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271

【小說】散碎之光 第三回

樓主 守護之熊 andyoyo2727
散碎之光 第三回 


 早晨。
 

  蕾娜獨自在艾德訓練場的靶場進行基礎的射擊訓練。原本早餐之前已經晨練完畢,然而蕾娜認為今晨的練習不夠完整,因此在搶先吃完早餐後,又獨自來到靶場練習。幾乎每箭都是命中紅心。蕾娜嘗試著各種不同的角度射擊,沉浸於自己的訓練當中,渾然沒察覺到伊芙緩緩走進靶場。
 

  過了一會,當蕾娜對自己的表現滿意的點了點頭,轉過身準備稍做歇息時,才發現伊芙正坐在一旁,似乎正等著自己。
 

  「啊,伊芙!抱歉,來很久了嗎?」蕾娜趕緊上前招呼伊芙。
  「不會,其實才剛來一下。」見蕾娜馬上親暱的坐到自己旁邊來,伊芙略顯靦腆。
 

  「那個……我是要來跟妳說,今天早上搜查總部的人會來,好像還帶著新的委託人的樣子。」
 

  「哦?也是,我們也已經休息了兩周了呢。但是之前的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嗎?」
  「好像是,還沒有消息。」伊芙微微聳了聳肩。
 

  雖然幾乎確定是納斯德王國在協助班德斯,但是一切證據不足,班德王國也沒有辦法搜到納斯德王國的地盤去。納斯德的裝甲當時被伊芙都拆成廢鐵,因此都只被當成廢棄兵器回收掉了。之後除了各地開始通緝班德斯之外,就沒有其他消息了。
 

  見時間尚早,蕾娜便邀伊芙一起練習,兩人在練習場一起練習了一番,才回到旅店和眾人會合。




※  ※  ※




  會客室的外面,艾爾搜查隊總部的使者,與第0小隊的隊員們,引見了新的委託人。
 

  「這位是來自貝斯馬村莊的恰恰波可,這邊是我們的隊員們。」雙方互相握手寒暄了幾句。
 

  「哇,這就是蜥蜴人族嗎?」愛莎不禁興奮地叫了起來,蕾娜趕緊用手肘頂了頂愛莎,提醒她要有禮貌。恰恰波可則只是點頭微笑。
 

  「那麼,艾索德隊長,在下就不參與你們的會議了。另外,除了委託,總部還有打聽到貝斯馬一帶有傳出艾爾碎片的消息,希望您能稍微注意一下。那祝你們順利。」使者則趁機把艾索德拉到一邊,向艾索德提醒了一些事情,艾索德一一答應後,使者便先退到外面去了。第0小隊的成員們,沒有互相統屬的關係。但是在名分上,隊長的確是登記艾索德的名字。
 
 

  於是,眾人在會客室坐定,恰恰波可開始說明委託內容。這是有關於貝斯馬地區最近發生的危機。
 

  「波可波可。在貝斯馬,原本住在村莊中的人類,和住在山脈一帶的蜥蜴人們是和平共處了。而我也一直做為蜥蜴人的代表,長期住在貝馬斯村莊。
 

  但是最近,波可波可,這樣的關係卻出現了大改變。蜥蜴人們突然幽禁了人類代表,並對貝斯馬村莊發動攻擊,至今已經發生三場激烈大戰,雙方都死傷慘重。但是蜥蜴人並沒有停下攻擊行動。
 

  我身為蜥蜴人的代表,自然也遭到懷疑。波可波可,但是我不認為我的同伴們會平白做出這種事來,最後人類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負責調查這件事的真相。
 

  然而,我竟然被蜥蜴人拒絕進入我們蜥蜴人的地方。我更感覺事態嚴重,決定尋找第三者的外援。然後,便透過層層關係,找到了你們。以上是我的簡短說明,波可波可。」恰恰波可說完後,深深呼出了一口氣。小隊隊員們互相看了幾眼。
 

  「請問根據你對你們部族的認識,有沒有人可能對村莊的人類產生敵意呢?」然後還是由蕾娜起先發言。
 

  「我的好朋友,也就是我們的族長,貝羅克,是個善良且愛好和平的人。就算有人有怨言,他也應該不會容許這種事發生的,波可波可。更何況,我們部族的人民們都是純樸守德的勇士,絕是會隨便傷害人的,波可波可。」波可回答。
 

  「你有辦法那麼肯定嗎?說不定那貝羅克族長長期對人類有積怨甚麼的。他們不是還不讓你回去嗎?你沒有理由那麼相信他們。」雷文提出質疑。
 

  「我也很疑惑,波可波可。所以我才想請求你們幫忙找出真相。」
 

  眾人又沉默了一會,然後是伊芙提出了疑問。「那些攻擊村莊的蜥蜴人們,神情有甚麼特別的異狀嗎?我的意思是說,有沒有精神異常的可能性?」伊芙想起的,是不知多久以前,那一雙又一雙空洞的眼神,一個個失去靈魂,只剩下殺戮的軀殼……。
 

  「啊啊,我想起許多被俘擄的同胞們,精神都很混亂,我想問他們些事情,都問不出來。波可波可。」精神操控。眾人一個接一個的想起了這個字眼,然後,目光逐漸都轉到在場唯一的魔法師身上。
 

  「嗯……,就我所知,精神操控的法術有很多種,其中的確不乏被操縱者會陷入精神混亂的症狀。可是,還沒聽過能操縱一整個部族的呀……這太恐怖了!」愛莎思考著各種可能性,並一邊回答。
 

  「我的專長是鍊金術,對這方面不太熟悉呀,波可波可。」恰恰波可略顯沮喪。
 
  「如果有一大堆人同時施法呢?」艾索德考慮道。
 
  「雖然有可能,但是這樣產生的魔法力場會很容易感覺到,施術的位置很快便會暴露了。對施術者們來說既危險又工程浩大。」愛莎仍在繼續思考,一面回應艾索德。
 

  「沒關係,我們還是先往這方面想好了。波可先生,就您所知,蜥蜴人是否有和哪裡的魔法師結過仇?或是您們自己內部有擅長這方面法術的人在呢?」蕾娜轉而對恰恰波可問道。
 
  「前者我是沒聽說。後者嘛,波可波可,我們蜥蜴人道是有一群以卡亞克為首的咒術師團隊……等等,卡亞克?」恰恰波可似乎突然想到了甚麼。
 

  「怎麼了嗎?」其他人趕緊追問。
 
  「突然想到,已經一陣子沒聽到他的消息了,搞不好跟這個有關,波可波可。」
 
  「那麼我們暫時找到調查目標了。打探卡亞克的消息,最好也能找到貝羅克最近的情況。要是能找到一、兩隻可以問話的對象就好了。」雷文對目前的對話做了個結論。
 

  「那個……,如果那些俘虜是因為法術影響而精神異常的話,我或許有能力讓他們暫時清醒過來。」愛莎舉起手這麼說道。
 
  「那可好極了,波可波可,感謝您,小姐。」恰恰波可站了起來,恭敬的行了禮。
 

  大家再針對各種細節進行推敲,然後開始行前的準備。隔天,小隊隊員們便和恰恰波可一同出發,目標是貝斯馬地區。



※  ※  ※



  日落的彩霞,把天空染成了鮮豔的紅色。一艘小船,獨自順著澎湃的貝斯馬河航行。行經貝斯馬峽灣,水流轉速,只見船隻在彎曲的河道中穿梭,轉瞬間便消失在左側那座山的一隅。
 

  船上坐著的是艾爾搜查隊第0小隊的五個人,面對如此壯闊的景致,他們難得有閒情逸致欣賞。現在,他們正坐在甲板上,吃著不怎麼好吃的旅行糧食做為晚餐。
 

  船的目的地,也就是小隊的目標,位於貝斯馬山脈中的巨龍山谷。因為是寸草不生的火山地帶,這裡人跡罕至,但是,傳聞中蜥蜴人的一座古老秘壇位於此處。
 

  小隊會乘著船前往巨龍山谷,是為了尋找行蹤成謎的蜥蜴人咒術師,卡亞克。在經過前一陣子數日的調查,眾人從幾名被喚醒的蜥蜴人口中,探知最近蜥蜴人突然變的狂暴,並且,正好同一時間,卡亞克的行蹤成謎。小隊也拜訪了貝馬斯村莊的幾名保安隊員,他們也發現,最近蜥蜴人的神情「十分古怪」。
 

  小隊又好不容易逮到了一名蜥蜴人咒術師,經過愛莎的精神魔法,以及眾人的連番追問之後,終於得到了卡亞克的行蹤,也就是位於巨龍山谷的祭壇。也多虧了恰恰波可找到了巨龍山一帶的地圖,雖然證據不完全,但是小隊還是決定親自前往巨龍山谷一探。
 
 

  蕾娜已用餐完畢,進船艙整理裝備,伊芙在開船。甲板上三個人仍低頭吃著晚餐,默然不語。艾索德轉頭,瞥見愛莎正望著河岸怔怔出神,食物倒沒吃下多少,忍不住開口問道:「欸,矮子,怎麼你這幾天都那麼安靜,不舒服嗎?」
 

  愛莎回過神來。「我說你呀,你才是沒有緊張感吧!」緩緩的回應,語氣雖然是責備,但是帶著幾分無力,或者說是恐懼。
 

  「呃?你說任務嗎?」艾索德沒有馬上反應過來。
 

  「不然呢?這次我們的對手,很可能是個能夠操縱一整群蜥蜴人的強大黑魔法師耶!我這幾天一直在想,想著究竟是怎麼樣的厲害角色。覺得很好奇,但是又很害怕……。大約是這樣吧。」或許是因為愛莎自小接觸魔法,對魔法一類的事情顯得特別敏感。艾索德雖然身為魔法劍士,但並沒有如此強烈的感受。
 

  艾索德自然而然的靶愛莎的話解讀成:「敵人很強,怕打不贏。」於是男子氣概又充塞胸臆,拍拍胸脯說道:「別擔心,有我在呀!我可是騎士呢,會保護你的。快點吃飯啦,你現在這樣很奇怪。」


  面對艾索德笨拙的關心,愛莎心中竟有些感動。也沒有心情吐槽艾索德,愛莎難得順從的回應:「知道啦,我吃飯了。」
 
  
  此時蕾娜正好從船艙走出來。「呀呼,有人吃飽了能來幫我嗎?」蕾娜觀察著眾人。「我吃飽了!」艾索德站了起來。
 
  「很好,快來幫忙吧。雷文,吃得慣嗎?愛莎,你吃有點慢喔!」
 
  「還可以,我慢慢吃。」「嗚,少女本來就不該狼吞虎嚥。」雷文、愛莎各自回答。蕾娜對著兩人笑一笑,便帶著艾索德走進了船艙。
 
 

  甲板上又歸於寂靜,天色也比剛才更暗了。
 
  
「愛莎,你到底是怎麼看艾索德的?」待聲音走遠,雷文靜靜的對愛莎問道。
 

  「!」令人敬畏的雷文大哥竟問起這樣的事情,愛莎略感訝異。但聽聞雷文的語氣仍如往常肅穆,愛莎深深吸了一口氣,打算好好回答。
 

  「讓人很困擾的小孩,會對他放心不下……。可是他很直率,所以跟他相處其實……很輕鬆,這樣吧……我對他可沒有其他意思!」愛莎略顯吞吐的回答,見雷文點了點頭,沒有要追問下去的意思,稍微鬆了口氣。
 

  「那雷文大哥你呢?你怎麼看蕾娜姐?」順著話題,也包含著些許好奇及反擊意味,愛莎這麼問道。
 

  愛莎轉過頭來看著雷文。雷文見到愛莎背對著紫色晚霞的面容,映著她的紫髮及同樣暗紫色系的服飾。愛莎本就嬌小的體型,在此時又顯得更細小了。雷文竟產生「愛莎就會這樣隨著雲彩消逝」的錯覺。
 

  然後雷文低下頭,看著自己的左手裝置著的裝甲,腦海中閃過種種念頭。雷文一一將之揮去,抬起頭回答:「我嗎?我曾經失去太多東西,以致於不敢再有奢求。對蕾娜,可能也是一樣吧。」
 

  對於雷文的回應,愛莎同樣的只能點了點頭。她知道雷文有著不為人知的辛酸過去,但剛剛的對話中,愛莎卻閃過除此之外更多的不安。她無法察覺那不安是甚麼,也無暇細想。甲板再度歸於沉默。
 
 
  船艙中,艾索德和蕾娜整理著各種器物。忙碌中,艾索德忍不住開口問蕾娜:「蕾娜姐,你有覺得,我們這次的任務特別困難嗎?」艾索德在執行任務時,一向只記得完成任務本身,幾乎沒有想過那任務是否危險、艱難。這樣的性格,或許是繼承自他的親姊姊,號稱「永遠的先鋒」的傳奇人物。
 

  但是,剛才愛莎的話,使艾索德體會到「任務的難度」這回事,便忍不住再拿來問蕾娜。儘管他並沒有完全領會愛莎的意思。
 

  「困難嗎?」蕾娜聽了這問題,微微的笑了「其實我執行每次的任務,都是在這樣的心情下做的唷!對我來說,只要肩負責任,就必須盡全力去完成。但是我很幸運,身邊有那麼多值得相信的夥伴。你說是不是呢?」蕾娜回憶著自己的信念,真摯的回答。
 

  「好像是呢!」艾索德若有所悟。兩人便繼續整理的工作。過了一會,艾索德想起:「啊,今天輪到伊芙開船吧!」
 
  「是啊,我剛剛就在那邊陪她,不然小伊芙會寂寞的。」蕾娜回答。
 
  「那現在換我去陪她吧!」艾索得直率的答道。
 
  「想落跑嗎?也罷,反正整理得差不多了,你就去吧!」
 
  
  雷文、愛莎吃完了晚餐,和蕾娜一起,三人收拾了餐具。過了一小時,艾索德從駕駛艙走了出來。「伊芙跟大家說,今天凌晨會到達目的地,要我們早點睡。」
 
 

  船隻靠岸了。在夜空下執行任務,眾人本是習以為常,也已經休息足夠。伊芙再三檢查船錨是否有栓緊。在如此危險之地,退路是必須確保的。直到確認無誤,眾人才往山谷底部出發。往下走去,似乎是無盡黑暗與深邃。


  那裡面的未知,正等著他們。

_____________________


熬夜趕稿了
處理了好多對話

篇幅又長了
想了想之後,就獨立成一回吧

希望沒出差錯
感謝大家支持~
     
板務人員:

3377 筆精華,06/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