芙雅,能發揮出這把弓最完美的樂音。
 
 
  芙雅射出的,是作展翅雙白翼狀的魔法箭矢,挾著潔淨的光輝往小型艾特直撲而去。小型艾特趕緊吐出火焰彈,企圖抵消展翼箭的攻擊。光翼穿過了火焰彈,儘管勢道稍微減緩,但仍朝著小型艾特直撲而去。
 
 
  「──!──!」芙雅又追加了數箭攻擊,與方才的展翼箭不同,這次的魔力箭矢是規模較小的光羽箭,發出的歌聲也低斂了許多。雖然威力較弱,但是因為光羽具有「飄動」的性質,可以作出靈活的廣角射擊而難以閃避。
 
 
  行動緩慢的小型艾特,只能站著吃下了展翼箭以及數記光羽箭,「碰!」的一聲,被擊倒在地。芙雅心中為自己叫了聲好,信心也著實增加了不少。
 
 
  而剩下的魔物們,也很快的發現芙雅並不是能在遠距離應付的對手,於是,獸型噗魯一家三口,一齊大吼了一聲,來勢洶洶的往芙雅撲去。
 
 
  「──!──!──!」面對噗魯們凶猛的攻勢,芙雅連連拉動弓弦,在清脆的歌聲中,光羽箭如被風吹動的蒲公英種子,紛紛優美的飛向芙雅的目標。
 
 
  當先衝最快的一隻狂熊噗魯,果然因為光羽箭的攻擊而發出慘嗥,被迫停了下來。然而,衝在後面的另一隻狂熊噗魯,因為有了前面的掩護,避開了光羽,成功衝至芙雅面前,粗壯的手爪凶狠的往芙雅抓去。
 
 
  面對比自己巨大兩倍有餘的狂熊噗魯,芙雅保持著鎮定,反而縮著身子掠過了狂熊噗魯的巨爪,直接撲入狂熊噗魯的懷中,膝蓋奮力往牠的下腹踹去。
 
 
  狂熊噗魯吃痛,一面後退,身子一面縮了下來。芙雅趁機再度拉起弓弦,「咚!」這次弓箭的聲響明顯不同,這是純粹用於近距離強擊的弓術,「天使之拳」,用弓弦的震波直接對狂熊噗魯重擊。
 
 
  「吼!」狂熊噗魯怒吼著,被天使之拳擊退了五、六步後倒地。
 
 
  此時跟在最後面的布迪噗魯才跟了上來,牠運用小巧靈活的身子,繞過牠的父母(吧?)從側面突襲芙雅。但論靈活,芙雅卻更勝一籌,芙雅側身一記迴旋踢,馬上將撲來的布迪噗魯踹倒在地。
 
 
  芙雅熟練地順勢將布迪噗魯踩在地上,左右手已將弓架好,準備給予牠決定性的打擊。
 
 
  儘管芙雅一直住在精靈村中,從沒有真正和人生死交戰過,好歹她也是打過獵的,射殺布迪噗魯對她來說不算什麼。
 
 
  芙雅做得到的,更何況眼前的對象是魔物,她應當不會猶豫。
 
 
  芙雅需要保護很多人,在這樣的戰鬥中是不能猶豫的,芙雅做得到。
 
 
  芙雅可以做到的,只不過是隻魔化了的噗魯罷了。
 
 
  芙雅做不到。
 
 
  不管是不是魔物,此時帶著的恐懼與無助的眼神,是假不了的。「牠只是個孩子」的想法油然而生。和打獵的感覺不一樣,芙雅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見一隻即將被殺死的生物的眼神,過去從沒見過的。
 
 
  芙雅猶豫了。但是,在這樣的戰鬥中是不能猶豫的。
 
 
  被天使之拳擊傷的狂熊噗魯,憤怒的站了起來,比剛才更瘋狂的向芙雅撲殺而來;同時,剛剛沒有被攻擊的另一隻小型艾特,也抓準了時機,奸詐地往芙雅吐出了一顆火焰彈。
 
 
  芙雅瞭解到時機以失,將剛剛拉滿了的弓弦,轉向小型艾特的方向射去。
 
 
  「───────────!」展翼箭出擊,芙雅完全沒有時間確認箭矢穿過火焰彈射倒小型艾特,右腿放開了布迪噗魯,一個緊急滾地,險險閃過了狂熊噗魯的突襲。
 
 
  狂熊噗魯當然不會就這樣放過芙雅,牠花了好大的力氣轉過身來,再度向芙雅撲去。然而,此時剛站起來的芙雅,眼睛朝著另一邊,卻發現了另一件事情。
 
 
  一開始被芙雅的光羽箭擊退的那隻狂熊噗魯,似乎是轉移了目標,正朝著一對正瑟縮在一棵樹旁的母女逼近!芙雅大吃一驚,顧不得自己背後的威脅,趕緊對那隻狂熊噗魯拉動了弓弦。
 
 
  時間只夠芙雅射出一支光羽箭,中箭的狂熊噗魯,身體頓了一下。然後就在這一瞬間,芙雅感受到背部傳來劇痛,芙雅反射性的往前趨避,忍著痛楚轉過身來。
 
 
  面前的狂熊噗魯左爪染著鮮血,如果剛才芙雅的閃躲晚了一步,恐怕連脖子都被咬斷了。狂熊噗魯並沒有放過她,右爪緊接著又襲向芙雅,芙亞沒有餘力閃避,只得舉起弓硬架。
 
 
  一聲悶響。
 
 
  抵不過蠻力的差距。「天使的左手」被擊飛,芙雅拿著弓的雙手劇震至出血,身體被擊退了近十步,差點坐倒在地。
 
 
  耳中聽見背後傳來驚叫聲。芙雅意識到,自己已經退到了瑟縮著的人們的前面了。眼前的狂熊噗魯正緩緩逼近,背後是要守護的人們,餘光又瞄到剛才的另一隻狂熊噗魯,正重新逼近那對母女……。
 
 
  芙雅重新站好了架勢,儘管背部、雙手淌著鮮血,武器被打落,但是芙雅不能退。這裡的人們信任芙雅,芙雅必須帶著他們去避難。羅傑也信任芙雅,所以才隻身前去引開賽亞噗魯,所以芙雅不能退,哪怕只能用受傷的身體……
 
 
  「芙雅,趴下!」
 
 
  耳中傳入的女聲,說著荒謬的指令。發出聲音的地點似乎相當遠。
 
 
  (這聲音是……!)
 
 
  「快趴下!」
 
 
  芙雅依言趴下。然後她馬上聽見了自遠方急速接近的破空之聲,混雜著穿越樹枝與樹葉的聲響。
 
 
  眼前的狂熊噗魯發出慘吼,中箭倒地,中的是純粹由魔力構成的箭矢。聽軌跡似是從遠方的樹上發出的超長距射擊,芙雅更確信了。但是還不能放鬆,芙雅趕緊把目光轉向逼近那對母女的另一頭狂熊噗魯。
 
 
  似乎是聽到同伴的慘叫聲,激發了牠的野性,狂熊噗魯怒吼一聲,直接往那對母女撲去,芙雅完全沒時間搶救。
 
 
  赫然,黑影一閃,一個人影突然出現,擋在那對母女面前。
 
 
  芙雅看見了,一個面目粗獷的黑髮男子,用裝在左臂上的裝甲,擋下了狂熊噗魯的猛擊。然而,力氣上仍有差距,黑髮男子後退了半步,因後面有人而不能再退,只能用身體硬吃下了剩餘的力道。
 
 
  黑髮男子微微痛哼了一聲,但是眼睛仍銳利的盯著眼前的噗魯,同時右手已經握住劍柄。
 
 
  白光一閃。伴著大量鮮血。
 
 
  狂熊噗魯仰天嘶吼,退了幾步,便倒在血泊中,再也不動了。旁邊的大人們忍不住都遮住了自己小孩的眼。
 
 
  黑髮男子早已不是那嗜血的自己了。然而,與芙雅決定性的差距,在於當他遇到只能用血解決事情時,他絕對不會猶豫。這就是他的信念。
 
 
  黑髮男子默默的收起染紅的劍。同時,另一名金色長髮的女精靈,從森林另一邊奔了過來。她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魔物們,再看看黑髮男子。
 
 
  「雷文?」已經放心,只是想再更確定,所發出的示意。
 
  「嗯,沒事了。」黑髮男子直截的回應。
  
 
  長髮女精靈點了點頭,將視線轉向芙雅,看她打的全身傷痕累累,真是既生氣又心疼。
 
 
  「芙雅……」待要開口說些甚麼。
 
  「蕾娜姐姐……」芙雅也同時開口了。
 
 
  「蕾娜姐姐……」芙雅的心情似乎有些喜悅,但是又有點複雜「該不會,你已經交男朋友了吧?」又轉頭看看一旁的黑髮男子,雷文。
 
 
  在場眾人,只有極為細心的人才會發現雷文的表情抽動了一下;蕾娜則是瞬間啞口無言。
 
 
  (我和雷文已經那麼像了嗎?不對,應該吐槽的是,多年不見的第一句話就是問這個嗎?)
 
 
  面對這個從小如親妹妹般親密的玩伴,蕾娜還真是沒有辦法,只能把無數的吐槽點,連同本來要責備芙雅的話語,一同都吞回去了。蕾娜只是帶著關心,默默的走向芙雅,一面摸著她的頭,一面檢察她的傷勢。
 
 
  「啊!」芙雅又突然想起了什麼「羅傑!羅傑他在和賽亞噗魯搏鬥啊!」
 
  「羅傑?」這麼說來,蕾娜剛剛在樹上,好像真的隱約有看見另一隻精靈在戰鬥,只是當時無暇細看。
 
 
  「啊啊!這個不用擔心,我只是隨便去把賽亞噗魯引開而已啦!」羅傑聲音此時傳了過來,只見緩緩走過來的羅傑,全身也是傷痕累累,絕對不是他所為的「隨便引開」。
 
 
  事實上,面對如怪物般巨大的賽亞噗魯,為了不讓牠有噴火的動機,羅傑被迫與牠貼身肉搏。而貼身的同時,又要設法將讓牠漸漸遠離避難隊伍,其過程的辛苦是不言可喻的。
 
 
  (啊,小時後就聽說羅傑離鄉學習刀術去了,他的刀法還真狂野啊……怎麼說呢?風格有點像蜥蜴人戰士。)
 
 
  蕾娜在心中隨意評價著。
 
 
  無論如何,敘舊的同時,四人也繼續保護著避難隊伍重新啟程。雷文和蕾娜也才剛經過魔奇來到此處,算一算,應該能在天黑前到達吧!
 
 
  於是經歷有驚無險的意外的這群人繼續前進,然而在不遠處,更巨大的危機已經醞釀完成了,戰爭即將開始。正如在場每一個人都能預期到的。



--------------------------------

好久沒發文了
雖然不像上次長達三個月
不過還是要說聲抱歉
畢竟拖稿是會嚴重降低讀者閱讀興致的...

然後自創角色將陸續登場了
因為存在著偏離原本設定的可能性
還得請大家見諒呢

那麼希望我之後能穩定出文
感謝大家收看,晚安~
    
板務人員:

3377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