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278

【小說】散碎之光 第六回(下)

樓主 守護之熊 andyoyo2727
散碎之光 第六回(下)


  艾索德和伊芙在運輸船中全力奔馳著。伊芙能夠利用那斯德核心,感應艾爾能源吸收器的位置,但飛船的結構複雜的如迷宮一般,就算能感應位置,還是無法順利到達想像中那「機房」的存在。


  路上偶爾有警衛兵擋道,並不構成威脅。啪搭啪搭,兩人轉進一個樓梯往上跑,一座老舊的門出現在眼前,打開門,門沒鎖,艾索德探頭出去左望右望。


  「啊?怎麼又回到甲板上?」艾索德望見的,又是籠罩著黑夜的天空。伊芙跟著走了出來,閉著眼睛稍微感應了一下四周。


  「別擔心,這裡是甲板的另一邊,我們正在接近目標。」正說著,伊芙忽然心生警訊,一股巨大的納斯德能量正再接近。


  「有殺氣!」艾索德很快的也感覺到了,一轉身,凌厲的青光在眼前一閃。艾索德急忙橫劍揮出。清脆的一聲響,艾索德知道自己千鈞一髮的檔下了致命的攻擊。艾索德趕緊舉著劍,雙腿微弓,擺出了迎敵的架勢。


  眼前的納斯德,長的和之前遇到的大不相同。身形比一般人類還矮小了些,全身有鐵殼包覆,更讓人警戒的,是它雙手拿著的鮮綠色的光束雙劍。這納斯德正舉著雙劍,身上發出「嗶嗶!」的警告聲,一副正要往前撲殺的架勢。威脅性,比剛剛遇到的,顯然都大了許多。


  「誰?」伊芙的語氣變得十分嚴峻,好像是正審問下屬的女王一般。艾索德詫異的看著伊芙,不知她為何會開口對一個機器問話。


  「嗶嗶,九號,嗶嗶。」沒有嘴巴的納斯德,不知從哪裡發出了聲音回答。


  「九號?是說前面還有一到八號嗎?」艾索德搔了搔頭。伊芙不言,只是定定的看著九號。


  (分析完成。外表相似度93%,結構相似度54%,性能比67%。很厲害的武士仿造品。)


  「那個,伊芙,你急著要去機房對吧?那我來對付這傢伙吧,它看起來要花不少時間。」艾索德突然這麼說道。伊芙稍微嚇了一跳,回過神來,才說:「好,但是你可以幫我留著這傢伙嗎?」


  (尋找中樞裝置,還是比眼前這個重要些。)伊芙這麼想著。

  「沒問題!」艾索德揮了揮劍。


  「加油。」伊芙說完,便緩緩走開,又回頭看了艾索德幾眼。艾索德對她舉起了大拇指,伊芙點了點頭,才快步離開。


  「讓你久等了!」艾索德再度站好架勢,舉起劍對著九號。九號的架勢從剛才到現在完全沒有改變,仍然是雙手舉著劍,身體前傾似要撲上前。艾索德見它不動,便大吼一聲,在劍上燃起了烈火,從側面往九號砍去。幾乎是同一時間,九號手上的青光也飛動了起來,以流星般的弧度往艾索德突刺而去。




※    ※    ※




  從空中突襲進入的零星納斯德,攻勢終於被控制住了,絲泰拉趕緊趁空跑到東南戰線去關心狀況。此時,生還的保安隊員都已經退入柵門內,貝斯馬村莊在東南邊的入口,設置了如堡壘般的圍牆,此時派上了用場。


  村莊的柵門緊閉,還有許多破損的家具被堆在門邊,是防止敵人破門用的。牆邊有許多隊員使用裝置在牆上的十字弓射擊,在角落則是有一群隊員正在療傷,看到絲泰拉走來,恭敬的打了招呼。絲泰拉點頭回禮,放眼望去,許多熟識的隊員都沒看到,絲泰拉心裡知道他們恐怕不在了,但表面上仍然不動聲色。


  蕾娜也正在角落,低著頭幫一名受傷的隊員包紮,那隊員擺著一副「幸好我有受傷」的幸福表情,享受著蕾娜的包紮。絲泰拉莞爾著走了過去,一邊問:「蕾娜,你還好嗎?」


  蕾娜抬起頭來,看見是絲泰拉,笑著跟她打招呼。絲泰拉走近了,才發現蕾娜臉色蒼白,全身衣服上面染了不少血漬,看起來流了不少血。


  「傷的不輕啊,沒事吧!」絲泰拉驚訝的說。
  
  「沒事的,都是外傷,也都包紮過了。」蕾娜笑著回答,心想在這麼大群人中療傷還真是有些不方便,幸好是幾名女保安員帶著她到附近的小屋包紮。蕾娜手上沒有停下來,說話當中,已經將那名受傷的隊員包紮好了。


  「好了,沒事了。」

  「謝謝蕾娜小姐!」


  「好啦!看你這副德性,快跟我報告狀況!」絲泰拉半笑著催促那名隊員。


  保安隊員訴說著,蕾娜在旁補充。敘述保安隊如何在村外迎戰納斯德兵團,如何被擊潰,如何撤回村中。幸好村莊最近防禦工事做的不錯,納斯德的攻勢也缺法組織性,所以現在就利用入口的堡壘與納斯德僵持當中。說到慘烈處,連絲泰拉也不禁搖頭嘆息。

  「也談談你那邊的狀況吧,絲泰拉?我想知道,那些納斯德,看起來有沒有以某處為目標攻擊呢?」蕾娜好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突然問道。


  「以某處為目標?好像沒有啊?他們到處飛來飛去搞破壞,讓我們很疲於奔命呢!」絲泰拉不假思索的回答。


  (並未以某處為目標?那這些看起來不會思考的納斯德,真的只是純粹是隨機攻擊?還是這些攻勢是幌子……)
  

  正當蕾娜沉思的時候,圍牆那邊有人喊了起來:「大家注意!那些機器發動第四次攻擊了!」


  蕾娜聽了,便中斷思考,隨即拿起戰弓。「啊,閒聊太久了,要趕快繼續戰鬥了呢!」蕾娜說著,撥了撥因為戰鬥而略顯散亂的金色長髮。周圍的人也拿著武器站了起來。


  「那不好意思,這裡還是得麻煩你們了,我再到其他地方坐陣。大家加油啊!」絲泰拉最後一句話喊得響徹雲霄,周圍的隊員也大聲回應。有的喊:「好!」有的說:「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看著隊員們仍然鬥志高昂,絲泰拉稍微放心的笑了。




※    ※    ※
  



  (終於找到了!這裡應該就是駕駛室。)


  雷文來到了一間艙房,艙房正中央有個巨大的舵,舵的前面,透明的玻璃窗視野廣闊。


  「沒有人掌舵?」雷走到了舵前,飛船目前就只是在貝斯馬尚空來回盤旋,的確沒有什麼明確的行徑路線。雷文雙手抓起方向盤轉了轉,試著改變方向。


  「可行的。可是該往哪裡開?」雷文心理想著,這主人不明的飛船,讓它撞毀也罷,但是船上的人也會遭殃的。迫降呢?這麼大的飛船停在附近,恐怕會造成附近居民的困擾。


  「那,這麼辦吧。」雷文將方向盤轉了個方向,讓飛船筆直的朝著大海的方向,遠離著貝斯馬航行而去。雷文將舵的方向固定住。


  「要飛到哪裡我管不著了,希望他們兩個會注意到,別被載到了不知名的地方都不曉得。」雷文這麼想著,同時背起了預先準備好的降落傘,迅速離開駕駛室。




※   ※   ※




  九號的劍勢凌厲得出乎艾索德的意料之外,兩把綠色的光束劍如狂風暴雨般襲向艾索德,攻擊速度之快,幾乎超越了人體的極限。艾索德前幾招遭到一輪搶攻,差點措手不及。


  但這輪猛攻也正好驚醒了最近低迷不振的艾索德,凌厲的劍勢激起了艾索德的好勝心,艾索德站穩了步伐,擺出正規騎士的防守架式。只有不動如山的防守,才經的起狂風暴雨的攻擊。艾索德一面默念這句口訣,一面抵擋,一面觀察著九號的攻擊模式,企圖找出突破點。


  艾索德對於手持雙劍的敵人並不陌生。艾索德的姊姊,便是使用雙劍的好手。但是姊姊的劍從來沒有那麼迅速,也沒有那麼凌厲。姊姊舞劍的身影如蝴蝶一般優雅,姊姊的劍勢如流水一般流暢、圓潤、還有……無法阻擋。


  有一次,姊姊的一位老朋友,似乎是在各地流浪修行的浪人,到家裡來作客。那浪人表演了幾手劍術,快的無法用眼睛捉摸,深深震撼了艾索德幼小的心靈。後來,艾索德問姊姊:「姊姊,為什麼你不會那個浪人哥哥那麼快的劍術?那個看起來比較帥!」


  姊姊笑了笑:「我真的無法做到這樣的劍法呢!但是姊姊我也有自己的風格。艾索德你也一樣喔,你以後也會走出自己的風格,你要走那位浪人哥哥的快速風,姊姊也不反對喔!但是在這之前,我要先把你的基本功磨練好。」說到這裡,姊姊的眼中又閃起了邪惡的光芒。


  姊姊的魔鬼訓練啊……現在想起來,還真懷念呢。
  

  眼前的九號,它又有什麼風格呢?艾索德漸漸看清楚了,九號終究不是製作精密的納斯德,它確實比剛剛那些警衛兵高階了些,然而,它的攻擊方式仍然太單純。艾索德又擋住了一波連續刺擊十八下的快攻,抓到了空檔。


  「無限之刃!」艾索德的劍燃著烈焰,將力量發揮到極限,利用空檔進行一連串的搶攻。舞著火燄的大劍,從各個方位不斷的往九號身上招呼。九號回防的動作卻也很快,雙劍擺成十字狀,邊擋邊退,身體還發出聲響:「嗶嗶!真的很痛!」


  無限之刃的連環攻擊確實猛烈,但是只要有一定程度的人都擋得下來,九號也不例外。艾索德一連砍完了十餘劍,終於停止攻擊作收劍貌,九號也隨即解除防禦準備轉守為攻。


  然而在這一瞬間,艾索德從不可思議的角度,又劈了一劍。這一劍的力道比剛剛都更猛烈,前面的幾劍,其實都是在為最後一擊蓄勁,當對方防守鬆懈的時候瞬間突襲。九號猝不及防,被重劍狠狠砍在腰部,發出響亮的金屬撞擊聲。


  如果對方是人類,這一擊已可置他於死地,但這次換艾索德忘記了一件事,對方的身體是金屬做的。儘管劍擊和烈焰足以造成某種程度的傷害,但要擊倒九號,是遠遠不足。


  九號一邊響著:「嗶嗶!請你住手!」一邊近距離雙劍突刺,迅速的反擊艾索德。艾索德來不及格檔,只好抽身急退,身上衣服被刺破了兩個洞。九號刺完,馬上頭部一抬,一道雷射光飛襲艾索德。艾索德只能側身閃避。


  九號的攻擊並不因此停歇,雙劍再度畫成兩道流星,往艾索德左側刺去。艾索德剛才側身閃躲雷射光,面對九號從左側的襲擊,右手的劍來不及回防,情急之下,左手運動魔力在空中虛抓,產生了小型的爆炎,將兩人震開,艾索德順勢與九號拉開了距離。


  九號在退後中仍然發射了雷射光攻擊艾索德,這次艾索德正面還了一記火球,兩招抵銷。在火球與雷射光交激產生的爆炸中,九號從空中躍起,身體高速旋轉,將雙劍轉成了銳利的圓盤,從空中往艾索德襲來。


  艾索德心念一動,想起適才運用風之痕刺穿納斯德警衛蜂,而此時九號從空中攻擊雖然狠辣,但是也有無法閃躲攻擊的缺點。主意打定,艾索德蹲低在地面,右手以劍護頭,左手則在地上一按。


  周圍的空氣被驅動了起來,九號沒有改變姿勢,繼續旋轉著撲向艾索德。驀然,艾索德大喝一聲:「狂野之風!」地上由氣勁組成的利刃,鑽刺而上,再度刺中九號的腰部,而且正刺在剛剛艾索德砍中的部位上。雖然無法刺穿,但是九號的身體已經被刺破了一個洞。


  雖然受到阻礙,身在空中被刺的九號,還是沒有停止攻擊,左手光劍迅速無倫的刺向艾索德頭部。艾索德不願放棄大好機會,大喝一聲,劍上的烈焰燃起,往九號身上的破洞狂刺而去,對九號的反擊,只稍微側頭閃躲。


  爆焰聲、血濺聲、金屬破裂的聲音交織在一起。




※   ※   ※




  一間陰暗的密室中,沒有燈光,但是中央有一個微微發亮的機器正在運轉。
  

  「就是這個了吧。能吸收附近的艾爾之力,供應這個地區的機械運作。」伊芙緩緩走近那個裝置。附帶一提,它不願稱呼現在在外面和人們打仗的機器為納斯德。
  

  納斯德族一向需要艾爾的力量才能運轉,艾爾力量的集合體,是艾爾之石,或是它的碎片,並無法輕易到手。很早以前,納斯德族早就發明了吸取空氣中微弱的艾爾之力的裝置,但是因為某些原因,納斯德族還是滅亡了。最後僅存的裝置,現在在伊芙的體內。


  「可是,沒想到,竟然又有人能把這樣的裝置做出來。」伊芙用手撫摸著發光的機器,一面細細觀察它的結構。


  因為事關這附近所有納斯德的命脈,這機房是極嚴密封鎖的。只是,當然擋不住伊芙的鑽頭。


  「破壞它嗎?」只要破壞這裝置,這次的危機就解除了。然而,伊芙呆呆望著這發光的機器,遲遲捨不得下手。



----------------------------------

哇,沒想到這篇進入的精華區

感謝板務青睞

這樣我得更努力才行了呢

路過的人也回個文吧?

就算是看了第一行就看不下去,也跟我說一下 @@
    
板務人員:

3377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