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314

【小說】散碎之光 第八回

樓主 守護之熊 andyoyo2727
散碎之光 第八回


  「欸欸……」進入艾德村莊之後,眾人一直默默的往前走著,彷彿受到周圍氣氛感染似的。就這樣過了幾分鐘,艾索德才忍不住開口。「你們會不會覺得,這裡怪怪的呀?」
 
 
  「的確,不太尋常。」雷文的面色凝重,並不輸給路上的艾德居民。
 
  「要找個路人問問嗎?」伊芙悄聲問一旁的蕾娜。
 
  「我想,直接去村長家問問看比較好吧。」蕾娜回答。走在最前面的她,似乎一開始就打定主意,往村長家的方向走著。
 
 
  艾德村的村長,霍夫曼,原本也只是長期在艾德經商的商人。因為年紀長,生意有口碑,深得人們信任,所以乾脆把他推舉為村長。
 
 
  不過,他的村長權限,也僅止於商業部份,因為艾德在名義上,是瓦利的領土,接受瓦利的管理與保護。霍夫曼則為了維護大家作生意的環境,極力爭取各種自治權利,例如艾德守備隊,便是艾德村裝的自主團體,能夠比瓦利的軍隊更有效的保護居民的安全。
 
 
  無論如何,乍來到艾德,有事去拜訪一下霍夫曼,絕對是不二的選擇。
 
 
  之前來艾德的時候也拜訪過的,小隊成員們憑著印象找到了村長的家,敲了門之後,村長的家僕把眾人引了進去。僕人帶領大家在客廳坐定,奉上了茶,緊接著霍夫曼便從裡間走了出來。
 
 
  「艾爾搜查隊的各位啊,你們是班德王國派來調停這件事的嗎?」眾人打過招呼後,霍夫曼便開門見山的問了,但這問題卻讓小隊隊員們摸不著頭腦。
 
 
  「其實,我們是為了其他事情來到艾德,但發現這裡似乎有些異狀,才來請教您的。」蕾娜代表大家回答。
 
 
  「艾德究竟怎麼了呢?人變少了,大家也都怪怪的。」艾索德問。
 
 
  「原來如此……看來你們不太清楚最近這裡的事啊,那請讓我跟各位解釋吧。」霍夫曼便以一貫舒緩雍容的語調,向他們解釋最近艾德一帶的情況。
 
 
 

※   ※   ※

 
 
 
  如果你在這塊大陸上,隨便找一個路人,問他:「在這裡勢力最大的國家是誰呢?」十個人當中大概會有九個人回答:「班德王國。」
 
 
  的確,就算是這個渾沌的時代,班德王國的實力仍然是眾多國家、領主們無法忽視的。然而,許多其他國家的首領,心裡卻已經輕視了班德王國。
 
 
  艾爾之石破碎之後,世界陷入了一片混亂,班德王國內部,也頻傳政變危機。國王被暗殺、貴族們為了爭權而明爭暗鬥。貴族們為了壯大勢力,各自拉攏軍隊、連絡其他地區的領主、打壓異己。一年之間掌權者換了六人,每個人都是甫一上任,就找盡各種藉口將對手處刑,但不久後又被拉下台。當時,雷文就是在這波內亂中險些喪命。
 
 
  沛塔神殿公會、瓦利城堡、納斯德聯合王國等各種勢力,都想趁機介入班德的內亂,以獲得更多利益。然而,此時,貴族在內鬥中急速衰退的班德王國,平民勢力卻崛起了。
 
 
  班德王國司祭部出身,王國中的首席祭司,也是一名二十多歲的女魔法師,如旋風般迅速掌握了權力。
 
 
  亞莓‧希莉梅。雖然以年紀輕輕就進入司祭部,早前就小有名氣,然而完全沒有人想到,她會坐上女王的大位。據說,她獲得了王國中最精銳的「紅色騎士團」支持。更想不到的是,在大陸上實力僅次於班德的沛塔神殿公會,率先承認了這位班德的新統治者。
 
 
  緊接著,原本不問世事,自從艾爾之石破碎後才開始積極介入人間的精靈族,宣布與班德的新國王,在艾爾相關事情上合作。新女王希莉梅馬上成立了艾爾搜查隊,積極介入各國關於艾爾碎片的搜查事務。因此後來,如蕾娜這樣的精靈才能順利加入艾爾搜查隊。
 
 
  對內,希莉梅女王以懷柔政策對待剩餘的貴族,用金錢與土地換取他們的權力,再加上女王掌握了軍權,王位很快的鞏固。事情發展之快,令想趁機介入班德王國政治的各國措手不及,只好相繼承認了班德王國的新政權。
 
 
  一切,都像是事先預謀好,如閃電般進行。
 
 
  但是,在各國統治者心中,仍然深深看不起這位年幼的希利梅女王,開始對班德進行挑釁。在大陸偏僻地帶新成立的「納斯德聯合王國」,簡稱納斯德王國,打著「重返人類與納斯德和平共處的美好時光」的旗號,不顧班德王國的約束,積極開發納斯德兵器。
 
 
  沒有人得知這個新納斯德王國的掌權者,到底是人類,還是具有智慧的納斯德。然而,納斯德王國所生產的,至少就一般人所見,都是沒有智慧的兵器。有傳聞說他們曾經派員至古老的納斯德發源地,厄泰拉島,考察。沒有人活著回來。
 
 
  這裡才要進入霍夫曼要與小隊成員敘述的重點。
 
 
  瓦利城堡,原本在表面上,還對班德王國的新政權畢恭畢敬。至少,在第0小隊前幾次經過艾德,瓦利都還有派人致意。但是,瓦利觀望著情況,在逐漸確認班德王國實力大不如前之後,瓦利的行為越來越囂張。
 
 
  瓦利強徵其領地,艾德的稅收,只為了跟進納斯德王國開發新兵器。一開始還是低調進行,但在確認了班德無力制約納斯德聯合王國之後,瓦利更是囂張跋扈,將稅率越調越高。漸漸的艾德的商人們受不了了,打算另覓做生意的新場所。然而,許多人已經在艾德置產定居,瓦利更以此要脅,如果艾德村民不合作,將以武力鎮壓艾德。
 
 
  事情至此,班德果然沒有出來制止瓦利,瓦利已經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而艾德的村民們已經忍無可忍。
 
 
 
 

※   ※   ※
 
 
 
 
 
  「我們已經正商議反抗瓦利統治,艾德應該要有保護自己的力量。」霍夫曼仍用他緩慢的語調這麼做結。如此敢在外人面前宣稱艾德的獨立,一來是因為對方是艾爾搜查隊的公正立場,二來恐怕是對艾德自己的武力有些信心。
 
 
  小隊等人聽了霍夫曼的話,也發覺事態已經非常嚴重。
 
 
  「事實上,我們手上握有的艾爾之石碎片失竊了,對方還留下字條,自稱是瓦利。」蕾娜對霍夫曼說。
 
 
  「難不成,瓦利根本不把艾爾搜查隊放在眼裡?」霍夫曼所說,不把艾爾搜查隊放在眼裡,更代表不把搜查隊背後的班德王國放在眼裡。從剛才的敘述當中,似乎霍夫曼也對班德軟弱的態度略有不滿。
 
 
  「有可能是瓦利直接挑釁,但或許有可能是他人栽贓?」蕾娜說。
 
 
  「比對一下就知道了。」伊芙插口道。
 
  「比對?」眾人愣了一下。
 
  「那個印章。」艾索德等人這才想起,那竊賊留下的字條,蓋有號稱是瓦利的印章。
 
 
  霍夫曼正為艾德的事情焦頭爛額,本不想太過理會他們碎片失竊的事情。但轉念一想,如果能把艾爾搜查隊拉到同一戰線,不管在名義上或實力上,一定會對艾德有所幫助。
 
 
  念頭至此,霍夫曼便走入房內,拿出了一張瓦利所發的命令書,上面也印有瓦利的印章。蕾娜從包包中拿出竊賊的字條,經過比對,除了墨水的痕跡之外,可說是一模一樣。
 
 
  「是了!」艾索德好像發現海底寶藏般的喊著。
 
 
  「這麼說吧。」雷文比對兩個印章後,說道「我們還是不能排除嫁禍的可能性。但光從瓦利最近的舉動來看,艾爾搜查隊已經不能放任瓦利妄為。」
 
 
  「意思是說,你們願意幫助我們艾德村莊囉?」霍夫曼難掩喜悅的問道。
 
 
  「當然!我要去找瓦利,把他痛扁一頓!」艾索德以第0小隊隊長的身分喊道。從在貝斯馬村莊認識瓦利這個名字開始,艾索德聽到的淨是瓦利的負面消息,此時已經義憤填膺,恨不得馬上殺入瓦利城堡。
 
 
  雖然蕾娜擔心輕率行動反而會讓事情更無法收拾,但是既然艾索德和雷文已經同意,而且也想不到更好的解決辦法,經過一番思考,也點頭同意。而伊芙更不會有意見。
 
 
  「實在是太感謝了!我代表全村的人感謝你們!」霍夫曼感動的站起來,握住了艾索德的手。
 
 


※    ※    ※


 
 
  眾人又轉往艾德守備隊,確認之前託管得艾爾碎片,幸好還完好的保管著。為了以防萬一,眾人便取回了碎片。之後,他們便返回旅店休息。
 
 
  明天,艾德守備隊將特別為了小隊的成員們召開臨時戰鬥會議。小隊成員經過經由陡峭的山路,日夜趕路來到艾德,為了爭取休息時間,很早就準備要入睡了。
 
 
  「這股緊張的態勢,瓦利應該不會看不出來吧……」蕾娜在旅店走廊上往窗外看去,此時正是晚飯結束的時刻,平常的艾德,這時應該還頗為熱鬧。然而,現在的艾德街道,卻如入夜一般寂靜。
 
 
  艾德村莊因為機能的特殊性,的出入管制十分寬鬆,就算是戰爭一觸即發的態勢,好像還是差不多的情況。在這樣的狀況下,瓦利應該很輕易就能得知艾德即將發動革命才對。
 
 
  但是,瓦利並沒有採取實際的軍事行動,只是日復一日的繼續要脅艾德村莊。難道瓦利是徹底的輕視艾德人民的反抗能力了嗎?
 
 
  「恐怕他也有所準備了吧。」雷文在一旁說道。兩人都正要各自回房。
 
 
  「倒是……雷文,你還記得利奇礦山曾經被納斯德大舉入侵的事嗎?」
 
  「記得,怎麼了?」
 
  「絲泰拉不是提過,班德王國有派人調查?我後來有去查過,王國雖然後來有提出針對那次事件的報告書,但是敘述得十分模糊。因此,有傳聞說,班德派出的調查隊,在利奇礦山被殲滅了,班德為了壓住消息,因此將那次事件草草了結呢!」蕾娜說著。雷文聽了,想起他們曾在利奇礦山發現班德的騎士用劍,如果與傳聞吻合的話……。
 
 
  「瓦利可能對這件事有了解,所以更輕視了班德吧!雖然沒有證實,但那些納斯德,是由納斯德王國生產的話,班德就是吃了納斯德王國一個悶虧。」
 
 
  「哼,班德喜歡多管閒事,但辦事效果不佳倒是真的。」雖然後來雷文為了贖罪而回到班德王國,但對班德的印象似乎依舊不好。
 
 
  蕾娜擔心雷文觸及傷心的往事,便說:「好了,趕快回房休息吧!我也要去睡了。」
 
 
  「知道了,早點休息吧。」雷文回答。
 
 
  蕾娜便進入了自己的房間。艾索德很早就已經在房裡呼呼大睡了,然而雷文心裡想著各種事情,尚未有睡意,便信步從後門走出了旅店外。
 
 
  在艾德這家旅店算是平價的等級,然而旅店後方的景致卻分外幽美。中間有一池雅致的水池,池邊的假山,看得出經過一番精調細琢,幾朵紅色的小花,零星的點綴著四周。旁邊有許多露天的桌椅,平常供旅客一邊吃著點心,一面觀賞著後院造景。
 
 
  現在是寂靜的夜晚,這後院了無人跡,潺潺的流水聲成為唯一的樂章。今晚沒有月亮,因此夜空比平常更為黯淡,只有稀疏的星星,光芒零落的映在水中。水裡的魚兒,懶洋洋的在星星的倒影上穿梭了幾回,便似失去興趣般游開。
 
 
  雷文緩緩的靠近水池,浸淫著這比平常更像夜晚的夜晚,驀然,發現似乎有人影佇立在水池邊。那人緩緩的回過頭來,原來是伊芙。
 
 
  「還沒休息嗎?」雷文隨口問道。
 
 
  伊芙搖了搖頭,算是回應。雖然相處時日已經很久了,但是因為兩人性格的關係,單獨談話的場合意外的少。
 
 
  雷文也緩緩的走到池邊,兩人默默凝視著池中的魚兒們好一陣子。似乎也被周圍的氣氛感染一般,那些魚只是無精打采的漂動在池水中而已,連多餘的聲響都沒有發出。除了原本的流水聲以外,四周還是一片寧靜。
 
 
  然後,好像是突然想起什麼般。「那,伊芙啊。」雷文沉默的語音,並沒有「劃破寂靜」之類的感覺,反而像是融入了四周的寂寥,成為夜空的一部分。
 
 
  「?」伊芙轉過頭來望向雷文。琥珀色的眼珠,在黑暗中帶著仍然如平時一般吸引人的光彩。
 
 
  「我有兩件事,可以拜託妳嗎?」











-----------------------------

是因為暑假所以變懶了嗎...

這次又拖稿了


結果這次寫了一堆背景設定

雖然可能有一半以上都是故事劇情不會用到的廢話...


嗯,總之就請大家見諒囉

就請慢慢觀賞吧
     
板務人員:

3378 筆精華,02/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